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古装剧出圈要靠当代价值观?

一起拍电影2021-05-14
“girls help girls”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娱观察”(ID:wldygc2016),作者:清水小刀,36氪经授权发布。

《御赐小仵作》屠榜了。

在德塔文本周发布的“电视剧景气指数Top10”榜单上,《御赐小仵作》已经连续三天登顶第一位,脚踩《长歌行》、拳打《骊歌行》,哪怕在李易峰的《号手就位》收官当天,也没有受到丝毫撼动。当前,这部剧的豆瓣评分8.3分,与经典古装剧《步步惊心》仅0.1分之差。

网娱君注意到,这部剧有关好评中,提到最多的字眼是“尊重”。比如,“男主是近年来古偶剧中少有的尊重人、尊重女主的人设”、“前8集作为一个引子讲得清楚明白,这部剧靠智商留住了我”,又或是,“编剧没把我当傻子”、“节奏很快、智商在线”……

这里所谓的“尊重”,其实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没有脱离常识的创作。乍听起来很容易,但实际的尺度把握起来却并不简单。毕竟,古装剧所表现的内容,本身就与当代观众生活有距离,完全按照当时年代习惯来创作容易流于艰深、枯燥,与偶像、玄幻类型结合得程度过深,又不容易让人信服。

因此,找准古装剧与观众之间的情感连结点,会是古装剧在当今俘获观众至关重要的一点。

2021古装剧,靠当代价值观行走

内地古装剧,最早始于《西游记》和《济公传》。80年代末期,看电视正在成为流行的娱乐方式,《西游记》和《济公传》的电视化改编恰逢其时,以与日常生活距离较远的志怪传说和罕见的特技拍摄,创下了当时的收视神话。

彼时,古装剧更多地是在观众生活中制造一种“奇观感”,观众与古装剧之间,也更多是一种“隔岸观火”的关系。

哪怕是次年播出的《红楼梦》,相比《西游记》《济公传》,用来借古观今的效果更加直观,但引起的讨论,更多地还是集中在知识分子对其思想性、艺术性和文学性的挖掘上,多数普通观众可能还处在没什么可选择的“剧荒”当中。

这与当时电视剧行业的生产力十分有限有关,电视台更多的空余时间,还要靠相声、小品来填补。

随着90年代电视剧生产力的提升,内容逐渐多样化,电视剧市场的竞争也日益激烈,直接反映社会问题、能够直接影响社会生活的剧集,更能与观众产生共鸣,也更能吸引观众观看。因此,在这一时代下诞生的古装剧,诸如《宰相刘罗锅》《康熙微服私访记》则更倾向于加入一些生活化内容的戏说创作,而不再单纯是严肃的历史剧创作。

几乎在同一时期,以琼瑶小说改编的言情剧在台湾风靡,而这股言情剧的风,也随着内地市场的开放刮了进来。

最典型的要属赵薇、林心如、苏有朋、周杰等主演的《还珠格格》,虽然依然是古装、宫廷,但故事的主角已经不再是帝王将相,而是一个平民少女闯入皇宫,结识一群志同道合好朋友,潇洒闯荡的故事。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其“亲民”的视角,当中对青春、爱情、友情的表现,更是启发了一代90后。

但真正对90后形成收割之势的,还要属从日、韩舶来,经港台本土化之后的“偶像剧”。而将“偶像剧”套路——花美男+谈恋爱+抓马剧情,与“古装剧”相结合,无论是古早的《萧十一郎》还是仙侠剧鼻祖《仙剑奇侠传》,直到今天,都有一批忠实的拥趸。

古偶剧的诞生,帮助古装剧成长为当前剧集产能最高类型之一,而国产剧也从“手工小作坊”走上了“工业生产线”。

剧集市场的竞争空前激烈,想要赢得年轻观众的心越来越难。毕竟,接棒90后的Z世代观众群,能够接触信息的渠道更广泛,也更加挑剔。但同时,这也意味着他们自我意识觉醒更早,更注重自我表达。

因此,对于他们而言,“表达”可能会是双方确认眼神更加关键的一点。

《御赐小仵作》虽然以古装剧惯常的爱情为切入口,但令观众感到惊艳的,确实还是一些具有当代性的表达,包括女二冷月为女一楚楚挡了一刀后,面对后者泪眼婆娑的感激,冷月一句坚定的“女子保护女子是天经地义”将独立女性“girls help girls”的精神贯穿其中。

包括前段时间同样口碑流量俱佳的《赘婿》,也是当中贴合流行表达的设计,比如“男德学院”、女性以事业为重……

“知道”和“做到”之间的距离

事实上,今天希望通过“表达”与观众建立情感连接的古装剧并不在少数。

比如,从前的《楚乔传》《扶摇》和如今的《有翡》《长歌行》,都希望通过一系列升级打怪的故事,来塑造励志大女主形象,从情感上迎合剧集消费市场上日益崛起的女性力量。

又或者,去年引发行业内外讨论的话题剧《三十而已》,通过聚焦中产太太、职场白领和新手小白三位女性的情感生活和生存状态,试图从困境入手与女性观众共鸣。

但效果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大女主”人设早已经沦为昨日黄花,对女权的盲目鼓吹和单纯得打鸡血,已经激不起观众兴趣,“将士们,我带你们回家”更像是一种口号,而非什么独立宣言,更何况这些所依托的,是一条单薄地让人难以信服的成长线。

而通过放大困境来引发女性观众对于婚姻、家庭、事业、生育种种话题的焦虑,从而获得热度和讨论的做法,也很快就会被识破。而发誓要做独立女性,但从头到脚的行头却都是靠金主提供,也让人对独立女性的定义感到荒诞。

由此可见,“知道”和“做到”中间,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尤其对于古装剧的创作而言,或许更需要巧妙把握古装体系与当代表达之间的关系。

在《御赐小仵作》中,每个人物单独拎出来具有当代性的表达,不仅是嵌在具体的事件中合情合理,还是在此基础上塑造人物形象、推动情节发展的利器,也正因如此才没有简单的“喊口号”的悬浮感。

剧中有一处,是店小二跑到三法司门口刁难女主,其中有一句是说“女午作住过的房间没有人愿意住”,而男主王爷在此时挺身而出,表示自己愿意把这间房包下来,用行动来回击店小二的“职业歧视”。

这样一个关于“平等”的表达,既立住了王爷这个统领三司的刑狱界最高领袖的职业精神,又为女主楚楚对王爷的爱慕埋下伏笔。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爱慕并不只是“英雄救美”的霸道总裁式感情,而是升华到了对王爷高尚人格的爱慕,令二人之间的爱情,也更禁得起推敲。

而前面提到的冷月对楚楚“girls help girls”的关怀,更是不同阶层之间情感上的关照,这样一个切中当代语境中“独立女性”观点的表达,在塑造冷月形象的同时,也为两人之间“惺惺相惜”的友谊做了铺垫,能够更加合理地揭示冷月“看到楚楚就像看到曾经自己”,那种感同身受的心境。

而这种古装剧在创作上迎合年轻观众的技巧,也不仅仅局限在古装剧与当代表达之间。

观察那些真正称得上经典的古偶剧,比如《仙剑奇侠传》,偶像剧的各种元素也并非单纯洒狗血,比如月如、逍遥和灵儿之间的三角恋情,更多时候还是在为更大的世界观服务。

包括偏历史剧的《大军师司马懿》当中,加入了曹操很多生活化的刻画,比如喝一碗粥的状态,对粮食非常珍惜,这些都是贴近观众的细节,通过塑造曹操节俭的一面,让人物形象落地、更加丰满的同时,也是曹操在军中如何建立威信的一个侧面的写照。

可见,无论什么时代,无论古装剧与观众建立情感连接中间的桥梁是什么,虚头巴脑形式大于内容的“噱头式”创作都是行不通的,找到真正打动观众,才能与观众真正建立连接。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Top Gear”归来,B站“换挡”

2021-05-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