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从业者,但我依旧要二胎:生老二当天加班到凌晨

36氪的朋友们2021-05-11
数据显示,“单独二孩”“全面两孩”等决策部署和政策措施促进了出生人口回升。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原标题:《互联网996,但我依旧要二胎:生老二当天加班到凌晨,羊水在工位就破了》,作者:孙实,编辑:沈聪,36氪经授权发布。

5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公布。数据显示,“单独二孩”“全面两孩”等决策部署和政策措施促进了出生人口回升,“二孩”生育率明显提升,出生人口中“二孩”占比由2013年的30%左右上升到2017年的50%左右。

但数据同时也显示,我国人口增速放缓,过去十年间年均增长率是0.53%,较前一个十年下降了0.04个百分点,这种趋势的出现是多种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主要原因是育龄妇女特别是生育旺盛期妇女数量的持续下降,人们生育时间的推迟,以及生育养育成本的提高。

对目前很多年轻人来说,生育的意愿并不是非常强烈,尤其是生二胎,往往会拿出工作忙、没时间、经济压力过大等为借口,这在以996、加班为家常便饭的互联网公司更是常见。

但就是在互联网公司中,有的人依旧选择要二胎,甚至是三胎,本期《亲历》聚焦四位来自互联网公司的女性:

  • 1有人就职于造车新势力公司,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生完老三才半个小时,就直接在产房开起电话会议;
  • 2有人是互联网头部公司的产品运营,担心怀二胎会影响绩效考核,因此刚怀上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想着一定要瞒着领导,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 3有人怀老二的时候是在创业公司,生老二当天还加班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直接在公司“破水”;
  • 4有人曾在头部互联网公司任职,生了老二之后,为了能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选择到一家二线互联网公司工作,同时还感慨“如果我老公不是北京人,我铁定不要二胎”;

以下是她们的真实故事:

口述人:小初

人物档案:三个孩子的妈妈,现就职于国内某造车新势力

生完老三才半个小时,我就在产房开起了电话会议

我家老大是2008年出生的,老二是2015年出生的,都是我在媒体工作的时候要的。老三是2019年生,当时我已经去了现在这家造车公司。

在媒体我是做调查记者,要经常出差,所以说还挺忙的。当初之所以那么忙,也要生老二,是因为我自己是独生子女,觉得很孤单。

我小的时候暑假都是被关在家里的,有一次我父亲提前下班回来,我不知道是他提前回来了,然后我听见有人在开门,就拿了把菜刀躲在床底下,这个事情我一直都记忆深刻。

我没有兄弟姐妹,我就很羡慕家里有哥哥、姐姐的小朋友,我觉得小孩子有一个玩伴,会比一个人要好,这是我们一开始要老二的想法。

等到怀老三的时候,我的态度很犹豫。我跟我先生打电话,说我不太想要这个孩子,但我先生就很坚持,他认为这是一条生命,我们要把他带到世界来,这是他的权力。

后来我也跟老板说这个事情,我说我可能不想要这个孩子,因为会影响工作。老板说:“你怎么这么傻?多子多福,我给你假,你可以生完再回来。”

最终就是几方面的因素,我决定要把老三生出来。

要孩子这事肯定会对工作有些影响,在我生二胎的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当时我已经做到制片人的位置,收视率都是频道最好的。

但是因为我要去生孩子,所以在升职的时候,领导就把这个机会给了别人,这个是很现实的。但我当时的想法肯定孩子和家庭是更重要的。

要说一点委屈都没有,也是不可能的。我记得我跟老板说:“这其实是一种对我的不够认可,或者说因为我去生孩子,找这样一个理由不让我升职,我就跟吃了一个苍蝇一样恶心。”

我老板也点头,但是我知道这个东西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了的,所以我当时说完这个话的时候,我内心就已经想好了我要离开这里。

但即使再委屈,我也没有后悔要老二。我不觉得我因为生孩子耽误了很多工作。我可以这么说,我生老大怀孕8个多月的时候,赶上了2008年雪灾,整个火车站有十几万人滞留的时候,我都在火车站做采访。

我生老二当天,我白天是在和大女儿吃饭,陪着去跳舞,晚上去生孩子。我怀着老三的时候,我照样坐飞机出差,照样一个人开车。

我在生老三的当天,孩子刚生下来没半小时,我还接到了我同事给我打电话,跟我讨论工作,我就在产房,跟同事讨论事情。

说句你们不太相信的话,我3月份没有休过一个周末,完全都是因为工作。如果我996,我周一到周六都上班,那我周日一定全部的时间都是给到孩子的,我会带他们出去玩儿、上课。但是说实话,现在我内心对老三是有愧疚的,因为确实照顾得没那么多,都是阿姨在带。

但是就这么忙,我也没想过换一家轻松点的公司,我觉得我的性格不合适。孩子会自己慢慢长大,我也需要有自己的成长和生活。我不太相信,我把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就是好的。如果要把我全部放在家里面陪孩子,可能我几天就会疯。

我现在比较享受这种状态,虽然自己确实很累。我们一家五口人,五一去迪士尼,这五天真的是累得天翻地覆,但到了第五天,我就跟我们家阿姨说,我要回去上班。

我们家老二就说过一句话:“妈妈,你其实一点都不爱我,你爱的是工作。”因为我在家里也是捧着电脑和手机,要么是电话会,要么是各种事,这个确实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我觉得陪孩子的形式很多,不一定说我要花所有的精力在他身上,但是我一旦有时间,比方说我的休息日,我的假期,就要给足孩子陪伴。

造车新势力行业有这样一个好处,放假就是放假,没有人会找你,除非有突发事件,但这种事情是比较少的。

我先生是两地跑的,公司在上海,家在广州,他也是每个周末才能回来。但是他也有一个好处,他只要周末回来,他一定会陪孩子打球,陪孩子学习,跟孩子讲历史,讲故事。

现在养三个孩子,我请了两个阿姨,我整体算了一下,我们家一个月的支出应该有6万左右。存款会有一点点吧,但不多,因为确实上有老、下有小,钱真的存不住。

最后还得说一句我的父母,在我们有老大、老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他们帮忙照顾,帮我带孩子,我们家以前也没有请过阿姨,他们不仅要来照顾,还要给我贴钱。

刚开始怀老三的时候,我父母也不同意要,我父母觉得我已经很累了。他们就直接说:“你如果要老三了,我坚决不给你带了。“但是,老三生下来之后,现在我父母是最爱他的。因为老年人跟孩子之间的这种情感的连接是不一样的,他们会很开心,不是金钱能换来的。

口述人:H女士

人物档案:两个孩子的妈妈,生老二的时候在创业公司工作

生老二当天在公司加班到凌晨一点,直接在公司“破水”

我家老大是2011年出生,老二是2017年出生。生完老大之后,我先生、我妈总催着我要二胎,我就一直没想好,因为自己是独生子女,从小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对二胎一直没什么概念。

另外要俩孩子的话,我也担心会不会弄不过来,所以就一直拖着没要,但也没把路给堵死,也没做绝育,等后来意外怀孕了,那就要了。

我要二胎的时候并没有太紧张,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头三个月的时候当时还出国,跨时差,那会儿是最忙的时候。再加上我那时候带团队,所以说很少在12点之前回家。

怀孕七八个月的时候,我还时不时出差。生老二那天,我晚上加班到1点多,因为我知道预产期快到了,手头有一些工作得赶紧弄完了,所以又加班加点的,凌晨1点准备回家时发现破水,赶紧去医院,第二天一早老二生下来,还挺健康的。

产假正常是4个月,我是没歇完3个月就回去了,而且在这3个月的过程中,我也和我的团队一直保持联系,工作我在群里都会看。

好在我生下娃那会儿整个行业的竞争稍微缓下来了,如果再提前几个月,正是我们这个行业打仗打的最激烈的时候。要不是意外怀孕,我肯定不会主动要二胎,谁知道当时的工作节奏,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

我现在的工作因为是欧洲企业,虽然我们也很忙,但是相对来讲至少休假是有保证的,周末是有保障的,基本上我正常下班回家之后,不需要再工作,而且我们这个工作性质的因素,也不允许用社交软件办公,这个跟互联网公司特别不一样,所以相对来讲工作和生活能够相对分得比较开,这也是我选择这份新工作的原因。

现在老二上幼儿园了,老大在小学,如果现在互联网大厂有好的机会我会考虑。前两年确实没办法,再加上我先生特别忙,2019年他有半年都不在国内,出差比较多,我总不能把孩子扔下不管吧。

我是从来没有后悔要老二。我前两天还跟朋友说它是一种痛并快乐着,从对孩子来讲,有老大之后,我老公当时就觉得我们能送给老大最好的一个礼物就是兄弟姐妹,从孩子成长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两个孩子确实会比一个孩子要更好一些,他有一个玩伴,在这个过程中他会学到很多东西。从我的角度,虽然也是累得一塌糊涂,但还是有快乐,孩子会带来很多快乐。

前段时间我曾粗略地算过,老二还小,除了吃穿用度,目前还没花什么大钱,但最近刚报了一个乐高机器人兴趣班,交了一万多课时费。老大一个月各种课外班加在一起差不多得2万块吧。我现在在考虑要不要给他从公立转国际学校,国际学校一年光学费就得将近30万,如果再算上课外班、旅游,还有夏令营的支出,我觉得一年40万挡不住。

所以我现在也焦虑,老大到底让他上公立学校还是国际学校,还是私立学校?上哪个课外班?在这个过程中就会有无数个微信的群,每一门课所谓的老师都在里面每天狂轰乱炸地发各种各样的信息,也有各种机构给你打电话,这些都很烦。这么看的话,即使国家还要开放生育政策,老三这个事我是绝对不考虑的。

口述人:刘女士

人物档案:两个孩子的妈妈,某互联网头部公司运营

怀老二的时候,我一直想办法瞒领导,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我和老公都是互联网大厂员工,作为80后,我们的思想都比较传统,既没有做丁克的想法,又认同“到什么阶段就办这个阶段该办的事情”。

我家老大是2016年出生的,二胎在2019年出生。之所以生二胎,一方面是因为二胎政策放开后,朋友圈生二胎的同学、朋友越来越多了,对生二胎并没有那么大的恐惧及抗拒。另一方面,也是想给老大添个伴儿。在北京这种大城市,一个孩子的成长其实是很孤单的。还有个原因是,我自己是独生子女,了解独生子女面临赡养老人阶段的压力有多大。

要二胎最大的顾虑其实是来自工作,很担心绩效考核被打差评。在大厂,平时的工作压力已经很大了,当同事们都在加班,甚至会对自己正常下班而有负罪感。这样的工作压力下,怀孕就是一件“不进则退”的事。而且我属于孕期反应超级严重的那类人,一胎时严重到一个多月没办法工作,工作上不得不被特殊“善待”。

所以要二胎时,我开始是祈祷不再像一胎有那么严重的孕反,这样就可以瞒着领导、同事,不被当做孕妇对待了。当时怀了老二的时候,我想的就是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然而事与愿违,当时的反应还是挺大的,有几次都是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了几次假。请假的次数多了,领导出于好心,就找我聊天,问我身体出现什么状况了。我看瞒不过去,就只能实话实说了。

但为了绩效考核,我还是想在能力范围内挣扎一把,所以在二胎孕后期,顶着“子宫壁连续性差”的风险坚持工作到最后一天。例行产检当天便被医生收入住院,第二天一早剖宫生产。

影响时间在生活、工作如何支配的比例上,我觉得最大的影响因素是“是否有娃”,而不是“有几个娃”。自从有了娃,每天下班后的时间几乎就被孩子占据了;而有了两个娃,下班后的时间只是变成被两个孩子占据了。

在加班的问题上,影响最大的是主动加班的次数了。在互联网大厂工作,该加班还是要加班的。而这牺牲的就是对孩子的陪伴。我没有办法像那些在老家的朋友一样,他们朝九晚五的工作,下班之后可以早早回家给孩子做辅食、讲绘本故事、辅导老大功课等等。

我能做到的就只是养娃,晚上回家抱抱老二,询问一下老大在幼儿园的表现,以及安排他们睡觉。有几次因为连续加班,我几乎连续4天没有见过孩子们,早上6点多起床上班娃还没醒,晚上11点后到家娃已经睡了,当时我的感觉是,虽然我跟孩子在一起,但是我感觉他们就是留守儿童。

但尽管如此,并不后悔要二胎。看到自己孩子的笑脸,看到他们一天天长大,每天有那么一点点进步,平时再多的付出,再鸡飞狗跳的忙碌都不算什么,这一点,相信每个生过孩子的父母都懂。

我家两个孩子都还小,再加上都在互联网大厂工作,收入也还可以,所以目前是足够支持两个孩子的开销。以后最大的开销应该是教育支出,等两个孩子都上学后,估计压力会比现在大。不过既然选择了生二胎,我们就都考虑清楚养娃成本了。教育支出上,我们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给孩子我们能给的“最好”。不会刻意纠结学区房,不奉行“鸡娃”养成计划,但还是会有意引导、培养孩子的一、两个兴趣特长。

目前没有打算请保姆照顾孩子,把孩子交给陌生人不放心。现在是我父母在北京帮忙带娃,我是独生女,这样也方便了我照顾父母。

生二胎,还有个成本需要考虑,那就是住房。生一胎时我们的房子是个100平米的两居,没办法改成三居。老人来北京帮我们带娃,两居刚刚可以住下,但是要二胎就不够住了,尤其是等娃都长大后。所以在要二胎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换房,换了一套200平米的复式,估计这也是二胎带给我们的一个额外收获了。

既然选择生二胎,各方面影响都考虑过了。工作和养娃并不是对立的,做好平衡是我当前唯一的选择。

口述人:赵女士

人物档案:两个孩子的妈妈,生老二时就职于国内某头部互联网公司

如果我老公没有北京户口,我肯定不会要二胎

我生老二的时候也犹豫过,我老公刚开始是强烈反对。他的想法就是,好不容易把老大熬到了上幼儿园,可以解放一下了,现在又多了个老二,又是新的一轮痛苦。而且养老大的时候,我们跟老人一起住,中间也会有一些很小的冲突,觉得心很累。

但我坚持要生下来,因为我们家是两个孩子,所以我自己本身对要老二的事情没有那么抗拒,我觉得两个孩子也挺好的,互相照顾。反正是我怀孩子,我非留下来,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最后还是要了。

我怀老二的时候,入职互联网大厂已经快3年了。那个时候在工作上有一些迷茫,压力也不小,外部机会也不少,有犹豫过要不要跳槽,但是公司又快上市了,想再熬一熬。正好又怀孕了,所以就想不如生孩子吧。生完孩子有产假,再加上哺乳期几个月,有一件事情会分散我的注意力,不会把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可以帮助缓解一下工作压力。

另外,我的两个领导都是女性,她们本身对女员工生孩子这个事情是能理解,但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工作是媒介,这个岗位是一个人一个坑,如果我去休产假了,我的工作是需要我同事来分担的,这个是我特别不好意思的地方,包括后来也没有让我背年度考核差评,工资普调、年终奖都是正常的幅度,这点我特别的感动。

非要说影响,比如说产假期间正常应该有一次晋升,因为我在休产假,所以就往后顺延了,包括那年工资普调,是我们公司业务最好的几年,如果我不生孩子,可能收入方面会高一点。

我们媒介没有996这个概念,而是7×24小时。不管是男的或者是女的,有没有孩子,大家的工作都是一样的,只要你负责对接的媒体有需求有情况,是要第一时间冲到一线解决的。但是在我生完孩子哺乳期那段时间,领导会体谅我,能不出差就尽量不出差,让别人去。

我生完老二3个月的时候,还没休完产假,领导突然通知我让我回去上班,因为公司要上市了,然后我产假没有休完就回去弄上市的事,特别特别累,工作压力也非常大,晚上还要带孩子,相当于白天晚上连轴转,就那一年我觉得特别累,很抑郁。

我最后离开大厂也是累积的一个结果,就是我那一年的工作和生活太累了,身心俱疲吧,好几次情绪崩溃。有时候晚上我还要处理工作的事情,媒体做报道我还要跟媒体沟通。就因为忙着处理工作看手机,我们家老二好几次从床上摔到地上,搞得我自己心里也挺内疚的,想平衡一下工作和生活,所以后来到了这家互联网小厂。

我们家老大现在上小学一年级了,老二上幼儿园,算上旅游吃喝,一年在孩子身上的花费得有十几万左右,这还是我目前能接受的,我和老公都是在互联网行业工作,工资水平还可以。而且我老公是北京人,不能说在房子上完全没有压力,但是会相对好一些,比如说我可能过两年想换一个三居室,目前来看月供压力我都可以承担。另外,我们有北京户口,孩子可以上公立学校,不需要去上私立。私立学校的费用很贵,这个需要你有一定的经济基础。

假如我俩都是北漂,常规工资,我肯定就不会要二胎了,而且我觉得如果是这种情况,可能我就会考虑换一个城市了,没有必要在北京,压力太大了。

+1
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国产“101”系选秀,站在岔路口。

2021-05-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