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然后遗忘:默认设置如何统治世界

boxi · 2016-08-06
默认值在数量上看起来似乎并不多,但是却拥有庞大的威力—它们替我们做了自己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的决定。

编者按:我们对太多的东西感到习以为常,并没有意识到默认设置对我们行为的影响。这篇文章告诉我们设计的力量,也提示我们,改变行为和习惯要从调整默认设置开始。

设计如何可以让我们远离伤害拯救生命我们已经见识过了。但是不管我们意识到与否,设计还在以更加微妙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日常决策和行为。从任何方面来看这都不是什么性感、时尚或光鲜的事情。我说的是默认设置。

默认设置是预设好的设置,是你在计算机上敲回车确认的选择,是别人做出的假设,除非你反对或者改变,否则就会保持不变的选项。

默认值(及其设计者)在数量上看起来似乎并不多,但是却拥有庞大的威力—他们替我们做了自己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的决定。想想看吧,大多数人从未修改过自己计算机的出厂设置,自己手机的默认铃声,或者冰箱的默认温度。某人在某个地方决定了那些默认值应该是什么—而这个人可能并不是你。

另一个例子:在美国,你注册驾照的时候会被问到是否愿意当一名器官捐赠者。其做法一般都是选择性加入:也就是说,默认情况是你不是一位器官捐赠者。如果你希望捐赠器官,就得自己主动勾选美国车辆管理局调查问卷的复选框。结果表明,注册者当中只有40%的人愿意成为器官捐赠者。

而在像西班牙、葡萄牙、奥地利这样的国家,默认你就是一名器官捐赠者,除非你明确勾选不是。在许多这样的国家当中注册为器官捐赠者的比例超过了99%。一项最近的研究还发现,采取选择性排除或者“假定同意”政策的国家不仅注册成为捐赠者的人数更多,而且器官移植的数量也相应更高。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影响着器官捐赠体系的成功,但是选择性加入和选择性排除似乎对我们的共同行为产生了真正的影响。这种影响效果之大有可能决定了某人是否能得到救命的移植器官。

行为经济学家Richard Thaler以及法律学者 Cass Sunstein合著的一本书对默认设置的潜在作用进行了颇为全面的描述。《推力:改善你在健康、财富以及快乐方面的决定(Nudge: Improving Decisions About Health, Wealth, and Happiness)》描写了默认选项甚至在我们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是如何左右人们的选择的。除了器官捐献以外,潜在的“推力”的例子还包括调整菜单次序来鼓励顾客优选特定菜肴、改变办公室恒温器的默认温度以节约能源等。

不过我喜欢的例子跟让孩子们吃蔬菜有关。

我想告诉你学校饭堂的一个简单改变就可以让孩子们多吃沙拉。如果说这个过程不需要花你一分钱,也不用强迫任何人吃任何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而且执行起来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搞定你信不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纽约的一所中学把原来靠墙摆放的沙拉台挪到了饭堂中间位于两个收银台前面的地方之后(参见下图),沙拉的销量就翻了3倍多。

把沙拉台搬到一个很难被错过的位置使得沙拉的销量增长了200%—300%

调整一下速简餐厅水果盘摆放的位置或者把健康零食放到收银台前也能收到同样的效果。

另一个例子来自个人财务领域。大部分美国人在为未来(尤其是对待退休这件事情上)存钱这件事情上的表现都相当糟糕。许多公司的退休金计划,比如401(k)都是选择性加入的:你得跑到人力那里去注册,有时候还得懂点投资。但是有一个替代策略却取得了大规模的成功:自动注册。也就是说员工默认就是注册,除非他们明确表示不这么做。研究表明,采取这种设置后,参与401(k)的比率开始一飞冲天,而且退休金储蓄的增加似乎并没有导致其他储蓄的减少。

自动注册401(k)计划大幅增加了参与率。该图表明此举让一家公司的新员工参与率从20%飙升到了超过90%。

自动注册计划还有一个额外好处,跟退休金储蓄的税收补贴不一样,它不需要政府的任何开销。

诚然,让那么多人从一开始就注册(默认设置)的同一种机制却也对缴费率造成了限制(一般是3%)。1年年算下来缴费额并没有多少。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许多雇主现在采用了自动提高缴纳金额的做法,也就是说你同意每1、2年就提高自己的缴费额。自动提高缴费额有一种衍生的做法叫做“Save More Tomorrow(明天多储蓄)”,这种做法把增加的缴费额跟下一次加薪绑定在一起,以防“错失”太多的钱。在《科学》杂志2013年的一片论文中,经济学家Thaler估计自动提高缴费额计划将让退休金储蓄每年增加了74亿美元。可见一个小小的默认设置就可以增加大量资金。

默认设置还可以帮助进行投票动员。自动选民登记可以在合格市民跟政府机构打交道时(比如领驾照)对其进行自动投票登记。跟臃肿且容易出错的系统不同,它用不着告诉你不登记就不能投票,这种现代改革默认就让你登记除非你选择性退出。有5个州已经批准了自动选民登记政策,还有24州也在考虑。

有的默认设置可能每年只有在选举日才会发挥作用一次,但有的已经开始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比方说捏文字处理系统的默认字体设置。大多数人的默认字体都是新罗马体。这不仅仅是微软Word多年来的默认字体,其实早在它成为报纸的字体之后就渗透到书刊、杂志、法律文书、高中作文,以及几乎全球的每一台PC上了。新罗马体渗透到了文本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以至于《Typography for Lawyers》的作者Matthew Butterick称之为“一切的默认字体”。他说:

当新罗马体出现在书本、文档或者广告中时,就意味着冷漠。它在说:“我向阻力最小的字体屈服。”新罗马体不是字体之选以至于现在都没了字体之选,就像外太空的黑色不是一种颜色一样……如果你打算选新罗马体,请不要这么做。

当然,早期浏览器渲染字体默认也是新罗马体,其结果是我们今天已经非常熟悉的典型的“90年代早期web”的样子:

新罗马体是90年代早期默认的web字体之王

新罗马体并不是唯一声名狼藉受人痛恨的默认字体。所有设计师都对Adobe Illustrator默认的Myriad Pro字体不满意。

还有不要跟做图表的人讨论Excel默认图表样式这件事,一说他们就来气。指点怎么把Excel的默认图表转换成样子过得去的图形的博客多了去了。

默认还折射出我们并不自豪的态度遗产。皮肤的默认颜色,像创可贴和蜡笔的“肉色”,一直以来都是浅棕色或者桃色—很难反映出人类肤色的多样性。之前表情符号里面人的默认图像都是浅肤色的,直到最近才有了其他的肤色。默认的头像是黄皮肤的卡通(仍然引起争议),但一些智能手机现在至少让大家可以在更为多样化的颜色选择中挑选自己的默认头像了。

你的默认情况经常会由外部力量决定(你工作的公司,你所在的国家,Adobe的率性)。但未必总这样。

很多情况下,你可以自己改变默认设置。比方说设计师David Kadavy建议有策略地重新调整智能手机主屏的图标。技巧是把最想用的app安排到最前面,而不是你已经用得最多的那些。正如Kadavy所言:“如果你设计自己的世界,让对自己不好的事情很难做,而让对自己好的事情容易做的话,你的行为就会受到这一设计的影响。”

可能你还可以想象一下重新设计周围默认设置的各种方式,通过这样来驾驭你的行为。比如重新布置食品储藏室,好让垃圾食品更难取。把你的跑鞋放到床边,这样每天早上醒来看到的第一件东西就是它。给工资设定自动转存,以防每个月忘记往你的储蓄账户转钱。把默认字体给改了,除了新罗马体,改成什么都行。

所以你还等什么呢?赶紧去改点默认设置吧。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Prisma 现象”并不只是火一时,Mail.ru 推出 Aristo “搅局”,是否会将滤镜应用拉到一个新的战场?

2016-08-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