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扎克伯格的大赌注:VR社交化

boxi · 2016-02-23
在VR日渐成为风口的关头,扎克伯格要赌的不仅仅是下一代的设备,而是在这个平台作用下的平行宇宙中搭建一个新的社交王国。

编者按:原文来自《连线》。今年MWC前夕三星召开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但是风头似乎让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给抢走了,在VR日渐成为风口的关头,扎克伯格要赌的不仅仅是下一代的设备,而是在这个平台作用下的平行宇宙中搭建一个新的社交王国。

这周,在Facebook的加州总部,扎克伯格跟印尼总统玩了20分钟的零重力乒乓游戏。

Facebook就是这么操作的。本月早些时候,新加坡总理参观了Facebook位于Menlo Park的新总部时,他也顺道参观了一把扎克伯格办公室附近的虚拟现实室,这样他就可以戴上Oculus Rift试试了。不过这位新加坡总理对虚拟恐龙更感兴趣。扎克伯格讲述他跟印尼总统佐科打Oculus乒乓游戏时,他想强调的是两人在虚拟世界花了20分钟一起做了一件事情。

“大家所关心的,”直接就坐在Facebook VR室大厅的扎克伯格说:“是跟别人的互动。”

自打2014年春Facebook收购Oculus以来,扎克伯格就把虚拟现实描述成了未来的“社交平台”—VR不仅是玩游戏和看电影的手段,也是大家互动的方式。“我们押了一个很远的注,赌沉浸式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将成为大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宣布这笔20亿美元收购案的当天,他告诉记者说VR有望成为“有史以来最社交化的平台”。当时他说的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夸张。但过去2年VR的版图已然发生了变化,至少离扎克伯格一直展望的愿景又近了一点了。

Oculus Rift本身也属于这种变化的一部分,提供连接的传感器手柄后,你就可以配合着玩这个零重力乒乓游戏了。也就是说Oculus不仅可以跟踪你的头部运动,也可以跟踪手的动作。手柄赋予了你的身体在虚拟世界的“存在”。扎克伯格跟佐科总统玩虚拟乒乓球时,他们各自都能看到对方并且进行互动—至少是部分的互动。

虚拟乒乓是一个Oculus演示的一部分,Facebook把这个演示叫做“Toy Box(玩具箱)。”它提供了某种自由形式的虚拟环境,在这个环境里,你不仅可以玩乒乓球和拍,还可以点鞭炮,搬积木。还有,可以有不止一人进入这个平行宇宙。扎克伯格称之为展现如何通过虚拟世界来与(现实)世界进行互动的演示。“真正引人注目的是一旦有另一个人站在那里,整个局面就自然变得社会化了,”他说:“这不是游戏。因为既没有点数,没有比分,也没有目标。但是大家找到了互动的方式。而且是新颖的互动方式。”

VR的社交应用

不过也许更重要的是,随着那么多的技术巨头对同样想法敞开了怀抱,扎克伯格的愿景似乎离成为现实更近了。2014年10月时,Google领投了对增强现实(Oculus式虚拟现实的表亲)初创企业Magic Leap 的5亿美元融资。2015年1月,威尔披露了自己的增强现实头戴设备Hololens http://36kr.com/search?q=Hololens。与此同时,Google也在从零开始进行自己的VR努力,这不仅是包括可通过智能手机提供VR的Cardborad ,而且还在秘密开发更多的先进硬件。而苹果据说也在做同样的事。“而在2年前,大家还在嘲笑这个东西,”扎克伯格说。

今天早上,在巴萨罗那,在一年一度的MWC开幕前夕,扎克伯格将会出席三星组织的一场大型媒体发布会活动(已经举行,而且看起来被扎克伯格抢了风头),后者的Gear VR头戴设备正是以Oculus技术为基础的。此外,他还将宣布由设计师Daniel James与Michael Booth领导的新团队(已经宣布),这支汇聚数百位工程师精英的新团队将致力于为Oculus开发“社交应用”。不过他拒绝透露这些应用是什么样的。“你只要知道我们正在做这件新发生的大事就行了,”他说。既然我们都在等Oculus上市,所以有理由推测这项努力在近期和中期的重要意义。不过那些话—所谓的针对虚拟现实的社交应用,现在听起来已经没有2014年的时候感觉那么奇怪了。

A16Z的合伙人Chris Dixon是Oculus的早期投资者之一,即便是他也对Facebook突然盯上了这家初创企业感到吃惊不已。“我们投资Oculus时并没有预期到这个(Facebook收购),”他说:“这个当时还不是热门领域。”不过现在版图已经发生了变化,连他也开始把VR视为下一个大“平台”。“一旦价格下降且质量上去了,同时开发者也熟悉了这种平台,能够充满创意地创造各种新东西时,”他说:“我们将发现它可以做的要比游戏多多了。”

“现在有可能了”

扎克伯格说,自己11、12岁的时候,父母给自己买了第一台计算机。他马上就着迷了。中学上数学课,数学老师在台上讲的时候,他就会在笔记本上用C或者Pascal写计算机程序。有时候他还会更加走火入魔,给自己的计算草绘某种VR式的接口—这是目前尚不可能实现的东西。“计算不应该是拉出一个网页或2维对象,”他在思考:“你应该感觉像是要去一个地方。”(注:用VR编程已经可能,AltspaceVR 开发者推出可在 VR 下编程写代码的RiftSketch 编辑器

很多年轻人都有有过这种想法。但后来他的心态又发生了变化。“也许我那时候年纪太小,做这样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他说:“但现在,我们有这么大的一个公司,所以会愿意为这类遥远的将来才可能实现的事情赌一把。”的确,2014年,在“阅读了大量科幻小说”并试玩了商业和学术界正在研发的若干VR和AR技术之后,他和Facebook花了20亿美元把Oculus给收了。“Oculus演示是我的思想转折点,”他回忆道,解释说与现有VR引擎相比,该设备已经变得轻多了,并且价格也可能便宜多。“也就是说‘现在有可能了。’”

不过Facebook购买这项技术考虑的不仅仅是现在它能做什么,还包括它将来能做什么。扎克伯格不仅把它视为是一个社交平台,还是下一个基础计算环境—是智能手机之后的未来。“先是PC,然后web,接着是手机,”他说:“我认为像VR和AR这样的东西将会成为下一个平台。”换句话说,这是我们与计算机交互的另一种方式—也是我们与世界交互的一种方式。

扎克伯格对这一虚拟未来的20亿美元大赌注给人一种小孩逛糖果店的氛围。不过Dixon同意他的看法,甚至拿Oculus收购案与2005年Google收购Android相提并论。“我记得当时的想法是‘哇,那可是真一笔充满未来主义的收购,’”Dixon这样评价Google对Android的收购:“我记得当时很钦佩Google这一举动,但也在想:‘这有点奇怪。’不过结果证明他们非常天才。”但是那种天才不是马上就能看出的。Android的成熟需要时间。虚拟现实也一样。

Facebook说自从2015年11月Gear VR推出以来,大众已经用这种头戴装置观看了超过百万小时的视频。Google则称已有超过500万的Google cardboard头盔投入市场,下载专门针对这种设备的应用超过2500万次。可见虚拟现实已经变成现实。不过Dixon会告诉你说这些设备缺乏Oculus所带来的那种体验—尤其是Oculus跟新的Touch手柄配合时的体验。而这种是普通大众尚未真正见识过的。

要想见识一下,他说,你得试试Facebook的“玩具箱”演示。“那个演示非常惊艳,”他说:“你可以在里面跟另一个人互动,这大大提高了该演示的影响。”就像扎克伯格所言,社交化了。

当VR、AR与现实交融

它的确是这样的,至少小部分如此。遗留的一大问题是究竟VR社交如何与Facebook的其他部分契合到一起。该公司已经给Facebook的新闻源增加了360°全景视频,而扎克伯格把这个看成是朝向虚拟现实迈出的又一步。的确,你可以在Gear VR上观看这些视频。但是这些视频并不需要戴头盔才能看到。而虚拟现实是需要的。虚拟现实会把你跟外面的世界隔离,这一点跟Facebook未必是一致的,Facebook需要你在做别的事情时用手机—Facebook是你无论是坐火车还是等人过来一起吃饭时的消遣工具。

扎克伯格自己也不太清楚怎么把这两个东西糅合到一起。也许他知道,但不想让你知道。但是他说终极游戏是做出一副超轻的眼镜,一戴上去就能让你进入虚拟世界,一脱下来就能重返现实。这会让你沉浸入虚拟现实,或者在你观察到的现实世界里添加数字化的东西,也即增强现实。你可以用这些眼镜跟世界另一头的某人下虚拟国际象棋,他说。或者观看别人在Facebook上发给你的静态照片。

现在看来这一切似乎还有点夸张。比方说,轻量的数字眼镜,如Google Glass看起来还是个失败。不过过几年再看的话这些可能会真实多了。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从此你负责文艺撩妹,空空旅行负责换灯泡通马桶.....

2016-02-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