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00 Startups创始人Dave McClure:虽大器晚成,但不算失败

孙应然 · 2015-11-20
500 Startups 的创始人 Dave McClure 回顾自己这大半辈子,从碌碌无为到今天的著名投资人。

编者按:500 Startups 的创始人 Dave McClure 回顾自己这大半辈子。在第一波互联网泡沫中没赚到钱,在泡沫破灭后加入Paypal但碌碌无为,到了40岁上下发现自己有投资天赋。

大多数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挺失败的。但是往好了想,我觉得自己也许只是大器晚成。

我知道很多人会不理解这点,但在我成长期间,我总是身边孩子中最聪明的。我的母亲、老师,连我自己都觉得我以后会做成伟大的事情。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而且我身边总有很多过高的期望。在最初的头10到15年,各种证据都表明成功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一件事。

但在获得大量的好学分和学校荣誉之后(我跳过八年级,也在高中跳过级),情况似乎有些变化。我很早上了大学,并发现聪明不代表一切。辛勤、持续的努力也十分必要。不过这方面我真的不擅长。此外,我在学校里因为爱玩也惹了不少麻烦。无论桌上足球、台球还是飞盘我都很擅长,也会去参加各种聚会广交各路好友,但是我差点毕不了业。虽说毕业时光荣榜上有我的名字,但别忘了我也上过校方的黑名单,可能也给我的家庭造成了很多痛苦和麻烦。

我挺过了那些时间,并开始思考本来我应该做的事情,而现实是我没有完成人们的预期目标。我没能成为一名宇航员,或者一名天体物理学家,或者一名歌手、舞者、艺术家,我也没去从政,没有加入和平组织,没有去读Phd,甚至连硕士都没念。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我一路向西来到加州,试着找回自己。在那儿我勉强成了一名程序员,换了几份工作,依旧还是不清楚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在我快要奔三的时候,我开了一家自己的咨询公司,这算是我的第一次创业吧。这期间有起有落,我们也做了一些漂亮活,几次险些破产又走了回来,最终还是以很低的价格被收购了。这五六年间我很多次都怀疑自己是否具有创业者和领导者的能力。

90年代初期,我没有为微软或英特尔工作,也没有在上世纪90年代加入雅虎或Netscape。我申请过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却没有被录取。幸运的是,在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破裂后,2001年我加入了PayPal工作。我努力适应如何在市场营销领域开展新的职业生涯,与比我小十岁且一团糟的刚从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小孩儿们合作。而后在Paypal经过三年的不懈努力,我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没有得到任何晋升,轮流跟着三个不知道拿我怎么办的老板做事。事实上,没被炒掉,我已经感觉很幸运了。离开那里时我甚至很庆幸没人发现我就是个不知道到底该做什么的糊涂虫。

别会错意了,PayPal是个极棒的地方,我在那里收获了很多友谊,并学到很多东西。我的创业经历也许是一出充满漏洞的喜剧 ,但却让我学会了如何做生意(大多数是什么不该做),以及了解到我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筹办了很多用户聚会和线下活动,让我意识到自己还是很擅长市场营销的。我非常喜爱科技和硅谷文化,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是个不专注的后进生。都四十岁的人了,除了有一个好老婆两个好孩子之外几乎一事无成。

我加入了Simply Hired几年,做了一些让我很骄傲的工作,后来继续跳来跳去,辗转于oDesk,Mint.com,O’ Reilly Media和其他一些地方,总觉得自己没能发挥出期望的水平。在Mint,我再一次与一些很棒的人一起合作,且非常幸运地成为了其中一员。

在硅谷的这20年里,我没挣什么钱,只是作为一名工程师、创业者、市场营销人取得了一些小成就。同时,Paypal的那一批同龄人,他们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企业,如LinkedIn,YouTube,Yelp和Yammer,只有我一半年龄的其他孩子们似乎更加雄心勃勃。大多数人都说我是个体面的伙计,但这是指过去那些最好的时光,有时我也有点儿赞同。

我的许多朋友帮助Google、Facebook、Twitter这类公司成长为巨人,但是我却只是旁观者而已。2004年离开payPal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做一些天使投资,并找到Mint.com,SlideShare和Mashery这样的潜力公司,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似乎在投资上还有点儿天分,尤其是考虑到作为创业者时我的糟糕表现。

撇开诸多恶名,2007年在斯坦福大学利用Facebook教了一堂课后,我决定尝试成为一名风险投资家。我的时机简直无可挑剔,我又再一次幸运地得到Sean Parker 抛来的橄榄枝,并谦虚地接下了在Founders Fund做市场营销与投资的工作机会。我似乎是在2008年第四季度唯一一位被金融界聘用的人。

我全心投入工作,并在一年时间里成功投资了Twilio, Credit Karma,Lyft(当时叫作Zimride),Wildfire和SendGrid。我还参与了一小段时间的Facebook基金运营,并在Accel ,Redpoint 和 BlueRun结交了一些朋友。这些人,还有Founders Fund,Mitch Kapor, Michael Birch,Fred Wilson,Brad Feld,Marc Andreessen和Josh Kopelman等几个慷慨的伙伴在2010年帮我勉强建立了500 Startups基金。从那时起,我们成功投资了一些好公司,并制造了大量的“小赌注”。到目前为止,它看起来起作用了。

一路走来,我本可以接受自己有限的成就,安稳地做一颗小螺丝钉,可能报酬会高很多,压力也远没有这么大。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依然希望自己心中有火,能够活出自己,当我只剩一个残缺灵魂和一份舒适生活时,才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所以我在这里,还站在竞技场上,与大多由自己制造的恶魔肉搏,目的是在宇宙留痕。这也不是一个什么伟大的成功故事,我只是好好做事,帮助别人成就伟大,顺带实现一点儿自己的目标。一个月后,我就46岁了,在这个岁数,大部分人都已经不怎么折腾了。但我仍然想把生命发挥到淋漓尽致。

我不想抱怨或者叹息自己过去生活的种种,其实我知道自己很幸运,也有过一段美好时光。我没什么可抱怨的,即使未来三四十年我没做成什么也不要紧。所有的事物都在诉说,这是一个精彩的人生。

但我还没有放弃呢。

我仍然在赌我的墓志铭上会刻有“大器晚成”,而不是“失败”。

祝我好运。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钉钉

在那儿

喜爱科技

友帮

我在这里

开PA

下一篇

百度联合复旦大学发布全国医院排行榜;温州康宁医院赴港上市;谷歌携手美国心脏病协会开展医疗研究;ClassPass 获谷歌 3000 万美元融资

2015-11-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