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柳青来了以后

新用户1550605644 · 2015-02-16
即将出现一个千亿的出行帝国,而且没有垄断

如果把时间拨回到两年前,2013年初的那个冬天。摇摇招车的创始人王炜建和易到用车的创始人周航,两个人一定想不到两年之后的中国互联网用车市场,是今天的这一番格局。

滴滴和快的合并了,“而易到还是易到,市场上唯一支持用户选车的专车”,易到用车在官方微博上回应:

“大,未必好。梦想,并非金钱造。”

然而残酷的现实指示的却是完全相反的论断。两家2012年年中成立的打车软件公司,滴滴和快的,分别背靠腾讯和阿里巴巴,合并之后的估值达到了60到80亿美元。其成长速度甚至比全明星创业的小米还要快。

假如当时我们向市场投入1000万

无论是易到用车还是摇摇租车,成立时间都在滴滴和快的之前。2010年周航创办易到用车。2009年出租车司机出身的王炜建创办2+1租车,2012年转向出租车打车软件。直到2013年年初,摇摇招车还在北京处于优势地位,他们在北京覆盖了超过2万辆出租车,人称“北摇摇,南快的”。

“假如当时我们向市场投入1000万,或许今天最终站在台上的该是摇摇”,根据《商业价值》的一篇报道,摇摇招车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涛回忆说摇摇的崛起是从北京西站、北京站等出租车聚集地开始,初期市场推广也没打过一分钱广告,地推之战的凶猛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

“当时我们和出租车的关系都很好…和首都机场的合作是免费谈下来的…和出租车餐厅合作也是我们最先做起来的,但最终的补贴彻底破坏了这种气氛”。

摇摇本来有机会主宰自己的命运,根据王炜建的回忆,腾讯和中信在找到滴滴之前就联系过摇摇租车,但是他拒绝了这一份报价。根据公开资料,摇摇于2013年3月和红杉签下的千万美元B轮融资,其中包括一份对赌协议。

紧接着2013年4月和5月,阿里巴巴和腾讯分别注资快的和滴滴打车。到2013年7月份,出现了摇摇招车资金链出现问题的传闻。虽然天使投资人徐小平亲自站台“粉饰太平”,但是最后证明摇摇招车6月份开始减少推广行为的传言是真的。

易到用车旗下的打车软件“打车小秘”比摇摇招车更晚进入市场,但是依靠易到用车的资源和团队,他们在地推方面更加激进。当时负责“打车小秘”的副总裁杨芸告诉36氪,他们一方面通过出租车公司或者电召平台来获取司机,另外一方面由地推人员直接在街道或者司机聚集地推广,同时向用户提供补贴。每个司机的获取成本大概在 50 到 60 元,每个乘客的获取成本在 10 元左右。

在这种高强度的补贴诱惑下,打车小秘去年4 月正式上线后一个月内获得超过10 万用户,6400位司机。易到对他们的预期是在上线两个多月内获得3万司机,然后向所有一线城市扩张。这是王炜建创业三年才达到的目标。

打车小秘没能完成他们的预期,因为滴滴和快的都在2014年初完成过上亿美元的融资,耗资19亿元的“补贴大战”旋即开始,市场上再也没有别的打车软件了。

柳青来了

在摇摇的成长史中,地推不够凶悍只是张涛得到的第二个教训。第一个教训是和政府关系。根据他的回忆,摇摇和易到都在首都机场等地遭遇了钓鱼执法。当时张涛除了开会,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去首都机场附近的“天竺交警大队”交罚款、捞人。王炜建表示摇摇手里有自己的租赁公司,汽车都是合规的,却依然挡不住政府的阻挠,这是他们转向出租车招车软件的原因。

这是全球Uber学徒们面临的共同难题。Uber在印度、韩国、德国都遇到了强大的政策阻力,36氪的读者恐怕每周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即使是在美国大本营,以萨克拉门托为例,Uber在短短5个月时间里就花费了47.5万美元去游说州法律制定者

而滴滴和快的和正好相反,他们首先从政策阻力比较小的出租车招车开始。清理了整个市场之后,然后比较从容地进入专车领域。

说是比较从容,因为打车软件依然遇到了政策和舆论的麻烦。2014年3月开始,上海市禁止早晚高峰使用打车软件。苏州等地则直接禁止了打车软件。那段时间“补贴大战”的影响早已超出创投圈和互联网,甚至马云都不得不出面编了个段子出来纾解民愤,“我妈打不到车,我爸想骂我”。

就在这之后,滴滴宣布,柳青来了。

虽然加盟滴滴之后,柳青两次接受了36氪的专访,但是关于与政府和资本市场关系,柳青并没有透露自己工作的细节。不过在宣布升任柳青为总裁的公开信中,滴滴CEO程维表示:

“柳青在加入滴滴的半年时间,帮助公司完成了当时非上市公司最大一笔7亿美金融资,并带领专车、pr、gr(与政府关系)团队浴血奋战,杀出了一条血路。”

作为柳传志的女儿,又在高盛工作了12年之久,柳青并不愿意将滴滴和快的的合并称之为资本市场的斡旋和博弈,也不希望外界将滴滴和联想控股的神州租车过多联系在一起。“这次的合并,其实完全是管理团队在主导的。这两家公司都是才融过资,怎么会说有刚刚融过资马上就会被资本方逼迫合并,没有这种事情的”,她告诉36氪,“合并之后这还是一家创业公司”。

千亿钱景

但是快的打车前后两位CEO似乎有不同的看法。现任CEO吕传伟在滴滴快的宣布合并之后发出的公开信中表示:

“恶性的大规模持续烧钱的竞争不可持续,合并是双方的所有投资人共同的强烈期望。”

宣布这一消息的情人节那天,经纬中国的新闻稿比快的打车的官方声明发出的更早。他们是快的打车的A轮投资方。而快的打车的创始人陈伟星,正是在“阿里巴巴的钱进来之后,经纬的钱进来之前”,离开了快的CEO的位置。他告诉36氪,“合并之后肯定不能算创业公司了,玩法都不太一样,但是肯定都是奔着千亿市场去的”。

对于陈伟星当年的离去,官方给出的解释是他还在同时负责其他几个创业项目,精力无法专注于快的。陈伟星没有否认这一点。关于产品、推广和运营的策略,他和马云、其他投资方和以及后来的管理层沟通过。“资本对公司催熟地厉害,但是我还是喜欢创业公司的做法”,陈伟星告诉36氪。

对于滴滴和快的合并之后的未来,陈伟星并不相信外界流传的“双方管理层有冲突,柳青将会主导”的说法,“管理层都是很理性的,融合没有问题。只有(两方)创始人之间的融合才会比较难”。但是快的目前的CEO吕传伟并不是创始人。

这或许也是谈判进程如此顺利的原因。柳青和滴滴打车CEO程维、快的打车CEO吕传伟1月21号开始在深圳启动了一个秘密项目:情人节计划,22天内谈判完成了合并。在这个过程中,“两位马总一开始就知道”,最后也是非常爽快地祝福

但是刀光剑影的过程我们还没有看到。柳青虽然不否认长期来看滴滴可能增加支付宝支付,但是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短期内不会支持支付宝”。最重要的还有股权比例,55%对45%,52%对48%两个版本都被柳青否认了。现在51%对49%这个版本又出现了,这些版本的共同点都是滴滴方面控股。

柳青说“我们要放弃ego”。能让双方,特别是快的和阿里方面放弃ego的一定是未来的“钱景”。旷日持久的补贴大战已经让双方都感受到疲惫。向每位司机征收20%手续费的Uber已经是估值400亿美元,它正是柳青口中“其他国家非常大的公司”。柳青还提到了“移动出行这个行业非常的大,它不光局限在打车,其实往上走是专车,还有拼车,还有公交,还有地铁,还有代驾等等”。

滴滴和快的已经拿下了打车软件市场120%的份额,在专车市场的累计份额也将占据明显优势。处在拼车、代驾领域前沿的创业者也要想一想,如果这家新成立的“滴的”或者“快滴”进入这个领域,自己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摇摇招车或者打车小秘。

“完全不涉及垄断”,柳青说的坚决而且自信,“打车软件不是一个行业,今天我们说的是出行这个行业,移动出行”。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车小秘

阿里巴巴

支付宝

微博

地推人

下一篇

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要设置“退群提醒别人”这种功能?

2015-02-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