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网约车流动性问题解决思路:如果出行市场也有“股市”

36氪的朋友们 · 2016-10-12
让多维度的服务能力在盈余和稀缺的时间、空间中自由流动,最最需要的时间,去最需要的地方,服务最需要的人群,产生最大的价值。

编者按:本文作者任伟Garry R。经济学学士、理学硕士, TMT战略顾问,共享经济早期创业者。作者针对网约车流动性问题,提出了初步的设想和解决方案,旨在交流。邮箱:renwwwei@gmail.com

近日各地网约车新政征求意见稿再度引爆了这一敏感领域,该问题如此棘手,不仅反映出共享经济模式本身尚处于早期阶段,大量问题仍处在探索期,各方都在学习、观望、探索,也反映出各方对未知的未来领域所呈现的不确定性产生了一定的恐惧。这是与以往任何一次产业革命和优化升级完全不同的情况,牵涉的角度维度繁杂众多,机遇风险难以取舍,面对这样的情况,政府、企业、用户,三方谁也无法拿出足够的论据来100%证明自己的科学性、系统性和前瞻性,因而,大家摸着石头过河,相互影响,相互争论,相互观望。

其实这是许久以来少见的奇观,恐怕历史上也只有互联网行业具有这个级别的辩论资格和发言权。通过网约车问题,让各方重新思考长期处于铁板一块的诸多问题,这何尝又不是一件难得的好事?真理越辩越明,办法总比困难多,当我们慢慢习惯了面对和解决探索性问题,才是中国经济未来的价值和竞争力所在。

对政府而言,互联网最好是能在不增加负面的情况下发展新经济,试错也需要在一定范围之内;对企业来说,政府应该为我们新经济的发展多创新,多提供政策、资源和支持。这个关系状况,既可以是个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也可以是一个相互推诿的恶性循环。用户则无辜蒙圈。

我们暂时抛开政府角度台面下的问题不谈,台面上无非主要解决三个现实问题。

首先,大量外地网约车涌入一线城市,一定程度增加了道路、停车、环保压力,这与城市治理的初衷相悖;其次,地方网约车与出租车的长期矛盾,冲突不断;第三,网约车导致相关治安压力增加,增加了驾乘双方人身安全风险。

上述三点增加了政府城市治理成本及社会不稳定风险系数,即政府通过用户口、学历、车辆等级(经济能力)等等条件来作为限制门槛的主要原因。

本期,我们先来谈谈关于异地网约车流动性问题的思考。抛砖引玉。

异地网约车跨城流动问题,本质还是经济发展不均衡所导致的劳动力转移。用户口的行政方式阻止外地人进入北上广开专车,其本质不是网约车行业问题而是户籍制度问题,众所周知,中国户籍制度之所以长期存在,背后原因较为复杂,如税收制度、城乡制度、贫富差距等社会问题,也就是说通过网约车这样一个行业问题去解决一个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不太现实,但一个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影响一个前沿行业却是分分钟的必然。关于社会问题,我们在此不做详述。

关于政府对人的管控思路和城市治理的理念问题,梁建章先生撰文《网约车严规源于控人错误观念》已经非常清晰地分析了这一角度,我们在此也不做展开。

笔者认为,真正解决问题的思路还是要切实有效解决前文所述客观存在的现实问题。因而,重点还是应该回归到共享经济的探索轨道上来,最大限度地发挥科技和市场化的力量和作用,而不是单纯靠另外一些角度反向制衡政府与政府博弈,比如就业率及和谐稳定。客观讲,自共享经济概念出现伊始,由于其具有相当深刻的人类底层文明的进步性,涵盖了众多的社会关系、经济关系、商业关系,具有了强大的革传统经济命的能力,但也确实暴漏着其正反两面性,所以,政府从监管角度、用户从安全角度产生敏感和担忧,也在情理之中。

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外地人车进入北上广深从事网约车行业,这与改革开放后内地人到一线城市打工并无本质差异,只不过生产要素由过去的木工锯、泥瓦刀变成了私家车,从雇主提供生产工具变为自带私人闲置生产工具,从被雇佣变为自由职业,生产过程也没有任何区别,无论是全职还是兼职,其基本模型均为“私人时间+闲置工具+专业技能=服务(价值)”,在这一共享经济基本模型下,“私人拥有”的意义逐渐被弱化,“共享服务”的价值日趋彰显。

以网约车为例,进入出行经济的并不仅仅是车,而是包含了上述模型中要素的“出行服务”,当越来越多的某一项专业服务能力进入市场,该细分市场就如同一个堆满数据、信息和资金的沙滩,凌乱无序、流言蜚语,市场的盲目性开始发挥负面作用。每当此时,“看不见的手”市场的自我调节能力却时常显得力不从心、捉襟见肘,政府衡量风险成本后忍不住采取干预手段,一旦拿捏不准,出手后反而导致更多更严重的问题。回顾西方的市场经济,核心的法宝便是“竞争”,自由竞争让商品及服务的提供方不断追求为消费者提供更质优价廉的产品服务,在保证竞争的同时,再由一些特定的机构来完成调节功能,其中之一便是:“股市”。

我们看看自1602年诞生的股市有何作用:

第一、筹集资金,让资金在盈余和稀缺部门间流动;

第二、资本配置,通过价格变化引导资金的流动实现资本的合理配置;

第三、证券价格的变化是对上市公司的生产经营状况,盈利能力,资本实力,发展前景的反映,通过股票买卖可以对其实行间接的监督和评价。

我们不妨大胆设想,在此提出一个“出行股市”的概念。

建立一个类似传统资本股市的“出行股市”,以大数据为支撑,城市等同于挂牌企业,正如同需要发展的企业挂牌发行股票融资,城市则根据动态的出行需求发行“出车股”解决本地出行难问题,城市需要融的不是资本而是出行服务能力,即将“出行服务能力”作为一种资本;司机则成为投资人,投入的是优质的服务能力,目的为获取投资收益。哪一个城市能够满足你的盈利预期,则司机可以像投资人一样去自由选择是否前往提供服务,有意愿就拿优质服务的积分出来买;政府作为参与者之一,根据本地区的具体需求,可以借此调控出行服务能力的供给,满足对城市有效治理,同时有效监管。

当市场中的权利凭证数量有限、有效期固定时便有了价值,因此“服务权限”可作为一种类似股票的允许转让交易的权利凭证,其价格与市场供求关系有关,也与司机及车辆的综合评分有关。司机以往服务质量分数越高,车况越好,则权限转让价格越高。服务权限自由交易转让,不仅让各地出行供求得到实际满足,避免出现断层,还能通过价格来调节供求。

“成本+收益” 是任何一个劳动者的计算模型和考虑重点,对于外地网约车司机来说,剔除通用油费损耗,跨城"成本"包括“空间+时间” 两个要素,“收入”构成则为“车费+补贴”,四个要素中,“出行股市”均可以发挥积极的调节作用,帮助司机降低成本,提高收入。

首先,跨地域提供网约车服务必然要面对一个最优目的地和最优时间的选项组合,司机需要知道什么时间去什么地方拉活是最优的;其次,车费需要低价吸引用户,涨价则需要足够的理由让乘客接受,来自于出行股市中的需求信息,均为特定的时间地点产生的需求,车费涨价更容易被普遍接受,比如黄金周。补贴通常由出行企业承担,当补贴目的由圈用户(乘客和司机),转为增加服务地方时,等同于由ToC转为ToB,企业的司机端补贴压力则可以考虑由新的需求方“城市”来分担。

互联网出行公司角度,以往出行公司采用数据模型计算的方式通常主要是用来解决补贴大战的市场博弈问题,如今可以通过这一方式更多的解决大范围空间地域供求调度问题。在这一层面发挥互联网资源配置的能力,通过价格、补贴调控引导出行服务的流动,实现出行资源的合理配置。        

某出行公司补贴权重计算诸元

政府角度。对于地方政府,通过市场化调节作用,有效阻止盲目的外来淘金者,降低拥堵、治安风险, 落实节能环保,控制城市治理成本,同时在对的时间能够迎来优质的网约车服务者,推动相应经济增长,比如旅游、会展。对于中央政府,各城市的出行需求变化,一定程度反映了当地的经济活跃程度,“出行股市”对地方的经济起到了间接的监督和评价作用。同时各级政府都可以避免出现把网约车司机逼向“黑车”,一切问题依旧的尴尬境地。

用户角度,无需多言,满足快捷、实惠的出行需求。叫的到,服务好,花的少~

为什么不是信息平台而是一个类似股市的交易场所?

信息平台的基本属性是媒体,以发布信息为主要形式,目的是给投资者提供有价值的信息作为参考,投资者无法直接参与,与切身利益关系较弱,因而作用有限。而股市作为交易场所,更为立体,信息流仅为其一个组成部分,更重要的是它能满足不同城市“融服务”的需求,继而可以有效调节出行供求的时间、空间差异,同时也方便政府对行业及城市管控。“出行股市”中双向流动的两样要素:一是基于大数据的真实需求;二是过滤过的服务能力。

是否与互联网思维中降维思路相悖?

降维思路是把元素无限细化,在元素自由重组过程中得到更多的机会和空间。该思路等同于城市间服务能力共享,即每个城市均作为一个拥有可移动的闲置资源及服务能力的主体单元,互联网发挥的还是快速低成本配置资源,连接供求的作用。就降维而言,人相对的是群体和机构,城市则是相对于国家、省份的更低维度。因而,与降维思路并不矛盾。另外,世上“并没有绝对的自由”,任何自由都需要一定约束,或许这个约束某种程度正是政府所需要的。这是一个哲学问题,点到为止。

谁来做?

基于这一思路的层次及高度,出行大数据能力是必备首要条件,大型计划活动、固定节假日等出行常量次之。不仅滴滴,易道可以尝试,其实政府也可以参与进来,因为政府有更为丰富的数据获取条件。

当然,上述思路需要两个前提,第一,各地区的政策风险成本是趋同的,司机可以不用考虑地方政策差异问题;第二,所有网约车司机均为自由人,无论来自何方,无论男女老幼,考察条件唯有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而不是学历、户口和经济能力。不仅不应该限制,而且应该鼓励服务能力在盈余和稀缺的时间、空间中自由流动,去最需要得地方,满足最需要的人群,产生最大的价值。至此,笔者实际也表达了对此次征求意见稿的观点和分析。

最后我们来假设几个场景:

场景1:河南司机小张发愁,到底是去北京上海还是广州开专车呢?通过“出行股市”,小张发现家乡河南郑州是最佳选择。

场景2:11月的广州因广交会原因需要大量专车,此时的小李通过“出行股市”获得服务权限,赴广州提供两个月的专车服务,赚得盆满钵满。

场景3:身在山东的小王,计划全运会期间进京开专车,但因故无法前往,此时,他在出行股市将此权限转让,虽未成行,但平日保证服务质量的付出依然得到变现。

场景4:云南刘市长为十一黄金周游客出行能力不足而发愁,通过“出行股市”发行“出车股”10万股,征集环保电动车10万辆入滇两个月,政府旅游基金补助红包若干,游客出行得到满足,旅游收入实现新高。

场景5:由于希望圣诞假期到上海开专车的人太多,出行股市中上海权限价格一路飙升,成本高过武汉司机小刘的承受能力,无力购买最终选择了放弃前往。 

该方案仅为初步设想,抛砖引玉,欢迎各位多探讨指正。

(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Note7事件带来的影响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结束?

2016-10-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