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王成:在智能家居领域主动来一次云端的颠覆| WISE2021领风者大会巅峰对话

36氪品牌2021-05-14
技术升级为用户带来新的价值。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36氪”(ID:wow36kr),36氪经授权发布。

技术升级为用户带来新的价值。 

编辑 | 胡静怡 

5月12日,36氪2021年第一场行业峰会“领风者大会”将如期举行。“领风者大会”起源于36氪WISE系列IP“新风向”,自创办当初,就承载着探风口、引动向、看趋势的重要意义。在进入后疫情时代的2021年,疫情的影响仍在继续,经济复苏是大势所趋。这个5月,我们将再次以媒体的视角出发,持续关注行业的发展新动向,从更尖锐的视角,用更创新的方法、提出更具有操作意义的建议与更多企业站在一起发现新机遇、提升新价值。

在领风者大会的巅峰对话环节,TCL实业兼TCL电子CEO王成先生与36氪CEO冯大刚先生以“如何定义真正的智能家居?”为主题,就“智能家居”这一垂直领域的发展新趋势进行了一场深入的对话。王成先生认为,智能家居领域的技术成熟和消费者理念变化带来了家电制造巨头的涌入。相比于如今硬件设备的体验和性能上的竞争,智能家居的下一个重要竞争领域将出现在场景化、在云端的能力上。而在可见的未来,智能家居的软件云端能力可能会一定程度上会独立于硬件能力单独存在,在数据的互联互通中为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

TCL实业兼TCL电子CEO王成先生与36氪CEO冯大刚先生 

 

以下为巅峰对话实录,经36氪编辑整理:

主持人:感谢李总的精彩分享。市场的良性运转除了资本的加持,更加离不开深耕行业的从业者们的努力,下面让我们掌声有请出TCL实业兼TCL电子CEO王成先生与36氪CEO冯大刚先生就“智能家居”这一垂直领域的发展新趋势进行一场深入的对话。

冯大刚:感谢TCL的王总,首先我想问第一个问题,这段时间我们看到非常多的智能家居行业的一些投资的变化,似乎我感觉是在一年之内,非常多的大公司开始进入这个领域。过去我们也看到智能家居这个概念已经有了很长的时间,但是过去都是偏小的一些创业公司,做一些很细微的,比如从开关到音箱到扫地机器人,但是我们今天看到一些印象很大的巨头公司进入,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您怎么去看待?TCL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去进入智能家居领域?

王成:我觉得还是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是技术真正的应用到了一个成熟稳定的阶段,实际上您说得没错,智能家居的概念十几年前就已经有了。拿TCL来讲,十几年前我们内部的研究院就做了很多的专题研究,行业内也做了各种的交流,但是确实因为各种各样技术的问题,没有办法让这些东西给用户带来成熟稳定,有价值的应用,这些年有很多新的技术,包括连接的技术越来越稳定,带宽的问题,智能手机、智能电视、智能音箱等等这些产品也教育了客户,这两端相互作用,您刚才讲了,对传统的产品做一些智能化的全新的升级,甚至是一种颠覆性的升级,我觉得这个机会已经成熟了。

另外一方面,年轻消费者的观念也在变化,尤其是大家在购买他们所认为的传统家电类产品和功能性的产品的时候。原来我们去商场,比如要买电视、空调、冰箱,可能就买一个,现在更多是一下买一套。第二,原来考虑的是这个产品的功能怎么样,比如买个冰箱它保不保鲜,尺寸怎么样,是否符合我家的尺寸的需要,买一个空调制不制冷,有没有噪音,大家考虑的还是功能性,但是现在功能性的差异已经没有太大了,现在大家有的质量标准早就超过了国外的知名品牌,另外一方面,大家对智能化产品的要求越来越高,大家通过智能手机的教育,对传统家电产品的理解以及它应当具备的场景功能有不一样的认知,所以技术的成熟和消费者需求的变化这两方面叠加起来,最近两年开始,又出现了家电制造巨头纷纷进来,往科技巨头升级的新的潮流方向走。

冯大刚:我觉得接下来想问的可能比较难回答,您可能觉得两个都重要,但是我还是想问这两个哪个更重要?是技术的成熟还是消费者心态的变化,哪个是更主要的因素呢?

王成:我觉得这种新的消费要起来,要起量,这两个方面都很重要,但是从我个人来看,实际上还需要有技术在背后大的升级,给用户带来新的价值。

冯大刚:您说的技术是指智能家居吗?还不是指智能家电,您更多指IT技术,是一种连接技术,还是一种系统性的底层技术?您觉得大概是什么概念?

王成:连接技术您说的没错,包括云端的技术、AI的技术,包括新的传感器大量的应用,它的成本越来越便宜,它可以非常方便地收集各种数据,特别是设备在使用过程中的各种数据,另外一方面它的成本越来越被厂家和消费者去接受,它的效能、稳定性、传输的速度提升等,这两个方面可以让这些技术在业务端来的落地性大大地提高。

那么我也个人认为说,虽然说技术在不断的发展,有一些领导者率先用了这些技术,但我认为,能够大量的部署,大量的应用,还是需要有一定的技术稳定性要求的。

冯大刚:明白。

王成:这方面也会成为竞争的要点。

冯大刚: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在这个时间?之前我们也在交流,如果是工业互联网的话,我们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标准,指的是每一个所谓智能化的单元,简单来说每一个机器人替代人工成本的比例是多少,劳动成本的比例是多少其实是有很清晰的比例,比如说1.3还是1.4,但是在智能家居在我们的家庭里面,您觉得这个核心的线是什么?是不是说因为到了这条线,所以它在这一年爆发?

王成:我觉得应该是各方面的条件都开始逐步的成熟,您说的这个是不是因为成本增加了有多少,我觉得还不简单是一个成本的问题,因为我们今天看,对于单机的成本来说,增加一些连接的模块实际上不太增加硬件成本。而更多的我觉得成本和费用是体现在云端的,在App上的,在整个要把体验打磨好,你要建立这样的平台型的能力。对于企业来说它是具有边际效益的平台性投入,没有基础它可能很难持续去投入的问题。所以在这个时候,因为有需求出来,技术有出来,这些有着丰富资源的公司边际效应就能发挥了。

冯大刚:明白,那我们进入第二个大的话题,今天其实出现了很多很多大家提到的5G、IoT、大数据,各种各样的新技术都在爆发,那您觉得如何把这些东西投射到我们的智能家居这个行业的话,我们有哪些大的机遇,换句话说我们应该做哪些事情呢?

王成:我觉得这些事情还是在连接这个阶段,Wi-Fi6、包括5G的一些NB的技术让连接更快更稳定,第二个大量传感器的应用,它会把设备运行还有设备周边环境的数据搜集得更加清楚。如果仅仅是说通过这些东西把单品智能化,还称不上智能家居,智能家居应该是一个系统级别的,它从硬件这一端具备什么样的智能化功能,我是不是可以联网,是不是可以连到手机上的一个App,这些技术我觉得还是一个非常非常基础的。更多的主动智能化服务我觉得可能在云端,通过各类智能化技术和数据分析,实现场景智能感知,去更好地了解用户潜在还没有被满足的需求是什么,它可能更加主动给你找到你的需求,并为你提供服务

通过整个设备之间的联动,会给你带来一个让你觉得更加便利,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更加智能,更加场景化的需求,这还是以数据、以云端的能力作为基础的,所以您刚才讲如果有下一个更加重要的竞争领域的话,我认为还是在场景化、在云端的能力上。智能家居发展到现在,大家很多还是在硬件设备的体验和性能上去竞争,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要在云端上,不仅仅是在终端,也要在云端,这两端都要去竞争的新阶段。

冯大刚:明白,所以刚才我的问题是说,未来这个赛道中最大的机遇,其实您的答案这个机遇是在于数据和云端,那我想问,这种云端的竞争是否就是过去硬件竞争的一种延续?为什么要这样说?是因为我今天如果买了TCL的家电,我就会用TCL的云,是否存在一种可能性,它超脱硬件竞争,也就是说我买了其他品牌的家电,但我使用TCL的数据和云,这有可能吗?

王成:我觉得这是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我觉得对于这些设备的提供者来说,比如智能家居整套方案的提供者来说,我觉得如果简单认为我把终端这一侧的东西搞差不多了,往上面叠加一些云端的东西,我就能把这个事情搞好。从我过去的经验和教训来看,这个是非常难的,因为做终端设备和做云端是两种不同的理念,就像前些年我们讲的,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这个意思。

第二个方面,对于购买了TCL设备的用户是否一定要用TCL的云服务,或者我下载了TCL的App,这里面包括两个方面,现在国内已经有OLA这样大家一起去探索互联互通的联通标准,如果仅仅做设备的连接、控制,这属于比较简单的应用,或者我们叫瘦 App,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个通用的App,甚至可能把不同品牌的设备都连起来,因为只要互联互通的标准逐步的统一,这是可以做得到的。但是你如果希望在上面做更加丰富场景化的应用,不同设备之间的应用,我相信不同的厂家还是会针对自己的产品,以及对用户的理解,带来差异化的东西。这些东西不是一个统一的App可以去代替的,不是一个统一的云端可以代替的。

所以回答您这个问题,我觉得不同的品牌可以建立自己的云端能力,但是在某一个时间点是可以互相对接的,通过这种方式,对用户可以创造价值,对品牌方可以生态服务的延伸,也打破大家现在割裂的尴尬局面

冯大刚:能不能这样理解?其实我们可以看到PC领域包括手机领域,硬件和软件很大程度上是分离的,比如PC领域一开始只有硬件竞争,后来变成了软件竞争,甚至最后软件的部分市场规模还大过于硬件,所以买硬件不代表使用它的云和软件,未来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吗?

王成:是的,我觉得实际上在过去十几年里面已经发生很多这样的案例,非常典型的就是在智能手机的赛道上,从十几年以前最早出现像iPhone这样的智能手机到大量的安卓机,整个行业的格局是有非常大的变化的,一方面是手机的市场是足够大,在中国就是8千多亿人民币的市场,全球范围就更大。在这里面,大家在软件、云端方面需要丰富的资源投入。

另外一方面,这个产品它的数据浓度和商业价值足够大,这些东西就能让用户对体验、智能化的要求有非常高的期待,包括利益相关者,大家对这个事情要求都相当高的。我觉得在这样的过程中,留下来的头部的企业,今天在市场上还能生存和发展的企业,一定在软件和云端具备非常强的能力。这个过程再往下渗透,渗透到了智能电视、智能音箱,我觉得今天已经差不多到了一个时间点,是我们的智能家电的产品在逐步的从功能性往智能化方向发展,在这样的一个快速发展的一个过程中。那么我觉得同样的道理,它的软件云端的能力可能会一定程度上会独立于它的硬件的能力单独存在与发展,而在咱们去学习包括手机、PC等等这些行业的案例的话,实际上已经看到了这样成功的例子。

冯大刚:明白,所以这个会是一场全新的战争,有可能会是一种巨大的机遇和巨大的竞争。

王成:对,我觉得不仅仅是对新加入这些领域里面的叫智能家居或智能电器的厂家,而且对在市场上已经有了一定的产业链的优势,有了品牌的认知,有了渠道覆盖,对这样的厂家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遇,当然机遇也是挑战。敢不敢说把我原来大家已经习惯了的套路、打法,我们怎么样去洞察用户,怎么去定义产品,怎么样去交付产品主动来一次颠覆,实际上TCL我们现在就在做这样的事情,从2019年我们成立了鸿鹄实验室,我们把所有做硬件的单位,你们不要再单独去搞人工智能了,不要再单独去搞连接了,也不要去搞各自云端的开发了,以及App这些都不用单独搞了,统一起来搞,它就成为整个TCL的一个类似于AIoT能力平台和相关云端服务构建这样的部门

同样的产品的定义,如果我们要往解决方案的方向发展,那么整个的产品定义规划,包括软件的开发等等这些过程,我们全部都要在组织上,在人才的配置上,在目标的设定上,在硬件和软件的协作方法上都要去改变。我们叫场景定义软件,软件反过来定义硬件,当然硬件的品类会比较多,实际上这是原来我们大家比较擅长的,我们做一种新的硬件+软件+服务的集成方案,给用户真的带来让他们觉得就该是这种感觉的产品

冯大刚:好的,我想问一下关于开放的问题,其实刚才我们谈到未来在云端会有一场新的战争,我相信在这场战争中您一定会拉拢或者说吸引一些中小的创业公司作为您的盟友,对他们开放我相信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对于您同样量级的巨头,是不是要开放,这个问题您怎么考虑?

王成:一方面我认为品牌之间的设备互联互通这件事大局已定,大家再去纠结这个事,价值都不大,拿我们来讲,我们把自己的标准去做好了,我们自己内部的这些东西先都连了,如果说有人愿意使用我们的模组,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个我们是非常开放的。

我觉得未来的所有的厂家之间,大家在云端的相互的连接,又能够让各自给自己的设备和用户提供一些差异化的价值,又能够给用户的购买,他不可能只买一个品牌的产品,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难的,即便说来一套,他也不可能家里所有的东西都买一个品牌,这个东西不太容易,我觉得要给用户选择的权利,又给各个品牌的厂家留出了我们自己可以发挥的空间,竞争是存在的,又要保证消费者的利益。这个态度我们是很开放的,一方面像国外的CHIIP、国内的OLA这样的组织我们是积极参与的,我们也在里面去发挥自己应该发挥的作用,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希望云云对接时,不同品牌能形成一个新的利益平衡,共同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

冯大刚:比方说我们设想一个3年以后、5年以后,用户买了一个家电,使用什么样的云是他自己来选择还是不能选择?

王成:我觉得是可以去选择的。

冯大刚:那最后这个选择,假设最后变成可以选择的一个状态的话,是几个巨头之间互相妥协博弈的结果还是互相竞争的结果?

王成:我觉得是大家互相竞争的结果,当然这个产品他可以选择我们的云,可以选择TCL的App,他可能也选择其他品牌的App,为什么选择这个,不选择那个?一定是我选择这个给我带来的体验,场景化的价值会更多。

冯大刚:好的,还有最后一点时间,我想问一下最近“缺芯”的问题,最近我们看到苹果也推出了Mini LED,当然给行业带来很大的变化,但我知道TCL在三年前就已经做了,那TCL在技术方面做了哪些战略的投入、布局,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王成:其实TCL在过去的这十几年一直以智慧显示的技术和产品作为最核心的业务,包括在深圳、武汉、广州,我们大量投入了LCD液晶面板,LTPS的小屏幕面板和MLED的包括大屏的IP等等这些,投入是比较大的,最近又并购了苏州三星的8.5代线,做下来已经花了两千多个亿投资在这个业务上,当然我们也希望这个产业的发展在全球范围内形成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竞争力,彻底让中国摆脱了在屏的显示器件上被别人卡脖子的情况

第二个方面,在一些新的技术的应用,像您刚才提到的Mini LED的背光的产品,我们在2018年就开始关注的技术,我们在内部做了非常多的实验和研究,应该说TCL在行业内部是最早量产了Mini LED背光的产品,2019年的中期我们就推出了8K的Mini LED的产品,在2020年上半年,我们在美国市场正式推出了这样的产品,2020年一年下来,我们自己内部算了一下,我也找第三方机构去问,我说全世界一共有多少Mini LED背光大屏幕的电视这种类型的产品销售,TCL的份额是多少?他们告诉我说好像只看到TCL量产了,我们的份额应该是90%多,说明在这个领域上TCL还是走在行业的前面的。当然用了Mini LED的背光之后,它可以把画面的对比度、亮度包括可视角,进行大幅度的提高和改善,这个真的可以做到跟WOLED的显示技术差不多的水平,甚至在某些指标上还要好于它,但是请大家注意,它所花的成本大概仅仅是WOLED 屏幕的1/3甚至是1/4。

冯大刚:刚才我们闲聊的时候,您说到有一种可以用油墨打印的显示技术,这个是我们今天最先进的技术吗?

王成:这个实际上也是TCL在过去5年,我们一直在研究的这样的一个技术,整个公司也是在里面投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今天的OLED技术还是真空蒸镀的技术,所以在做大尺寸、中尺寸面板的时候,它的不良率是很难去控制的,所以这也是它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它没办法做得很大也是这个原因。我们也希望把各种材料做喷墨的形式,印在塑料机板或者玻璃机板上来做更大的尺寸,这是一种新的技术,其实TCL应该讲,在这个方面也是在全球范围内行业做得比较领先的。

当然它在实验室里,在我们的实验线上都已经能够做到量产了,我们大概在一年半以前已经展出了我们做的31.5寸RGB的三种颜色喷墨打印的产品,我相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就会有这样的中小尺寸往大尺寸逐步去延伸,这种技术带来的好处它应该是自发光的,它的色彩会非常的艳丽,而且会非常的轻薄,在这个方面又可以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好处,它可以做到非常轻便,可折叠甚至可卷曲等等,这些都会逐步变成现实。TCL在去年下半年的技术Open Day上也展出了一个卷轴屏,真的像一个画一样,一拉开,上面的显示就已经有了。我觉得在未来显示无处不在,它不再是固定在某一个地方的,由于它的轻薄,可以随身,就像我们今天携带的智能手机一样,它可以给你一个更大的一个展示面屏,同样很方便携带。

冯大刚:是不是就像一张宣纸一样,我们可以任何贴纸的地方都可以有显示?

王成:是的,其实这样的技术在我们的实验室里已经把它做成现实了。

冯大刚:好的,非常期待黑科技,我们的时间到了,非常非常感谢王成总,感谢您带来的很多观点和给我们带来的一些最新的信息,谢谢。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我想,捋完一遍思路后,我大概不需要去学怎么成为端水大师了。

2021-05-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