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键盘侠宣战,全面停更社交媒体,英超动了谁的蛋糕

体育产业生态圈2021-05-11
社媒时代的新难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体育产业生态圈”(ID:ECO-SPORTS),作者:ECO氪体,36氪经授权发布。

由于【社媒静默抵制活动】,英超联赛曼联 VS 利物浦「双红会」被推迟后,俱乐部无法第一时间发声。

于是,很多球迷都注意到了【社媒静默抵制活动】。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和国内类似,海外社交媒体上歧视和仇恨言论泛滥,已是十分严峻的问题。因此,当英超官方发起这项抗议活动,立刻获得了大量支持,英超各大俱乐部先后参与。英超与英足总还计划与NFL和NBA在未来共同发起进一步的抗议活动。

但与此同时,此次抗议也带来了更多争论和质疑:为什么此次抵制最终效果并不理想?该如何彻底解决社媒恶意留言的现象呢?

面对钱与尊严的问题,俱乐部正面临着不小的困境,进退两难。

原文刊登于 The Athletic

作者 / Adam Crafton

因编辑表述需要,对原文做出了部分删改与调整

翻译 / 汪亦佳

编辑 / 傅皓南、郭阳

01 英超社媒静默,原因何在?

你是否也是社交媒体的重度用户?不只是国内用户深受其扰,在海外社交媒体的匿名海洋里,网络歧视和仇恨言论同样泛滥,正在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体育世界。

球队战绩起起伏伏,球队之间长期对抗,这些特点使得足球领域成为「霸凌文化」与「网络暴力」快速滋生的沃土。

拜社媒平台所赐,俱乐部球员深受「网络暴力」所害,无时无刻都在被手机里那些令人反感的言语和目光影响着。

这种社交媒体网络暴力行为,在国内被称为「键盘侠」

有不少球队的主帅与教练,都反应过自家球员被歧视的问题,而包括纽卡主帅史蒂夫·布鲁斯与曼联主帅索尔斯克亚在内的很多教练都表示,希望社媒平台能全面禁止球员所收到的这些恶意言论。

富勒姆主帅斯科特·帕克的声音,或许代表了广泛的看法:「我不想卷入社交媒体之中,它只是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制造愚蠢评论的平台。而我并不想被这些毫无价值的评论所裹挟。」

足球俱乐部,在社交媒体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随着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俱乐部顺势而为,纷纷利用社交媒体尽可能地扩大自身潜在影响力,以此作为俱乐部营销的噱头与卖点。

然而短短数年,反对声就已大肆席卷而来。新兴的网络社交媒体在批判者眼里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臭水沟」,在传统媒体的报道中也几乎都是负面形象。校园霸凌、儿童性诱拐、金融诈骗等等问题层出不穷。

在这样的情况下,英超联赛官方发布了《关于英格兰足球官方社交媒体静默的声明》,旨在回应球员和其他与足球有关人员持续不断地遭受到的网络暴力和歧视行为。

很快,各支球队都加入其中,豪门如曼联和阿森纳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处理、平息针对俱乐部的网络暴力问题,另外不少俱乐部还将在未来几周陆续加入【社媒静默抗议活动】。

02 钱字当头,俱乐部「革命」并不彻底

即便如此,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是:英超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还离不开社媒平台。

特别在即将到来的夏季,各大俱乐部不仅需确保与赞助商的签约能顺利进行,还要宣布那些流量惊人、能在社媒平台上掀起波澜的转会新闻。

周四下午,西布罗姆维奇主帅阿勒代斯坦言道,「我希望所有足球俱乐部都能团结在一起,共同抵制社媒。所有球队统一立场、统一战线才是唯一能改变现状的方式……但是,如果抵制活动意味着球队收入减少。那么很不幸,资本将凌驾于一切。毕竟很多人都身陷财务危机,不得不向金钱低头,放弃对社媒的抵制。」

阿勒代斯的这番话,一语道破天机。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体育具备极强的眼球效应,从联盟到球队,粉丝众多,也意味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绝大多数足球俱乐部没有就社媒一事作出尖锐评论,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承担不起舆论背后的代价。同样地,如果媒体公司下定决心抵制社交媒体,他们也必将遭受极大的利益损失。

社媒平台可以孵化狂热球迷,一旦失去,收入自然将大大降低。这对所有利益相关者而言,无疑都是无法接受的。

以曼联为例,曼联雇有全球社交媒体总监,这也是他们全球商业计划的核心宗旨。曼联行政总裁理查德·阿诺德在2016年时就曾表示:「从宏观角度,曼联旨在成为宗教信仰般的存在。正如约翰·列侬所言:‘披头士比耶 稣还更受欢迎’。我没有任何冒犯之意,但事实上球迷对曼联的参与度、互动度与热情度都堪比三大宗教。」

阿诺德同时指出,为什么曼联如此重视社媒平台上的互动:「就在不久前,我们在Facebook上达到了十亿人次的球迷互动。这些互动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我们能通过它们进一步分析球迷喜好、细分球迷群体,从而有针对性地调整俱乐部的战略方向,以推动球队不断向前发展。」

曼联的社媒平台是其战略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球员、教练、经理因为狂热粉丝而遭到谩骂,而足球俱乐部却反而因「狂热粉」赚得钵盆满盈。

有人认为这样的俱乐部是伪善的,也有人辩解称俱乐部不过是认识到了社交媒体广泛的正面作用,然后再利用自身的地位和影响力向社媒公司提议,以改变这些瑕疵。

当然,社交媒体也绝非洪水猛兽。

比如,网络社交媒体的出现推动了媒体民主化进程,改变了原先少数全国性报纸编辑掌权的局面,改善了对英国少数族裔运动员的宣传报道。如今,社媒平台让球员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声音和平台,他们也因此得以挑战偏见,掌握话语权。同时,他们在社媒平台上的影响力和传播力远远超过了在报纸上。

曼联前锋拉什福德就曾在社交媒体上为饥困儿童发声,改善了数百万儿童的生活,他在社交媒体上所展现出的率真与热情极大地激励了英国人民。

拉什福德在Twitter上发声,亲自动手运送食物 图片: Daily Mail

当我们摘下有色眼镜正视社交媒体,你会发现它已然成为人们彼此陪伴、娱乐充实、调节情绪的场所。特别是在疫情期间,这些作用尤为明显。

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暴力、歧视等负面问题也在社媒平台上肆虐着。实际上,这种「霸凌文化」几乎随处可见,就连国会女性议员也难逃性别歧视与网络暴力。

03 体育举足轻重,社媒公司也在行动?

英国足球界的反对声引起巨大反响。毕竟体育的力量不可小觑——举例而言,曼联在Twitter上的粉丝数量是Nike的三倍,门将德赫亚的粉丝数是快餐连锁巨头麦当劳的四倍。

即使拥有如此强大的球迷基础,在社媒问题上,体育俱乐部也不得不积极自救,寻求社交媒体公司的「场外援助」。

如今,社交媒体与体育的链接越发紧密,穆里尼奥曾经晒出热刺更衣室照:看,这6个家伙都在玩手机,没人理我 

格拉斯哥流浪者教练杰拉德表示,在他看来,【社媒静默】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但Instagram、Twitter等社交媒体却依然仿佛闻所未闻,表现得无动于衷。

面对这种「不作为」的言论,社媒公司则进行了强力反驳。

据The Athletic了解,Facebook一名发言人指出在去年十月到十二月期间,公司对超过3300万条仇恨言论内容采取了清理行动。其中,超过95%的清理行为是在接到举报前就已完成的。在过去三年里,公司将网络安全部门的人数翻了三倍,如今全球有将近35,000名员工从事着网络安全工作。

尽管如此,批评者认为这些公司做得还远远不够,仍然需加大力度保护平台用户。这些批判绝非毫无依据,不得不说,当相关部门要求获取实施「网络暴力」行为的用户信息时,Twitter显得很是拖沓。目前,就社媒相关事务,政府部门有意出台网络危害议案,或将对那些无法保障用户安全的公司进行裁决。

日前,Twitter宣布将测试一项功能——允许用户对自己发送的推文进行评论限制,这一方法让用户对自己发送的推文有更多的控制权,同时也能帮助降低平台「毒性」。未来,Twitter用户可以把自己的推文设置为:任何人都可以回复、只有用户关注的账户可以回复、只有被标记的人可以回复,或者根本不允许回复——和国内微博类似。

对那些遭受过网络暴力的用户来说,这一对话设置意味着他们可以选择谁有回复他们评论的权利。同时,这一设置也有助于提示用户在发表恶意评论前三思而后行。

不过即便如此,网络信息清理依然面临着很大的困境。社媒平台上的用户来自全球各地,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语言习惯,不同语言之间又有其细微差别,稍有不慎就会引起误解和歧义。

一个最近的例子是,在曼联3-2逆转战胜南安普顿的比赛后,曼联前锋卡瓦尼用西班牙语对某位球迷的称赞表达了感谢,但却使用了negrito(小黑鬼)这一涉嫌种族歧视的词汇(在卡瓦尼的母语中,这一词语常用于亲密朋友间的称呼)。随后引发巨大争议,卡瓦尼也于日前被英国足球协会制裁。

卡瓦尼后续在社媒上表示:「上一场比赛之后我的社交媒体动态是想向一位朋友表达谢意,他在比赛结束后祝贺了我。我绝对不会去冒犯任何人。我非常反对种族主义者,并且在那条动态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之前便删除了它。现在,我真心地向大家表示歉意。」

因此,不得不说,在全球社媒平台就「使用某一敏感单词或短语」而对用户作出禁言或销号的处罚,仍然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

利物浦主教练克洛普则发文支持此前由曼联队长马奎尔提倡的一项建议——【社交媒体应终止匿名】。马奎尔认为,如果网络暴力这一行为违反英国地方法律条例,那么当地执法部门可以要求社媒公司提供用户身份信息。

不过,这一想法似乎过于理想化了。毕竟,社媒平台是面向全球用户的,而非英超内部平台。

虽然目前绝大多数社媒公司已经要求用户使用手机或电子邮件进行注册,并且将在下一阶段要求用户进一步提供驾照或护照等方式来证明。但社媒实名制之路仍困难重重,争议颇多。

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法律各不相同,到底由谁来决定全球社媒平台政策呢?

或许有人会说,既然用户选择了某一平台,应当遵守平台所设置的管理条例。按这个说法的话,Facebook和Instagram每天都有数十亿的活跃用户,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将对这些网络空间内的道德行为有着非同寻常的控制权。

如此推论,显然上述说法根本站不住脚。社媒问题已远远超出了英超联赛的控制范围,绝非是英国足球界独有的难题,它是人类在实现言论与出版自由过程中出现的社会问题,是技术创新所带来的巨大挑战。

当然,也千万不要对任何一家足球俱乐部抱有期待——他们绝不可能与利益背道而驰。

04 体育举足轻重,社媒公司在行动?

在各方角力下,体育与社交媒体的相爱相杀,还会在未来长时间存在着。

站着发表圣母言论或许很容易,但如果把决策权交给你,你或许也很难做出最终的审判。

试着假设这样一个场景吧:我们在录制一档经典商业投资真人秀,作为创业者我们有一个商业提案要介绍给各位评委,以获取投资。

原文举例《龙穴 (Dragons' Den) 》,其评委均为千万英镑身家的成功企业家,每一集都有来自不同行业经过筛选的创业者带着自己的商业创意和投资计划在评委面前进行简短的介绍以说服评委给自己投资。

你大概会做出这样一段发言:

各位评委好,我们的商业提案是这样的:我们将专门打造一个足球社媒平台,俱乐部或球员可以在平台上直接与球迷沟通对话,他们也可以利用平台的影响力推广社会公益事业。当然,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也可以聘请专门的公关人员负责平台账号管理。毕竟,我们这个平台的理念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社媒平台上常常会出现一些网络暴力问题。具体包括:

第一,种族歧视问题。球赛结束后,不管黑人球员在赛场上的表现如何,他们总会在网络上收到许多充满种族歧视的信息——带有歧视意味的猴子emoji又或是黑奴采棉花的恶意影射。

第二,性别歧视问题。我们将在平台上努力提升女性球队的地位,尽管如此,女性球员仍可能会遭受身体羞辱,性别歧视与冷暴力。

第三,性少数群体歧视问题。尽管我们平台没有出现同性恋球员,但是我们平台胆敢参与并支持LGBT平权运动,必将会有许多用户发出呕吐的表情以抵制抗议。

此外,裁判有时也会在社媒平台上遭受死亡威胁。

尽管会有这些潜在问题,但是,评委们,请你们注意!俱乐部以及球员们有着上百万的忠实拥趸者。我们可以利用庞大的球迷群体来壮大自身并从中获利例如,在平台上嵌入利润丰厚的体育博彩赞助商,又或是细分平台受众并将不同群体的注意力售卖给不同的广告商。

当然如果球员足够精明,他们也可以利用我们的平台建立自己的个人品牌,利用完美的公共形象与口碑与运动服饰、香水等商业品牌签约合作以挣取更多薪水。就像「你的林皇」林加德,凭借个人形象成为了美国开心果代言人,还自创了服装品牌。

好了,评委们,哪些人愿意投资或参与到这项平台计划当中呢?

要知道,到目前为止,这几乎涵盖所有利益相关者——足球俱乐部、媒体公司、运动服饰制造商、足球迷。

我们承认,打造这样一个平台会出现一些负面问题。但总的来说,我们仍认为通过这样一个社媒平台有助于我们充分了解球迷喜好,满足球迷需求,引起情感共鸣。

设身处地地思考一下,如果决定权在你手里,你,又会如何权衡社交媒体平台的利与弊呢?

原文链接:https://theathletic.com/2508681/2021/04/10/toxic-but-lucrative-why-football-wont-walk-away-from-social-media/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自PlayStation 5在去年11月发布以来,受芯片等组件短缺影响,PlayStation 5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2021-05-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