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下一步:爱豆待审核,粉丝不能花钱

毒眸2021-05-11
国产“101”系选秀,站在岔路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龙承菲 符琼尹

编辑 | 何润萱

沸沸扬扬的“倒奶”事件,有了新的定论。

5月10日,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综艺节目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有两点接近回应“倒奶”事件的重大调整——

1、节目中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严禁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以“花钱买票”“集资打投”等形式进行数据造假,干扰节目选拔。

2、严禁选用涉及存在违法犯罪记录和个人不良征信记录、舆论丑闻缠身、社会影响恶劣等问题的嘉宾选手。

国产选秀的新阶段或由此拉开序幕:爱豆将被严格审核后才能“上岗”,而粉丝支持爱豆的方式,再也不能是“花钱买投票”。秀芬们所谓的选秀不是选才能,而是拼钱的时代,彻底结束了。

不少粉丝察觉到了这是对目前选秀乱象的一次集中发声——“规范了投票方式和背景调查,没禁选秀”“是对资本滚雪球的釜底抽薪”“该治的都提到了”。但也有人顾虑赛制改变是否会影响到选秀的内核。“蛮期待新秀要怎么办,但改成评审制不就全封闭操作了么?”

国产“101”系选秀就这样站到了岔路口。

谁在“倒奶”?

日前所有风波的源头,是4月底的一则短视频。视频中,工人将大量蒙牛真果粒倒进下水沟,几乎汇成了一条白色的河流。

这是因为节目中能够投票的二维码被设置在瓶盖内侧,必须拧开瓶盖扫描才能投票,但大量投票打开的真果粒却很难在短期内喝完,便产生了视频中数十人将奶倒进下水沟的局面。

这条视频发出后,迅速在网络传播开来,并引起了大量舆论关注。如此大规模的浪费行为本身就并不可取,同时又恰逢《反食品浪费法》刚刚得到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 “倒奶”行为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5月4日,新华社就发文为了打投将牛奶倒进沟里的行为:“归根结底,‘大量牛奶被倒’的背后,是以浪费和挥霍为代价的吸睛牟利,是对劳动的不尊重、对法律的亵渎和蔑视,其最终结果是误导、侵蚀了青年人的追求和三观。”

5月6日,新华社就倒奶事件再发两文,无疑体现出官方对其的高度重视。

之后,爱奇艺与赞助商真果粒相继通过官博发文道歉,申明“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食品浪费”。

爱奇艺官博道歉

大量网友认为这是粉丝疯狂追星的又一重连锁,对“浪费”的粉丝们发出了声讨。而大量参与节目打投的粉丝,认为自己十分“冤枉”。

粉丝们的论据是,与视频中出现的印在“花果轻乳”系列瓶盖上的二维码不同的是,今年无论是普通版还是限量版的奶票,都在真果粒的“缤纷果粒系列”中随箱携带。

而大批量购买真果粒,无论是仓储成本还是拆箱投票的时间成本都较高,后援会为了方便起见,会直接从淘宝、拼多多、黄牛等渠道购买奶卡,大部分参与打投的粉丝并不会有机会接触到实体奶。一位后援会的奶卡负责人也告诉毒眸:“黄牛给的、打投群里传播的都是二维码和压缩包。”

因此粉丝们认为,视频中出现的“倒奶”工人是黄牛和经销商,而非粉丝。他们晒出后援会将一箱箱真果粒捐给福利机构的截图,发出从黄牛手中得到的二维码图片,并尝试从发布的视频中找出蛛丝马迹、实地走访,来探寻究竟是谁在“倒奶”。

也有粉丝将矛头指向了品牌方。

他们认为,是赞助品牌方通过选秀节目售卖远高于市场价的难喝饮料,将投票二维码印在瓶盖之中,导致投票必须打开奶盖、杜绝二次折价销售,将商家的行为转嫁到普通消费者身上。

《偶像练习生》时期农夫山泉官博曾经劝导粉丝们“理智追星”的言论,也被拿出来和真果粒进行对比。愤怒的粉丝们在真果粒的道歉微博下留言:“你们把投票码印瓶盖里的时候是怎么想的?现在又怪到消费者头上?”

但事实上,是谁在倒奶或许已经不是当前的首要问题。品牌商家和平台联手搭建了以“奶”的数量为根基、诱导大量消费的评价体系,粉丝只有不断买奶、不断扫码,才能为自己的爱豆争取更高位的名次,从而困在消费主义的困境里。

根据101系选秀的规则,每次排名公布,节目组都会将票池全部清空,进行新一轮的投票,所以粉丝在每一个赛段都不能够放松警惕。《创造营2021》在成团之夜的前三天和前一天公布了两次当时的排名,对于粉丝来说像是进一步的“催票打投”。

以第三次排名公布时的数据为标准,第一名的余景天收获了13559007的助力值,用于投票的“缤纷果粒”系列淘宝官方旗舰店的价格是一箱54元,可以投10票。假设余景天的票数全部以奶票计算,则需要135万箱真果粒,如此算来仅第二到第三次排名期间这一个阶段,粉丝就已经花费了7290万元左右。

选秀节目通过规则诱导粉丝投票的行为,在主流价值观里一直是不被提倡的。

早在“快男超女”时期,也出现过短信投票方式。根据当时的报道,粉丝们要给自己支持的选手投票需要先花费1元定制短信(联通和小灵通为0.5元),收到短信回复之后才能进行一票0.1元的投票。而一旦粉丝开始投票,运营商会默认其开通接收“超级女声”资讯的增值服务,会在每月收取服务费。

这种短信投票的方式,也在之后被广电总局叫停。

而近年的选秀,粉丝的大规模集资行为也频频被官媒点名,此次集中爆发,几乎是一种必然。央视在5月5日发文批评,商家平台在倒奶事件中难辞其咎。恐怕在之后无论什么类型的节目之中,“奶卡奶票”的打投方式将成为历史。

Drama的选秀第四年

事实上,除了“倒奶”事件以外,今年的选秀原本就风波不断。而比起往年在赛时爆出的恋爱传闻,今年“瓜”的级别无疑要震撼得多。

在“倒奶”事件发酵之前,饭圈内部更受瞩目的,是本届《青春有你3》选手余景天的家庭背景争议。

豆瓣网友爆料,余景天父母旗下的景立KTV疑似涉黄涉毒场所。爆料人表示景立KTV经理朋友圈中存在大量涉黄信息,公布网友对其中违法服务的言论截图,并附上了景立KTV似与毒品交易有关的判决文书。

同时,余景天拥有国内户籍,但是在此前的《Produce X 101》中却是加拿大籍,疑似持有不被国内法律允许的“双重国籍”。

在此之前,余景天是《青春有你3》最有可能拿下成团C位的高人气训练生。不少粉丝认为,虽然余景天本人没有参与相关事件,但父母通过涉黄涉毒赚来的钱为他提供了优渥光鲜的生活,他的部分粉丝为了维护余景天也发表了不当言论,会给青少年群体带来不良影响。

因此,自负面被曝以来,大量节目观众一直坚持要求余景天退赛,并向相关部门举报。最终,余景天经纪公司星宇愔乐在5月5日凌晨发布声明,称其“因为个人身体原因”,退出节目录制。

豆瓣的一些小组一直号召大家进行举报

与余景天情况有些类似的,还有《创造营2021》的选手周柯宇。4月20日,有网友爆料周柯宇父亲周武军疑似开设传销公司,骗钱后出国,并附上了不少受害人寻人讨薪的言论截图。

之后,周柯宇的哥哥发文声称,父母在周柯宇年幼时已经离婚,其父也基本没有参与过他的成长,周柯宇对父亲的工作也没有概念。

虽然这番言论最大限度地“撇清”了周柯宇与父亲的关系,但还是有不少人认为话术有些“避重就轻”。周柯宇最终虽然成团出道,但名次仅在第10名。

另一批被集中“狙击”的,是《创造营2021》的部分日本选手。3月底,有网友发现人气选手赞多、力丸、米卡、庆怜的经纪公司艾回,与井汲大翔经纪公司RBW,都在官网上将台湾列为国家。4月1日,新华社发短评《中国年轻人不接受“两面派”企业》,开篇直指艾回。

RBW在事件发酵后通过官博发布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公告,但随后将其删除,表示“因内部没有协商好的帖子给大家带来了混乱非常抱歉”。艾回官博虽然发布了道歉,但被认为没有申明立场,道歉缺乏足够的诚意。

不少网友也进行了集中的举报,要求艾回和RBW旗下训练生退赛——这种抵制在INTO1成团之后仍未停止。

事实上,从去年偶像组合频出“塌房”事件以来,大众对于偶像行业的印象一降再降。

毒眸(ID:DomoreDumou)往期文章《国内偶像经济是伪命题吗?》中也提到,国内偶像行业地基不够健全,尽管偶像公司的数量迅猛增长,但却没能够发育出足够成熟的偶像培养体系,导致未经培训即过早“上岗”的偶像越来越多。

在这种基础上,频出“爆雷”偶像无疑是进一步加深大众对偶像的负面印象,长久以来对行业不利。

因此,在北京广播电视局此次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综艺节目管理工作的通知》中,也要求“严把网络综艺节目人员关”:“从严审核把关选手背景情况,严禁选用涉及存在违法犯罪记录和个人不良征信记录、舆论丑闻缠身、社会影响恶劣等问题的嘉宾选手。”

对偶像进行约束,看起来是行业乱象到了一定程度时的必要手段了。

“101”系选秀,前途未卜

在今年青、创刚开播不久时,毒眸曾在《后101时代:选秀里的帅哥都去哪儿了?》一文曾说,今年的“101”系选秀有一个非常棘手的开局——作为“青”“创”这一模式的创始者,韩国“101”系列,已经因为票数造假而终止。

内娱由此进入了后101时代:韩版节目模式宣告终止,国内参照传统偶像培养体系的练习生已经被“收割”得所剩无几,新晋的练习生尚在孵化,越来越多的“非典型偶像”如网红、歌手、演员加入战局。

在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国产“101”系选秀必须做出创新。但彼时接受毒眸采访的KOL表示,选秀想破局,“先停一停吧”。没曾想,“101”系选秀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走到了岔路口。

《青春有你3》目前进入无限期停播状态。“目前,节目组决定终止节目录制,取消决赛。到此节目组没有公布任何消息,一些网络上的组团消息和所谓“官方微博”均为不实信息。”5月9日,针对网上多条传闻如“召回选手录制决赛”“定了团名”等,@爱奇艺青春有你 官微回应道。

网上纷纷扰扰的揣测,也并不乐观。在豆瓣选秀粉汇聚的小组“豆瓣艾玛花园”,有人爆料称“不会有决赛,也不会有任何的物料了”“青春有你这个厂牌也一起结束了”。

即使是已经从《创造营2021》出到的INTO1,也难免受到波及,处于观望状态。此前,“INTO1 快乐大本营延期”登上微博热搜,一直到近几日才定下了录制行程;之前网 传的《奔跑吧兄弟》飞行也似乎受到了一定影响,目前还未有录制行程。

未开播的综艺也进入了“警备状态”。在网上流传的优酷两档音乐综艺——《亚洲超星团》《中国潮音》的选拔标准中,都出现了“无不良嗜好,无违法犯罪记录”,其中《中国潮音》还强调“拥护一个中国政策,拥护一国两制,拥护国家安全法实行”,以及“流利的普通话”。“这是塌了无数个房子之后总结出的经验嘛?”有网友戏称。

优酷选秀的要求

从广电的《通知》来看,“101”选秀的前途未卜,其实并不代表这是选秀走入终局,只是要在赛制、选角等多方面做出调整。

在赛制上,引入多方的综合评价。“网络综艺节目在选拔机制设计上要崇德尚艺、弘扬正气,充分发挥专家学者、媒体代表、业界代表、观众代表的综合评价作用,制定科学合理的评分和晋级标准。”

事实上,此前《青春有你1》也引入过老艺术家团,并对晋级名额拥有一定的决定权——每逢淘汰时,“老艺术家”们可以根据舞台业务能力表现,“救”回一定的选手。

在审核上,则要“严格落实国家广电总局有关管理规定,健全总编辑内容负责制和节目“三审制”,并“要加强对网络综艺节目的全流程管理,依法依规开展与广告主、经纪公司、承制机构等相关方的合作”。

毒眸此前举办的偶像沙龙上,出场嘉宾都对于这个新生的行业充满了希望,但也肯定了其还处于生长的初级阶段,仍然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过去偶像行业的跑步前进是一体两面的,这“drama”的第四年或许就是过去速生问题的集中爆发。

创造营舞台表演

慈文传媒副总经理赵斌在沙龙现场透露,如果说日本偶像可以通过一场又一场的路演让大众熟悉,中国偶像的制造和产生,则可能更为需要一个强大的“火车头”作为动力。“这个火车头是什么?目前看来可能最理想的方式还是好的选秀节目。只有这样的引擎够澎湃的时候,它才可能把偶像源源不断地输出。”

在过去,这个引擎曾日夜轰鸣着为内娱带来能量,但如今看来,跑得太快还是会带来一些副作用。这个作为动力的火车头,或许也到了该转向的时刻。

上次排名发表时位列第3的连淮伟,曾经在《青春有你1》中卡在了离成团只有一步之遥的第10名,而这一季,似乎也只能留下一个#心疼连淮伟#的热搜话题。

在失速的行业里,被迅速代谢掉的练习生,只是时代的一页注脚。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社群是持续信任生意,也是一次性生意。

2021-05-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