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AI审案,你敢信吗?

探客Tanker2021-05-12
把情感的问题交给人,把法律的问题交给机器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探客Tanker”(ID:TankerTK),作者:王颖,编辑:蛋总,36氪经授权发布。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近几年,随着我国的法律法规逐渐完善,人们的生活更为有序和谐,而司法领域也有了极大的发展,尤其是对AI技术的运用。

在AI势头正盛的年代里,人们发现可以AI赋能各行各业,推动行业往数字化、智能化和高效化的方向发展。不过,相较于AI+医疗、AI+金融和AI+零售等行业,AI+司法似乎是较少被关注的领域。

客观来说,作为专业性极强的行业,法律和医疗行业类似,即使辅助器材再先进也需要医生的指导。换言之,科技再先进,也离不开人的作用。这一点在法律行业中则体现得更加明显,因为一个案件的审理不仅涉及法律条文,甚至还与风俗民情、人间冷暖有关。

不过,现如今AI走进司法领域是大势所趋。

“司法领域其实是非常适合使用AI的,一个案件的审理有大量的文书工作,需要上交大量的证据文件,AI在这其中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迅速完成案情记录、证据梳理这些工作。这对提升案件的审理效率有极大的帮助。”AI开发工程师李英杰告诉「探客Tanker」。

但法律科技一直都不是AI应用的热门赛道,我们似乎很少听到关于“AI+司法”的重大研发结果和投融资事件。对于一个行业壁垒高、技术难度大的领域来说,这是无法避免的客观规律。

随着信创(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和法律科技的双驱动,“AI+司法”这一细分领域在整个智能产业中的优先级正在不断上升。今年4月初,国内专注法律领域的人工智能创企“幂律智能”宣布完成了近6000万元的A轮融资。

“AI技术在法律行业中的应用会越来越深入,且长期会带来巨大的行业变化。我们期待团队不断完善产品,且拓展更多应用场景,给行业带来更多赋能和提升。”领投了幂律智能本轮融资的源码资本黄云刚表示。

1、“AI+司法”逐步升温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人工智能和法律结合的应用出现了。当时一个名为“Slip-Up”的系统诞生,它的主要用途是处理离婚财产分割方面的问题。不过,在当时Slip-Up更多的还是展示了一种实验意义,没有具体落实到法律实践当中。

其实,在过去几年里,全球法律科技领域的发展势头可以称得上良好。2019年1月15日,福布斯发表文章称,2018年全球法律科技领域的融资额达到了16.63亿美元,与2017年相比实现了713%的爆炸式增长。

虽然全球市场火热,但国内的法律科技领域却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甚至至今在中国法律科技领域里,仍只有华宇软件一家活跃的上市公司。不过,从华宇软件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可以看出,法律科技板块的订单正在迅速回暖,同比增长了59%。

图 / 国泰君安证券研究院

“我近几年的案件基本上是通过网上实现的,比如在网上立案、交费、提交证据材料、证据交换、开庭辩论、质证、电子签名接收诉讼文书、调解协议、网上送达、网上阅卷和调卷等。”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郭荣珍律师对「探客Tanker」说。

随着AI技术飞速发展,司法领域也逐渐开始顺应趋势,出现了AI侦查、AI法官等应用。但国内最早涉及法律科技领域的应该是“法律电商”——自2010年电商行业兴起后,出现了不少为企业提供法律咨询、合同草拟等服务的商家。

但由于法律服务的特殊性,法律电商逐渐式微。近几年,随着技术投资在政府行为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对于To G的AI公司来说,有望迎来订单的持续高增,且在信创领域爆发增长的同时,法律科技也愈发值得期待,AI正在不断拓展法律服务方式的新维度。

据「探客Tanker」了解,目前AI在司法中的创新实践不少,主要包括用来分析案情的算法模型、遍布城市角落的智能摄像头以及用于法庭审理的智能法官。随着智慧法院建设的不断深入,智慧诉讼服务已经成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的主要方式,这也让人们充分享受信息化带来的“数字红利”。

京师律师事务所的李升成律师对「探客Tanker」说:“对AI在司法领域的应用我非常看好,从最高院到民间律所也都在追求法律适用智能化,尤其在大数据应用方面。但是要完成替代,既没有法理依据,也会有极大道德风险。”

不过,AI在司法领域的应用虽广,但一直都没有“爆款”出现,虽然市场潜力巨大,但玩家们又没有找到可以迅速变现的商业模式。

2020年3月,曾经融资4亿多人民币的知名法律软件和律师事务所初创公司Atrium宣布倒闭,又给这个还没发展起来的新领域浇下了一盆冷水。这也迫使法律科技从业者和资方开始重新审视——“AI+司法”到底是泡沫,还是风口?

2、科技巨头入局

当AI技术不断渗入各行各业,就意味着在法律科技领域内,不止相关的法律服务公司在开辟这一新市场,就连科技巨头也纷纷入局想分得一块蛋糕。

其中,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事情,就是阿里巴巴用AI技术仅花了1秒便完成600份合同审查,秒杀8位专业律师。

2019年,阿里达摩院推出“AI法官”研究成果,发表在了信息检索领域的顶级学术会议SIGIR官网。不止如此,2018年阿里巴巴还在杭州成立了为法院提供SaaS服务的共道科技。

与阿里巴巴看中技术研发不同,腾讯把重点放在了利用AI进行合同审查和电子签约上。2017年,腾讯与快法务达成战略合作,为客户提供“法律电商”服务;2019年3月,腾讯还和老虎基金联合领投了电子合同服务平台法大大

京东则是在2018年9月就发布了基于其自研语音识别技术的法律机器人“法咚咚”。

据「探客Tanker」了解,法咚咚可以运用AI算法对法律问题进行智能分析,并且作出精准回答,同时可以主动向用户推送与提问相关的法律知识。此外,它还能通过不断的自主学习更新知识库,为用户提供更完善的服务。

从上述科技巨头的举措及相关应用来看,“AI+司法”似乎是大势所趋,而目前AI在司法领域的应用也囊括了智慧审判、智慧审管和司法大数据等几个方面,确实正在为司法领域提高工作效率。

2018年7月,浙江出现了首例AI破案的案件,6年来一直没抓获的非法“电鱼”犯罪嫌疑人被阿里云ET城市大脑发现了行踪,助力警方成功抓捕犯罪嫌疑人,这个涉案金额超过60万的案件终于告破了。不仅如此,2019年深圳南山警方还通过AI算法成功侦破了一起网络交友诈骗案。

除了作用于案件的侦破环节,AI也走进了法庭。

2017年8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在线审理了《后宫甄嬛传》侵权案;2019年7月,搜狗和北京互联网法院联合发布了全球首个AI虚拟法官。据「探客Tanker」了解,这位AI法官是以北京互联网法院综合审判二庭负责人刘书涵为原型而创造的虚拟形象。

AI进入司法领域后,传统的线下法院立案、审理等环节都转向了线上。

在立案阶段,网上立案、交费不仅方便快捷,而且节省了需要去法院窗口等待的时间;在庭审阶段,一台笔记本、一部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实现开庭。

图 / 人民法院报

不难看出,对企业和个人来说,线上庭审的审理过程更加方便快捷,还可以节省诉讼成本。

“我一开始是非常抵触AI审理的,因为很多办公软件操作都不熟练,甚至不会用,浪费了大量时间做证据材料整理,证据的电子化。”郭荣珍律师对「探客Tanker」表示,她在初期接触AI审理时,其实心里是很排斥的,但如今也接受了这个行业发展趋势。

对法律从业者而言,需要投入一定的时间熟悉并掌握各类办公软件的应用,证据材料等其他材料需要通过网上提交,证据的收集、分类、整理、制作及上传将成为简单且必须的基本功,而新技术产生的“电子证据如何进行质证”等等问题,就要求从业者时时去关注技术的发展对法律应用带来的变化和影响。

AI审判无疑在提升案件审理效率、减少办事环节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从现实情况来看,司法领域的智能升级还面临一些尚未解决的基础问题,包括智能化水平不高、各地数据信息尚未打通等等,而这其中更值得人们思考的问题是——在AI技术的运用中,如何兼顾情与法?

3、情与法的较量

今年4月14日,《中国法院信息化发展报告No.5(2021)》(以下简称《法院信息化蓝皮书》)的发布又将一直不被资本市场关注的“AI+司法”带回了大众视野中。

《法院信息化蓝皮书》指出,人工智能正在深刻地影响着司法审判领域,“人机合作”的审判模式或将成为常态。

“人机合作的审判模式可能会成为一种常态。但是在审判的过程中,人工智能起到的还是辅助的作用。特别是针对一些法律关系复杂的案件,人工智能可以快速的实现记录、检索和梳理。但对如何裁判、如何梳理案件焦点问题,还是需要法官自主完成的,这样才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案件裁判过程、裁判结果的公平公正。”郭荣珍律师告诉「探客Tanker」。

2020年初,新冠疫情期间,大量的在线诉讼服务确保了诉讼参与人和法院干警的健康与安全,同时推动了社会秩序的恢复。自2017年北京、杭州和广州的互联网法院陆续成立以来,AI在司法领域的应用已经取得了不少突出成绩。

图 / 人民法院报

“客观来说,AI应用在未来的司法实践中会越来越丰富,但从目前的技术来看,完全依赖AI进行审判也是不可取的,因为很多案件涉及到伦理和情感,机器虽然客观,但很难具体事件具体分析。”李英杰对「探客Tanker」坦言。

未来,可能所有案件都可以通过网络以AI审理的方式来实现,但目前来看,案件事实清楚、法律关系简单的案件更适合。

例如,发生在网上的小额借贷、网上的购物合同纠纷、知识产权侵权和人格权侵权等案件。如果AI辅助审判系统全面应用,法律从业者必须在思维上做转变,接受略有调整但又完全不同的作业方式,所有提交的材料都需要制作成为AI法官可以读取的格式。

“如果AI法官在技术上可行,那么作为一种民事案件争议双方预审(不具有)最终法律效力的方式,或许是一个可行性方向。”李升成律师对「探客Tanker」表示。

“如果打个比方的话,那就是你做一个AI预审,相当于你到医院看病,先做一个CT、心电图或脑电图,这些检查的报告单上也会做出一个大概的诊断结果,但它同时会注明——要以临床医生的诊断为准。这只是机器的诊断结果,是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李升成律师进一步解释说。

人工智能在司法领域的应用还处于起步阶段,未来随着技术的发展,AI算法会不断提升,AI能做的工作也会越来越多。因此,就需要我们构建完善的审查制度,对审理结果有异议的案件进行复核审理。

最终,“AI+司法”可能要做到的是——将情感价值与法律价值进行二元分割,把情感的问题交给人,把法律的问题交给机器人。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