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龙》《完美的他》双失利:乙女游戏脱离“母体”便会成为工业糖精

镜像娱乐2021-05-17
乙女游戏改编剧集无法赋予女性受众“选择的意义”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剧焦一线”(ID:TVfocus),作者:李知恩,编辑:张风屹,36氪经授权发布。

“古早玛丽苏味浓厚”、“尬得抠出两室一厅”、“低幼低智”,在豆瓣随手一翻,除主演粉丝外,多数观众对《遇龙》和《完美的他》两部剧给出的评价都是差评。

虽然近期开播的《遇龙》和《完美的他》一个为古装题材一个为现代题材,但它们都与乙女游戏有关,《遇龙》是由橙光游戏改编而来,而《完美的他》在设定上则将《恋与制作人》这类乙女游戏搬到了影视剧中。

乙女游戏改编并非没有先例,此前播出的《逆袭之星途璀璨》《绝世千金》就为橙光游戏IP的影视化作品,只是这两部剧的市场表现与《遇龙》《完美的他》如出一辙。这似乎也指向一个结论:乙女游戏IP并不适合影视化。

近几年,众多橙光游戏IP和叠纸公司推出的《恋与制作人》确实填补了国内乙女游戏的空白,《恋与制作人》中的角色李泽言、许墨、白起等也成为了不少女孩的“纸片人老公”,但当乙女游戏脱离游戏语境,当玩家的选择权和“恋爱模拟”体验消失,乙女游戏为影视剧带来的,似乎只有观众难以接受的玛丽苏气息。

当乙女游戏走进影视剧

善良的小丫鬟流萤机缘巧合下救下了一条修炼千年的白龙,之后白龙为了报恩以身相许。但是,因白龙在解救流萤的小主人时将其误杀,他与流萤的爱情也开启了三生三世的虐恋,这便是《遇龙》所讲述的故事,老土又玛丽苏。

《遇龙》根据橙光游戏改编,是《逆袭之星途闪耀》的剧中剧,因此内容体量并不大,在深度上也较为欠缺。游戏中,除了流萤、龙王及大反派外,其余角色都属于工具人般的存在,这无可厚非,作为剧中剧,《遇龙》只需要突出重点人物和重点情节,整个故事便可以立起来。

但当《遇龙》成为一部独立的剧集,故事与人物的单薄感便暴露无疑,这种老土玛丽苏故事的吸引力也大大下跌。

诚然,甜宠剧如今正当道,但仅凭借“无脑恋爱”是难以出圈的,因为观众需要创新也需要深度,此前《传闻中的陈芊芊》能爆火,便源于其喜剧外壳下隐藏的女权思考。

相比于直接由乙女游戏改编而来的《遇龙》,《完美的他》则是将《恋与制作人》这类乙女游戏搬到影视剧中。

《完美的他》中设定了一款AR虚拟恋爱游戏《Love boys》,这款游戏中温柔绅士的陆啸、成熟沉稳的许念、守护骑士苏烈、国民弟弟洛可四人组成了Y4组合,他们成为了剧中所有女孩忠爱的虚拟男友,也与剧中两位女主展开了一系列恋爱故事。在不少观众看来,《完美的他》就像是《恋与制作人》的真人版。

虽然《完美的他》打出了软科幻和高概念都市剧的标签,也在试图探讨完美偶像的“双面性”,但从本质上来说,大众情人般的男主和废柴般的女主这一组合,一开始就将《完美的他》局限在了古早玛丽苏的框架中。

“其实吧,《完美的他》贩卖的故事比《恋与制作人》更玛丽苏,因为它告诉你:亿万少女都痴迷的纸片人老公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他可以成为你一个人的老公。”有观众如此评价该剧。

作为侧重女性视角的甜宠剧,《遇龙》与《完美的他》完全套用了乙女游戏中的女主设定,这也是两部剧失利的关键原因之一。

《遇龙》《完美的他》的女主流萤、姜可乐,身上包含了多数乙女游戏女主单纯、善良、温柔、坚强、善解人意、普通这几大特质,单纯、善良、温柔等是所有玛丽苏女主的共性,而普通,则是乙女游戏女主的基础设定。

“乙女游戏中女主性格越扁平越大众,玩家就越具有代入感。”有乙女游戏老粉如此道。

《完美的他》中,姜可乐母亲早逝而父亲长期缺席她的人生,原生家庭不幸的同时,她的事业与感情也均不如意,感情上被男友劈腿,工作上因学历较低,她只能辗转于便利店、美妆店等地谋生。即便如此,姜可乐依然梦想和完美王子相遇,甚至对过度沉溺虚拟恋爱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在女性意识觉醒的时代,在女强人及独立女性受欢迎的当下,姜可乐这类“废柴女主”或许在乙女游戏中受欢迎,但却很难得到主流女性观众的认可。

《遇龙》女主流萤同样如此。从《仙剑奇侠传》到《琉璃》,国产仙侠剧已经走过了十多个年头,观众喜欢的女主,也早已从善良可爱、痴心奉献的小白兔,变成了霸气大女主和具有成长弧光的女强人。

脱离游戏语境后的“工业糖精”

乙女游戏影视化的水土不服,也与这类游戏本身的独特性有关。

不光是中国市场,日韩影视行业也不乏乙女游戏IP的改编案例,如「 MEGES. 」企划的人气乙女游戏《明治东京恋伽》便改编为了同名动画,但观众的反馈普遍是“强开女主光环”、“古早玛丽苏味浓厚”,此外,韩国剧情游戏改编的《被不良少年盯上》,也被观众直呼“尴尬癌犯了”、“沙雕无脑”。

其实,国内外这些乙女游戏改编作品多数与原作的偏差并不大,但为何游戏可以玛丽苏、沙雕、无脑,电视剧就不行?

因为乙女游戏的“造梦”有自身的特殊语境。

除了现实恋爱外,当代女性也会在追星中投入恋爱幻想,但这两者无疑都具有不可控性,伴侣会出轨偶像会塌房,没有什么是稳固且保险的,除了乙女游戏。

《文明》的设计师席德·梅尔对于游戏有这样的定义:“游戏是有意义的选择。”在乙女游戏中,玩家是具有决定权与话语权的存在,也是因此,乙女游戏的世界是她们可以控制的,但更重要的是,玩家作为主人公,在游戏中是第一人称第一视角。

“我只想跟你一起跨进新的一年”、“就算只有你一个人喜欢,我也会认真拍的”,这是《恋与制作人》中许墨和周棋洛的部分台词。这种第一视角下的“恋爱模拟”会让女性玩家产生强烈的代入感,让她们在攻略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完美型男的过程中获得成就感,并体验零风险恋爱的幻梦。

“玩橙光游戏是在玩自己的故事,体验现实生活中体验不到的感受,我们知道这是个虚拟的故事,但我玩得爽,它就是部好作品。”从玩家所言也可看出,游戏生来就是为人类造梦的,它是一个可以让玩家脱离现实的载体。

这也是乙女游戏风靡的根本原因:它创造了一个不再属于别人的故事,让平凡的人也可以拥有玛丽苏人生。但当乙女游戏影视化,它就“变味了”。

即便影视剧的剧本写作、台词、镜头语言会比游戏成熟,但当第一视角转为第三视角,乙女游戏中的故事就变成了“别人的故事”。就如《遇龙》和《完美的他》,它们都是导演、编剧、演员的集体创作,即无法赋予观众选择的机会,又大大削弱了观众的代入感。

在《恋与制作人》中,无论是撩妹狂魔许墨、傲娇刑警白起,还是霸道总裁李泽言、暖男巨星周棋洛,只要玩家花钱便可以主动联系玩家、秒回信息、陪吃饭、陪聊天,但在电视剧中,完美男人只属于女主。

一旦玩家成为观众,缺失了代入感,一旦这些甜宠桥段脱离游戏载体,所有乙女游戏中的糖便会变成“工业糖精”,变成难以忍受的玛丽苏尬感。

“《遇龙》当初玩的时候就觉得剧情略显俗套,但自己代入还是非常好玩的,现在看别人演出就不是了。你的幻想体验消失了,自然没办法感同身受,它的俗就一下子体现出来了,不玩乙女游戏的人肯定觉得更俗。”

诚然,甜宠剧也是为观众“造梦”而存在,但对于由乙女游戏改编/衍生的甜宠剧而言,观众既然能在游戏中获得更高级更完整的造梦体验,那脱离游戏语境的改编剧集,对她们的吸引力自然大大下跌。

小众市场撑不起影视化野心

不仅是《逆袭之星途璀璨》《绝世千金》《遇龙》,目前,橙光游戏的《仙泣》《并不十分娱乐圈》等IP也已经提上影视化日程。影视市场看好乙女类游戏改编,大概率与该类游戏近几年的快速发展有关,但要注意的是,乙女游戏当下依然小众,难以支撑相关IP改编作品的市场热度。

针对女性玩家开发,以著名的声优、华丽优美的场景、甜蜜的剧情设计取胜的乙女游戏,最早发源于日本。在日本市场,最早涉足乙女游戏的是光荣公司,《安琪莉可》系列、《遥远时空中》系列、《金色琴弦》系列等,都是光荣公司较为著名的乙女游戏。

长久以来,国内虽然也有女性向游戏,但直接引进日本和改编古装IP的游戏居多,开发原创女性向游戏的厂家较少,橙光和叠纸是国内市场为数不多,较为专注于女性向游戏的公司。2017年《恋与制作人》出现前,国内乙女游戏市场基本只有橙光游戏的部分IP在培养、支撑。

《恋与制作人》异军突起后,乙女游戏这一细分领域才在国内火爆起来。极光大数据显示,《恋与制作人》上线之初每日活跃用户数量达到200万以上,据此推算当时游戏的月流水大致在3亿元左右。《恋与制作人》的走红也吸引了更多游戏厂商的入局,如今,腾讯网易字节跳动、完美世界、米哈游等都开始试水乙女游戏。

乙女游戏成为香饽饽,但乙女游戏相关剧集却在持续遇冷。迄今为止,《遇龙》和《完美的他》已开播一周左右,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遇龙》和《完美的他》在全网热度榜上排在前十开外。上线至今,《遇龙》在腾讯视频的单日播放量持续走低,《完美的他》虽营销发力较猛,但单日热度在开播第三日后便停止增长,如今已有下跌之意,可见两部剧对观众的吸引力都在下跌。

这与剧集质量有关,也与乙女游戏本身的受众盘大小有关。中国女性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即将达到500多亿元,《恋与制作人》也确实出圈了,但乙女游戏当下仍属于小众游戏范畴,在更多游戏厂商的作品问世,为这个细分领域拓容前,不少头部乙女游戏IP的受众面或许都难敌腰部网文IP。

因此,现阶段橙光游戏的原IP以及《恋与制作人》的影响力,能为《遇龙》和《完美的他》带来的加持是极为有限的。

抛开受众盘,若从原作新颖度和深度上来衡量IP价值,目前国内多数乙女游戏IP对影视公司而言也不是一门好生意。

不止是《遇龙》,之前橙光游戏IP改编作品也都一言难尽。《逆袭之星途璀璨》豆瓣评分仅4.0分,观看人数8393,《绝世千金》评分也未达到及格线,两季总观看人数仅万余人。这两部剧失利的原因与《遇龙》基本一致,都败在了剧情低幼、套路化、玛丽苏上。

这些乙女游戏改编剧集失利,主创团队自然难辞其咎,但同时,原IP的底子较为薄弱,也是改编失利的关键原因。一位橙光游戏多年老粉告诉剧焦一线:“老玩家们都知道橙光游戏还是有一些好作品的,但一个是量少,一个是大部分都很俗套,就算最好玩的橙光游戏,剧本也与一些头部影视剧有很大差距。”

近几年,IP市场竞争激烈,不少影视公司瞄准乙女游戏IP改编,或许也是希望借此在市场取得差异化竞争优势。但是,乙女游戏能圈粉女性玩家是源于自身的特殊语境,且这些游戏IP的受众本身有限,若影视公司无法找到正确的改编之路,那小众的乙女游戏IP改编/衍生作品,或许依然还是令观众腻味的“工业糖精”。

+1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