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蓝港影业CEO任兆年:游戏公司探路影视的困惑和试错

缪定纯2016-08-31
如何让影视作品更好的为游戏服务?

连续两个季度,中国游戏市场的环比增速在下降。在增长快要见顶的大背景下,影视已然成为游戏公司新的故事出口。

一个具有吸引力的例子是:《愤怒的小鸟》原本是一个接近过气的手游,但凭借着大电影作品中有趣的故事架构,在全球范围斩获了3.47亿美元票房,成功让连续亏损三年的游戏公司——Rovio扭亏为盈。

游戏和影视的关系就像是一条路上并行的两架马车,影视在前期往往承担了创造大众品牌的知晓度和美誉度等功能,游戏则负责承接和延展产品形态,通过直接的商业模式来变现。前不久,游族影业投拍《三体》宣布无限期推迟,打磨十年的《魔兽》最终以14亿的票房收尾,可以说目前游戏公司对于影视行业的探路正处于起步阶段。

外界对于游戏公司涉足影视行业的好奇与疑惑之处正在于:游戏情节与世界观如何与观众对影视作品的消费需求相挂钩、IP作品如何能够突破原有的粉丝范畴、降低游戏产品获取用户的成本以及构建出自产自销的泛娱乐生态。

在这波集体涌入影视行业的游戏公司中,蓝港影业入局的时间并不算早。比他们更早的有2008年就已经成立的完美影视,2014年成立的游族影业和2015年成立的腾讯影业和网易影业,比他们稍晚的还有6月份才宣布成立的巨人影业。

但蓝港却是目前在电影行业布局最为完善的一家游戏公司,除了常规的内容制作业务外,蓝港还接连入股了星美院线和永乐票务,涉足了内容、售票平台、院线三大环节。

某种程度上而言,蓝港影业的布局和尝试反映了国内大部分游戏公司跨界影视产业的思路。36氪日前专访到了蓝港影业总裁任兆年,同他聊了聊蓝港在摸索影视行业过程中的困惑与心得。

游戏电影市场还有三年窗口期

从2016年3月30日宣告成立至今,蓝港影业刚过5个月。但关于成立蓝港影业这个决策,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却思前想后的考虑了近一年的时间。

凭借着《苍穹之剑》《神之刃》《王者之剑》三款游戏的成功,蓝港实现了在港交所的上市梦想。蓝港总裁廖明香此前曾有透露,游戏有着天然的局限性,单纯的游戏公司很难获得市场认可的高价值。

实际上,纯游戏公司能够估值或市值破百亿的,寥寥无几。对于蓝港来说,现阶段他们市值数十亿人民币,这是依靠手游获得的成功。而下一个阶段,蓝港如果要冲破百亿,光靠手游太慢了。从一家纯游戏公司转型成一家内容公司,意味着将把 IP 价值实现的每一个环节都握在自己手里,公司自然将面临更大的增长机会。

在去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40.69亿元,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票房市场。光线总裁王长田预测,2020年前后内地电影市场将突破千亿规模,并且电影行业资源的集中程度正在被整个市场的扩大而稀释。此前拍摄和内容资源都集中在传统的几大民营公司手中,但现在伴随着影业领域出走创业者的增多和互联网内容的崛起,整个业态都在往越来越长尾的方向发展,行业内可供选择的合作资源在变多,这对于以蓝港为代表的新入场的影业公司而言,是一个寻求发展和突破的契机。

任兆年预计,按照每年200亿规模左右的增速,电影行业还有3年左右的高速发展的窗口期,蓝港需要在两至三年内快速的抢占市场并形成品牌。

“电影这个事情就这三年,可以奠定一个底。现在空间那么大,每年有两百亿,风险低,值得闯”任兆年说。

要在三年内做出口碑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蓝港的主要竞争策略是以“轻“模式为主,力图在发展速度上争取优势。据任兆年介绍,蓝港影业在项目开发上主控和参投两种方式并举。例如对于自有的《苍穹之剑》和独家买断的《雪姬》两大IP,蓝港会选择主控,另外每年大概会参投3至5部电影。

对于新成立的影视公司而言,由于缺少在影视领域的磨合和积累,对于前期作品的成败很难进行掌控。为了保证内容质量,蓝港采用的大多是项目开放制。在主控的项目上,蓝港也会引入专业的影视合作伙伴来共同负责内容制作。例如在《雪姬》项目中,拍摄将由于正工作室操刀;《苍穹之剑》的内容开发也正在跟某一明星工作室洽谈合制。

在这个过程中,蓝港输出的则是IP的转化能力。据任兆年介绍,蓝港影业在内部成立了研发的部门,负责给提炼IP作品的梗概、编剧沟通故事框架、帮助完成从游戏语言到影视语言的顺利过渡。

如何打造一个成功的IP?

某种程度上而言,IP浪潮业已步入到外界所称的泡沫阶段——价格被抬高、知名IP更被疯抢,但IP背后隐藏着的巨大粉丝价值,某种意义便意味着宣发成本的下调与未来票房的可预期。

在任兆年的介绍中,蓝港影业与很多其它同类型的公司一样,也选择了“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自己会孵化一些IP,变成动漫、网剧、小说、电影等不同种类的内容;另一方面,也在通过投资涉猎一些自身现在还不擅长去做的IP题材,利用这种机会进行学习,积累相关的经验。

《阿里影业:如何“摆渡”马云的电影梦?》一文中,我们曾有介绍,在国内的IP交易市场上,许多公司正在像买股票一样买IP。作为一家游戏公司,蓝港挑选IP的思路还是一切为游戏服务。任兆年称是否符合游戏世界观是蓝港在购买IP时的首要考虑要素。

头部的IP内容永远不缺热钱,如何保证蓝港能够开发和参与进好的IP项目中?任兆年给出的回答是通过蓝港的游戏制作和开发能力去换取内容的合作资源。“ 比如说我们拿到了《独立日》手游改编权,下一步就有可能参投它的电影,参投它的电影的时候你就可以拿到《独立日3》的游戏。”任兆年说。

但回归到影片内容本身,似乎国内对于IP的开发态度仍处于一种原始的拓荒状态,仅是依靠原著的名声和拥趸来进行有限收割。许多影视剧在上映或播出后往往会招致极为负面的评价,即使它在当时有着叫座的良好评价,而后者的原因通常归功于IP本身的品牌价值。为了避免这一问题,任兆年透露蓝港借鉴日本制作委员会的做法,在确定开发方向和产品形态时会吸纳各个部门的意见,集中讨论情节和人物的重新设定。

传统影视公司数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制作经验,争夺现在的80后的主要消费群体,对于游戏公司创立的影视公司来说是不明智的行为。

任兆年对于蓝港影业有着清晰认知,他认为新生的影业公司其实在内容题材的驾驭上,对现有主要消费群体的理解上,都会弱于传统的影视公司。他们的优势在于自身拥有的游戏和互联网基因,以及对更低年龄段的网生代观众的了解。

因此在内容题材的选择上,蓝港影业都会选择涵盖当下年轻人追捧的双男双女设置,百合、基腐向、高奢定制、神秘多金等二次元元素的噱头,任兆年称蓝港影业的内容将主要为“新生代”人群服务。

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人才

影游联动并不是个新概念,但行业目前都处于摸索的状态之中。《三体》电影的搁置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的是内容人才对于操盘影游联动项目经验的欠缺。

打磨出一支适合进行影游联动的团队则是目前的蓝港影业的当务之急。任兆年称目前由于资本的涌入大致整个内容行业都比较浮躁,导致人心也不稳定,这也会影响内容制作的品质。

蓝港影业的做法是意图从自己的体系里培养出一支内容队伍。任兆年认为网络剧的排播不像电视台那样资源有限,能为新人提供很多机会。而通过拍摄网剧和网络电影能够尝试一些网络电视剧的类型,孵化一些导演和编剧人才,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培养影视人才的成本。

“靠这个方式培育出的一些新电影导演、电视剧导演这些人才,也是很有趣、很符合我们基因的人。一两年以后就可以尝试、可以创新,你的胆子就比较大了。”任兆年说道。

任兆年透露,蓝港影业意图在三到五年内,能够产出20部左右的网络剧。为了保证产量,蓝港影业会在内部同时成立三个项目组,意图达到这样一种状态:一个项目组在做,一个准备做,一个正处于收尾状态。

按照蓝港影业预定的目标,在明年圣诞节假期会上映蓝港出品的第一步院线电影,以后会保持每年2-3部院线电影的节奏。

万达院线总经理曾茂军曾表示过:真正的电影公司起码要具备两种能力,一种是电影宣发能力,另一种是项目研发能力。目前这些新公司只是掌握一定的资源,在置换投资份额的时候有一定议价能力,离成为一家真正的电影公司显然还有一段路要走。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独立日

游族影业

易影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