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笑果文化:在相声的国度里,探索美式幽默的可能性

二水水 · 2016-07-06
尔康说:你们发我的表情包没关系,但你们别艾特我呀~


爱看美式脱口秀的朋友可能听说过美国 Comedy Central 做的 Roast 系列。这档节目有点像是强力吐槽版的重口“春晚”,每年 Roast 都会请到槽点最多的明星来做主咖,然后找一票喜剧笑星、明星或主咖的亲友一起来当面吐槽、互撕。现场三俗双关、地图炮、段子乱飞,荤腥不忌。

现在有人想把 Roast 搬到国内来做,取名《吐槽大会》。

喜剧文化里的机会

一个明显的感觉是,今年中国的剧场类喜剧产业在爆发。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剧场喜剧和大众间都是“有距离感的”。原因主要有几方面,一是传统的剧场喜剧,比如相声、小品,无论笑点还是表演风格都比较偏北方口味,再加上传播渠道和时间上的局限(一般都在春节集中播出),导致其在国内一直算不上主流娱乐消费形式。

但现在情况正在发生转变,一批喜剧人正在尝试升级这个行业。比如郭德纲和他的徒弟、靠《欢乐喜剧人》走红的岳云鹏,让相声变得更容易被年轻人接受;而微博红人谷大白话(脱口秀译者)、以及《吐槽大会》背后的制作方笑果文化,则想把美式喜剧脱口秀带进国内。

这里需要提一下的是,笑果文化也是《今晚 80 后脱口秀》的编剧制作团队,36氪还曾介绍过他们独立推出的脱口秀产品“噗哧”。

创始人贺晓曦也觉得今年算是中国喜剧文化的一个“新纪元”。而之所以出现这种爆发,往大里说和下行的经济形势有关。“收入让白领觉得郁闷,来自生活、工作上的的压力与孤独感,促使他们在精神上寻求宣泄方式。”而另一面,国人的精神消费品味也在逐步提高。起码在我身边,不少人都会看 Louis CK、Bill Burr 这些美国单口大牛的 show。

重 PGC 的美式脱口秀节目

王思聪是笑果文化的投资人之一。在聊为什么投笑果时,他略带浮夸地说“因为中国没什么高质量的喜剧内容。不过,你问我为什么投,主要还是便宜。”

开玩笑归开玩笑,其实校长说的是一个基本现象。在国外,喜剧脱口秀已经是很成熟的产业了。比如做 Roast 的 Comedy Central,一年订阅用户超过 9800 万,但这块在国内还没形成体系。虽然能看到一些喜剧爱好者自发形成的组织,比如“北京脱口秀俱乐部”,他们会定期做些现场。但总体来说还是很零散,全职从业者不多,鲜有带资金支持的 PGC 内容团队入场。

因此垂直做 Stand-up Comedy 的笑果认为自己“不管东西出来效果怎么样,起码是抢到先机了的”。

从定位上看,贺晓曦他们是想通过《吐槽大会》来抓住那批更年轻、具有挖掘潜力的受众。吐槽是年轻人喜欢和已经很熟悉了的东西;而对于内容生产来说,以吐槽、八卦为核心往外扩散,内容的外围会很大,素材源源不断,也没什么门槛,比较接地气。“做单口,笑点的密集程度,还有观众是不是懂你梗之前的那些铺垫,都很重要。所以吐槽类内容相对容易做些。”

《吐槽大会》的第一期,请到的是还珠里尔康的扮演者周杰来做主咖。贺晓曦坦言,其实要做这档节目一个难点就是主咖不好找,因为这个人不仅得槽点多、有话题性,还需要有足够的娱乐精神,能开得了玩笑。而现在很多明星对这种“自黑”玩法的接受度还没那么高。

“请周杰来,前期我们就沟通了半个月才说服他。一般确定一个明星后,我们先得采访一圈他身边的人,知道他的故事和底线,然后才能开始分析槽点、写段子、组稿顺稿、彩排……总而言之前期非常非常重。”

而就像美国的 Ellen Show 等脱口秀节目背后可能会养几十个编辑、段子手(还不包括外围作者),《吐糟大会》的写手团队也有大概三、四十人,同时这些写手和别的节目都是不共用的。“你得保证尽量多的资源都在自己身边,这样对结果的控制力就更强。做周杰那期节目,从采访,一直到临演我们都在不断修改脚本,甚至上台前周杰提一个要求,我们的编辑马上开始改,这对后端的要求是很高的。”

都还只是开始

不过贺晓曦觉得,明星会慢慢对这类节目改观,从排斥、担心到接受。

一位去过《吐槽大会》录制现场的观众和我说,她觉得这档节目其实是“很暖”的,因为来吐槽的都是朋友——即便是说周杰打保安、叫兽拍烂片,也不是真的骂,更像是开玩笑,所以看完有一种轻松感。

甚至,Roast 在国外还带有“让明星洗白”的效果。一般来说,Roast 进行到最后,主咖都会上场做一段单口,“回敬”完其他嘉宾、再加一段自嘲后,主咖往往会把节目从调侃引向正能量的基调,以表决心、或一段内心独白做结。而这种“把姿态放低”的做法很容易获得观众的好感。

对于笑果而言,第一季在网络渠道投放的《吐槽大会》更多是试水,让观众、明星及行业接触到美式脱口秀这种比较新的喜剧形式。把底盘做大,这样未来才会有更多能玩起来的东西。

《噗哧脱口秀》、《吐槽大会》之后,笑果正在考虑做一档咖更大的脱口秀电视节目,或者干脆把第二季的《吐槽大会》搬到直播平台上去,让互动感更强。不过归根结底,内容都会生长在笑果发展的商业框架上,简单来说就是:垂直美式脱口秀,以平台化的制作方式产出内容,孵化脱口秀艺人,做艺人 IP 经济,生产更多内容,并形成闭环。

和米未用《奇葩说》等一系列网综孵化小 IP 思路一致,笑果也会在自制节目里给池子、蛋蛋等自家艺人更多的曝光机会。最终让商业演出、艺人周边,或者更多的 IP 衍生品成为公司一条变现路径。

“在中国做美式脱口秀,和德云社做相声难度还不一样。相声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基础,但美式脱口秀在国内没有底层。现在中国有做喜剧能力的人多在媒体里没出来,因为这是个很苦、收入不多的行业。我们想逐渐改变这种状况,找到适合的人一起玩,因为就像足球运动一样,我们相信踢球的人多了才会有梅西出现。”

《吐槽大会》将于7月7日在腾讯视频上线。另外,如果你同样在相关领域创业,欢迎和我交流:chenzibing@36kr.com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据说赤道用户更容易抓到喷火龙。

2016-07-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