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打投”被禁,奶企综艺营销何去何从

犀牛娱乐2021-05-11
“倒奶事件”与奶企综艺营销浮沉录。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方正,编辑|夏添,36氪经授权发布。

“倒奶事件”的连锁反应还在继续。

十几位中年男女围坐在沟渠旁,一箱箱牛奶摆在脚边,他们边聊天边熟练地拆开包装,留下奶盖(印有打投二维码)、扔掉瓶身、倒掉牛奶,沟渠里成了废弃牛奶的海洋。

5月4日,这段15秒的视频在全网疯转,引发众怒;5月5日,北京广电责令《青你3》暂停录制;5月7日,爱奇艺蒙牛双双就视频道歉;5月8日,网信办开会回应,加强饭圈研究,引导理性追星;5月9日,爱奇艺官宣终止《青你3》录制;5月10日,北京广电再印发通知,严禁网综里出现花钱买投票环节。

在舆论场上,倒奶事件一面触到《反食品浪费法》法律底线,公众难以接受,新华社人民日报等接连发文批评;一面又踩到诱导粉丝消费红线,这正是官媒和网信办近期发声最多的场域,央视直接指出“商家和平台在倒奶事件中难辞其咎”,广电则借“严禁网综花钱买投票环节”表明了官方态度。

继爱奇艺、蒙牛双双道歉后,5月7日,蒙牛真果粒又携手节目组发布了“10日起可供退货的方案”以表诚意,但这些努力并未平息网友们情绪,“是谁把二维码印在盖子上的?”“是谁煽动粉丝打榜?”“粉丝是被迫陷入打投内卷的”等声讨不绝于耳。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风风光光多年的秀综于今时戛然而止,其冠名商过度营销、被营销反噬的“隐雷”其实很早就已埋下,而倒奶事件何尝不是一记惊雷,警示着所有综艺金主们重新审视综艺营销这件事。

奶企为何偏爱综艺

奶企毫无疑问是综艺营销的头部玩家。在综艺里的reaction、后采、游戏等环节中,明星嘉宾毫不违和地拿起一瓶奶喝起来,是综艺里最家常便饭的画面了。

多年来,眼花缭乱的奶企产品都是综艺常客。远到《爸爸去哪儿》的伊利QQ星、《歌手》的伊利金典有机奶,都因老牌综艺的全民度被大众熟知;近到《声入人心》的特仑苏、《脱口秀大会》的蓝河绵羊奶,前者靠创意文案深入人心,后者因段子植入被人牢记。

此外,《奔跑吧兄弟》和伊利安慕希、《向往的生活》和特仑苏、《创造营》系列和纯甄、《青春有你》系列和花果轻乳、《拜托了冰箱》和甄稀、《王牌对王牌》和蒙牛优益C……这些综N代节目都因和奶企各产品线品牌长期合作,令到品牌与节目形成长期强绑定,持续占领观众心智。

就在此次倒奶事件发酵的同时,话题#蒙牛投了18个综艺#也在微博上热度走高。企查查官博发布数据称,自15年至今,蒙牛旗下产品赞助了18档综艺之多;伊利从14年到现在共赞助22档节目,被财经媒体界称为“娱乐节目最大老板”。

从两家的财报亦能窥见他们对营销的高投入,蒙牛上月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其全年营收为760.35亿元,营销成本高达215.41亿元,占了总营收的28%之多;伊利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在473亿的总营收面前,其113亿销售费用同样占到24%的高比例。

为何伊利蒙牛们不惜砸巨额费用、乃至亏钱也要赞助综艺呢?首先,乳制品行业归根到底是一门“抢夺注意力”的生意。在乳制品行业,不同品牌奶源往往来自同一片区域,加工工艺也相似,这导致产品同质化严重,各家只能拼品牌力以求突围。

谁能在一天24小时里占据用户更多时间,谁能在用户看节目的两小时里释出超30%的品牌内容,大概率就能在用户心里留下品牌印记。为了不断在用户面前刷存在感,综艺成为奶企展示品牌力的最佳舞台。

其次,场景多元的综艺方便乳制品自然露出,借调性一致的综艺传递品牌理念效果佳。特仑苏有机奶与《向往的生活》的联手便是天作之合,节目为观众营造了一种远离都市、闲云野鹤的绿色田园生活,置入此场景下、宣扬绿色有机理念的特仑苏多半也会被观众喜爱,一天至少喝三瓶奶的张子枫更化身“带货小能手”。

由此观之,奶企赞助综艺确实是不断在用户面前刷品牌存在感、引导用户持续消费奶制品的营销妙法,但高营销费用的投入给奶企带去的也是久难摆脱的营收压力。从近些年看,蒙牛伊利们的的营销策略正在变得越来越激进。

秀综打投的财富密码

盯上秀综是奶企们“膨胀”的开始。

如果说伊利金典对《浪姐》的赞助还未深入饭圈漩涡,蒙牛则借助与秀综的几度合作成功打入饭圈深水区。从19年至今,蒙牛拿旗下纯甄品牌连续三年冠名《创造营》系列、拿真果粒品牌连续三年冠名《青春有你》系列,借节目热度、偶像流量一次次创造销量奇迹。

从18年发迹的这轮秀综热潮滚滚而来,每年的秀综都是各平台主打的S+级综艺,资本的大量涌入、饭圈的非理性疯狂、节目讨论度的火爆都使得秀综成为各品牌商盯上的肥肉,但拿下几个冠名似乎并没有满足蒙牛的野心。

18年,农夫山泉与《偶练》首创“粉丝买水为选手打投”的营销机制,令其线下销售额翻了500倍。这一案例极大刺激了蒙牛,从19年《青春有你1》《创造营2019》开始,蒙牛便致力于研究将品牌产品和节目投票规则绑定的花式营销玩法。

事实上,早在05年的古早选秀时代,蒙牛酸酸乳就曾因押宝《超级女声》的冠名创下过23亿的销售奇迹,但彼时的偶像打投还停留在用短信投票的原始阶段,如今乘着更工业化的秀综东风,蒙牛将“买奶打投”的玩法不断优化,甚而助产出一条围绕奶卡、奶票为核的打投产业链。

所谓“奶卡”,来自蒙牛真果粒“缤纷果粒”系列,一箱里面可以拿到一张投票卡;而“奶票”来自蒙牛“花果轻乳”系列,一箱10瓶奶,每瓶奶打开后奶盖上印有二维码,扫描它粉丝就可得到打投pick选手的助力票。相比冠名打广告,这种直接的商品销售转化,助其营销效率翻倍提升。

表面看,只要粉丝想为pick选手支付情感溢价助其出道,就必须通过购买上述产品来实现,但从本质上说,当蒙牛把产品赋予打投功能、把二维码印在瓶盖上那一刻,他们就失去了它原本的商品属性,沦为了抽象概念的“打投货币”。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开头视频里他们会如此淡定地倒牛奶。因为于粉丝而言,他们需要的只是“打投货币”;对于中间商来说,他们取出奶卡、奶票重新定价卖给粉丝,赚得的是远高于一箱牛奶价格的利润。而为了最高效地取出“打投货币”,又不想承担牛奶开盖后迅速变质引发的成本,倒牛奶便成了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在这条“取奶卡奶票+倒牛奶”的灰色产业链中,蒙牛、中间商都赚得盆满钵满,而粉丝群体实质成了被割韭菜的对象。即便粉丝非理性追星自带有原罪,但作为买奶打投营销的幕后设计师,此时的蒙牛已然难逃“诱导粉丝过度消费”的罪名,加之间接导致的食品浪费结果,蒙牛最终被过度营销所反噬。

给赞助商们的警示

从蒙牛这次营销翻车当中,我们不难发现,它讲述了一个“借饭圈势能过度营销”的故事。虽身为乳业市场两大巨头,可蒙牛在营收数据上近年一直被伊利压一头,或许是尽早摆脱老二的心太强烈,它选择了向秀综全力进军的路线。

诚然,当下的饭圈粉丝也许能为你带来流量和销量,但饭圈群体的排它性、盲目性也易造成行为失控、反噬他者的局面,尤其是把“打投、冲排名销售”这种最极端的拉踩运动牵扯进来的时候,事态向哪发展就完全不可控。

有人说蒙牛此次的失误就在于“开盖扫码”设计的不必要性,粉丝打投就必须开箱、开瓶,喝不掉势必导致食物浪费,因此,若是把打投码设计在瓶身包装内侧,问题迎刃而解。但这种建议更像是马后炮,把打投码印在包装内侧也许不会浪费食物,但冠名商“诱导粉丝消费”的行为本质其实还是没有变。

对于综艺赞助商来说,此事件最大的警示在于,针对偶像粉丝群体做内容营销时要特别注意方式方法。饭圈粉丝的购买力确实不弱,但直接刺激消费不是上乘的营销路子,在洞察粉丝心理之上激发他们的情感认同和内心共鸣才是正途。

例如,品牌方可与综艺里的爱豆合作拍摄正能量短片,让粉丝因爱豆产生自豪感、荣誉感,从而对合作品牌逐渐产生亲近感,继而进阶为潜在消费者;亦或寻找与常用自家品牌的爱豆合作,爱豆在节目里用最真实的使用体验把产品安利给粉丝们,种草效果才最佳。

言而总之,综艺营销的实质是内容营销,内容营销从来都遵循“内容为王”。品牌在研究节目受众过程中,要寻求在内容创意上与节目粉丝产生情感连接,从而吸引他们深度参与品牌活动,而不是打有意诱导他们消费的歪主意。

广电“禁止网综花钱买投票环节”规定颁布后,奶企们引领秀综打投的时代正式宣告终结。对于综艺赞助商而言,今后无论投秀综还是别的综艺,从内容上寻求营销创意一定比直接诱导消费的营销更有价值,也对你品牌的长期发展更有裨益。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马斯克、贝索斯以及布兰森都致力于推进太空旅行,这些亿万富翁们对人类未来如何在太空中工作和生活都有自己的愿景。

2021-05-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