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c和苹果之争终于开庭,抖出的消息比人们想象的更多

触乐2021-05-07
不管结果如何,在业界造成的影响已经难以逆转。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作者:祝思齐,36氪经授权发布。

不管结果如何,在业界造成的影响已经难以逆转。

Epic Games和苹果公司围绕《堡垒之夜》的诉讼风波已经持续了8个多月。此前,触乐已经有文章梳理过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很长一段时间里,争论的焦点在于苹果、谷歌乃至Steam等大型平台对游戏销售和游戏内交易30%的抽成是否合理,以及是否应该允许第三方支付渠道的存在。“反垄断”一度成为诉讼的关键词。虽然平台纷纷表示Epic的指责并无根据,但在漫长的拉锯过程中,他们先后出台了各种抽成优惠政策。从这个意义上讲,也许这场争端正在悄悄改变业内持续多年的分成规则。

5月3日,Epic诉苹果垄断这场业界瞩目的官司终于开庭,而且庭审到今天尚未落幕。Epic、苹果,乃至微软等公司的相关人士都出庭陈词或者作证。虽然结果也许还要再等些时日,但在庭审过程中,各种被作为证据或者辅助材料出示的高管邮件、营收数据等等,抖出了不少过去从未公开或者尚未公布的信息。

拳打苹果脚踢谷歌,却不去刚索尼?

此前,Epic运营的网络游戏《堡垒之夜》因为第三方付费渠道的问题被苹果下架。这件事之所以影响巨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堡垒之夜》相当挣钱。庭审前的公开文件显示,在可以从App Store正常下载的两年中,《堡垒之夜》在iOS平台上的营收高达7亿美元。

这个金额听起来已经相当可观,但并不是全部。和许多人的想象不同,文件提到,《堡垒之夜》的营收最大头其实来自索尼游戏平台。2018年3月至2020年7月,这款游戏46.8%的收入来自PS4,其次是Xbox One,占27.5%;另有18.7%的份额由安卓、Nintendo Switch和PC瓜分;iOS平台只位列第5,份额大概占7%。Epic首席财务官(CFO)在与律师的交流中确认,iOS平台的营收在《堡垒之夜》的所有收入中长期处于倒数第一或第二的位置。Epic的CEO蒂姆·斯维尼也表示,iOS平台的日活用户大约只占全部用户的10%。

Epic的开场陈词称,苹果试图“打造围墙花园”,将用户锁在iOS的生态系统中

Epic盯着份额只有7%的苹果不放,好像可以说明他们不全是因为钱。可是另一方面,索尼PS平台的抽成也是30%,不仅如此,索尼还有一项额外收费:在所有跨平台联机的游戏内交易中,如果某个月PS平台所占的收入份额与PS平台所占的玩家份额之比低于0.85,开发商就需要再支付给索尼一笔作为补偿的“跨平台抽成”。举个例子,如果玩家主要在PS4版中游玩,却大量在iPhone上付费,那么就有可能触发这个条款。这引起了一些人的好奇:为什么Epic这次偏要抓着苹果不放,却没怎么把矛头对准索尼?背后缘由众说纷纭:也许是因为PS平台并未与Epic形成竞争,也许是因为索尼比苹果更难撬动……

实际上,Epic对索尼的态度可能并不如吃瓜群众想象的那么“软”。这次庭审中公开的材料显示,早在2018年,斯维尼为了能给《堡垒之夜》打通跨平台联机功能,曾经给索尼国际合作事务负责人Phil Rosenberg写邮件,催促索尼在当年E3之前明确游戏跨平台联机的可能性。“现在私下里就这些规则坦诚商讨,总比之后引发公众讨论要好”,斯维尼写道。

当时,距离E3只有一周,索尼方面没有及时回复。果不其然,在E3上,Epic宣布《堡垒之夜》可以在Switch上跨平台联机,引起了玩家对唯一没有加入的PS平台的声讨。当年晚些时候,索尼宣布妥协,条件是在一定前提下收取额外的跨平台费用。斯维尼向媒体证实,支付这笔费用是索尼支持跨平台的关键。

可以看出,索尼对跨平台联机持保守策略,最主要的担心可能不是独占或者技术问题,至少在《堡垒之夜》身上,确实是因为钱。只要有补偿兜着底,不会肥水流进外人田,跨平台也就扫清了障碍。

PS是目前所知的唯一就跨平台联机交易收费的平台,费用的具体算法也在公开文件中被透露出来:当PS平台收入份额和玩家份额之比低于0.85时,跨平台抽成=[(跨平台总收入×PS4玩家份额)-PSN收入]×15%

至于斯维尼没有对PS平台抽成“开炮”的真正原因,可能与下文提到的Xbox的问题类似。

游戏商城三七分合理,但综合商城不行?

在开庭之前,4月29日的一条新闻曾引发议论:微软商城(Microsoft Store)宣布将平台抽成降至12%——和Epic维持在同一水平。不过,大部分人也许一时间想不起来微软商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平台,官方公告中也没有提到它对Xbox上面游戏的影响。

在5月5日的庭审中,作为Epic方证人出席的Xbox副总裁Lori Wright进一步明确了这项措施。她解释说,PC属于综合设备,微软商城是为PC打造的综合应用商城;Xbox属于为游戏设计的专门设备,商城也只卖游戏,受众相比PC小得多。而且“Xbox的硬件都是亏本销售,只能从游戏中赚取利润”。因此,微软商城可以适当降低抽成比例,但Xbox平台会维持30%的抽成。这种举措是合理的。

放在庭审的背景下,Wright的证言旨在指出,苹果商城依托于iPhone和iPad,是为综合设备打造的综合平台,和Xbox(包括前文提到的PS平台)性质不同。所以它完全可以,也应当降低抽成。

庭审中还泄露出了一些邮件,表明苹果公司执行团队成员Phil Schiller早在2011年就向时任总裁斯蒂夫·乔布斯提过降低抽成的建议。鉴于当时已经有部分开发者直接通过网络发布App,绕过苹果商店推出产品,Schiller认为“三七分成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其他平台一定会采取措施改变这个模式”,“如果苹果商店可以维持每年10亿美元的利润,也许可以考虑把抽成降至25%甚至20%”。

在庭审中公开的苹果高管邮件,其中涉及了降低抽成的建议

苹果方面对此的回应则是,没有证据表明苹果商城的利润完全和抽成挂钩,而且邮件中提到的10亿美元并不是一个准确数额。至于苹果近期推出的对中小开发者的抽成优惠举措,斯维尼认为“这是为了分化开发者,维持它的独占地位……违背了平等对待所有开发者的原则”。

突然被“卷入”的第三方们

在这次庭审中公开的若干文件中,除了和苹果、Epic等直接相关的内容,还抖出了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资讯。

比如,沃尔玛从2019年起就开始开发一项云游戏服务,代号为“Project Storm”,沃尔玛自己从未公开过这个项目。在Epic的内部邮件中,公司合伙人Mark Rein赞扬了在安卓手机上用手柄体验沃尔玛云游戏的感受,认为“相当接近使用PS4的感觉”。沃尔玛打算让这项服务在Windows系统下运作,并且支持包括Epic Games Store、Origin、Steam、Uplay在内的多个第三方游戏平台。

不过,至今,沃尔玛没有公开这项服务的迹象,也没有对泄露的邮件内容作出回应。

另外一家云游戏服务商Shadow也在庭审中被突然提及,以证明iOS平台涉嫌垄断的封闭性。它看起来像是微软和苹果角力中的牺牲者。2020年,微软试图让自家的xCloud服务登陆iPhone和iPad,让玩家可以在这两种iOS设备上以流式传输的方式游玩PC游戏,但被苹果商城拒绝。于是,微软在邮件中向苹果方面列举了Shadow和Netflix这两个例子,表示无法理解为什么与这两者类似的xCloud会遭到拒绝。结果,苹果商城以“没有遵照平台条例”为由很快下架了Shadow。

苹果商城拒绝xCloud、Shadow等服务的理由是,在他们眼中,这类服务和第三方商城的性质差不多

好在,经过两次暂时性的下架,目前Shadow依然可以在iOS平台上正常使用。Shadow方面表示,苹果误解了他们的性质:“我们提供的不是云游戏服务,而是给用户提供了一整个Windows 10的环境,让他们可以通过任意一台iOS设备连接自己的PC。这不违背苹果商城的规定。”

目前,Epic与苹果的庭审还在继续。在争端开始以来的8个多月中,除了两边不间断的唇枪舌战, Steam、微软、索尼乃至之前并不广为人知的公司都或自愿或被迫地加入进来,随之曝光的信息量也实属罕见。

按照外界预计,庭审结果最早会在下周揭晓。而就在5月1日,另一家游戏开发商Wolfire Games也以垄断为由起诉了Steam——此前,已经有一批独立开发者集体投诉Steam在游戏定价上享有过大的决定权。5月5日,索尼被消费者起诉,称它两年前将数字版游戏限制在自家商城售卖的行为涉嫌垄断。这些诉讼会变成Epic与苹果之争的翻版吗?

只能说,不管结果如何,这场沸沸扬扬的争端已经成功在业界造成了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恐怕再难逆转。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