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应用”,为什么行不通?

神译局2021-06-09
去中心化的网络内容是全体网民共同参与、权级平等的共同创造的结果。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根据维基百科,去中心化是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形成的社会关系形态和内容产生形态,是相对于“中心化”而言的新型网络内容生产过程。去中心化的网络内容是全体网民共同参与、权级平等的共同创造的结果。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Ingrid通过案例研究,说明了为什么去中心化的应用行不通,并提出了一个可能的解决之道。原文发表在其个人博客上,标题是:Why Decentralised Applications Don’t Work

TL ; DR :利润动机错配。

我琢磨这件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最然后近有几件事激起了我的怒火(NFT 的复活,以及 Signal跟MobileCoin的整合),为此我终于强迫自己要用语言表达出来。

在开始之前,我想澄清一件事:虽然我是从加密货币的角度出发,也会一些相关的语言,但这篇文章跟加密货币无关。它的范围要大得多,加密货币只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起点,因为这是个深刻且及时的例子。

先澄清一下我所谓的去中心化的意思:主要目的通过作为网络的一部分得以实现的应用,而那个网络不会依赖于任何预先确定的节点。去中心化应用也叫做 “联邦化”。还有一个更具体一点的术语,叫做“分布式”,也称为“点对点”。我不会用更具体的术语来介绍这种区别,因为跟我们的讨论不相关。我会用更宽松的意义上来使用应用这个词,其中也包括协议和规范。

跟 Slack 相比,去中心化应用的一个实际例子可以是电子邮件。虽然电子邮件有一些相当重要的节点(对,比如谷歌),但我可以用类似的设置,用我自己自定义的邮件客户端、我自己域名的电子邮件地址以及我自己托管的邮件服务器向朋友发送电子邮件。这里面可以没有谷歌的参与。至于 Slack,我必须用专有的 Slack 客户端,通过 Slack 的服务器登录到 Slack 帐户。

我的去中心化应用历史

原创的那片比特币论文(注1) 发布时,我还是个孩子。我还记得当时自己满脑子都是幻想,沉浸在随着它的觉醒而来的各种奇思妙想之中。同时,我也是伴随着BitTorrent 、电子邮件和web长大的。

大学毕业后不久,我在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做一个区块链项目。当时我还年轻,我们都犯过错。

现在,我是git的多产用户,我用 Matrix 来满足自己的一些消息传递需求,用电子邮件来满足其他人的需求,这个博客用了去中心化网络,我关注了几十个 RSS订阅,当然,BitTorrent我还在用。

案例探究

在解释为什么这些系统行不通的根本原因之前,我想用一些例子来证明这个断言是正确的。如果你觉得无聊,可随时跳过这一节。

区块链

比特币推出时,它的明确目标是提供一个替代性的金融系统(注2),而其他的区块链项目用各种奢侈的承诺紧随其后。比特币未能实现其既定目标(除非你把暗网市场也算上)。相反,却被默认为庞氏骗局,增加了浪费大量能量的外部性。

至于其他的项目,我能找到的只是没完没了的“快速致富”计划。很遗憾,我现在一看到“区块链”这个词马上就会去找是不是有骗局,并且总是不可避免地找到了。Signal 的MobileCoin合作伙伴关系就是最新的背叛,也是伤害最大的背叛。

因为我做过“区块链”,所以对此有第一手体验。这已经司空见惯。你拿到了一份问题规格。你设计了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想巧妙地解决它。你被告知“这行不通,$公司没有任何办法去套现” 。你重新回到绘图板,设计了一个集中式的系统。然后你会被告知,“嘿,东西很好,但它没有区块链”。最终,你会得到这两个里面最糟糕的结果:一个用假的区块链包裹着的中心化系统。只有被浪费的各种能源,但一点去中心化也没有。

Web

鉴于我是用自己的域名和服务器发布一篇博客文章,把去中心化网络视为失败感觉有点奇怪。去中心化网络仍然有效,但我认为,承认这不是大多数人使用网络的方式这一点很重要。它在很多方面都不切实际,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它也存在着一些明显的缺陷。

对于初学者来说,自己设置像这样的网站并不是一项微不足道的任务,除非你像我一样对它已经心有所属。你得域名注册、DNS 配置、托管、建设网站和部署,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如果你的网站不是类似这样简单的静态网站,那就更糟了。更不用说对于全世界大部分人来说,托管和域名注册的成本令人望而却步。此外,一旦你完成了所有的工作,怎么才能让其他人知道它的存在呢?RSS 和聚合器(如 lobste.rs 和 Hacker News)适用于小型技术博客,但不适用于其他所有人。

因此,我们大多数人都陷入到跟Medium、Twitter 和Instagram等平台的不平等关系之中。

以上所有内容甚至还没有触及客户端 Web 渲染接近垄断的事实。

Chrome 及其衍生产品占据了浏览器市场绝大多数的份额(注3),因此,谷歌可以决定web的运作方式。他们表面上看似乎尊重标准组织,但到头来当谷歌决定了一项标准时,其他所有人要么去实现这项标准,要么就得死。我认识的几乎所有前端 Web 开发人员都是针对 Chrome 开发的。跟其他浏览器的兼容性是事后才需要考虑的事情,如果说他们有所考虑的话。

勇敢地跟Chrome 进行竞争也算不上一项真正的选择。现代浏览器的渲染引擎非常复杂(尤其是当你还必须实现 Chrome 所有未记录的怪异模式时),甚至连微软都放弃了这种尝试。如果你正在考虑制作自己的系统来避开web标准的话,那祝你好运吧,你得让整个web的内容都重新自举。

电子邮件

我在上面用电子邮件作为我的旗舰例子,因为我认为它是这当中大家最熟悉也是最清晰的,但我让它听起来比现实要好很多。尽管托管自己的电子邮件仍然有可能,但任何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人都可能会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多么糟糕的主意。

我所说的电子邮件可以没有谷歌的掺和在技术上是正确的,但是任何被他们列入黑名单的人很快就会意识到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排除在全球电子邮件网络之外。更不用说,就像 Chrome 的市场份额让 谷歌实际上控制了 Web的标准一样,Gmail 也让他们控制着电子邮件的标准。

IRC/XMPP/ Matrix

IRC 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互联网伊始,我们会时不时看到接受了它的精髓的现代产品。然而,我认识的唯一使用 IRC 和 Matrix 的人是程序员以及审查的受害者。

像 Slack、Discord、WhatsApp等专有的中心化服务之所以占据了主导地位,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有营销预算。开放系统需要互操作性,但中心化服务却没有参与的动力,因为锁定可以让他们对用户肆意妄为。

Matrix 背后的一些人似乎相信让风险投资参与自己的系统是解决方案(注4),我不相信。

RSS/Atom

在这方面谷歌也变成了恶棍;RSS 确实做得很脏。从Google AdWords支撑的博客泡沫的鼎盛时期,到Google Reader关张的恶性谋杀,谷歌一直处在风头浪尖。现在据说Chrome要把它集成进来?且看后效如何吧。

然而, 以播客为形式,RSS取得了空前(而且多少有点看不见)的成功。但这也处在严重危险之中,Spotify投入了多到荒谬的资金,试图让自家封闭的非播客系统占据主导地位。即使是长期以来良好的管理工作一直是保持播客开放关键的苹果公司,也一直在采取可疑的行动。最近对 iTunes 播客目录的更新让RSS 源默认为私有,并且他们新的“播客订阅”系统跟开放式播客还不兼容。

Git本身基本没问题;似乎把程序员作为(去中心化的)目标人群是可行的。但即便是在这里,我们也看到了奔溃的迹象。

Git一开始是想跟电子邮件结合,用来协调开发的。很多人现在仍然是这么用的。然而,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GitHub已经完全取代了电子邮件。

git托管颇为中心化是一回事,但这不会让主机对用户拥有太多权力。如果主机开始犯规的话,你只需要

git remote set- url origin <repo url @ new host> 

就能取走所有的相关数据。在我看来,就算提供一个很好的 UI 来把电子邮件工作流封装起来也不错,但电子邮件补丁并不适合所有人。

但GitHub所做的事情就要阴险一些。他们用类似pull 请求这样的功能把电子邮件从实际的开发工作流当中驱除出去,而且他们把下面数据跟类似他们的issue系统这样的功能锁定到一起。当这些变化跟GitHub 的营销结合起来时,它们就会变得很危险。我遇到的几乎所有的大学生和应届毕业生都不知道git跟GitHub的区别,在他们看来,除了 pull-requests 之外,就没有别的协同开发的方法了。

Web的网络效应也适用于此。我在GitHub有个人档案,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自己不看的话,没有人会看我的代码。

BitTorrent

就像加密货币一样,最终BitTorrent唯一的一项真正用途是在法律之外的地方。BitTorrent不是用来规避版权问题的人我只认识一个,他的目的是共享自己的 ISO 的 Linux 发行版。

版权所有者把BitTorrent视为盗版的同义词,以至于就算不是用来做盗版也会被蔑视。

说实话,这很悲哀。每当有人想给我发送文件时,他们要么给我链接到一些糟糕的专有服务,如Dropbox ,要么就只能在电子邮件里面搜。或者下一次,他们干脆发个磁力链接给我就行了。

为什么

到了此刻,就算你没有看 TL ;DR ,我敢打赌你也已经发现了趋势。在每一种情况下,都有人通过确保让去中心化系统失败来赚取巨额利润(或避免失去巨额利润)。

这可真是令人沮丧······但现在该怎么办?

每当这个话题出现时,对于看到其他程序员宣称解决方案就是把某个东西做得更好(注6)我已经见惯不怪了。 我知道这种想法是怎么来的;当你有一把锤子时,任何东西看起来都像钉子,想到自己的主要技能和爱好正是问题所需要的,的确令人欣慰。但是,做出更好的工具对后向的利润动机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你最近有没有尝试过用任何中心化的替代方案?那些都非常糟糕。我们损失的真不是工具的质量。

解决方案必须是政治性的。这一点让我很不舒服,就像你也是类似感觉一样。软件我可以做,但政治呢?搞这个很难。但是,这些利润动机的确需要改变。我并没有傲慢到宣称自己知道有一个正确的答案,我甚至怀疑有没有正确答案。不过我可以分享自己的一些想法。

当前的利润动机系统,你可以称之为市场,其目的是要优化析取、提炼和转化有形资源的过程。它在这方面似乎做得很好,尽管人们可能会质疑它的外部性是否值得,或者该目标是否应该是重中之重。

然而,我们要打交道的内容跟物理资源相去甚远,而且系统根本就没有适配过。虽然有些人喜欢把上述的市场理想化为一个自由和不受监管的系统,但事实上它在这些情况下优化得相当糟糕,需要严格的监管来才能让利润动机朝着有效处理和分配资源的方向去调整。如果我们想保留这些利润动机(注7),就需要新的监管措施来让它们跟创建更好地为我们的社会服务的软件保持一致。

注:

  1. 十多年后再重新看过,也许会看出不一样的味道:https://bitcoin.org/bitcoin.pdf ↩ ︎

  2. 鉴于比特币的通货紧缩性质,以及中本聪控制着大量的比特币,人们可能会怀疑这不是真正的动机,或者至少不是唯一的动机。不过,如果这些怀疑是真的,那么知道中本聪可能没法侥幸得手,用掉/出售这些比特币,这一点多少会让人少干宽慰,因为现在在他们的背上已经画了一个巨大的目标。↩ ︎

  3. 下一个最大的竞争对手是火狐,但它的发展完全要依赖于谷歌的资金支持。↩ ︎

  4. https://www.matrix.org/blog/2019/10/10/new-vector-raises-8-5-m-to-accelerate-matrix-riot-modular ↩ ︎

  5. 下次我会谈谈自己对版权的看法↩ ︎

  6. Drew Devault 的这篇文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基本上赞同他的观点:https://drewdevault.com/2021/04/07/The-next-chat-app.html ↩ ︎

  7. 我不认为我们应该这样↩

译者:boxi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