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近900亿美元,揭秘香奈儿背后的家族办公室

家办新智点2021-05-12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家办新智点”(ID:foinsight),作者:家办新智点,36氪经授权发布。

在中国,家族办公室(以下简称“家办”)才露尖尖角。而在欧美,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家办已成为很多超富人群的选择,也形成了极为成熟的业态。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家办新智点》将介绍一系列海外的优秀家族办公室,希望能对国内的家办从业者有所启发。今天带你去了解香奈儿背后的神秘家族办公室——Mousse Partners。

01 神秘的韦特海默家族

当提及奢侈品品牌香奈儿(Chanel)时,大多数人想到的是创始人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或香奈儿的灵魂人物“时装界的凯撒大帝”卡尔•拉格斐尔德(Karl Lagerfeld),香奈儿的真正掌控者韦特海默家族(Wertheimer)则一直低调潜行,在聚光灯之外闷声赚钱。

韦特海默家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犹太家族,其渊源堪比罗斯柴尔德家族。韦特海默家族的起源可以追溯至中世纪的德国,历经数代变迁,已经彻底法国化。

19世纪70年代,欧内斯特•韦特海默投资了化妆品公司——Bourjois。在欧内斯特的两个儿子皮埃尔和保罗的操持下,20世纪20年代Bourjois成为了法国最大的化妆品和香水公司。

彼时,1922年可可•香奈儿和著名调香师欧内斯特·鲍创作了5号香水,这款香水一经推出便很快引起了市场的热烈反响,但在实验室的生产条件下,产量非常有限。为了让5号香水走出实验室,实现量产,在法国拉斐特百货公司(Galeries Lafayette)创始人塔菲勒·巴德尔的介绍下,可可•香奈儿结识了皮埃尔·韦特海默。

1924年,皮埃尔·韦特海默与可可·香奈儿达成协议,香奈儿香水公司正式成立,可可•香奈儿担任公司的董事长:其中可可•香奈儿以配方和制造工艺获得10%股份,塔菲勒•巴德尔获得20%股份,皮埃尔•韦特海默为香奈儿5号香水提供全部的融资、生产、营销及分销业务,占70%股份。

*香奈儿5号香水

此后,5号香水的成功却使香奈儿与皮埃尔·韦特海默的关系恶化——身为董事长的可可•香奈儿发现自身利益受损,她交出了一切,却只得到10%的利润。1935年香奈儿发起诉讼,与和韦特海默家族之间拉开了一场持续多年的控制权之战。

1944年,为了避免两败俱伤,皮埃尔·韦特海默和可可·香奈儿达成庭外和解。1947年5月17日,可可•香奈儿获得900万美元来自“香奈儿5号”的战时利润,同时未来全球每销售一瓶香奈儿5号,她将提取2%的利润。这使得可可·香奈儿每年的收入在2500万美元以上,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1954年,皮埃尔·韦特海默收购了巴德尔20%的股份,至此韦特海默家族拥有香奈儿90%的股份。1971年,可可·香奈儿离世。1974年,韦特海默的家族成员阿兰·韦特海默(Alain Wertheimer)在说服董事会后执掌香奈儿至今。

 *可可·香奈儿

香奈儿能够从小众精英的定制工作室跃升为一线的奢侈品品牌,离不开韦特海默家族的苦心经营。其中,最重要的举措包括阿兰·韦特海默接手香奈儿后将其产品推向全球市场。

此外,和很多企业一样,香奈儿也曾面临“至暗时刻”。20世纪80年代,当时的香奈儿由于缺乏创新,失去了年轻一代客户群,被视为中老年女性的品牌,几乎陷入了生死濒危的边缘。1983年,阿兰·韦特海默发掘了天才设计师卡尔·拉格斐尔德重振香奈儿。在卡尔接手治理下,香奈儿攀上了新的高峰。

2018年,香奈儿在成立108年以来首次公开财报,数据显示其在2017年总销售额达96.2亿美元,营业利润达26.9亿美元,自由现金流达16.3亿美元。香奈儿通过亮眼的财务数据直接否认了出售和寻求IPO的传闻。

*卡尔·拉格斐尔德

目前,Chanel已经传承至第三代,接班人阿兰·韦特海默和他的弟弟杰拉德·韦特海默(Gerard Wertheimer)各持有香奈儿50%的股权,其中阿兰·韦特海默担任香奈儿品牌总裁,杰拉尔·韦特海默担任香奈儿手表公司总裁。在《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中,阿兰与杰拉德以345亿美元财富共同位列第41名。

尽管香奈儿已经成为全球知名的奢侈品品牌,但其身后的韦特海默家族鲜少公开露面,不惜一切代价避开媒体的聚光灯。阿兰和杰拉德很少参加香奈儿的新店开幕或者其他活动,也从来不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宣传页面。当他们去参加香奈儿的时装秀时,也会选择坐在第三排或第四排的位置。

杰拉德曾表示,“我们是一个谨慎的家族,(对香奈儿)我们从来不说什么。香奈儿是关于可可·香奈儿的,是关于卡尔·拉格斐尔德的,是关于每一个在香奈儿工作和创作的人的,而不是关于韦特海默家族的。”

02 900亿美元的管理规模

香奈儿的成功为韦特海默家族带来了巨量财富,为了实现家族财富的保值和增值,韦特海默家族在1994年成立了家族办公室Mousse Partners。

据彭博社报道,目前Mousse Partners管理着近900亿美元财富,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单一家族办公室之一,其规模和运营模式完全类似于专业的机构投资者。

Mousse Partners 由总裁兼董事长查尔斯·海尔布隆(Charles Heilbronn)领导(阿兰和杰拉德兄弟的同母异父弟弟),他于1987~2004年间担任Chanel的两家公司Chanel Limited 和Chanel Inc.的执行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

在2016年,Mousse Partners招募了JPMorgan Chase & Co.(摩根大通)和Lazard 的前投资银行分析师Suzi Kwon Cohen 加入担任CIO(首席投资官),他此前领导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在北美的私募基金业务。

在投资方面,Mousse Partners投资于多个资产类别,其中包括私募基金、风险投资、房地产、股票和对冲基金等,其中在美容科技投资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Mousse Partners一般通过其旗下基金投资,总部位于纽约,并在北京和香港设有办事处。据悉,Mousse Partners 在曼哈顿、香港和北京有30多名员工。

其中,Mousse Partners北京代表处“沐思中国”主要开展对私募股权基金、对冲基金及地产基金的投资,并且也参与大中华地区的直接以及联合投资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Mouse Partners正在重塑其投资组合。Mousse Partners在美国美妆连锁零售商Ulta Beauty股价飙升接近创纪录水平之际削减了持股比例。

据Mousse Partners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信息显示,自今年3月底以来,Mousse Partners出售了价值约4.8亿美元的Ulta Beauty股份。此次减持后,Mousse Partners 仍持有Ulta Beauty 价值约1.5亿美元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Mousse Partners在减持Ulta Beauty的同时,于本月增持了美国清洁美容品牌Beauty counte的股份。有评论认为,这或许表明实体零售增长已见顶,零售的未来的增长点将出现在电子商务领域。

03 Long Money

提及Mousse Partners,我们可以看到风险投资是其资产组合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在直接投资方面Mousse Partners表现的非常活跃。

在投资标的上,Mousse Partners跨越了香奈儿的时尚和美容经营范畴,投资了娱乐、消费、家居和制药等多个领域。

自2020年初以来,Mousse Partners已经投资了云通讯平台MessageBird、酒店餐饮服务平台Butler Hospitality以及健身公司Tonal。Mousse Partners还购买了食品初创公司Nature’s Fynd 的股份,Nature’s Fynd主要生产一种蛋白质,从黄石国家公园的火山微生物中开发而来。近日,Mousse Partners还参与了休闲连锁快餐连锁店Cava的新一轮融资。

此外,Mousse Partners 还是美国美妆连锁零售商互联网男装品牌Bonobos 和互联网家居品牌One Kings Lane 等公司的早期投资人。

在中国,Mousse Partners投资了电影院开发商卢米埃影业(Mousse Partners在中国的第一个直接投资项目),并参与了中国电子商务公司汇奢尚A轮融资。此外,它还投资了时尚摄影应用程序Pose.com和LED光学技术初创公司Illumitex。

《家族办公室为什么爱风投?》一文中,家办新智点总结认为,家族办公室热衷于布局风投,最主要的原因有三个:

首先,最主要的原因是风险投资带来可观的回报率。据报告《家族办公室风险投资2020》(FamilyOffice Investing in Venture Capital 2020)显示,24%的受访者表示,这是驱动其所在的家族办公室布局风投最主要的原因。

在疫情发生前,不少家办负责人表示,他们从一些传统、保守的投资组合中撤出,并持续增加在VC领域的投入,原因就是担心错过了高回报。

第二大原因是家族基因。23%的受访者认为,考虑到家族办公室的DNA,投资私人公司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第三大原因是为了资产配置的多元化。19%的受访者表示,资产多元化配置,是他们所在家办布局风险投资的首要原因。

对比来看,相比其它风险投资机构,家族办公室作为“长钱”,往往坚持“长期主义”的投资策略,对投资回报更有耐心。譬如,Mousse Partners投资Ulta Beauty这一案例至少持有14年,回报率超过了1700%。谈及投资理念,阿兰曾表示:“我们不总想着回报,我们不是为了卖而买的,我们买来是为了让它更好。”

对于家族办公室来说,尽管风险投资具有高回报、分散风险等优势,同时也需要充分考虑到其高风险、低流动性等风险因素。对于新进入风险投资领域的家族办公室应循序渐进,可以通过投资GP,寻找联合投资的机会,逐步建设自身机构化和专业化的投资能力。

(《家办新智点》提醒: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费率透明化改革”的逻辑是什么?新的费率下,商家的成本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笔者走访了郑州、长沙、佛山等多地商户。

2021-05-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