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c和苹果的纠纷还能爆出多少惊天大瓜?

游戏新知2021-05-13
「 Hi Tim. 」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新知”(ID:youxixinzhi),作者:阿莱斯特,36氪经授权发布。

题图 | 斯维尼 VS 库克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互动交流,Apple CEO 库克现在应该对 Epic 的 CEO 斯维尼很熟悉了。

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互动早在2015年就开始了。

在2015年,斯维尼向库克发了一封邮件,表扬了 App Store 为行业带来诸多好处。同时也认为,在 App Store 这个拥有近10亿用户的平台上, Apple 方面作为唯一的仲裁者显得不够合理,并要求将 App Store 的管理、审查、应用发行分开来,让 iOS 对其他应用商店开放。

而库克的反应却十分冷淡,甚至都不知道斯维尼到底是谁,转头就问了当时公司的高级副总裁菲利普·席勒:

「他寄吧谁啊?」

Epic和苹果官司的来龙去脉

Epic 和 Apple 的大战的导火索是 Epic 的主力产品《堡垒之夜》的分成问题。

斯维尼认为,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等应用商店的30%收成过于高昂,且与他们提供的服务成本严重不成比例,要求这两家公司为其降低分成比例。同时也为自己的诉求找了一个义正言辞的理由:

「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要求特权,我们的目的是希望看到智能手机行业在这一方面(分成)的做法发生改变。」

毫无疑问,Apple 和 Google 先后拒绝了 Epic 这一申请。

被拒绝的 Epic 并没有就此作罢,而是给《堡垒之夜》做了一个新的支付方式,让玩家以更便宜的价格来换取同等数量的游戏货币,引导玩家帮忙规避掉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的分成。

但很快,Apple 和 Google 反应过来,以违反应用商店准则为例,将《堡垒之夜》下架。

这也是双方正式撕破脸皮,开始掐了。

对此,Epic 在美国法院以对《堡垒之夜》的不合理限制的行为构成了垄断为由,对Apple 、 Google 发起诉讼。

与此同时,Apple 也对 Epic 与其虚幻引擎相关的其他开发人员账户作为攻击目标,以 iOS 和 macOS 的相关支持对 Epic 做出威胁。Epic 的账户无法提交相应的游戏包,也无法推送游戏的更新。

至此,双方之间的纠纷开始波及到了无辜的玩家。

随着双方的纠纷越发激烈, iOS 、 macOS 平台的玩家无法和其他平台的玩家一样接受到新的版本更新,在其他平台的玩家已经可以体验新赛季的时候,iOS 、 macOS平台的玩家还都停留在老版本。

对此,Epic 也在法庭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iOS是《堡垒之夜》玩家最多的平台,(在当时)注册用户达到1.16亿,而《堡垒之夜》的下架,既导致其大量原有玩家流失,也使得新玩家无法再通过商店下载到游戏,从而对 Epic 造成巨大损失。

Apple 也不甘示弱,以 Epic 涉嫌违反与 App Store 的合同对 Apple 造成重大伤害、威胁到 iOS的生态系统及消费者的权益为由,要求 Epic 进行赔偿。

而后 Apple 又以 「只有10%左右的玩家经常在 iOS 上玩《堡垒之夜》,所以并未造成巨大伤害」为由,反驳了 Epic 。

因为双方的纠纷,《堡垒之夜》的重新上架遥遥无期。但在法官的审理中,虚幻引擎相关的开发工具则是以双方纠纷不应影响其他开发者为由,禁止 Apple 撤销 Epic 的开发者工具。

虚幻引擎相关的开发者工具保下来了,这可以算是一个阶段性的小胜利。

战况焦灼,双方在美国僵持不下。于是 Epic 就开始以垄断为由在英国反垄断法庭、欧盟投诉 Apple ,而后又主动在澳大利亚找 Apple 、Google 的麻烦。

美国这边的战争也没放下,双方找了公司高管、第三方证人、专家证人开始正面对决。

最新战况

在美国开庭的第五天,Apple 则以 Epic Games Store 销售「令人反感且具色情含义」的游戏,而这一次被牵连的目标,是才加入 Epic 平台底下不久的独立游戏平台 Itch.io 。

Apple 的律师表示,虽然 Epic Games Store 似乎有在管控游戏内容,但却没有对 Itch.io 进行严格的审核,Itch.io 其中含有大量「无法在法庭说出名字」的成人游戏。

显然,Apple 是想以 Itch.io 来表明 Epic 在内容监管方面的缺失,从而证明 iOS 不对其他应用商店开放的做法是正确的。

但实际上, Itch.io 作为一个游戏商店平台,是可以不依赖 Epic Games Store 从而独立存在的。Epic Games Store 上架 Itch.io 的行为,也是表明了自己愿意与其他商店公平竞争的态度。

而后, Apple 的律师又对 Epic 疑似 GHS 的地方发起了强烈的猛攻。

Apple 对《堡垒之夜》中的人形水果角色,一根穿着西服的香蕉发起了质疑:Epic 认为「裸香蕉」(剥了皮的香蕉)是色情的,所以才设计了西装,并以此来进行性暗示。

这就是那根涉嫌 GHS 的香蕉

从审理过程中透露出的各种信息

实际上,相比起 Epic 和 Apple 之间的纠纷,从这件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更值得我们去关注。

1、Epic 的真实目的

如果你看了双方纠纷的全过程,多多少少看了他们采访中说的话,就将 Epic 这个公司当成是一个为群体谋求福利、无畏强权的英雄,那可能要令你失望了。

Apple 曾声称,在2020年8月的时候斯维尼就曾发送邮件,希望能够协商获得苹果的特殊待遇。

如今在法院上,律师也同样询问斯维尼:

「如果苹果只给予 Epic 减少分成的特殊待遇,不给予其他开发商,你是否会接受这笔交易?」

斯维尼对此的回答是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Apple 是有过给开发商特殊待遇的先例的。

从国外科技网站「9to5Mac」发现的庭审期披露内部邮件中可以得知,Apple 曾考虑过以特殊待遇来说服 Netflix 不要放弃应用内付费,其中让步之大,远超其他合作商。包括了在 App Store 上帮助 Netflix 宣传、将 Netflix 与 Apple 的其他服务捆绑等。

苹果曾考虑将Netflix与Apple TV捆绑销售

并提供更灵活的订阅服务

Apple 这样近乎跪舔的姿态,自然是源于 Netflix 的吸金能力。那《堡垒之夜》的吸金能力到底是一个什么水平,以至于 Apple 对其态度如此强硬呢?

2、《堡垒之夜》有多赚钱?

用一句话概括:《堡垒之夜》是 Epic 的底气。

从近期公开的财务报表中可以得知,游戏《堡垒之夜》自 2018 年发售起,全年收入达 54.77 亿美元,而 2019 年的收入也达到了 37 亿美元,两年总收入超 90 亿美元。而 Epic 公司 2018 年收入56.28亿美元,2019年为 42.21 亿美元。

从公司收入和《堡垒之夜》的收入对比可以看出,《堡垒之夜》占了Epic公司相当大的收入占比其中 2018 年占比达到 97 %, 2019 年占比稍低,但也达到了近 88 %。

而在 2020 年,虽然 Epic 没有放出数据,但根据《纽约时报》撰稿人爆料称, 2020 年 Epic 的总收入可达 51 亿美元。

而在 iOS 平台上,《堡垒之夜》又赚了多少呢?

根据公开的法律文件,在尚未被 Apple 下架的 2 年间,《堡垒之夜》吸金超过 7 亿美元。

而 iOS 还不是《堡垒之夜》收入最高的平台。从 2018 年 3 月到 2020 年 7 月,PlayStation 4 的收入占 Fortnite 总收入的 46.8%,而排名第二的平台 Xbox One 的收入为 27.5%。剩下的 18.7% 则是由安卓、Nintendo Switch 和 PC 这几个平台瓜分。

从这个数据上看,你应该可以感受到《堡垒之夜》的吸金能力有多么恐怖了。

3、赚的钱都哪去了?

前文说了,2018年《堡垒之夜》收入占比达到 97 %,2019年则达到了近 88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的息税前利润(EBIT)仅有 28.88 亿美元,2019年则是 7.2 亿美元。

《堡垒之夜》赚的钱都花哪里去了?

(1)送给玩家了

自 Epic Games Store 上线以来,玩家每周至少都会免费领取一款游戏。虽然玩家获得这些游戏并不用花钱,但并不意味着 Epic 也不用花钱。

在 Epic 提交的文档中,涵盖了 2018 年 12 月至 2019 年 9 月以来,每送一款游戏所需花费的金额,以及以此获得的新注册用户量。

从表中得知,这段时间以来, Epic 仅授权费就花了 1165 万美元,同时也因此获得了 492 万的新注册用户。

其中授权费超过 100 万美元的游戏共有 3 款,分别为《蝙蝠侠:阿卡姆》(150 万美元)、《深海迷航》(140 万美元)、《突变元年:伊甸园之路》(100 万美元)。

原图就很模糊

尽管花了大价钱送游戏,但是玩家们更习惯的是「白嫖」。

据 Epic 称,除了表中涵盖的时间以外, Epic 免费游戏共吸引了 1850 万新注册用户,但这些用户里,仅有 7 %(约 130 万人 )会在商店消费。

(2)独占游戏费用

而除了免费送游戏吸引新用户,独占游戏也是 Epic 吸引用户的一个重要手段。

但独占游戏需要付出的成本就比送游戏要多得多。

根据已经披露的 Epic 与 2K 之间的独占协议中写明,仅《无主之地3》的独占费用就达到 1.15 亿美元,其中包括了 8000 万美金的最低保障金、 1500 万的宣传费用、 2000 万的「不可收回费用」

这里的最低保障金与独占费用不同。无论游戏在平台上卖的好或不好,Epic 游戏商城都会给开发商预先支付一笔钱,而这笔钱就是最低保障金。

而根据文件显示,仅 2020 年 Epic 就支付了 4.44 亿美元的最低担保金,其中就有 3.3 亿美元没收回成本。

(3)引进御三家的第一方游戏

Epic 的胃口极大,甚至想把主机三巨头(索尼、微软、任天堂)都拉进自己阵营。

根据透露的相关文档中, Epic 准备了 2 亿美金,计划引进索尼 4 至 6 款第一方产品,而目前索尼方面尚未有任何表态。

而微软作为竞争对手,则是拒绝了 Epic 的提议。

任天堂则并未开始接触,Epic 认为想说服任天堂其难度等同登月,而任天堂的历史也说明引进其第一方基本不可能。

4、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此外,本次庭审的证人名单也很值得深究,而他们的特点是或多或少都与 Apple 有过大大小小的交集。

在第三方证人中,包括了微软 XBOX 业务开发副总裁、 Buddhi Yoga 的 CEO 、Nvidia 的产品总监、Match Group 的运营高级副总裁,此前还包括了Face Book的游戏业务副总裁(后续被 Epic 从证人名单中除名)。

如微软就通过发布 10 项原则来抨击 Apple 。其中就包括了不会阻止商店上架其他同类竞争商店、不会根据开发人员选择的支付方式而将其下架等。而后又通过降低商店分成比例来给予 Apple 压力。

Facebook 与 Apple 的冲突则更加直接。早在 Facebook 在应用内集合了 Facebook Gaming 应用时,就受到了 Apple 的阻拦。在收到 Apple 的拒绝信后,Facebook 无奈删除了程序内的迷你游戏功能。

结语

Epic 和 Apple 之间的纠纷,看似是因为双方因为游戏分成问题而起。实质上,这次的案件仅仅只是美国日益壮大的反垄断运动的一小部分。除了 Apple 以外,亚马逊、Google 、Facebook也都在接受着各种审查。

对于 Epic 来说,尽管他的目的并没有他说的那么伟光正,但对于 Apple 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言, Epic 也实实在在的做出了行动。而这次诉求无论是成功与否,相信也将对 App Store 的分成比例,乃至科技公司的垄断行为做出一定的改变,而这无疑是众多中小开发团队喜闻乐见的。

目前该案尚未审理结束,游戏新知也会持续关注此次案件以及案件背后大型科技公司的垄断问题。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两种模式赋能,IP为何与分账剧更配?

2021-05-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