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又一支千亿级国家队vc入场 ,互联网企业是否能“雨露均沾”?

于丽丽 · 2017-01-23
资本市场正在被“看得见的手”重塑。在中国互联网治理框架中,资本也开始成为监管的补充手段。

早在2015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就有传言的国家队互联网投资基金终于落地。日前,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下简称“网信办”)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成立。

尽管国家队vc入场并不是最近才有的事,整个 2016年,国家队VC都是风投的新主力。政府部门也发布了多项政策,设立了多项1000亿级的政府引导基金,但这支基金宣布成立的消息还是引起了资本市场的不小震动。

非常巧合的是,就在同一天,工信部也发布通知:未经批准不得自建或租用VPN。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网络监管开始在各个行业收紧。一方面它也借助资本的力量,试图在互联网这个新时代的“水煤电”的领域,彰显自己的力量。

 走政治逻辑还是市场逻辑?

 早在2015年8月,网信办旗下曾成立一家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这是一家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公益性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马利表示:“习近平主席提出‘让互联网发展成果惠及13亿中国人民’。这就是我们基金会的宗旨,也是我们基金会成立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新成立的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显然与此不同。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媒体融合评审专家,徽投资本董事长蔡伟看来,新入场的中国互联网基金走的还是市场逻辑:它有相应的出资人和合规的机构,采用有限合伙的形式,首先是一个满足市场化,有基础法律规范的基金。其次还是有盈利的目的,是一个盈利机构。这显示了中国互联网监管层全新的价值取向。

  但我们也注意到,盈利显然又不是这支基金的唯一目的,细看出资者名单:中国工商银行、中信国安、中邮人寿、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6家战略出资企业,就会发现其中并无网信办的直接下属公司,而是一些可以提供相对应的金融资源,后续融资通道或者掌控国家基础通讯和计算资源的公司。


 如何投出以及投向哪里?

 据新华网的报道,新成立的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规划总规模1000亿元人民币。由国家网信办和财政部共同发起。其中,与中国工商银行、中信国安、中邮人寿、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6家战略出资企业签署合伙协议,基金首期300亿元资金募集认缴到位。与中国工商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3家金融机构签署投贷联动协议,为基金所投企业提供银行授信、金融服务等一揽子支持举措,授信总额达1500亿元人民币。

如此大规模体量的资金最终会以何种形式介入资本市场?蔡伟说作为由国务院批准,实际上由中央财政出资的股权投资基金,与纯私人资本的股权投资基金不同,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不可避免的要承担政策性、引导性职能,那么它除了做FOF和直投外,还存在以PE形式参与互联网公司并购的可能。

 蔡伟透露,他曾经应邀参与类似政策性问题的讨论。他认为,互联网治理已经成为国家治理的基础,但长期以来,在互联网领域,国有资本处于弱势,客观上造成了意识形态和信息安全的风险敞口。但如再沿用传统做法,去扶持纯国有互联网企业的做法,既不明智也不划算,而以资本形式,跨越所有制的羁绊,来推动互联网成为强劲的基础产业,是更佳的选择。

也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界人士认为,过去国家对于互联网企业的管理曾设立国家特殊管理股的形式,但因为这涉及上位法的问题,工程量浩大,因此实际执行过程中也基本是不了了之的状态。那么通过资本市场的一些做法,比如并购,相比就成为一种捷径。一些互联网企业也已经进入利益的收割期,溢价效应也不明显。相反,对于执政者来说,管制的负担则加大。所以这个时候,通过国有资本发起并购,把它收购过来就成为监管部门的一种选择。

 蔡伟认为除了并购,这笔基金最可能流向互联网的核心基础行业,特别是涉及国家安全,信息安全,有政策壁垒以及对技术标准制定产生影响的行业。比如涉及安全领域的芯片。比如公安部下面关于电子身份证的研发。类似带有研发性质的领域,从商业角度讲,可能即时回报并没有那么高,而且因为政策壁垒,普通的企业并不容易进入供应商名录,但是如果研发成功,社会回报却非常高,这样的领域就非常适合这支基金参与。

当然,目前更为通行的方法,是通过设立母基金,将资金分散给VC。据蔡伟介绍,当下的母基金也在设立直投基金,当他们在操作一个大的盘子时,获得的视野往往比单个VC要大,所以当他们觉得有匹配价值时,也会设立自己的直投基金。但他预估,短期内,这支基金不会有大而凶猛的突击行动,也不会和vc们通过厮杀抢项目,因为那样会面对“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伦理困境。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支基金的模式可能和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比较像,即成立专门管理的GP,基金流向都会受到严格控制制约,集成电路基金就只能在行业上下游转悠。2014年成立的规模为1400亿的国家集成电路基金已经投资了IC设计、制造、封测、设备四大领域的四大龙头紫光集团、中芯国际、长电科技、中微半导体以及艾派克等民营企业。

至于投资领域则要看上层对互联网行业怎么定义,该人士认为“PC与移动互联网一定是包含的,人工智能也可能会在里面。”但因为资金体量很大,所以做的很可能是“一个行业里的战略投资和整合者的角色,在多个行业龙头布局,然后推荐参股方之间的合作整合。”至于具体形式,他认为“一般来说是母基金的形式,但也肯定可以直投”。

与蔡伟不同,他认为这种政策性大基金在成立后会很着急地找几个很有代表性的明星项目,一方面是新的管理机构能够在行内建立威信,另一方面是让发起的领导“面子好看”。既有市场任务又有政治任务。但他同时表示“这个基金肯定不会去和VC厮杀”,毕竟还是扶持性质的,最后可能是“小项目看也不看,额度大的话,大家分一分。”在新华社报道中,未具名的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负责人在谈及投资理念时,使用了十六个字“专注专业,引导引领,扶优扶强,共享共赢”,表示投资“不撒胡椒面”“不唯利是图”。


 VC们担心什么?

 之前,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在接受36氪记者采访时,谈及2016年的募资市场,曾提到:“(2016)下半年后,人民币募资压力稍微大些。市场上国有的钱,政府背景的钱多起来,这让民营的钱心态谨慎起来。”也有VC对36氪记者表示,更愿意拿市场的钱,是因为“在后续决策上可预期,灵活。”

浦发银行与清科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引导基金与区域及产业经济发展专题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国内共成立980只政府引导基金,其中789只已披露基金规模达33004.58亿元。

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表示,国家对于双创的支持,从政策和舆论环境层面过渡到拿出实在的钱来是值得欢迎的,但也要通过母基金把“smart”钱放到聪明人手里,投到好的VC里,让优秀的GP拿到钱,而不是变成“stupid”钱。他认为投放过程很容易产生的偏差是把钱一股脑投到所谓高精尖的行业去。他认为投资的关键流向应该是企业而不是发明,如果仅仅看中技术,很容易变成一种补贴,而非对于企业的投资。他认为政府投放时,宜宽,宜粗,不宜窄细。而母基金的运作最好也要市场化,否则又容易变成四不像。

至于是否会因为体制,机制的原因导致项目运营的困难,蔡伟认为这并非难题,他说,不管是中央网信办下属部门成立管理公司来管理这只基金,还是采用招标的方法,寻找其他的合作者,都不是核心。问题是钱投到哪里,这要取决于基金投资者的契约和政府主管部门的政策意图。他说:“这是一个开始,会有越来越多的案例,在中国互联网治理框架中,资本也可以成为监管的补充手段。”

也有业界人士认为,管理者不可能从外面找,“很可能是自己人成立的新机构”,因为“信得过,才敢把钱给他”。他认为这支基金的关键问题在于运作过程中的决策权和流程,就是六家出资公司是如何在契约中约定的才是关键,但这方面的信息还有待官方的进一步披露。在新华社的采访中,相关负责人的回答是“中网投将按照市场化、专业化的要求,建立投资决策规范流程,对项目进行筛选和投资,严谨审慎,科学决策,防范风险,投资流程包括项目立项,尽职调查,投资决策及执行,投后管理等。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