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则真实硅谷故事:不一样的硅谷,残酷的人生百态

神译局2021-05-14
在硅谷看不到未来。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作为全球科技精英的圣地,硅谷似乎永远与创新、财富、机会、奇迹、梦想和成功这些令人心潮澎湃的词汇紧密相连。但在创造巨额财富、改变世界进程的同时,硅谷也是美国贫富分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生活成本极其高昂,从赤贫的流浪汉到年入百万的白领精英,硅谷各个阶层的居民们都背负着巨大的生活压力。一起来看硅谷最真实的另一面吧!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作者Mary Beth Meehan和Fred Turner,原标题Seeing the Real Faces of Silicon Valley,希望给您带来启发。

 

住在硅谷的人们并不像世人印象中那样过着理想化的生活。

这是一个分裂的地方。自上个世纪的经济大萧条以来,硅谷的科技公司一直在推动着美国经济的发展,而这里也成为了美国最不平等的区域之一。

硅谷地区研究学院(Silicon Valley Institute for Regional Studies)的一项分析显示,在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该地区每10个有孩子的家庭中就有4个家庭无法确保足够的食物储备;与此同时,仅仅几个月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一度成为了世界首富。

根据加州房地产经纪人协会(California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数据,目前,苹果公司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所在的圣克拉拉县的房价中间值高达140万美元。对于那些没有足够幸运到能登上亿万富翁榜单的人、普通工程师、体力劳动者和其他长期居民而言,硅谷变得越来越不适宜居住,环境的变化考验着他们的适应力和耐心。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看看12则与硅谷有关的人生轨迹,这些故事全部节选自《看硅谷》(Seeing Silicon Valley)一书。

Ravi和Gouthami:在硅谷看不到未来

Ravi和Gouthami是一对高学历夫妻,他们来自印度,拥有生物技术、计算机科学、化学和统计学等多个高等学位,曾先后在威斯康辛州和德克萨斯州工作。2013年,Ravi和Gouthami搬到了旧金山湾区,成为了制药行业的统计程序员。他们在海滨小镇福斯特城(Foster City)租了一套一居室公寓,定期去森尼维尔(Sunnyvale)的一座印度教寺庙(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这里一直是印度社区的中心)。

尽管这对夫妇为了来到硅谷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并且有着起薪9万美元的不菲收入,但Ravi和Gouthami觉得硅谷的未来正在离他们而去——比方说,他们居住的公寓每月租金高达3000美元;如果要搬到更便宜的地方,就得每天多花几小时时间来通勤。虽然Ravi和Gouthami想努力留在硅谷,但他们逐渐对攒钱、投资和组建家庭失去了信心,却又不知道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Diane:这里变得越来越拥挤

Diane住在Facebook总部所在地门洛帕克(Menlo Park)的一所宽敞的房子里,家里摆满了华丽精美的装饰品,这些都是她丈夫旅行时带回来的纪念品。她的丈夫是一位中国商人和慈善家,现在已经去世。30多年前,Diane随着退休的丈夫搬到了旧金山湾区,他们非常喜欢这里的阳光、沙滩和大海。

然而,从那以后,Diane亲眼目睹了这个地区的变化:“现在的硅谷太拥挤了。硅谷曾经很可爱,空间开阔,交通通畅,绝对是一个美丽而宜居的地方。可如今,硅谷人口稠密,到处都是高楼大厦,令人无法想象这里的明天是什么样的。”

“到处流传着一夜暴富的神话,”Diane继续说,“而且这些钱都掌握在年轻人手里。他们拥有巨额财富——没有精神和情感,只有物质至上主义。”

Victor:房车为家

25年前,Victor从萨尔瓦多(El Salvador)来到了硅谷。他曾经租住在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一间公寓里,但因为租金太高而不得不搬走,现在,80多岁的他住在一辆白色房车里,离谷歌总部园区只有几英里。

他的房车停在一长列车队中,里面住满了和他一样流离失所的人。车上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好在旧公寓的管理员经常偷偷放他进去洗澡和洗衣服。

Victor的背包里总是带着一瓶药膏,当邻居们扭伤脚踝或脖子僵硬时,就会去敲Victor的车门。这时,Victor就会把椅子摆好,给受伤者敷药按摩。

Teresa:Es muy difficult para uno(我太难了)

Teresa在一辆餐车里全职工作,每天负责准备各种墨西哥特色食品:手磨玉米饼、素食玉米粉蒸肉和有机瑞士甜菜卷饼。这辆餐车在硅谷来回行驶,为特斯拉总部的员工、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和库比蒂诺全食超市(Whole Foods)的顾客们服务。

Teresa和她的四个女儿住在雷德伍德城(Redwood City)的一套公寓里。2017年秋天,她的父母从墨西哥来看望她们,这是她22年来第一次见到父母。

“我太难了。”她用西班牙语说。

Konstance:陪伴家人的时光

作为一名教师,Konstance是硅谷成千上万无法负担生活成本的公职人员之一。多年来,她跟消防员、警察和护士一样,为了节省房租,每天不得不在旧金山湾附近的高速公路上坐几个小时的车来通勤。

2017年7月,Konstance在Facebook发起的一项福利活动中获得了一个名额:Facebook在Menlo Park总部附近的学区为22名教师提供了公寓,教师将支付工资的30%作为租金,剩下的租金由Facebook补足。于是,Konstance和她的两个女儿搬到了离家不远的学校。一夜之间,她获得了此前一直缺少的东西——时间。她可以花更多时间陪伴孩子们,或是在家里为家人们做一顿热腾腾的饭,而不必在车上匆匆解决了。

2019年,Facebook宣布将提供10亿美元的贷款、赠款和土地,用于在硅谷建造更多的经济适用房。在这一承诺中,2500万美元将用于为在附近学校工作的教育工作者建造120套公寓。

Facebook在宣布这一消息时表示,这笔钱将在未来10年投入使用。目前,教师住房的建设尚未完成。

Geraldine:我们的声音被听到了

2015年的一天,Geraldine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他们要夺走我们的教堂!”朋友愤怒地说。

彼时,Facebook正在她所居住的门洛帕克社区快速扩张。55年前,Geraldine的岳父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小教堂,而她作为教堂现在的领袖,不能容忍它被拆毁。那天晚上,市议会为社区举行了一次会议。“我去参加了会议,”她说,“我把名字写在意见反馈本上,勇敢地上去和他们交涉,表达自己的意见。”

Geraldine不记得她具体说了什么,但她站起来祈祷了——最终,教堂没有被拆除。“我们真的做到了,”她说,“他听到了我们的声音。”

Gee和Virginia:年入35万美元依然拮据

2016年,Gee和Virginia在洛斯加托斯(Los Gatos)买了一套五居室房子。洛斯加托斯是一座坐落在沿海山麓旁的小镇,当时他们这条街上的房子均价不到200万美元,而且他们的房子足够大,两个孩子每人都有一间卧室,他们的父母来探望他们时也有房间可住。

这对夫妇的年收入约为35万美元,是全国家庭平均收入的6倍多。Virginia在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的财务部门工作,Gee则是一家开发在线拍卖应用程序的初创公司的早期员工。

Gee和Virginia想为房子购置一些漂亮的家具,但由于要偿还贷款、抚养孩子,他们无法一次性买下所有家具。房子里的一些房间现在空着。Gee说,在美国其他地方,他们的收入水平听起来足够过上奢华的生活,但在硅谷,事情并非如此。

Jon:我需要做点什么

Jon住在东帕洛阿尔托,这是一个收入水平较低的地区,与硅谷的其他地方隔着一条101号高速公路。

上八年级的时候,Jon就清楚地知道自己想上大学,于是他努力考上了一所专门为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开设的顶尖私立高中。他发现在电脑方面颇具天赋,在学校和专业实习中都表现出色。然而,Jon意识到像他这样幸运的孩子到哪儿都很少。

“我真的很苦恼,”他说,“我不知道该跟谁谈,可是我知道我需要做点什么。”

现年30多岁的Jon回到东帕洛阿尔托,在那里,他开发了一家创客空间,为社区成员带来了一些信息技术相关的教育项目,希望帮助有志于此的孩子们成长发展。

Erfan:生活的巨大压力

“住在这里太棒了,”Erfan说,她的丈夫在谷歌找到了一份程序员的工作,她随之搬到了山景城。“但我不想在这里度过一生。这里有很多工作机会,但一切的关键在于新技术、新想法和新速度。”

Erfan和丈夫是来自伊朗的移民,曾在加拿大居住。

“我们在在伊朗从来没有像硅谷这样的机会,”她补充道,“当我告诉别人我住在旧金山湾区时,他们都会说‘你真幸运,那里一定像天堂一样!你一定很有钱!’”

但这种生活的代价也是沉重的。“我们也时常面临巨大的压力,害怕失业,因为硅谷的生活成本非常高,而且竞争非常激烈。生活在这里并不是那么简单。”

Elizabeth:无家可归的斯坦福毕业生

Elizabeth曾就读于斯坦福大学,在当地一家大型科技公司担任保安。她无家可归。

2017年,她在圣何塞州立大学(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参加一场座谈时表示:“请记住,许多无家可归者——人口普查统计的无家可归者比我们多得多——和你们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由于担心遭到报复,Elizabeth拒绝透露自己具体在哪家公司工作。)

她补充说,很多时候这些无家可归者都是具有高门槛专业技能的白领。

“有时只需要犯一个小错误——一个财务上的错误决定,一场医疗手术,一个保险上的小失误——中产家庭就可能陷入赤贫,”Elizabeth说,“请记住,像我们这样的人很多。”

 

译者:胡颖

+1
2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如何做受控的情况下跨地区、跨项目访问不同的媒体资产?

2021-05-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