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101”能否打造新次元顶流?

一起拍电影2021-05-08
进击的“虚拟偶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娱观察”(ID:wldygc2016),作者:贝波,36氪经授权发布。

4月27日,Netflix公布了官方虚拟Youtube偶像N-ko Mei Kurono,宣布其将以公司“动漫宣传大使”的身份在Netflix的Youtube频道上开启一系列原创动漫秀。4月29日,爱奇艺以寄生熊猫Producer·C的潮玩形象为主体打造的动画短剧集《寄生熊猫》在爱奇艺随刻APP全网首播,以每周2集的频率更新。

作为流媒体播放领军者,Netflix计划通过Vtuber的走红来宣传其对动漫内容领域的兴趣与布局,而《寄生熊猫》依托爱奇艺生态赋能优势和其兴趣社区理念,进一步释放了兴趣布局的互动娱乐价值潜能。

随着越来越多的新兴事件涌入互联网平台,数据化产业急剧迭代,新业态融合加速了互联网的广度发展。过去一年,Vtuber博主Gawr Gura,Kiryu Coco等Vtuber用户的关注者超过百万,国内推出了“A-SOUL”“无限王者”等虚拟偶像团体引人瞩目,初代虚拟偶像洛天依更是登上央视2021春晚舞台,正式进入主流视野。

从互联网到互联网+,虚拟偶像迅速崛起,成为市场中炙手可热的品类之一,也为二次元和三次元行业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39年发展起落,终成完整产业链

“虚拟偶像(Virtual Idol)”是依托现代影像和语音技术等手段,融合创作者对现代人物性格、心理的把握而建构的偶像形象,与小说、漫画中构建出的角色不同,虚拟偶像是存在于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的“人物”。

上世纪80年代,日本TV动画《超时空要塞Macross》制作方曾以剧中角色林明美的名义,将剧中插曲按照偶像专辑发售,最终进入Oricoon榜单,引领亚洲虚拟偶像时代的开端。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声优为基础展开的偶像角色企划与日俱增,从3DCG形象到游戏形象,再到基于音乐合成制作软件的虚拟形象,虚拟偶像的形式和定义不断更新,且一直在发展中产生变化。

2007年,以语音合成技术的音源库为基础,世界首个真正意义上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诞生,官方随即引导日本网友对其进行同人创作,并在线上分享和传播,创造其存在价值,初音未来才得以进化成拥有多重人设与形象的出道偶像,奠定了虚拟偶像的养成型孵化模式。

基于“初音未来”的打造模式,经过多轮试验和衍变后,中国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2012年推出了一款以VOCALOID3语音合成引擎为基础制作的中国本土虚拟歌姬“洛天依”。

作为国内虚拟偶像的代表人物,洛天依不甘示弱,多次举办了自己的全息演唱会,留有《权御天下》《刀剑如梦》等代表作,并登上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江苏卫视跨年晚会、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等多个主流电视舞台,其带来的经济效益一度超过真人流量偶像。

虚拟偶像本身自带话题,拥有强大的粉丝团体,且不存在人设崩塌等问题,既可以用真人偶像常用的直播、发行专辑、举办粉丝见面会和大型演唱会等方式与粉丝进行互动,又可以通过同人创作、衍生等方式更加有效地与粉丝共同打造出多元化价值,满足粉丝情感诉求。

新媒介渠道拓展和技术的完善,使虚拟偶像产业逐渐兴起,阿里巴巴百度、爱奇艺、B站等平台纷纷入场,拓展产业范围及圈层,逐渐扩大至千亿级市场规模,如今耕耘多年的虚拟偶像生态已然成熟,且有全面爆发之势。

随着短视频、电商直播的火热,在“互联网+”IP经济时代,以虚拟现实为技术手段的虚拟偶像经济发展也愈加火热。

以《寄生熊猫》为例,该形象在网综《我是唱作人》中作为MC出场首秀,随即在爱奇艺多档热门综艺和活动现场频繁露脸,加深观众印象。而后基于这一形象,爱奇艺落地了多种性格的潮玩产品。

虚拟和现实的有效“连接”,为产业扩容带来巨大想象空间,虚拟偶像面临更广阔的大众舞台,经济价值也逐渐得到利用,且未来会拓展出更加多元化的产业链,但这种变现方式具有条件限制和无法打破的壁垒。

颠覆性变革,“拟人化”带来N种可能

当下,粉丝经济仍是虚拟偶像变现的主要手段,随着二次元文化和追星热潮持续高涨,为了顺应时代潮流和行业走向,诸多平台及公司选择推出优质虚拟偶像团体来瓜分占领市场。

此前,爱奇艺推出虚拟乐队“RichBoom”,乐华娱乐推出女子虚拟偶像团体“A-SOUL”,腾讯基于《王者荣耀》中的游戏角色推出了“无限王者”AI虚拟男团,通过演出、授权、广告、周边经营运作获取收益,增加其商业价值。

由于多数虚拟偶像难以完成庞大流量积累,中底部平台公司的商业化进程走得格外艰难,且虚拟偶像早已完成了验证市场容量和用户培养阶段,进入全面拓展商业领域的第二阶段,“洛天依”模式依旧可用,但并不适用于当下市场,模式上的创新突破成为市场竞争的重中之重。

以初音未来、洛天依等为代表的虚拟偶像需要以二次元文化圈层为基底,发展很容易达到上限。为了更多圈层的观众,平台和公司选择将真人偶像进行虚拟化,建立“虚拟人”。

2020年11月,韩国SM公司以“真人+虚拟人”的形式推出女团aespa,用4位真人和4位虚拟人的方式,试图打破偶像团体在韩国的发展困局。

而国内这边,淘宝人生推出了易烊千玺的虚拟版,次世文化CEO陈燕为迪丽热巴、黄子韬分别打造了“迪丽冷巴”和“韬斯曼”的虚拟形象,试图突破不同圈层的文化壁垒。

作为明星虚拟人物的成功案例,刘涛的“刘一刀”虚拟形象在宣传和应用上做到了潜移默化和深入人心。

刘涛的直播栏目针对不同主题做了不同的内容策划,用综艺化观感淡化销售的紧迫感,让“刘一刀”不只是一个带货工具人,也变成了一位正在努力突破次元,打破圈层,开创明星直播新纪元的领军人物。

除了二次元虚拟偶像、名人虚拟偶像外,品牌方也通过虚拟人物的方式建立品牌人格化特色,欲成三足鼎立态势。

例如肯德基推出了山德士上校,屈臣氏推出“服务大使”屈晨曦,主要用于帮助合作品牌做产品推广,参加公关活动的虚拟直播等工作,更多品牌的虚拟代言人及新合作形式即将登场。

虚拟偶像是需要不断创新改革的长线生意,从初音未来、洛天依到刘一刀、屈晨曦,都是行业内寻求突破创新的成果和重要转折点。

只要技术稳定,做好人物内容,虚拟偶像便能实现全方位实时互动,从而将文化、商业、生活充分结合在一起,形成万亿、兆亿级的市场规模,对互联网应用、品牌营销、市场消费产生新的变革,打造出新时代的次元宇宙。

可以预见的是,虚拟偶像会成为新的行业风向标,走进大众日常生活。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你也可以从业余转为专业。

2021-05-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