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了副业以后,我的精神和经济都自由多了

Epoch故事小馆2021-05-07
副业,当代青年的自我实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馆长,编辑:麻薯,36氪经授权发布。

当代社畜总是苦得很类似。繁重枯燥的工作,意义感的缺失,还有最现实的,穷。“明明已经在辛苦上班了,得到的回报好像总是有限”的感受,压得年轻人难以喘息。

但也有人找到了其他自我实现的方式。“副业”有时候,不只是一份收入,更是一种寄托、一种安全感,以及,原来在常规的工作和生活以外,还有其他可能性的期待。

这些年轻人,在自己的副业里找到了一些些自由。

@小美

主业:新媒体运营

副业:撰稿人

我的主业是在一家新媒体公司当运营,其实收入也还不错,年薪也有接近三十万了。但对我来说,副业可能更能实现我的价值感。 

我业余在给几家公众号写稿。听起来没什么特殊,但其实坚持这么久也是蛮长的一条路。我是中文系毕业,毕业后做过不少新媒体工作,但一边做,一边会觉得缺乏意义。有时候,只需要吸引眼球的标题就能造出一篇10w+。我每天都很快能完成工作,时不时能造出爆款,但是内心觉得离文学梦想越来越远。 

于是我业余开始写作。我从2018年开始给某家内容比较严肃的故事类平台投稿,他们的审核机制很严格,一开始的几篇投稿都没有回音。但我想着,做这件事其实也是为了实现自己的追求,所以就坚持投。2019年,投稿投到第八篇,发表了,稿费不菲,是五千多元。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之后的路好像就被打开了。我有了相熟的对接编辑,也会被固定约稿。而且就在那一年,我所在的公司江河日下,我每天都在担心公司如果倒闭怎么办,于是开始有意识地逼迫自己去接一些私活。这份副业,同时也是我在职场缺乏安全感时的一个心理底线。 

那段时间,我在副业上的收入可以达到每个月接近两万块。但是真的是完全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我几乎所有的周末都在写稿。我自己身在其中还不觉得,直到后来我的朋友和我说,那段时间我的状态不对,感觉整个人都特别焦虑。 

而且还崩溃过。有一次我接了一个商务稿件的活儿,钱不少,而且是预付的,但是要得特别急。我的初稿被全盘否定以后,距离交稿的时间只剩下一个晚上。 

我那天真的写哭了,我觉得自己怎么完全写不出来,钱怎么那么难挣。那个时候再找人哭诉也没用,钱已经收了,稿子必须在规定时间给到。那天夜里我哭完,出去买了杯咖啡,给自己打了打鸡血写了个通宵,最后终于按时交稿了。 

所以近来我把副业的节奏放缓了。我觉得主业本身已然是一种保障,副业对我来说一半是为了经济收入,另一半则是为了对于生活有更多体验、保持创作的状态。我会更倾向于接一些有趣的稿子,比如为了探索当代年轻人的情感现状去了不少相亲会;也为了采访自闭症家庭和不少特殊的个体有过一些交流和碰撞。这是我觉得副业最有趣的部分,不只是钱而已。 

@猫仙

主业:游戏设计师

副业:企业培训、连载漫画、原画外包、写真摄影等等

我是一个游戏设计师,年薪25-35w左右。在工作的第二年,我入围全球美术设计大赛TOP50,当上了上海一家游戏公司的主美。第四年辞去总监岗位身份,从此不涉足管理层,开始发展副业。这些年究竟通过副业赚了多少钱已经很难计算了,我只能说,现在我的副业可以完全替代我的主业,无论是经济层面上,还是精神层面上。 

当年,我做到管理层,有太多的情绪内耗、人际内耗和技术内耗,薪资并不高很多,并且年龄越大风险越大危机感越强,我想,同样是不确定性收益,我更愿意把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用技术去寻求探索更多不确定但可控的副业。所以辞去了管理岗位,开始从自己的兴趣和技术出发,寻找副业的机会。而且有技术傍身,副业的机会其实是很容易找到的。比如摸鱼时间完成的连载漫画,单格稿费150元,我每月可以从中收入4-5w;又比如带学生,每课时200,一度带过几百人。 

虽然我的副业看上去非常多,但其实真正占用的精力是有限的。据说2019年成年人每天在手机上花费的时间约为6小时,而我拍一个关于猫咪的小vlog并剪辑完成只需20分钟,画一格漫画分镜到成稿约一小时,一个商业插画单子约16小时。我只是把大家玩手机的时间拿来做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而已。即使这样我也是常常在摸鱼,并没有被众多副业压垮。 

所以我也不明白,时间分配问题为什么会困扰很多人呢?这是我一直匪夷所思的事情,就算天天做副业,我每天还要花费1.5小时做力量+有氧训练,也照样在和朋友见面约会。我的生活仍然是一个很舒适的状态。 

或许会有人觉得,副业只是为了实现经济收入上的提升。但对我来说,我的初衷仍然是「主业无法满足我在精神层面的需求」,即使是画画这样已经很有创造性的工作,我仍然会觉得每天的重复是很无聊的。所以我觉得,35岁以后,我应该还会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吧。我现在所拓展的,还远不会是全部。 

@巴顿将军

主业:公务员

副业:作家

30岁那年,我考了东北一所滨海小城的公务员。作为一名体制内的普通科员,我需要做大量繁琐、枯燥的重复性工作,形式主义严重,晋升又困难,我很难从工作中获得成就感。因此,即使不是为了钱,搞副业也成为了公务员的刚需。 

我曾在传媒行业工作,做过记者、编辑、编导,很早就开始向杂志社、出版社、网络媒体等平台投稿赚稿费,一直有经营副业的习惯。 

其实在中国写字不赚钱,这些年我出版了5本书、参与过1本文集,在6种杂志上发表过50多篇文章,还给大大小小的网站、公众号投稿,算起来发表了一百四十多万字,但所有的稿费加起来也才不到10万。 

我写的内容偏向军事历史、科学等小众的社科类领域,虽然读者少,但我是抱着那种「丹青留名」的雄心去写的。一想到研究这些内容的后来者,做资料时肯定绕不开我写的书,一种成就感和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 

近几年,除了写作,我把业余时间更多花在了组织文化社团活动上,和当地咖啡馆合作,举行一些公益的文化沙龙、讲座。虽然说东北是「文化沙漠」,但也还是有一小批文艺青年留守。通过这些活动,我认识了很多兴趣相投的朋友,从最初谁也不认识的外地人慢慢成为这个小城文化圈里的领袖人物。 

不管是写作还是办活动,赚钱只是我搞副业的目的之一,从中获得的精神满足才是最重要的。就像我喜欢的一句话:「人生而平凡,但我不甘平庸。」 

@念念同学

主业:保险经纪人

副业:小红书博主

去年疫情严重的时候,我外出采购食材,顺便在小区周边的公园逛了逛,随手拍了拍没人的街道、管理严格的超市和小区,发在我的小红书账号上,意外收获了很多评论和点赞。 

我其实一直有做自媒体的念头,这件事算是一个契机,让我隐约有了经营小红书的想法,但还没有明确的风格定位。清明假期,疫情稍微松了一点,我在家里憋得难受,就去附近一个小景区游玩,回来发了旅游分享,没想到一下子火爆了起来,第一次体验到消息列表99+的兴奋。 

由此,我基本确定了自己的定位:就做本地生活方式分享博主,利用业余时间去做城市探店,每周策划一篇。因为我之前做过手工艺品,开微店卖自己做的香薰蜡烛、手工包包之类,所以起初就从朋友的工艺品店开始,逐渐扩展到美食店、美妆店、密室等特色小店。 

粉丝慢慢上涨,我也逐渐开始收到一些探店邀请合作,开始了变现之旅。到现在,我维持在每周更新两三篇、每月收入两千左右的水平。其实只要愿意,我可以让这项副业带来更多收益,但我不想让它占据我太多的时间,毕竟我的主要精力还要放在主业上。 

开始搞这个副业的时候我还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做着「养老式」的工作。任务固定,每周交一篇稿;工资也固定,每月6千出头。没什么压力,也没有发展空间。我还年轻,渴望着更有挑战性、更能提升自己的工作。在经营小红书之前,我还兼职运营过微信公号、做过保险助理,尝试过不同的副业。 

前几个月我辞掉了杂志社的工作,把保险助理的兼职转正,现在在保险公司工作,月收入涨到了一万多,小红书的副业也越来越稳定。 

我觉得副业适合作为主业之余的补充,如果主业工作不能在金钱或是个人成长上给自己带来足够的养分,那用副业去探索不同的可能是非常好的选择。 

@起风了

主业:生物技术支持

副业:法语翻译

我很喜欢小语种,大学期间自学了法语和西班牙语,曾在法国留学。因此,法语便成了我可以作为副业的一技之长。 

2019年毕业后,我回国在北京一家生物公司做海外技术支持。虽然家就在北京,但我实在不喜欢这里的快节奏,每天疲于上班,根本没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常常觉得被周围的一切压得喘不过气,总想着离开这里,重新回欧洲去。 

为此,我一边上班一边准备法语c2考试,除了准备出国,也是对这几年自学法语的一个水平测试。c2是法语专业考试中等级最高、难度最大的母语级别的考试,我又是非法语专业出身,学起来更加吃力。两个多月的备考时间里,我每天10点左右才下班回家开始学习,学到夜里一两点钟休息,第二天早上六七点又要起床上班,整个人累得不行,多次萌生弃考的念头,然而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受访者提供 

惊喜的是,这个证书帮我打开了副业之路。有了它,几乎所有关于法语的兼职工作我都能胜任。每周末,我固定去给小朋友上一对一的法语家教课,每小时200;偶尔去兼职企业的外聘翻译,一天八九百左右;平时闲暇时间还可以给学生辅导法语作文,加起来每月副业收入能到三千左右。 

工作几个月后,我干脆辞职,申请了巴黎一所学校,跨考商科研究生。副业并不会占用我太多时间,不用上班后更可以多做一些兼职。现在我每月副业收入能到五千左右,完全能够维持备考期间的基本生活。 

辞职专心备考的结果不错,9月份,我就去巴黎读商科二硕了。 

@JV 

主业:国企员工

副业:摄影师

我在一家国企做进出口贸易,工作内容总体还算轻松,朝九晚五双休,五险二金交齐,年收入10w左右。 

因为业余时间比较宽松,我就可以利用起来去接一些商业摄影的兼职工作。拍摄基本都安排在周末,忙的时候整个月周末都排满;工作日如果拍摄单价高,我也会选择请假去拍摄。副业收入不稳定,每个月五千到两万不等。我在业内口碑还好,也算是赚了点小钱。 

这项副业往往比我的主业工作还要辛苦,有时候站着拍摄一整天顾不上吃饭是常有的事。有次拍摄是在外地,时间定在早上,我早上四点起床赶路,活动项目又安排得非常紧凑,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摄影师只有我一个,连饭也顾不上吃。全程十来个小时,我一直饿着肚子站着,快门从早按到晚,结束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周末没法休息,我基本上把工作日上班当作休息。 

受访者提供 

我接触摄影已经有七八年时间了,起初是个人爱好,真正深入是工作以后。因为闲暇时间多,我会经常出去拍摄人像、风光等。在玩的过程中自学了摄影知识和电脑后期技术,慢慢地积累了一万多的粉丝,也因此结识了摄影圈的很多朋友。真正踏入商业摄影的圈子则是在去年,一个摄影团队因为欣赏我的作品,拉拢我入伙,这才开始了我的副业之旅。 

我觉得作为一个社畜,适当做一些副业是提升自己竞争力的保证。我上下班路上会用手机看摄影作品提升自己的审美,最近也在学习拍摄和剪辑视频,想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 

副业带给我最重要的,是让我看到外面其实有这么多优秀的人和优秀的事,而不是像自己一样坐在办公室里过着重复的生活。 

+1
3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不论这是最好还是最坏的时代,这都是一个有故事的时代。
特邀作者

不论这是最好还是最坏的时代,这都是一个有故事的时代。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