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浣熊、香猪“接客”,这届95后玩得有点野

豹变2021-05-07
咖啡馆里开动物园。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陈杨园、可杨

编辑 | 邢昀

Z世代愿意为宠物花钱,但猫狗已经满足不了这届年轻人的野心了。网罗各种神奇动物的异宠馆,显然更能挑动起年轻人的新奇。在城市的某个角落里,被各式各样的宠物围着,逗一逗猪,赶一赶鸭子,摸一摸小浣熊,盘一盘蛇……那么开一家异宠馆,是不是门好生意呢?

猫狗已经满足不了这届年轻人的野心了。

去三里屯的商场地下层,等一只山羊发出猪的叫声;在上海的小巷子里,留下一张手盘黑王蛇和斑帆蜥的靓影;到写字楼不起眼的角落里,吃一餐有小浣熊、香猪、龙猫们围绕着的下午茶……成为越来越多Z世代“弄潮儿”的新体验。

比起渐渐被大众熟知的猫咖、狗咖,网罗各种神奇动物的异宠馆显然更能挑动起年轻人的新奇。《2019宠物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显示,从近年来不同年龄段消费者宠物产品消费偏好来看,“80前”偏爱水族,“80后”偏爱海洋类,“90后”钟爱喵星人,“95后”则更爱小众动物。

除了撸猫撸狗,年轻人们还想要撸鸭子、撸猪、撸浣熊、撸蛇、撸猫头鹰。和猫咖的经营模式一样,异宠馆也往往通过动物来招揽顾客,售卖门票,再靠餐食、喂养等增值服务获利,大部分门店还会将售卖店内动物作为一项长期业务。

为年轻人的新潮而生的异宠馆,究竟有多大的活力?

Z世代愿意为宠物花钱

异宠馆能成为商机,是因为遇上了最舍得为宠物花钱的一批年轻人。

从韩国留学归国后,陈乐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带着三只浣熊、龙猫、香猪、兔子等动物的扑麻浣熊咖啡馆,她介绍自己的店是北京第一家浣熊主题的咖啡馆,想到这个创业思路是因为韩国有很多这样的浣熊咖啡馆,留学时,她曾见到许多中国人为撸浣熊专门跑到韩国。

在北京,一家异宠馆的门票通常在70元-90元之间,顾客购买门票后的“入场时间”大多限制在45分钟至一个小时以内,若超出计时时间还想继续撸宠,客人们就得再花70元-90元复购门票。

三里屯一家主打可达鸭的宠物馆工作人员告诉豹变,门店的客户群主要是大学生、情侣、白领和亲子,撸宠价格分成人和16岁以下儿童两档,成人89元/45分钟,儿童69元/45分钟,考虑到管理安全和顾客体验,员工会限制同时段入场人数。如果都是成人,场内顾客会安排在15人以下,如果场内有儿童,则顾客人数会限制在10人-12人。

北京一家异宠馆的小动物们/豹变

周末、寒暑假或是节假日时,这家宠物馆的客流量几乎都在100人以上,来店的顾客需要提前一到两天电话预约向店员确保空档时间,只有在工作日,顾客才会被建议可以直接到店。

宠物正在成为“Z世代”的一种精神消费。

尤其在生活压力较大的一线城市,可爱亲人的宠物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缓解孤独和排解压力的选择。《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当年北京、上海、西安、成都成为养宠消费排名前四的城市,2019年上海宠物消费规模达197亿元。同时,一线城市养宠人群更加年轻化,95后宠物主人占到50.1%。

而对于那些需要宠物陪伴纾解,却由于资金或时间成本难以在家中满足养宠愿望的年轻人来说,偶尔光顾一次宠物馆,享受几十只不同宠物的簇拥,撸撸这只,再抱抱那只,在宠物的世界里短暂丢掉烦恼,感受各种生命的趣味,便是一种愉悦消费。

喜欢刺激的年轻人也在异宠馆里寻找着“猎奇”的快感。“95后”的年轻人更加个性多样,也更爱“尝鲜”。异宠咖啡馆里,最红火的招牌往往都是日常生活中最难以见到的动物,远自澳洲的蜜袋鼯、五颜六色的蜥蜴和蛇类、河马、羊驼、土拨鼠、龙猫等都成了咖啡馆里可以随手摸到的小宠,年轻人正在把异宠馆变成“摸得到的动物园”。

海一家爬宠咖啡馆的App点评区里,有顾客兴奋地写道,“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蛇粑粑的样子,打开了新世界。”几乎一半的顾客都在分享蛇在手上冰凉的手感,“角蛙的触感像小时候玩的水球”“蜥蜴的触感像橡皮软乎乎滑溜溜”。

年轻人的新鲜感并不只在宠物身上。日本一家以蜥蜴、蛇、乌龟等爬行动物为主题的咖啡馆,因其开发的“特色虫子菜单”而出名,店内售卖的甜品上会有巧克力味的炸蜘蛛或是不同口味的炸蛆、炸蟑螂,有许多中国年轻人专门去这家咖啡馆进行体验,并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打卡视频。

让异宠们“接客”并不简单

不过,开一家异宠馆比猫咖更加费劲。

看起来都是装修一家店面,养一些宠物放进店里吸引客人的相同套路,异宠馆面临的挑战却比猫咖要来得多。

对猫咖来说,猫的揽客往往只是盈利的开始。

通过猫吸引客人卖出门票只是猫咖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可爱的猫主子还能带来店内其他销售环节,售卖饮料和甜品,出售喂猫的小零食棒、猫罐头,除此之外,猫咖还会附带着猫咪用品如猫粮、猫砂等销售,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往往是向客人出售猫咪,一只十个月大的布偶猫,绝育后的价格可以卖到两万五千元。

摆在异宠咖啡馆面前的选择则相对单一,豹变询问了三家不同的异宠馆,其收入均以门票为主。

由于异宠咖啡馆通常聚集了许多不同物种的宠物,售卖宠物零食和用品的难度大大增加。而在日常生活中,考虑将异宠作为家养宠物饲养的人并不多,尽管许多商家直接在店铺的美图、大众点评界面标示出了店内宠物的售卖价格,能卖出的异宠仍然是少数。

异宠馆的管理和员工成本也比猫咖更高。

首当其冲的就是卫生问题。豹变观察上述三里屯可达鸭宠物店时发现,由于不同动物习性不同,员工饲养宠物的难度也直线上升。猫咖里的猫能够通过训练完成粪便的定点排泄,而鸭子作为直肠动物,排便就显得随心所欲,工作人员既要跟着持续排便的可达鸭,又要迅速处理另一边同时排便的香猪,经常顾此失彼。而不同动物对彼此粪便忍不住的“下嘴”又让工作人员陷入不断阻止驱赶的无奈中。

一家不到一百平的店铺,开在北京西单商场高层的房租大约为5万元/月,加上员工费和动物的开支成本,店铺老板对豹变统计,一家店的月经营成本约为10万元。店铺的门票售价为89元/人,工作日的客流量通常在20人左右,到了周末则变成100人左右,粗略计算可知每月的门票收入为11万上下,店铺每月通过门票获得近一万的盈利。

猫咖生意里,很少有回头客,来撸猫的客人往往喜欢体验不同的猫咪。同款的“喜新厌旧”也常在异宠馆的顾客身上发生。

大多数的异宠馆在开业初能够迅速收回成本,但在之后将进入一段老客流失、新客缺乏的疲软期,对于主要依靠门票收入的异宠馆来说,无法在这个时期内找到新的揽客方式或盈利点,就意味着盈利缺乏后劲。

大多数异宠馆的店主都选择亲自参与所有宠物从小到大的养成,培养宠物对主人产生亲近。这样的方式能够让长大后“接客”的宠物性格更加亲人,也让店主能够更有效地帮助客人与宠物完成亲密互动。

国内现有的异宠馆里,大多是这样围绕店主的个体生意,难以实现规模化经营。能不能脱离个人生成独立的动物“接客”培养体系,是异宠馆实现连锁化、规模化的前提。

“像猫咖、宠物馆这样的项目,往往面向喜欢特定动物的客群,更适合有点情怀的创业者,而不是一个利于复制的项目。”一位业内分析人士对豹变表示,“扩张都是需要标准化的,但这样一个创业者和客群都特别讲究调性的行业,其实不太适合赚钱。”

如何揽客?

流量,成为异宠馆的必争之地。

作为一个新兴的小众行业,异宠馆仍处在需要不断吸引关注的时期,营销费用几乎能列入每一家异宠馆的主要支出项。

豹变向大众点评工作人员询问后得知,在北京地区,咖啡店商家与大众点评合作推广需要以年费+费率的形式付费,年费最低为3600元,而餐饮团购商家还需要将售卖券码收入的5%-10%以服务费的形式上交大众点评。

推荐位的收费则更加昂贵,购买推荐位的商家首先需要进行5000-8000元的首充,大众点评向商家收取点击费。点击费的收费并不统一,一元一次起步,商家出价越高,广告位越靠前。

浣熊咖啡店的店主告诉豹变,为了开通大众点评的推广业务,她就付了八千多的年费,随后每次的推广费都需要单独计费,2019年开店初期,她的店铺在大众点评做了近一年的推广,每一天的推广费接近300元。

除此之外,直播、短视频、微博小红书等成为异宠咖啡馆营销的另一方阵地。联系短视频平台的网红拍摄“探店视频”,在小红书投放“种草攻略”,或是请微博的宠物博主发一条图文广告,都逐渐成为异宠馆重要的引流渠道。

《2020快手宠物生态报告》显示,报告年里,快手宠物短视频单日最高播放量达7亿,快手宠物观众数量超一亿,而快手的活跃宠物作者数量达7.5万,80后、90后宠物作者占比达80%。

看起来流量池正在向宠物打开,但商家要付出的代价也并不便宜。

以小红书为例,若想要向其中的网红宠物博主投放一条文字宣传,头部的博主报价为三万元一篇,中部的为7000元一篇,并且传播效果不能得到保证。2019年,有媒体报道,抖音宠物大V“会说话的刘二豆”每条视频报价高达52万。

“我们的营销是断断续续的,它不是每个月必要的成本。有时候我觉得最近生意不太好,可能会做一波营销,但也花不了太多钱,大概也就1万块钱一次,不会在一波营销里花太多钱。”一位异宠馆的店主告诉豹变,大部分商家必须在高额的营销成本面前保持冷静。

店铺的生意遇冷后,陈乐减少了营销开支,她不看好向社交平台宠物大V投放广告的性价比,“这些流量在全国各地,看起来点击量很高,但很难转化到我们的店铺。”除了大众点评的上架年费,她仅保存了自己在抖音平台8000个粉丝的账号运营。

非精准的广告投放可能会带来反效果,陈乐不愿给他人做嫁衣。

异宠馆的市场目前仍停留在消费者对“概念”的尝新,缺乏对品牌的关注,许多店铺的特色也尚未形成,一些商家吃力地投放了广告,消费者却只关注了“异宠馆”的新概念,“去哪家都行”。

没有门槛,容易被复制成为异宠馆创业者的一大问题。三里屯的可达鸭宠物店老板秦立对豹变透露,店铺经历了刚开业一段时间的红火生意,基本每天都能有100人左右的客流,但在北京出现第二家、第三家可达鸭主题馆后,生意很快受到了影响,现在变成了周末才有100人左右,工作日只有20-30人。

个体经营为主的异宠馆,很难复制一些行业砸钱营销的冲动玩法。回归“小而美”的探索,思考更具特色和美感的店铺装修设计,丰富动物的种类,提升员工态度,改善客户的到店体验,确保顾客能够亲密接触到店内的每一只动物、保障店内卫生环境等,建立起自己的壁垒,才是异宠馆安身立命的根本。

比起遥远的规模化壮大,在这个行业里,要先学会让各自的有趣发生。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造富千万普通人的投资宠儿,却早就被生父们“残忍抛弃”。

2021-05-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