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郑钧的新唱片时代,“未来我不一定成功,但我的模式会赢”

董雨晴 · 2016-02-02
新唱片公司既需要互联网基因,又不能失掉传统唱片业的资源。

音乐人加入互联网公司已然是潮流,除了宋柯、高晓松、何炅加盟阿里音乐,王力宏加盟腾讯音乐外,郑钧加入太合音乐集团是另一例。

不过,不同的是,他是带着自己的创业团队“合音量”进来的。任首席架构官(CSO,Chief Structure Officer),负责太合音乐集团旗下,以合音量为代表的音乐原创事业的发展规划、产品运营、内容统筹以及资源整合。此前太合音乐集团刚刚与新分拆的百度音乐合并。

说回来“合音量”

传统音乐人创业做了一款互联网产品合音量,一开始圈内人士并不看好这款产品。“那么多互联网音乐产品都没成,你就能做成吗?”郑钧称,当时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样质疑的声音。

从温柔可人的歌曲《灰姑娘》,到潜心修行的《回到拉萨》,摇滚音乐代表人物郑钧,其实这些年没少跨界。做了一部和好莱坞团队合作出品的动画电影《摇滚藏獒》(预计在2016年下半年上映),参加了一档亲子类真人秀节目,在一档音乐选秀类节目中担任评委,修行了一圈,郑钧称合音量这个模式,他思考了将近6年,才敢拿出来做,加入太合是希望加速把这件事干成。

起初,合音量是一款众包创作的产品,分为原创、接力、出品、大赛四个模块,用户可以在该款app内发起原始创作,参与接力创作,上传自己的编曲和填词作品,参与人数并没有上限,合音量负责合成作品。而合音量平台本身拥有为用户的版权提供保护服务的律师团队,为出品歌曲提供营销推广的经纪团队,以及为用户原创作品提供编曲支持的制作团队

“游戏规则、权益划分很明确,大家会有驱动力来做这件事。”

在郑钧看来,合音量建立的“游戏规则”可以让行业里各个环节上的人,参与到音乐创作中。因此,创立6个月,合音量已积攒了7万用户,郑钧说,过去这段时间的试错,只是考察合音量的模式对错与否。营销事件只做了一件,在产品内测阶段,跟既是朋友又是天使投资方的拉卡拉合作了一把,发动创作人为拉卡拉写歌。“拉卡拉拿了100万奖金给作者,一共10首歌,一首歌10万给作者,除去平台和税务的费用,每个人赚了6、7万。”

150.pic_hd.jpg

与传统唱片公司相比,合音量的优势在于,打通不同地域的音乐资源优势,生产有效作品。在这一点上,美国音乐资源上最大的优势在于编曲能力,郑钧认为“国内十年二十年是追不上的”,而合音量作为一个平台,可以打破地域界限,连接美国的音乐旋律与中国人擅长的填词能力。这就是郑钧口中的“和谐模式”。

在生产好作品的同时,合音量要负责保证用户的权益。作品获取收益后,将按照用户登记信息进行收益分配,具体占比为,作曲30%、作词30%、编曲30%、演唱10%。作为一个服务平台,合音量是创作者的代理商,郑钧告诉36氪,合音量刚上线一两个月时,就有第三方公司与合音量上的歌手和作品签约。说到这儿,郑钧插播了一个试错途中的小bug,合音量上线时跟用户间有一个电子版的注册协议——如果生产出作品,由合音量来独家代理。结果当合音量发现时机成熟,可以发行作品时,有的歌手却告知歌曲刚刚卖给某方,“当时就颓了”,合音量在那之后紧急发了书面的协议。

据合音量透露,在与拉卡拉的营销事件中,合音量发起了“百万征歌大赛”,收到超过2万首参赛作品,最终选了10首歌会以demo的形式收入“合音量一号”音乐合集《10》中。

郑钧眼中的“沉船”,坏掉的传统唱片业

“我本身是词曲作者,但是我没有挣得什么钱。”摇滚音乐代表性人物郑钧说,如果唱片公司拿1万,只给作者1块钱,从来没有人考虑这个问题。

郑钧是内地签约香港宝丽金唱片公司的第一人,在那个年代唱片业还在牛逼闪闪的做主人,创作者与主人间属雇佣关系。这么多年过去了,当讲到互联网思路下,创作者成了主人时,郑钧告诉我,合音量要做的服务平台,就是革这个命。

在郑钧眼中,坏掉的唱片业不是音乐CD的没落,相反近些年音乐消费市场、行业均处于高速增长中,唱片业的衰落在于其商业模式的腐朽,促使近些年好作品越来越少。但为什么这些唱片公司不能做转变,结合互联网基因?

有些人尝试了,比如版权大战,唱片公司将版权卖给互联网公司,得到了一时的缓解,但内容也有消耗殆尽的时候,行业如果不能自造血,必然还会走向枯竭。

几个月过去,合音量顺利找到了愿意为其做唱片发行的公司,“他们听了合音量的歌之后,就明白了,这个歌确实不错,比唱片公司找到的歌有意思。”在郑钧看来,很多唱片公司是在跟互联网音乐公司合作,但绝对不能是一家纯互联网公司,从互联网出来组音乐公司的,都失败了,必须有传统音乐行业的基因。

而郑钧带着合音量加入太合音乐集团,刚好满足互联网优势+传统唱片业资源+新的版权游戏规则。 

“一定是一个既懂互联网概念,优势在哪儿,劣势在哪儿,又懂音乐行业,非常了解怎么运转,资源在哪儿,和既有的盈利模式,第三个要懂企业文化管理和资本层面的东西”做过制作人、开过唱片公司、做过歌手的郑钧这样向我们描述。

11.pic.jpg
新唱片公司的未来在哪儿?

“未来我不一定成功,但是干成的一定是我的模式”,说到这儿,郑钧陷入了小小的沉思状,关于合音量的发展方向,在产品上线前,郑钧曾和圈内几位好友分享,也包括现任阿里音乐董事长高晓松。

在郑钧看来,现阶段的合音量还处于非常粗糙的版本,只是给出了模型,“新事物是有风险的”。建立规则是驱动力,如何激活行业是合音量后续要讨论的问题。我也问过行业内的朋友,作为用户如何看待合音量这款产品,那位朋友这样跟我讲述,“创作毕竟是比较私密的事情,又有多少创作人愿意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分享。”

但如果传统唱片公司也加入到这个游戏中来呢?

合音量的模式还很初期,这一次加入太合,郑钧也表示希望在行业里整合更多的传统音乐资源,才能不断输出好的内容,后面的玩法会不断丰富,包括针对C端用户的互联网音乐平台,和专属于音乐行业的音乐版权交易平台。

至此,BAT三家在音乐领域的局势已经明朗。

跟其他几位音乐人相比,郑钧这次加盟的特殊之处在于,是带着合音量团队和产品一并加入的,基因更丰富一些。

太合音乐集团将扮演传统音乐机构的角色,提供版权、音乐人资源,百度音乐提供互联网入口,来开发后续的线上业务。

当问到后续体系如何搭建时,“我有一个非常完善的想法。”郑钧这样讲到。

Attention !! 36 氪正在招募全职创业公司作者,如果你对报道互联网创业感兴趣,充满好奇心,善于发现新事物,又能沉心做行业研究,恰好又对教育、内容创业、金融一个领域了如指掌,那么你就是我们想要的人 !! 快把简历投至:zhaopin@36kr.com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合音量

太合音乐

拉卡拉

网音

百度

这儿

圈内人

宝丽金

了如指掌

下一篇

探究如何分析企业级 SaaS 公司的月活跃用户(MAU)和月常规收入(MMR)。

2016-0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