搜索

喜欢听3D虚拟理发店的环绕立体声?这其实是一种“颅内高潮” | 早期实验室

神译局 · 2017-04-12
除了理发店的环绕立体声,能达到颅内高潮的还有窃窃私语、翻动杂志页面和敲打手指等声音。

编者按:ASMR (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中文译名“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是一个用于描述感知现象的新词,其特征是:对视觉、听觉、触觉、嗅觉或者感知上的刺激而使人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范围内产生一种独特的、令人愉悦的刺激感。对于ASMR的本质和分类是有很大争议的,因为虽然ASMR有着数量庞大的狂热追随者和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种现象的存在,但是鲜有甚至根本没有科学的解释或者实验数据来佐证这一现象。曾经神秘的颅内高潮正在引起真正的科学关注。

什么是颅内高潮(ASMR)

什么是颅内高潮(ASMR)?越来越多的YouTube视频以人们进行安静、有条理的活动为特色,如窃窃私语、翻动杂志页面和敲打手指。一些观众报告说,这些视频可以引出最愉快的感觉:头皮和脊柱刺痛的感觉,再加上兴奋感和近乎恍惚的放松。

七年后,ASMR文化变得越来越流行——即使许多使用它的人并不知道这个缩写代表什么。这个现象里最受欢迎的从业者有超过五十万的订阅者,而ASMR从业者元老,即Gentle Whispering ASMR的Maria已经如此成功,以致于能够辞掉工作全职角色扮演舒缓美容师、图书管理员和空服人员。但ASMR是什么? 它有什么功能?它吸引着什么人?为什么? 或者,正如研究人员Craig Richard所说:“为什么数百万的人正在观看某个人折叠餐巾呢?

随着ASMR开始引起主流关注,研究人员终于开始尝试回答这个问题。神经科学家现在正在用功能磁共振成像和脑电图做试验,看看它们称为“tingleheads”的大脑是否与那些观看餐巾折叠的人有所不同。他们还调查了成千上万个报告自称体验过这种现象的的人。到目前为止,有趣的是,研究结果表明ASMR可以缓解一些人的压力和失眠症状,那些体验过的人的大脑可能会有所不同。

然而,对于长期研究这种神经系统现象的人来说,还有更广泛的问题需要探索。 他们想知道:研究ASMR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感觉、痛苦、放松、甚至爱在大脑中的表现吗?

ASMR代表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这是2010年由Jennifer Allen创造的非临时术语,Jennifer Allen很早就参与了ASMR的在线组织工作。在网络安全领域工作的Allen认为,人们无法讨论这个现象,除非它有一个名字——理想的是有一个官方的名字,才能使一些可能令人尴尬的分享具有合法性。一旦ASMR有了名字 ,并被大量信任的新闻报道刊登 ,学者们才变得有兴趣确定它是什么。

缓解压力?性追求?

2015年,威尔士斯旺西大学的两名心理学研究人员发表了对这种现象初次同行评议的研究,他们试图对ASMR进行描述和分类的基础工作。在调查自称经历过“the tingles”的475人之后,他们发现大部分人都在YouTube上寻找ASMR视频来帮助他们睡觉和应对压力。大多数观众发现他们在观看这些视频后和之后的一段时间感觉更好,包括那些在抑郁症调查中得分高的人。忍受慢性疼痛的一些受试者也表示视频减轻了他们症状。

有人怀疑,ASMR是一种性追求,这是因为许多ASMR从业者都是些有吸引力的年轻女性,而且性并不是完全无关的因素。 视频下的评论大部分都在夸赞ASMR从业者的魅力,而“braingasms”和“whisper porn”这样的术语到处传播。 但在斯旺西大学的研究中,只有5%的受访者表示将其用于性刺激。当然, 这是自我评估的数据,但结果证明了颅内高潮并非只是性追求。

一个最近的小研究提供了关于ASMR研究去向的提示。去年,心理学教授 Stephen Smith和温尼伯大学的两位同事对22名受试者使用了功能磁共振成像扫描仪。有一半是自称经历过ASMR的人,一半是被控制的。由于研究人员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在嘈杂的功能磁共振成像仪中触发兴奋感 -—他们尝试了这种方法,受试者似乎难以放松。他们扫描了剩下22名仅仅躺在那里的受试者静息状态的大脑,看是否有两者之间有任何区别。

引起他们注意的是大脑的“默认模式网络”,史密斯将其描述为“沿着大脑中线分布的很多结构”,以及耳朵后面的顶叶区域。史密斯说:“这些区域的活动往往一起波动,所以我们假设他们像一个网络工作。当主体清醒和休息时,默认模式网络是“最明显的”,并且通常与内部思想和心灵游荡相关联。在扫描仪中,默认模式网络通常显示为大脑的某些区域同时“点亮”。但经历过ASMR的受试者大脑看起来不一样。

通常一起工作的区域并不是一起被激发。相反,大脑的其他区域比平常更多地参与其中,比如与视觉网络相关的区域。这些差异表明,“并不是以你或我的方式拥有不同的大脑网络,而是更大程度上与这些网络的融合有关,”研究情感神经科学的Smith说。 “直觉上,与非典型感觉关联和非典型情感关联相联系的状态在大脑中会有不同的布线。”

史密斯推测,ASMR可能类似于联觉,人们看到以颜色和“味道”形式出现的数字时呈现的一种着迷的神经状态。他说,“有一些研究表明,在联觉中,大脑中有一些略微反常的的连线,会导致轻微不同的感觉关联,我认为可能我们在这里拥有的东西都一样。

然而,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院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Tony Ro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温尼伯大学的研究“并没有像本来那样给人启发或信息丰富”,因为它的体积小以及研究人员测试受试者处于休息状态而不是在经历ASMR时。他说,休息状态差异可能是由于其他因素,如焦虑症或抑郁症的高发率。多年研究了联觉和ASMR的Ro写到,“我认为ASMR可能是一种联觉形式。”

在另一项研究中,史密斯及其同事在即将出版的论文中详细介绍了290名经历ASMR的人五大个性特征,并将其结果与相同数量的“区配对比”进行了比较。史密斯和同事发现ASMRheads在所谓的“openness to experience”和神经质学的测试上得分更高,而对于意识、外向和随和性测试上得分较低,研究人员认为需要更多的研究证明结果合理。

在弗吉尼亚州温彻斯特的雪兰多大学,生物制药科学教授克Craig Richard经营着交流网站ASMR University。在那里,他采访了研究ASMR现象和博客的人。Richard自己报告经历了ASMR;不过,他说科学怀疑是有必要的,直到更多的研究成果发表。为此,Richard和另外两名研究人员艾伦和研究生一直在进行一项在线调查,他说迄今为止,包括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20,000人,几乎所有的人都是“tingleheads”。

该研究仍在进行中,结果尚未公布。但就他来说,Richard一直在发展ASMR是什么及为什么存在的理论。他的理论并不完全科学,但它是美好的:他指出几乎所有的ASMR  视频都能够产生“宁静的,类似子宫的亲密”,也就是说,ASMR从业者对那些戴耳机的观众轻声地说话,通过精心的个人关怀、安慰的话语和模拟的抚摸轻柔地哄他们睡觉。理查德认为,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所有通过毛巾折叠和耳语感情产生的亲密可以触发被爱的感情经历。

最喜欢的颅内高潮方式

Richard和他的团队要求参与者排名他们最喜欢体验ASMR的方式,如果YouTube不是唯一的选择。 (斯旺西大学的研究数据显示,大多数人通过与家人和朋友的现实生活互动拥有了第一次ASMR体验。)“接受闭上眼睛轻轻触摸”排名第一; Richard说,声音触发器接着排名在下面,视觉触发器排名更低,而人类感觉如何发展呢。

“当一个新生儿出生时,最发达的是感觉,他们获得最多的讯息是触摸,最不发达的是可见的,”他说。父母表示,婴幼儿最喜欢触摸,他认为溺爱、抚摸——所有这一切有助于解释为什么ASMR是回忆童年的最好的亲身体验。

他说:“人们聆听Maria GentleWhispering后感到兴奋放松,是因为她以父母照顾你的方式表现非常好,”他说,“用关怀的眼光、温柔的话语和舒缓的手活动,还有 很多时候她在做的模拟抚摸。 它是模式识别, 我们的大脑识别眼里充满满关怀的人、温柔细语的人,让我们感觉到安慰。”

用于医疗?

根据Richard目前的数据显示,四分之三的受试者使用ASMR视频来帮助他们睡眠,三分之一说视频可以帮助他们“感到放松”,较小的百分比使用视频来处理焦虑障碍和抑郁症。他认为,ASMR有一天可以用于医疗。

这是一个挑衅的想法:医学界可能有一天能够通过与陌生人的视频得出一些与爱有关的生化经历。如理查德所说,并用它来对付现代生活中的困扰,像失眠、压力、抑郁。在本质上,你能瓶装爱——你应该吗?

但到目前为止,这仍然是设想,远远超出了科学研究可以告诉我们的领域。联觉研究者Ro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对ASMR持怀疑态度,直到我们能够更仔细地测量其自动性、一致性、可靠性和潜在的神经机制。

即使互联网已经引导研究人员发现以前未知的感官现象,但仍然面临着许多挑战。有许多没有答案的问题,就像为什么只有某些人体验过ASMR,他们所占人口的百分比以及是否有那些从未被触发体验它的人。更为紧迫的是,现在面临的挑战是获得资金,以更好地了解这种令人质疑的感受。 Smith说,ASMR这个术语在科学界还是有一点点新时代的。“

此外,对需要安静和偏爱孤独的现象的研究也是逻辑上的难题。正如史密斯指出的那样,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机器是嘈杂的,而脑电图测试(Smith的团队也试过)将 “goop and sensors”(传感器) 固定在头皮上,可能会干扰感觉到兴奋的能力。正如 Smith所说,“我们所拥有的工具并不放松。”

然而尽管面临挑战,对ASMR的进一步研究具有诱人的潜力,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人脑。对于心理学家来说,它也可以帮助对焦虑症和抑郁症的治疗,至少对某些人来说。更有诗意的是,可能有助于我们了解人们如何感受爱。 Smith说,“但主要是,这很酷。”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ID:司敬敬   编辑:郝鹏程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史密斯

私语

虫洞翻翻

医学界

至爱

下一篇

这次三星重回冠军之位,主要是受中低端的Galaxy J 系列手机销量猛涨的推动。

2017-04-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