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德语区科技创投报告(上): 全球“隐形冠军”中,德国公司占比近50%

李子月Zoe2021-06-09
中欧协定签订后又冻结,对与中国联系最为紧密的德国影响深远

2020年末英国正式脱欧,伦敦能否保持其欧洲科创中心的地位,哪座城市会成为欧盟下一个科创中心,是大家非常关注的问题。同样签订于去年年末的中欧投资协定(CAI),于今年5月又被欧盟冻结,中欧未来形势还不明朗,对与中国联系最为紧密的德国更是影响深远。

近日,36氪出海以欧洲TMT精品投行Clipperton的2021年DACH德语区(德国、奥地利、瑞士)科创生态系统报告为基础(经授权,原文链接:https://www.clipperton.net/insights/hidden-champions-a-review-of-the-dach-technology-landscape),结合作者收集到的资料,从融资情况、退出情况、投资方、初创公司等角度,用数据详细解读了德语区科创生态系统,并在文末对其历史、现状和未来发展进行了总体分析。

目录

1. 德语区科创融资情况

2. 德语区科创退出情况

3. 德语区科创公司

4. 德语区科创历史、现状和未来趋势

1. 德语区科创融资情况

1.1 融资数量和金额

(2015-2020 德语区融资数量和金额 图片来源:Clipperton)

近年来,德语区融资金额大幅上升,从2015年的15亿欧元,增至2019年的52亿欧元,后在2020年减少到40亿欧元。虽然在五年之内融资金额翻了近三倍,但融资数量只增加了一半,从2015年的233轮,增至2020年的340轮。这意味着,从2018年融资总金额大幅上涨开始,平均每轮的融资金额随之增加。

根据Pitchbook的数据,各融资阶段轮次分布并没有太大变化,但融资额超过2500万欧元的轮次已从2010年的约30%增加到目前的近70%,这意味着所有阶段的融资金额都在变大。

此外,这些年的融资增长很大一部分是由大额融资轮次推动的。2018年大额融资总额为9亿欧元;2019年是大额融资年,仅Flixbus(德国长途巴士运营商)、N26(德国网上银行)、Celonis(德国大数据分析公司)、GetYourGuide(德国旅游预定平台)、Adjust(德国移动营销数据分析公司)和Signavio(德国RAP公司)的融资总额便已达到21亿欧元;2020年大额融资总额为8亿欧元。

根据Invest Europe的数据,自2007年以来,德国及其主要城市柏林和慕尼黑是资金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 2007年至2015年期间,仅流入柏林的欧洲风险投资资金占比就从2.4%增长到了8%。到2020年,柏林和慕尼黑分别是欧洲融资金额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城市,位列伦敦和巴黎之后。Crunchbase已经将德国排在欧洲第二位。

1.2 融资赛道分布

(2015-2020 德语区融资数量按赛道分布 图片来源:Clipperton)

2015-2020年德语区各赛道资金投入的变化,体现了科创市场发展历程。2015年,电子商务和网上交易平台占比最大(近50%),其次是金融科技(21%)和软件(18%)。2020年,情况已发生巨大的变化,金融科技在这五年中占比相对稳定(15-25%),但软件(40%)已取代了电子商务和网上交易平台(20%),成为了第一大赛道。2018-2020年软件行业风险投资复合年增长率为23%。

消费者线上支出,包括数字媒体和订阅式服务,从2015年的9%增加到2020年的14%。此类公司大都横跨多个赛道,如SoundCloud(德国在线音乐分享平台)、Babbel(德国语言学习应用)、Hello Fresh(德国快煮餐公司)、Taxfix(德国移动税务平台)、Cluno(德国汽车订阅平台)等。

医疗科技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赛道,占比从2015年的1%,增至2020年的9%。2018-2020年医疗科技行业风险投资复合年增长率为51%。其中包括软件趋动的治疗学领域开发商,如MindMaze和ATAI Life Science;数字医疗平台,如Ada Health、Freeletics和Asana Rebel;数字护理平台,如Plus Dental和Kenbi。

(2015-2020 德语区融资情况按赛道分布 图片来源:Clipperton)

(德语区融资金额Top 25 科技初创公司 图片来源:Clipperton)

1.2.1 软件赛道详解

(2015-2020德语区软件赛道融资情况 图片来源:Clipperton)

(2015-2020德语区软件细分赛道融资占比 图片来源:Clipperton)

自2015年以来,德语区软件行业持续增长,资金从1.88亿欧元增加到15亿欧元,翻了8倍多,使其成为最大、增长最快的垂直领域之一。这是由软件行业几个细分垂直领域的的爆炸性增长所推动的。与规模更大的美国软件市场不同,德语区软件行业不是由垂直应用软件驱动,而是由贯穿几个垂直领域的横向商业模式驱动。

最值得关注的是企业软件赛道。该领域最大的公司之一是SAP,许多成功的企业软件公司都源自Hasso Plattner研究所。其他代表公司包括Signavio(德国RAP公司,近期被SAP收购)、Celonis(德国大数据分析公司)、Personio(德国HR操作系统)和Nexthink(瑞士数字员工体验平台)。

由于社会对数据安全保护的强烈需求,网络安全基础设施软件也备受关注。IDnow(德国身份验证平台)、Wisekey(瑞士网络安全公司)或Acronis(瑞士数据保护公司)等公司在最近几年都获得了大量投资并实现大幅增长。

物流和供应链管理是另一个重要的垂直领域。这体现了电子商务,特别是最后一英里配送商业模式的强劲增长,以及德语区作为全球领先出口生态系统之一的地位。代表公司包括Forto(德国货运代理服务公司)、Sennder(德国数字物流公司)、Seven Senders(德国物流解决方案公司)和Cargo.one(德国航空货运数字预定公司)。

最近成为焦点的另一个垂直领域是行销科技。背后的主要推动力包括越来越多地采用客户数据平台(CDPs)、对数字化体验的关注和电子商务的大幅增长。代表公司包括Emarsys(奥地利B2C营销云服务供应商,近期被SAP收购)、Spryker(德国电子商务平台供应商)、Pricefx(德国SaaS服务商)和Zeotap(德印移动数据SaaS服务商)。

垂直应用软件涉及广泛的行业和应用。一些年轻的垂直软件公司,专注于用云原生SaaS解决方案解决特定的行业垂直问题。典例包括PlanRadar(建筑文件)、TWAICE(预测性电池分析)、Teralytics(交通规划)和Door2door(本地移动平台)。这类新型的垂直应用平台的特殊之处在于,其围绕其商业模式建立了一条数据护城河,并通过其云平台使其易于使用。

1.3 投资方

1.3.1 融资资金来源

(2015-2019 德语区融资资金来源 图片来源:Clipperton)

2020年,德国政府及其合作伙伴通过KfW(德国复兴信贷银行)成立了300亿欧元未来基金,用于支持德国科创公司。

同欧洲其他国家相比,在德成长资本来源于境外的比例更大,且在逐年增加。根据Dealroom数据,2015年在德投资成长资本中,德国本土资金占比最大(39%),此后逐年下降。到了2019年,占比最大的是来自欧洲其他国家的资金(30%),其次是美国和加拿大(27%),德国本土仅位列第三(25%),亚洲位列第四(8%)。

2019年德国风险投资的75%来自国外,法国为39%,英国为70%。2019年欧洲平均本土资金占比为34%。这一比例较高的是法国,从2015到2019年,法国本土资金占比一直保持在60%以上。作者在此前对法国科创的研究中了解到,在法投资的境外资金也在增加,这在欧洲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但报告强调,相较于欧洲其他国家,德国的这种情况尤为明显。而这一情况背后的原因是后期成长资本的短缺,虽然50%的小额融资(低于1000万欧元)轮次来自德国本土投资者,但只有15%的大额融资轮次来自本土。报告表示,随着目前更多德语区本地投资者的加入,未来走势还并不明朗。

1.3.2 投资机构

(在德语区投资较为活跃的成长型基金和风投 图片来源:Clipperton)

1.3.3人均技术风险投资

(欧洲各国人均技术风险投资 图片来源:Clipperton)

欧洲不同技术中心的相对优势,可以通过流入当地技术公司的人均风险投资来衡量。从2016-2020年来看,欧洲国家之间的人均累计风险投资的差异非常大:从瑞典的910美元和英国的658美元,到意大利的37美元和葡萄牙的34美元。德语区国家差异也很大:瑞士在2016-2020年人均累计风险投资为579美元,处于上1/3的位置;德国人均256美元,位于该范围的中位数;而奥地利人均只有80美元,位于较低的1/3。

资金的相对差距表明,投资方对于不同地区的关注度不同,且初创公司在达到有一定意义的规模之前需要自筹资金。瑞士与瑞典和英国等欧洲技术领域的领头羊一样,主要由强大的金融技术和网络安全专业知识驱动;德国与法国和荷兰处于同一梯队,在各垂直领域均有广泛布局;奥地利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可能是受其国内市场的规模限制。

2. 德语区科创退出情况

报告从IPO、战略并购和PE收购三方面考察了德语区退出活动。PE收购虽然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退出类别,但目前已成为风险投资人和创始人重要的变现途径之一,因此列入考察范围。

2.1 退出数量和金额

(2015-2020 德语区退出金额按退出方式分布 图片来源:Clipperton)

随着科技行业的发展,过去的几年中德语区退出数量大幅增加。2020年受疫情影响有所放缓,退出总额为134亿欧元。2019年是退出高峰年份,退出总额为201亿欧元,其中Scout24(德国分类信息平台)、Autoscout(德国头部汽车交易门户网站)、P&I (德国再保险公司)和 Heidelpay(德国支付集团)的PE收购总额便已达到110亿欧元,TeamViewer(德国远程协助云软件公司)的IPO金额达22亿欧元。

从金额上看,战略并购仍是德语区退出的重要途径,金额最大的交易包括Worldline(法国支付公司)收购Six(瑞士支付公司)、NEC(日本电气)收购Avaloq(瑞士数字银行解决方案和财富管理技术公司)和GoDaddy(美国域名注册商和域名拍卖平台)收购Host Europe(德国网络托管公司)。但PE收购也在过去几年中大幅增加,从2015年的8亿欧元,增至2020年的58亿欧元。过去五年中出现了很多有名的IPO案例,如TeamViewer(德国远程协助云软件公司)、AUTO1(德国二手车交易电商)、Delivery Hero(德国外卖订餐平台)、SoftwareONE(瑞士平台解决方案和服务公司)和Hello Fresh(德国快煮餐公司),但总体金额并不大,因为只有一小部分流通股上市。因此,只考虑首次募股的情况下,上市这种退出途径的代表性不是很强。但如果把上市后的二次销售也计算进来,按这些公司目前的市值来衡量,上市这种退出途径的代表性会大大增强。

(2015-2020 德语区退出数量按退出方式和地域分布 图片来源:Clipperton)

从数量上看,过去几年中最主要的退出途径也是战略并购(50%)。PE收购紧随其后(41%),并在最近几年愈加活跃。

从地理分布上看,德国的退出数量毫无悬念地位列第一(70%)。瑞士位列第二(26%),远超瑞士对德语区GDP贡献比例(14%,2019年),瑞士值得关注的科创退出包括Six Payments(瑞士支付公司) 、Avaloq(瑞士数字银行解决方案和财富管理技术公司)、Luxoft(瑞士软件开发及IT解决方案供应商)、Veeam(瑞士企业智能数据管理公司)、SoftwareONE(瑞士平台解决方案和服务公司)和 Sportradar(瑞士体育数据公司)。排名第三的是奥地利(3%),该统计数字可能对奥地利这一科技中心有所低估,因为它只包括了已披露的交易,而大多数中型市场的并购往往并未披露。

2.1.1 战略并购和PE收购

(2015-2020 德语区并购数量和金额 图片来源:Clipperton)

2016到2020年,德语区并购交易数量从177笔增长到253笔,而交易金额从58亿欧元增长到145亿欧元,几乎翻了三倍。期间,2019年交易金额达到峰值201亿欧元,2020年的下跌可能是受疫情影响。

大额收购是其背后主要的驱动力。许多大额收购是由国际投资者进行的,中型市场仍然掌握在国内投资者手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关注科创,科技类收购的趋势将持续下去,这也是市场日益成熟的体现,并购成为风险投资者和成长型投资者的重要退出途径。2021年已有一个良好的开端,Signavio(德国RAP公司)和Adjust(德国移动营销数据分析公司)的退出都超过10亿欧元。

2.1.2 Buy&build

(2015-2020 德语区使用buy&build战略的并购 图片来源:Clipperton)

随着PE收购的增多,buy&build(控股运营,一种PE常用的投资策略。在公司增长无法再依靠市场或经济增长时,PE会利用自身资源帮助其内部增长,从而获得利润。)策略也被越来越多地使用。2015年有9笔买入建设类投资,交易数量占总体的5%;2020年增加到41笔附加收购,交易数量占总体的16%。

Buy&build 策略早已被投资者验证有效,除科技行业外,商业、工业、金融服务和医疗服务等行业成功案例也很多。在德语区,buy&build 类交易占很大比重,尤其是在IT服务、数字机构和中小企业软件领域,案例包括Valantic(德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咨询公司)、Netgo(德国数字化公司)、Cloudflight(德国数字化转型咨询公司)、CymbiQ(瑞士网络安全公司)、Swiss IT Security(瑞士网络安全公司)和 GUS Group(德国ERP解决方案公司)。

Buy&build 策略的成功因素包括:市场分散,收购目标丰富;环境易于扩展、包容多样化;团队强大,在业内拥有良好的信誉和关系网。从出售股份的股东角度来看,buy&build 介于战略并购和财务并购之间,规模红利能够得到很好的实现,同时许多创始人可以通过加入合并后的集团来保留股权以待未来增值。

这种策略多为与私募股权投资者所使用,而不是科创业内人士,这可能是因为私募股权投资者并不局限于某一个垂直领域,在各领域的丰富投资经验都可以相互借鉴。

2.2 退出赛道分布

(2015-2020 德语区并购数量按赛道分布 图片来源:Clipperton)

(2015-2020 德语区并购金额按赛道分布 图片来源:Clipperton)

TMT在2020年Q2疫情期间的退出表现优于其他行业,交易金额占比32%,甚至高于前期20%的均值。(Silverfleet European Buy & Build Monitor, H1 2020)2015到2020年,不同赛道的交易数量占比一直非常稳定。

软件和云计算一直是交易数量最多的赛道,2020年占比37%。在德语区的Top 20科技并购中,一半以上(12/20)发生在软件和云计算领域。经常性收入、增长和单位经济性是其能够持续吸引投资者的主要因素。

然而近年来,就交易数量而言,软件赛道受到了技术服务赛道的压力。2020年,技术服务交易数量占比25%。技术服务是一个高度分散的市场,很适合整合。因此,战略并购和买入建设策略两类收购者都在争夺这一领域的目标公司,引发了买方的高度竞争。

医疗科技是一个新赛道(与融资情况相同),从2015年交易数量占比2%,增至2020年的6%,未来发展值得关注。

三个以消费者为核心的赛道(数字媒体和订阅服务、金融科技、电子商务和网上交易平台)份额已从2015年的46%降至2020年的33%。由于在此期间所有赛道的交易总数有所增加,所以这三个赛道的交易活动还可以说是稳定的,只是电子商务略有下降,金融科技和订阅服务略有上升。

医疗和数字媒体和订阅服务这两个领域,一定程度上是由疫情推动的,未来趋势如何发展值得关注。

2.2.1自筹资金公司赛道分布

(德语区部分赛道自筹资金公司退出比例 图片来源:Clipperton)

作为一个经常诞生隐形冠军的地区,德语区的许多科技公司公司更愿意自筹资金,而不是依靠外部融资。

报告选取了2015-2020年披露估值退出的科技公司进行分析(大都为较大的科技公司,因为较小的公司通常不披露交易价格)。在科技服务赛道自筹资金公司占比44%,在数字媒体和订阅服务赛道约占1/3,在软件赛道约占1/4。

报告表示,在B2B服务领域将诞生最多的自筹资金公司,因为此类商业模式并不像电子商务和网上交易平台那样容易扩展,在后者的商业模式中,外部资金通常被用来快速扩大规模占领市场。大部分大额退出都发生在软件这个大型B2B垂直领域,因其具有强大的扩张能力,能更快地为投资人带来利益。TeamViewer(德国远程协助云软件公司)是一个例外,在被Permira(英国PE)收购之前,它曾经是自筹资金的。数字媒体和订阅服务处于这两个垂直行业之间,有1/3的公司是自筹资金的。

(2015-2020 德语区战略并购和IPO金额Top 20 图片来源:Clipperton)

(2015-2020 德语区PE收购金额 Top 20 图片来源:Clipperton)

(2015-2020 德语区PE收购部分收购方 图片来源:Clipperton)

第3、4部分将在下一篇文章中向读者呈现。

 

在此向报告原作者致以感谢:

本报告由Clipperton德国团队合作完成。Clipperton成立于2003年,是欧洲专注于TMT的精品投行,在巴黎、伦敦、柏林、慕尼黑、纽约和北京均设有办事处。报告第一作者Nikolas Westphal为Clipperton合伙人,在投行领域有15年经验,曾就职于Morgan Stanley、PJT Partners、Arma Partners(伦敦)和GP Bullhound(柏林)。

 

文丨李子月Zoe

编丨赵小纯

 

欧洲创投相关阅读

2021德语区科技创投报告(下): 全球“隐形冠军”中,德国公司占比近50%

2020法国科技创投报告:巴黎融资金额超越柏林,成为欧盟第一大科创中心

太库德国:中国企业出海欧洲势头不减,中德并购聚焦实业领域

36氪欧洲丨中国能源转型为外商带来机遇,法国电力创业大赛首次落地中国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四个步骤,洞悉让用户欲罢不能的“上瘾模型”

2021-06-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