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嘎交杯下,一场“茅台”、“五粮液”的贴牌酒宴

锌财经2021-05-08
互联网的水很深,直播间的酒更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小羊,36氪经授权发布。

“劝劝潘子吧”。

“嘎子哥”谢孟伟的抖音视频下被这句话刷屏了。

潘长江直播劝谢孟伟不要卖假酒,但不久后,自己却笑呵呵地开直播卖起了同一款酒。由此,网络热词“潘嘎之交”诞生。

在现在这个直播带货比认真演戏唱歌赚钱快的时代,明星下海屡见不鲜。近日,袁姗姗现身直播间,在不到8小时的时间里,进账320万。据悉,当天累计观看次数为534万,最高的时候同时有4.7万人在线观看,总成交了5.1万单,销售总额达到1609万。

在各种带货商品中,酒水能成为直播吸金商品前几名是毋庸置疑的。明星自身的影响力,加上性价比极“高”的厂商货源,以及“茅台”、“五粮液”等知名品牌的“镀金”,都无一不在预示着直播卖酒的前景明朗。连疑似晚节不保的老艺术家潘长江都彷佛被它下了蛊。

然而,一些问题也悄然而生。虽然头顶“茅台”、“五粮液”光环,但一些明星直播间里的酒水在细细研究之下却大有猫腻。

嘎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酒?

在谢孟伟抖音直播间,可以看到一款打着茅台旗号的“(明星专享)白金醇酒”,标价为4瓶999元,并且买一送一。该酒瓶身注明生产企业为贵州茅台酒厂(集团)白金酒有限责任公司。

锌财经电话咨询了茅台某工作人员,对方称贵州茅台酒厂(集团)白金酒有限责任公司是茅台集团旗下保健酒公司的子公司。“但是只有标有‘贵州茅台酒’五个大字的才是茅台酒。”工作人员表示。

在淘宝、京东平台上也并未搜寻到此款酒。而在百度上搜索显示,该款酒已下柜。关于该款酒的最新消息是在2019年。

据业内人士透露,该款酒并非茅台酒,实际上是一北京公司生产的、一款价格虚高的低端酒。而该公司早些时候是茅台集团的一个子公司和其他公司组建的一个新公司叫贵州茅台酒厂(集团)白金酒有限责任公司。目前,该子公司已经被茅台集团砍掉了。因为该酒的资质日期授权之类的已经过期,所以上不了架。

该业内人士还提到,即使该款酒以前是正规生产出来的,但现在由于其公司与茅台没有关系了,所以也算是贴牌酒。

贴牌酒,也就是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贴牌生产),并非假酒,而是一种常见的代工形式——由生产厂商按商标持有者的需求与授权,代为生产产品。虽然目前来看带有贬义,但其实它是一种合理合规的商业形式。

中国历史上第一款贴牌酒是福建省邵武市糖酒副食品公司与五粮液合作生产的五粮醇。但由于其价格亲民品质好,再加上销售业绩火爆,就被五粮液重新赋予了嫡系身份。

在五粮醇掀起贴牌风潮后,国内贴牌化运作模式愈发红火,各白酒厂家争先恐后。某些厂家为了赚快钱,用了质量很次的原材料制酒,贴上知名牌子,卖了一轮就卷铺盖走人。而在互联网电商逐渐成熟后,厂家将贴牌酒给主播带货,大多数都是以次充好,打着“茅台”、“五粮液”的旗号欺骗消费者。渐渐地,贴牌酒就变成了贬义词。

不过,谢孟伟卖的该款酒不同于五粮醇。该酒不仅价格虚高,而且和茅台并无关系,只是贴了它的牌子。有消费者称,酒的品质差,服务也差。还有某资深酒友告诉锌财经,谢孟伟直播间里的酒没有一个是正儿八经的酒,买了就只能砸手里边。劝嘎终成嘎的潘长江的“黄金酒”亦如此。

截至今日发稿前,谢孟伟直播间的商品橱窗所有酒类皆已下架。

贴牌酒成为直播间宠儿

“我告诉你嘎子,面子值多少钱呀,我都不在乎面子,只要你不需要在这个平台赚钱,那你就活得很开心很快乐!”潘长江曾劝告谢孟伟道。

一转头,潘长江也开始在直播间带货。

互联网的水很深,你把握不住,潘叔不怕,叔是长江。

近些年,我国网络直播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据前瞻经济学人APP,2020年,“全民直播”时代来临,网络直播市场达到历史新高,初步测算市场规模突破1500亿元。根据CNNIC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我国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88亿人,在所有网络直播细分中排名第一。

但是,仅头部主播带货已无法满足平台和品牌日益增长的需求,在此情况下,很多演员、主持人甚至不知名网红也纷纷入场。

为了赚奶粉钱,事业没啥水花的嘎子哥谢孟伟也赶上了这一波浪潮,摇身一变成为了带货主播。

一开始,嘎子在直播间卖鞋,之后白酒就渐渐成为其直播间的座上宾,唯一不变的就是,这些商品都是杂牌。

“五粮液”“茅台”等知名品牌一直都是畅销产品,所以不必“纡尊降贵”走进直播间。但某些不知名品牌却需要直播的影响力。不过,这些品牌由于其知名度太低,即使价格便宜也很难被选上。贴牌酒就成了最好的选择。由于其成本低利润高、定价自由以及货源无限等属性,再加上大部分酒友容易被“茅台”等名字唬住,所以贴牌酒在一定程度上是好赚又好卖。

甚至连一直在还债的、口碑很好的罗永浩,直播卖的很多五粮液都是贴牌酒。

在“达不溜”(W,代指钱)面前,厂家和主播总是十分容易低头。但嘎子哥等明星这种消耗消费者信任的行为,无论是对自身名誉还是对电商大环境都埋下了很大的隐患。

“‘直播带货’是近年来新兴的线上购物形式,但线上直播带货仍需受到法律的监管,主播在选品时也应当为消费者负责,以更加谨慎的态度加强对直播售卖产品的审查,才能实现直播带货的初心。”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常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拒绝不了流量红利诱惑的嘎子,恐怕也很难从直播带货的“深渊”里再次爬出来。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新商业的记录者,新经济的推动者。
特邀作者

新商业的记录者,新经济的推动者。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如今,任何爱好都有可能成为一种可行的收入来源

2021-05-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