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角逐以色列,这才是中国资本抢滩价值洼地的正确姿势|出海

Chloe · 2016-09-22
中国资本正成为以色列创投领域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

本文由Chloe和小石头共同完成,文末有彩蛋,:)。

中国资本正成长为以色列创投领域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

GeekTime 给2016上半年以色列最活跃的投资机构做了一个榜单,这份报告显示出的最大亮点在于,相比2015年,有数家中国基金出现在了榜单上。高榕资本 、联想、光启集团、维港资本、盛大集团、Dragon Ventures、盛景资本、阿里巴巴、上海创瑞投资都在这波大潮中。

除了产业资本,像多维海拓、高榕资本、耀途资本之类的纯VC也都活跃了起来,甚至出海创业公司如APUS、无忧我房都在资本输出,或尝试资本输出。

“以色列20%以上的初创公司投资来源于中国,7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是0。”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此前曾向媒体表示。现在,一批又一批的中国考察团,跨越6个时区,到达这个“创新的国度”,或是寻找投资标的,或是寻找合作伙伴。

中国资本以色列投资不完全统计

平安创投早在2013年就开始投资以色列公司了,其董事总经理张江向36氪证实了这种趋势,当前以色列新募的基金中,有20%的资金来自中国。以色列IVC Research Center 发布的数据报告称,2015年中国对以色列初创企业的投资达4.67亿美元,较2014年的3.02亿美元增长54%。

“以色列本身还是那个以色列, 只不过以前美国资本占了90%,现在降到70%了,毕竟中国、韩国、日本投资机构去得多了。”上榜Geektime 活跃投资机构榜单的光启集团总裁刘若鹏同样讲道,今年5月份还在特拉维夫成立了光启GCI孵化器。

为什么非去以色列?

以色列“世界创业企业工厂”的称号不是虚名。7年前,以色列的人均创业投资就已经是美国的2.5倍,欧洲的30倍,中国的80倍,印度的350倍。在以色列,平均每1844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创业。

2015年,从股权投资的人均占有额上,以色列创业风气也可见一斑,值得一提的是,现在以色列的股权众筹平台OurCrowd 在活跃基金排行榜上名列第2。

Source:Geektime 2015年人均股权投资对比

Geektime 2015年以色列创业报告显示,各项指标都表明以色列创业势头的强劲。这一年,初创公司的总数达到1500多家,创业加速器总数达到80多个,也创下历年新高。跟中国一样,联合办公空间也成了以色列的潮流,2015年以色列总共出现了22家办公空间。

截至2016 Q2 季度, 整个上半年以色列高科技公司总融资额已经达到28.4亿美金,同比增加35%——并且,得益于国外VC的活跃,2000万美金以上的deal不管是在数目还是融资总额上都大幅提升。

                                                      Source:  IVC Research Center

其次不得不说的是以列的价值洼地效应,多维海拓创始合伙人周炫说,虽然国外基金的涌入使得以色列公司估值有所上升,但相比硅谷而言,还是实惠很多。

宜信以色列创投基金合伙人本杰明·韦斯在接受采访时也说过,“的确有一些公司的估值比较高,但那些公司我们是不会投的。比如说我们最近投资的一家人工智能服务公司,这个公司计划跟微软合作,给超过2000万用户提供服务。我们和他们接触了6个月,非常耐心,最终获得了投资机会。这个项目我们投入的估值在1000万美元以下,但同类的公司在硅谷可能会在3000-4000万美元。”

以色列的高精尖科技一直深受国际巨头的青睐,拿以色列非常发达的通用视觉领域来讲,该领域的创业公司是巨头的收编“重阵”。如PrimeSense、LinX已被Apple收购,Pebble Interface、Face.com则被Facebook拿下,Intel买下了Omek、Invision Biometrics, 3DV system也抱上了微软的大腿、  国内的光启集团也以4000万美金投资了EyeSight、Mobileye现已应用在无人驾驶领域,特斯拉和Google都是其合作伙伴。

再者,以色列在国际分工当中的位置也决定了它需要海外资本和海外市场。以色列国土狭小,资源匮乏,因此创业公司向来以技术驱动,但本土商业化应用场景匮乏,一开始就注定了要走出国门。

这就是为什么,早期时候,很多公司发展到稍后期的时候往往会转到美国去发展,据多维海拓周炫介绍,由于以色列和硅谷成熟的犹太人际网络带来的紧密资本关系,以色列创业公司最后发展出了独特的特拉维夫-硅谷“双总部”的模式。

而这种模式也正在中国复制。

出海创业公司APUS创始人李涛就指出了这种现,“现在,这些公司不只是坐等中国公司前来投资,而是主动在中国设立2个人的代表机构或分支机构,功能主要是拓展中国客户资源。这说明中国对技术和服务需求很大,市场很大,所以以色列更多是供给方面的匹配。”

以色列公司的退出方式也是受资本欢迎的地方。

以色列创业公司在方向上往往高度高度细分,因此虽然高精尖,但很难长得很大。而且,它们并非像很多中国公司一样以IPO为终极目标,APUS的李涛分享了他跟数个当地创业的聊天的经验,他们倾向于“把公司做到小100人的规模,然后被收购,获得资金后重新开始创业。有个创业者坦言说自己不擅长管理大公司,而更擅长有个技术或商业模式的创意,希望尽快能够将这些创意付诸实践——重复着创业-被收购-再创业-再被收购的模式。所以你会看到以色列有很多被称为连续创业者的创业家。”

这种“卖公司的习惯”很受投资者欢迎,毕竟,在其它市场,创始团队往往不会选择在中早期时就退出。总而言之,卖掉公司,是长于技术创新的以色列找到它的硅谷和深圳的套路。

对于中国市场而言,中国产业结构正面临升级转型,但本土的技术积累存在明显短板。中国资本往往趋向于“短线”投资,往往对技术创业没有耐心——在某种程度上讲,资本并不鼓励技术创业的导向。政策层面讲,中以贸易战略也从重视食品、钻石、化工,转向更重视高科技、新能源、生物技术、现代医药等方向转变。在产学研各个方向,中以双方的交流都更加密切。

什么样的中国基金更服以色列的水土?

从前面表格中不完全统计公开数据看,互联网大公司、产业基金、上市公司是中国投资以色列的主力,但也有高榕资本这样的中国VC,而且排名甚至很靠前。

巨头跟其它基金不一样的是,他们近两年越来越倾向于以LP的方式介入,主要目的是借此建立一个接触好项目、以及技术合作的渠道。这显然跟以色列创业生态的属性相关,这个国家以高精尖的技术向创业见长,加之中以文化差异偏大——因此投资门槛可想而知。

在光启集团刘若鹏看来,“以色列项目对投资人自身的技术理解能力,以及产业链上不同环节技术成果的集成整合能力要求很高,把投资以色列公司当成一种纯粹的贸易手段是没有意义的。换句话说,以色列是创新科技的供应方,深圳和硅谷的角色则是一样的,一个好的投资人需要充分理解其间的国际分工。”

平安创投张江坦言,今年以色列投资热度相比去年冷静了许多,资本更加理性成熟,之前不少VC也去了以色列,但出手并不算太多,“其实更适合‘产业+VC’形式的资金进入”。毕竟,以色列是一个技术擅长、而非市场擅长的国家。不管是出于财务投资还是战略投资的目的,都应该带着战略的眼光看待以色列的项目。

贴近当地圈子很重要

对于中国的投资人而言,以色列当地项目难免处于黑箱状态,外资难以掌握内部信息——因此实地考察以色列当地环境,结盟当地的合作伙能够解决不少问题,多维海拓周炫如是分享。Google、微软等大公司在当地设孵化器、大公司们以FOFs形式投资的原因都于此。

除了上面提到的在特拉维夫设孵化器的光启GCI孵化器,多维海拓降低决策成本的方式是跟以华通这样专门面向以色列创业公司市场的FA深度绑定合作,主要投资A轮左右的早期项目,后者在该领域有10多年的经验,在今年上半年操盘了复星收购Ahava的案例。

虽然是一家B轮的创业公司,无忧我房已于今年上半年在以色列设立了办事处,一方面,其创始人李熠希望能在当地投资一些跟自身业务强相关的早期优质项目;另一方面也为了适时寻求一些技术合作,如果幸运,李熠希望能招到一些合适的工程师。

说来说去,以色列还是那个以色列,真正变了的是中国,处于转型升级中的中国资本、中国大公司和以及创业公司,正在通过出海投资、合作的方式取长补短,占以色列20%的中国创投,接下来会变得越来越主流化,也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以色列到底怎样,还是得亲自看一看---------------------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锤子现在的状况确实令外界猜疑,锤子核心高管、CTO钱晨今年7月离职了,稍早前还曾传出某公司收购锤子的传言。

2016-09-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