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音乐节现场围观数万人喊退票

娱乐产业2021-05-10
票价涨了,音乐节变多了,为什么还是抢不到票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 朱婷,36氪经授权发布。

刚刚结束的假期,举办了超20档音乐节,遍布20+个城市,五一劳动节秒变五一音乐节。

5月6日,在大麦发布《2021五一档演出观察》的报告中显示:“五一”小长假期间,线下专业演出超3800场,其中Livehouse、脱口秀、音乐节票房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幅较均超250%。

此外,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监测,今年“五一”假期期间,全国演出场次约1.4万场,演出票房收入8.6亿元,假期观演人次超过600万,其中旅游演艺观演人次占总数的40%以上,音乐节、演唱会观演人次占总数的12%。

据不完全统计,5月1日—5月4日,全国20余个城市,累计超过20+场音乐节。前排蹦野迪,后面更像是去野炊的;爱豆越来越多,都快变成拼盘演唱会了;大旗变灯牌,现场网红处处拍,一言难尽……音乐节和音乐的关系似乎变得越来越微妙。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自2019年《乐队的夏天》第一季播出后,音乐节的市场,越来越火红了。核心原因在于:人也就是乐队,火了,演出报价直线上涨。上了节目的自不必多说,娱sir了解到就连普通小众乐队的都在上涨。头部乐队翻了10倍以上,普通的也是2—5翻。

综艺的走红,让手握大把乐队资源的摩登天空、太合音乐等公司收割了不少财富密码。音乐节越来越普及,原本存在以及新增的一系列问题也随之放大,甚至引起反噬。譬如,音乐节门票涨价、抢票难、嘉宾迟到、现场延迟、嘉宾同质化严重、现场体验感差等。就这些问题,娱sir和刚去完音乐节现场的两位乐迷,深度聊了聊。

阿元:“手握PRO门票,我在北草现场围观了数万人齐喊退票”

“退票退票~”

5月4日,北京草莓音乐节(以下简称:北草)现场,数万人整齐划一,高声呼喊“退票,退票~”这还只是名场面之一,另一个则是全场大骂沈黎晖(摩登天空创始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天现场,原计划13:00开场的草莓音乐节当天因为大风吹的原因,延了又延。大概下午五点,距离正常轮到超级斩、康姆士乐队表演时间已经过去近两个小时了,观众们坐不住了。

一阵“躁动”后,E舞台超级斩登场。

新一轮尴尬又出现了,身在旁边R舞台的观众们直接啥也听不清,且还有奇怪的回音,加上超级斩风格(二次元和重型音乐结合),不夸张地说,现场实属有些诡异。对于第一次听超级斩现场的观众来说,确实不太友好,现场甚至发出了不太礼貌的嘘声,还有因为想听下一个乐队康姆士的观众更是数次呢喃:她们怎么还没唱完啊。

娱sir当天也在现场,也并非第一次听超级斩现场,虽然不是这种音乐风格的受众,但有一说一,当天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尴尬局面,音响效果绝对是主因。

娱sir后来有咨询E舞台的受众,他们表示超级斩的声音在那边是正常的。接下来的康姆士、大波浪、梅卡德尔、郭顶、五条人、重塑雕像的权利、痛仰亦是如此。R舞台和E舞台看似挨的很近,但现场完全是两种效果。

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场设施不完备,一方面,观众之于音乐节现场体验感大大减分;另一反面,对于新老乐队来说,或多或少都是伤害。

但真正引发现场大骂沈黎晖的原因,还是延迟造成乐队表演时间压缩和不尽兴。据现场乐队以及乐迷介绍,包括康姆士、五条人、痛仰等乐队在内的乐队,原本定的表演时间是40分钟,但最终被压缩为25—30分钟,原本排练好的好几首歌只能夭折。有一个小细节是,痛仰表演间歇说了一句:fuck草莓,多少听出来了不爽。

晚上痛仰作为压台表演才开始,有工作人员直接冲上舞台表示:不能开火车,不能举旗,请安静地听完。娱sir了解到,是因为中间那块区域的乐迷开火车引发了小型混乱,痛仰接着唱之前,也简单强调大家注意安全。

现场体验感不爽的点还在于交通和饮食。今年北京草莓音乐节的举办地点在北京世元公园,延庆。出行工具大巴车,不过4月30日就停止售票;自驾,打车,从朝阳出发,费用大概在300往上;公共交通,公交、地铁、火车统统体验了一把。时间大概2.5—3小时。

到了现场,排队购买美食。手持PRO票(单日票价720/张)的阿元,去了官方消息上说的合作商家,在询问是不是9折优惠时,“道顿堀”、“小北饵块”等商家工作人员纷纷表示:不是我们家,我们没有合作。即便她再次拿出了大麦PRO票务说明,商家也不认,最终她以原价38元买了一碗米线。她告诉娱sir:多少还是有些不爽,虽然只是几块钱的事,但就是觉得被欺骗了。

接着聊当天延迟的原因,天气,现场有一阵风确实很大,但没有维持两个小时那么久。那是为什么呢?在豆瓣月亮组有资深乐迷表示,出于安全因素,现场警察直接叫停了活动,带走了导演。娱sir私下向相关工作人员确认,对方未做回复。

但可以确认的是,确实是因为天气原因,产生安全隐患,故而延迟,然晚上超时恐被罚款,又或是警察全程盯着需要按时结束,只能压缩乐队表演时间,收场。

乍一看,这一切看起来主办发也无能为力。但实则,草莓音乐节从2010年开始,到现在已经举办了数以百计的场次,问题每年都出现,用粉丝的话来说,“你已经是个成熟的音乐节了,为什么还总是让粉丝不爽。”

帽子:“票价挺贵,音乐节很多,但我还是抢不到咪豆门票”

来自云南的帽子,在众多音乐节中相中了南京咪豆音乐节,这不是她第一次听咪豆。

在和娱sir的对话中,她表示一般都是根据音乐节阵容来决定去哪场。“夏日入侵、橘子海、霓虹花园、朴树都是我的爱,二手玫瑰现场也好嗨”,今年的阵容她最喜欢南京咪豆(第一天)和成都的星巢秘境。

而聊起这次抢票经历,帽子说道:“我哪能抢到,阵容好的早没票了,上海国潮因为有爱豆就更不用说了。“帽子的话也是大部分乐迷的内心OS,各大音乐节阵容越来越强,是这两年的一个变化,而阵容越大,抢票就越难。即便音乐节的场次在增多,即便票价也在上涨,但借用帽子和更多乐迷的话来说,“我依然抢不到票,正常渠道根本无法。”

非正规渠道一:找黄牛买。黄牛自然坐地起价,比如南京咪豆,预售280元/张,正价360/张,到了黄牛那里,直接600元/张。

非正规渠道二:帽子告诉娱sir,她的票是朋友公司卖的,重点来了,门票和酒店打包出售的套餐(两张票+一晚酒店999),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不然根本买不到票”。

回想起去年11月昆明五百里音乐节的经历,帽子直呼“裂开”。“抢票无果,但又很想去听,毕竟是在自己所在的城市,黄牛卖700元/张,贵。”结果唱着唱着里面停电了,即便如此,帽子出400元/张,黄牛还不卖。“黄牛太倔强了,黄牛的说法是,只要痛仰还能唱,趴着唱,价格都是这么多。”

抢票难,票价越来越贵,但还是想去现场,因为有喜欢的乐队或艺人,但现场体验感能不能完善一下,这是帽子以及无数乐迷的心声。

“如果阵容还可以,我是愿意买的,但是也别太过分,而且我搞不懂到底放了多少票出来,又有多少票给了黄牛,官方买不到票,票都在黄牛那里,这就无语了。”黄牛、官方、粉丝,不止是音乐节,整个演出市场,这三者的关系永远是个迷。

一边骂,一边蹦,活在梦里活在音乐里

“不过,最终都会因为听到喜欢的乐队,而忘记这些不好的体验。我愿意永远住在音乐节。”类似的话,阿元也表达过。

在娱sir看来,这可能也是主办方们加价的底气吧。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和饭圈一个道理,永远有人会不顾一切奔赴音乐节、花钱花时间为自家爱豆打投。

因为在这一场场乌托邦中,有击中他们内心的火苗,也许是某一支乐队,某一个爱豆,又或者他们只是单纯迷恋那个现场,享受活在梦里的那个瞬间。

音乐节涨价、现场体验感极差、万人齐喊退票,以及成为现场观众情绪出口的沈黎晖,都终将会在下一波音乐节潮来临的时候,成为过去。

换言之,从商业层面看,短期内并不影响音乐节和背后的资本变现赚钱。但长远来看,这些积攒又或者新迸发的问题,于国内音乐市场、音乐节的生态发展而言,无疑会形成一次次伤害,搭建起来的音乐节文化,某一天,吧唧一下,砸个稀碎。倘若真的演变到:在音乐节,音乐成了附送,这对于那些真正热爱音乐、热爱现场的乐队和观众来说,该是何其遗憾呀。

备注:文中阿元、帽子均为化名。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豆瓣

太合音乐

财富密码

微信

了数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