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逼死强迫症」的设计,到底好在哪?

爱范儿2021-05-07
即使是搞怪逗趣的设计,在人们的需求中也会占据重要的位置。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作者:吴淇,36氪经授权发布。

设计师用起心理学,有时比谈判高手的杀伤力要强多了。

最近日本有一款设计爆火。1 月底发布产品预告时,便收到超过 20 万推特网友的点赞。3 月底正式推出后马上大卖,到现在早已断货只能预订。

这款抢疯了的设计长这样,看着是一卷平平无奇的胶带。

Monyaizumi 设计的胶带. 图片来自:Twitter

它既没有实力 IP 加持,也不是大咖级人物的作品,而且它也并不是很便宜,一小卷售价 900 日元,折合人民币 53 元。

这胶带得用到快递纸箱上才能发挥它的功效——粘的越多道,纸箱看着就越破。这逼真的效果,是设计师在破坏纸箱的反复钻研、反复实验过程才换来的。

Monyaizumi 设计的胶带粘在纸箱上的效果. 图片来自:Twitter

这款设计,简直就是快递小哥的噩梦——收件人看着不爽,快递小哥也要跟着受气。偏偏设计师 Monyaizumi 本人,形容这是种「享受」:

最初,我经常用胶带包装产品,正因为这样,我希望能通过胶带的设计来让人们感到惊讶和享受。

Monyaizumi 设计的胶带粘在快递信封上的效果. 图片来自:Twitter

而且,这还不是设计师 Monyaizumi 的首次恶搞。

他曾经设计出老磁带外形的卷尺,拉出卷尺的时候,难免会联想到磁带被拉坏的崩溃时刻。

Monyaizumi 设计的卷尺. 图片来自:Twitter

纸牌设计也是他的强项,不仅拿「Windows 错误信息弹窗」当素材,还瞄上了各种常用图标,在用设计搞事情的路上,Monyaizumi 从来没有停歇过。

Monyaizumi 设计的纸牌. 图片来自:Twitter

Monyaizumi 设计的纸牌. 图片来自:Twitter

Monyaizumi 设计的卡片. 图片来自:Twitter

如果说这些还是小玩意,放到家里也仅仅是拿起来时才会惊喜或者惊吓,那家具类的大体积产品设计,放到家里哪个位置,只要有点强迫症倾向,恐怕都要全身心不爽。

Guy Keulemans 设计的《1=2 椅子》,让人们在选椅子这么日常的事情上,陷入了两难选择。

Guy Keulemans 设计的《1=2 椅子》. 图片来自:guykeulemans.com

在一次与同事的讨论中,Guy 有了给古董椅子改头换面的想法。

改造前的古董椅子. 图片来自:guykeulemans.com

他先拆下了椅子的上半部分,用 6 毫米粗的钢棒搭建出很现代风格的腿部,与原先风格形成新与旧的强烈对比。

用古董椅子上半部分改造的新椅子. 图片来自:guykeulemans.com

椅子剩下的下半部分,也被 Guy 用同样方式加上了椅座和椅背。一张古董椅子,变成了两张现代感满满的新椅子。

Guy Keulemans 设计的《1=2椅子》. 图片来自:guykeulemans.com

这样的两张椅子摆在你的面前,你是会选上面结实的,还是腿部稳固的呢?像不像是一道心理测试问答题?

在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中,也有类似的选择画面。警官画出几种人鱼形象——大概分为鱼形上半身和鱼形下半身,这也是对心理的隐形试探。

周星驰导演的电影《美人鱼》

在设计领域,真的就有这么一群设计师,摒弃讨好大众的功能主义,却用很懂心理学的设计,不断试探大众的心理承受边缘。接下来,一起了解其中很特别的几位,以及他们那些能逼死强迫症的特别设计。

适者生存的「倾斜」设计

曾经以女性最性感部位为灵感,设计出最性感椅子的意大利建筑师兼设计师 Fabio Novembre,在 2016 年被家具制造商 Capellini 请来设计一款沙发。这回的设计虽然不性感,但是依然很惊世骇俗。

他让看似根本不可能、完全不符合逻辑的事情成真了——稳稳地坐在整体向右倾倒的沙发上。

Fabio Novembre 设计的《适应》沙发. 图片来自:12 Tomatoes

沙发的一边好像被抬了起来,露出两根细长的小腿,另一边本该有小腿的底部,却稳稳地沉在了地面上。视觉上让人极度不安,但坐下去的舒适体验却无异于一般沙发。

Fabio Novembre 设计的《适应》沙发. 图片来自:12 Tomatoes

往常设计师都会因应用户需求,去做满足需求的设计。但 Fabio 设计这款沙发的时候,就是为了挑战用户容忍极限的。若是强迫症或纠结病发作,遇上这样的设计,都不知道该在哪一边落座。

Fabio Novembre 设计的短款《适应》沙发. 图片来自:Stylepark

这款沙发的命名也很抓住要义,称为《Adaptation》(适应)。

在他看来,现在这个时代太多的不确定性,所以更需要有一些不稳定结构的设计,一点点地去增强大众的适应能力。最后,他还用达尔文的适者生存论,给这款设计点题:「那些什么都无法适应的人,注定要被淘汰。」

建筑师 Fabio Novembre

Fabio Novembre 设计的另一款沙发. 图片来自:Archiproducts

墨西哥设计师 Joel Escalona 设计的 Boleanos 柜子,也用相似的方式实现了好像不可能实现的倾斜逻辑。

Joel Escalona 设计的 Boleanos 柜子. 图片来自:Archi Scene

这样的设计背后还有着历史渊源。

2019 年巴黎办了一场建筑师家具主题展览,里面有一款 Vodöl 沙发,看着与 Fabio 设计的沙发有几分相似。展览还为 Vodöl 沙发配了一句描述:「Vodöl 沙发是坐在舒适横梁上的艺术品。」

Vodöl 沙发是奥地利库柏·西梅布芬建筑事务所在 1988 年设计的。这家事务所主张的解构主义,可以简单理解成通过重组全新的结构,来抵制实用至上的功能主义。

设计于 1988 年的 Vodöl 沙发. 图片来自:Editions8888

同样很倾斜的设计还有 1989 年的 Parigi 椅子,后来成为了后现代风格的标志性设计。

设计于 1989 年的 Parigi 椅子. 图片来自:维特拉设计博物馆

但这些作品还不够「倾斜」,达到完美的「倾斜」还需要一点巧思。

在将近20年后,纽约工作室 Snarkiteture 在 2018 年为葡萄牙品牌 UVA 设计的 Slip 椅子,用一块刚刚好的梯形大理石块,巧妙地抵消了椅子的倾斜角度。

Slip椅子. 图片来自:Dezeen

另一款将「倾斜」玩得很有趣的设计是 UnsTable 桌子。

设计师 Urszula Ksiazkiewicz 将前方的两只桌腿做成了折叠状,看起来就像一个跪着的动物。放到日式跪坐的情境中,人与物的关系在相处之中,多了一份暖心的情感联结。

Urszula Ksiazkiewicz 设计的 UnsTable 桌子. 图片来自:Plain Magazine

为了方便在切斜桌面放置物品,Urszula 提供了两个版本选择——配置折叠板以稳住摆放的物件,或者是带有刚刚好角度的橡木杯垫,让餐具稳稳地待在「斜坡」上。

Urszula Ksiazkiewicz 设计的 UnsTable 桌子. 图片来自:Plain Magazine

倾斜设计还可以用来当「产品说明书」。

亨氏(Heinz)番茄酱在 2019 年推出了限量版瓶身设计,瓶身上的标签被倾斜了45度,这恰恰好是番茄酱倒出的完美角度——如果用正确角度倒出,瓶身上的标签立马不倾斜了。

亨氏番茄酱的限量版瓶身设计. 图片来自:Diply

在货架上看到亨氏番茄酱的顾客,秒懂那瞬间的表情,大概是设计师感觉最棒的时刻吧。不言自明的设计,才最打动人心。

在超市货架上看到亨氏番茄酱的顾客. 图片来自:YouTube

最不实用的工具设计

坐标哥本哈根的 PUTPUT 工作室,由设计师 Stephan Friedli 和 Ulrik Martin Larsen 创立。这个工作室最擅长的,恰恰是做最无用的产品设计。

创立 PUTPUT 工作室的设计师 Stephan Friedli 和 Ulrik Martin Larsen. 图片来自:苏格兰平面设计节

在他俩的摩拳擦掌下,一款款原本最实用的工具,不再跟实用这个形容词沾上半点关系——带有一字和十字凹槽的螺丝刀、用锁链环连接的铁锤、无法打开使用的剪刀、连在一起的双胞胎扫把和拖把等等。

PUTPUT 工作室设计的螺丝刀. 图片来自:Instagram(id: putput.dk)

PUTPUT 工作室设计的铁锤和剪刀. 图片来自:Instagram(id: putput.dk)

PUTPUT 工作室设计的扫把和拖把. 图片来自:Instagram(id: putput.dk)

滚筒系列可以说是他们最认真的创作。两位设计师花了两年时间,收集了一大堆各式各样的滚筒,混搭其他日常熟悉可见的物体,这才有了后来的 60 个很艺术的滚筒作品。

PUTPUT 工作室设计的. 图片来自:PUTPUT 工作室官网

这样的设计有商业价值吗?通俗一点说,能赚钱吗?偏偏 PUTPUT,还能接到商业委托来做这些搞怪设计。

鞋履品牌 Bianco 曾委托 PUTPUT 创作了一系列鞋子主题作品,主题也选得很有趣,叫「万物皆有底」。在看起来很日常的各类鞋底上,PUTPUT 装上了许多与鞋子八竿子打不着的日常物件,比如面包、气球、蜡烛等等。

PUTPUT工作的鞋子主题作品. 图片来自:PUTPUT工作室官网

「甜筒雪糕」是其中很不一样的一款,在木纹的高跟上,直接盖上了米白色雪糕,瞬间有了麦当劳经典甜筒那味儿。

PUTPUT 工作的鞋子主题作品. 图片来自:PUTPUT工作室官网

最近,PUTPUT 还将看起来奇奇怪的 90 个花瓶放到了 Tableau 网店限时销售,大部分都已售罄。

而且让人纳闷的是,剩下的这批花瓶反而是实用价值较高的,虽然花瓶上也长了好几个洞,但是好歹也能正常养花。反倒是那些横躺着,连水都装不了了,花都插不上几支的花瓶,早早被抢光。

已经售罄的 PUTPUT 花瓶. 图片来自:Tableau

来自雅典的 Katerina Kamprani ,是另一位在做无用设计上做出名声的设计师。她在这件事上坚持了 10 年。

如今从事建筑设计的她,原先想从事的工作却是产品设计师,但在大公司做了仅一个月便被辞退。

为了继续实现自己的产品设计愿想,她创立了以「不舒服」为名的网站( theuncomfortable.com),将日常可见物件的实用功能一一摧毁,做出了根本用不上的奇怪东西。

拿着自己设计的水壶的 Katerina Kamprani. 图片来自:Twitter

露脚趾的雨鞋是 Katerina 钟爱的杰作之一,一想到下雨天穿着会踩在肮脏泥泞的路上,连脚指甲也会砂石泥土塞到,光看着就有股让人说不上来的难受。

Katerina Kamprani 设计的雨鞋. 图片来自:Instagram(id: katerina.kamprani)

Katerina 在让人不舒服这件事上,仿佛有用不尽的奇思妙想。她会将这些听起来根本实现不了的创意,先通过 3D 建模的方式逼真地呈现出来。

Katerina Kamprani 设计的眼镜(图左)和牙刷(图右). 图片来自:theuncomfortable.com

去年的圣诞节前夕,她发布了一款很应节但又很不符合节日气氛的圣诞帽。圣诞帽尾端原本轻盈的白色绒球,被换上了系上铁链的铅球,还故意在 Instagram 配文中加上了「囚犯」的标签。

Katerina Kamprani 设计的圣诞帽. 图片来自:Instagram(id: katerina.kamprani)

当然她也很舍得在这项业余爱好上烧钱,其中不少设计都被做出了实物样品。

Katerina Kamprani 设计的茶杯和茶壶实物. 图片来自:theuncomfortable.com

这叛离常规的设计,想必在打造过程中,也经历了不少困难。

双头的酒杯、有盖子覆盖的勺子、喷嘴反折朝内的喷壶……那些制造模具在这回之后,恐怕也难以再用于商业生产,制作成本也将是想象不到的低性价比。

Katerina Kamprani 设计的酒杯和雨伞. 图片来自:Instagram(id: katerina.kamprani)

Katerina Kamprani 设计的钥匙和勺子. 图片来自:theuncomfortable.com

不管怎样,在 Katerina 看来一定很值。在她看来,能用设计打破原有的美好,反倒能让这份美好显得更弥足珍贵。

当生活不再舒适时,人们才会懂得欣赏它的美好。——Katerina 在 TED 发表的演讲《我们真的必须设计让人舒服的物品吗?》

在 TED 上发表演讲的 Katerina Kamprani. 图片来自:TED

古怪桌椅设计专业户

设计很古怪的桌椅,如果罗列下来,名单估计就一大串。但休斯顿艺术家 Joyce Lin 的桌椅,却是这里面最兼顾实用性和趣味性的艺术品。

坐在自己最新作品上的设计师 Joyce Lin. 图片来自:Joyce Lin官网

2016 至 2019 年设计的《爆炸的椅子》(Exploded Chair)是她的代表作品。木制的椅子部件,零散地被封存在全透明的亚克力盒子中,由亚克力盒子组成一张张完整的椅子。

Joyce Lin 设计的《爆炸的椅子》(Exploded Chair). 图片来自:Joyce Lin官网

搬动椅子的时候,木头零件还会不受控制地左右晃动,随机朝不同方向甩着,有种被炸开了的逼真效果。

Joyce Lin 设计的《爆炸的椅子》(Exploded Chair). 图片来自:Joyce Lin官网

《爆炸的椅子》(Exploded Chair)设计草稿. 图片来自:Joyce Lin官网

已经售罄的迷你版《爆炸的椅子》(Exploded Chair). 图片来自:Joyce Lin官网

2020 年设计的《剥了皮的桌子》(Skinned Table),是这种爆炸性概念的延续。

Joyce Lin 设计的《剥了皮的桌子》(Skinned Table). 图片来自:Vimeo

古董桌子的华丽外皮被设计师一块块剥了下来,然后用金属条扎到桌子主干上。虽然没有目睹「爆炸」的过程,但皮肉分离的瞬间状态被封存了下来,不禁让人幻想其中发生的「爆炸」故事。

Joyce Lin 设计的《剥了皮的桌子》(Skinned Table). 图片来自:Joyce Lin官网

另一位擅长用亚克力做古怪椅子乃至家居物件的设计师,是来自巴西圣保罗的设计师 Tatiane Freitas。

坐在自己设计的椅子上的设计师 Tatiane Freitas. 图片来自:Instagram(id: tatifreitas)

她的作品命名为《我的老的&新的椅子》(My Old New Chair),比起爆炸性的椅子创作,更能让强迫症发作。

Tatiane Freitas的作品《我的老的&新的椅子》. 图片来自:Tatiane Freitas官网

面对那些缺胳膊少腿的木制老家具,她会用不带任何颜色的亚克力,补全所缺失的部分。因为亚克力的透明特性,远远看过去,这些桌子椅子的局部像是蒙上了隐身衣,消失在了背景之中。

Tatiane Freitas 的家具设计. 图片来自:Tatiane Freitas官网

相对于传统的家具修缮工艺,Tatiane 赋予了这些老家具全新的样貌,新与旧、传统与现代、真实与虚幻被碰撞并融合在同一个物件上。虽看着很不习惯,但也能做到很实用。

创作前的椅子和创作完成后的椅子. 图片来自:Instagram(id: tatifreitas)

创作前的镜子和创作完成后的镜子. 图片来自:Instagram(id: tatifreitas)

看似不可能实现的逻辑,藉由一些心理学和视觉知识实现,可以让一些设计局限在设计的定义之中,而是在设计以外成为带有故事、内藏意义的艺术。

毕竟,做设计并不是最难的。跳出传统的条条框框,做出既能打动大众内心的设计,而且还能在设计之后传达一些深意,才是深度设计的未来走向。

在纪录片《设计面面观》中有个心理学角度的解读:「人们需要满足他们需求的设计,在生活中扮演特别的角色。」即使是搞怪逗趣的设计,在人们的需求中也会占据重要的位置。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