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集公司财报背后:从豪赌者赢到微利时代

骨朵网络影视2021-05-06
财报露面,复盘2020。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骨朵,36氪经授权发布。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财报季。

每年各大影视公司的财报都备受瞩目,而这一次2020年成绩单更为特殊。这是影视行业进入寒冬、资本热钱褪去、行业内部大洗牌的第二年,同时也是受疫情影响,剧组停拍,进一步去影视泡沫的一年,更是长视频平台继续收紧内容投入的一年。

内外双重夹击,各大影视公司背后的真正实力也暴露无遗,究竟谁拥有前瞻性布局,与市场和观众偏爱亦步亦趋,拥有制作好内容的实力,以及它们在未来又有何打算,或许我们可以通过财报背后的数字窥见一二。

于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上市的长信传媒和稻草熊保持住了盈利态势,完美世界、华策影视的成绩单也还算不错,华录百纳则通过降低成本,让自己在营收缩减的情况下盈利。亏损者也不少,慈文传媒幸福蓝海唐德影视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琉璃》的出色表现也没有让欢瑞翻身。

纵观这几家影视公司不难发现,导致这类公司的营收发生变化的主要原因相对简单,没有涉及内部股权的混乱斗争,大多数都在于作品表现不如预期。

盈利:稻草熊、长信、华策、华录百纳、完美世界在哪些方面表现突出?

2021年对稻草熊来说是颇为欢喜的一年。2021年1月成功赴港上市,同时它也是近期陆续露面的年报中,为数不多能盈利的影视公司。拥有刘诗诗、赵丽颖等明星股东,以及与爱奇艺关系颇为紧密这些都让它被外界看好。

稻草熊2020全年营收9.52亿,较去年上升24.5%,净利润1819.2万。

稻草熊的主要营收分为自制、买断、承制定制、其他四部分,其中自制部分贡献最大,占总营收的一半以上,但相比于去年明显降低。值得注意的是,承制定制剧集贡献的营收则明显增加,由2019年的零增加到2020年的2.8亿,直接占到了总营收的29.4%,成为第二大业务。

2020年稻草熊承制了《猎心者》《三嫁惹君心》及《我,喜欢你》等剧集,特别是《我,喜欢你》取得了超十亿次的有效点播量,承制定制剧集已经成为稻草熊越来越重视的核心增长点。

除了稻草熊之外,还有一家去年年底上市的影视公司颇受关注,它便是由内地编剧、监制、导演郭靖宇创办的长信传媒。去年12月18日,长信传媒在新加坡交易所挂牌上市。根据2020年年报显示,长信传媒总收入为1.271亿新加坡元,约合6.2亿人民币,净利润3806万新加坡元,即1.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06%。

虽然这个营收数字比不上稻草熊,但长信传媒的增长势头十分凶猛。剧集、电影为长信传媒的主要业务,营收占比达85.4%,其次是演唱会制作业务,占比达11.6%。与其他影视公司明显不同的是,长信传媒在海外业务的拓展上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2020年,长信传媒在新加坡地区收入占比达到了30.6%。

保持盈利的还有华策影视。2020年华策影视营收37.32亿,较上年同期增长41.88%,净利润3.99亿。数字的增长一部分因为2019年华策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较低的2019年营收,让华策影视在2020年营收、利润的增长想要超过去年更容易了一些,但一部分也有赖于影视剧制作成本的缩减。

根据财报显示,华策在电视剧销售收入为34.19亿,是其第一大营收业务。其中头部作品贡献突出,前五大作品《鹿鼎记》《有翡》《平凡的荣耀》《锦绣长歌》《我的时代,你的时代》 直接给华策带来了近60%的收入。而华策在电视剧销售业务中的收入增长大于成本投入增长,最终电视剧业务整体毛利率又增长了9.78% 。

同样在降低剧集制作成本的还有华录百纳。根据财报显示,同去年相比,2020年华录百纳总营收和净利润都在减少,营收2.83亿,比上年同期减少53.57%,净利润1.12亿,比上年同期减少1.31%。但好在依旧保持了盈利。

这主要是因为,虽然剧集营收在减少,但成本降低更快。2020年华录百纳剧集成本1.07亿,比去年同期减少69%。

纵观整个华录百纳的营收,主要由剧集、电影、营销三大部分构成。多元化布局一直都是华录百纳习惯的打法,但影视剧依旧是支撑华录百纳的那条最强壮的大腿,占总营收的61%,贡献了1.73亿营收。电影方面,虽然有联合发行《我和我的家乡》,参与出品及联合发行《你好,李焕英》,但该业务占比不高。至于综艺业务贡献收入为0。

如今它将动漫视为自己下一个增长点,今年华录百纳拟以1.8亿收购北京光云动漫。但华录百纳要想实现业务的升级转型并不容易,而且华录百纳最核心的剧集营收还在不断走低,2020年该项收入的占比较上年直接减少了60%。

拥有游戏这头现金牛的完美世界自然不愁盈利,根据财报显示,完美世界2020年的总营收102.24亿,净利润为15.48亿。游戏业务始终是大头,2020年营收和净利润也实现增长。

而在游戏之外,影视是完美世界的第二大营收业务。2020年,完美世界的电视剧营收为8.86亿,其中作品包括的《绝代双骄》《热血同行》《冰糖炖雪梨》《全世界最好的你》《燃烧》《月上重火》《三叉戟》 《最美的乡村》《怪你过分美丽》《天舞纪》《大侠霍元甲》等电视剧和网剧。

但值得注意的是,完美世界在2020年计提积压剧等存货损失5.23亿元,收购的天津同心影视、北京鑫宝源、上海宝宏影视的业绩表现均低于预期,计提商誉减值合计3.48亿。这也就意味着从剧到公司,完美世界2020年计提各项减值约9.86亿,影视业务没有那么好过的完美世界一直在靠游戏撑着。

亏损:欢瑞、唐德、幸福蓝海栽在了哪里?

除了保持盈利的公司,亏损的公司也不在少数。2020年欢瑞营收约1.85亿,比上年同期减少65.76%,亏损7.85亿,比上年同期亏损增加42.40%。

欢瑞的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电视剧发行收入、艺人经纪收入。而且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欢瑞的影视剧及其衍生品的营收占比正在缩减,已经被艺人经纪业务反超。而欢瑞在影视剧及其衍生品的投入成本为2.2亿,近十倍于其对艺人经纪业务的投入成本。可见,欢瑞剧集业务出现乏力。

2020年欢瑞的《琉璃》《秋蝉》《琉璃》《锦衣之下》纷纷播出,但在热闹表象下,却是一团乱麻。在欢瑞营收前五名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琉璃》,为欢瑞贡献了约5300万的营收,占年度总营收的28.41%,其次便是艺人经纪,其他剧集并未出现在前五名之列。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天下长安》迟迟未按计划档期播出,《封神之天启》因政策无法播出,计提减值2.14亿。

欢瑞影视剧销售不顺畅,根据年报显示,2020年欢瑞世纪来自影视剧及衍生品的营业收入约为8772万元,同比减少79.01%。而今年4月19日,欢瑞公司一封内部公告曝光,欢瑞副总裁姜磊已经离职。这都在显示着欢瑞正在经历着一番动荡。

提到亏损,不得不提到唐德影视,2020年也是唐德影视连续亏损的第三年,根据年报显示,唐德影视在2020年的总营收为1.99亿,亏损7880万。虽然仍未实现盈利,但相比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都有所增加。

因为范冰冰、高云翔主演的《巴清传》先后出现主演的负面事件,唐德被拖累,去年唐德影视引入浙江广电这棵救命稻草。随着浙江广电入主唐德影视,国内四大一线卫视的母公司均完成了A股布局。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一线卫视湖南广电、江苏广电和上海文广旗下均有上市平台,分别对应芒果超媒、幸福蓝海、东方明珠,浙江省内的浙报传媒也已实现上市,对浙江广电来说,有个上市平台,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非常重要。

而在2020年,唐德影视的营收和营收毛利的主要来源是《长风破浪》《战时我们正年少》《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等项目的发行,以及《白发》《想见你》等项目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影视剧作品都差了那么点意思。可见,虽有浙江广电入主,但唐德影视想要重新昔日辉煌,还要走很长的一段距离。

亏损的最厉害的恐怕要属幸福蓝海了,2020年,幸福蓝海总营收5.71亿,亏损3.89亿,要知道2019年幸福蓝海才刚刚扭亏为盈,拿到了657万的净利润,短短一年时间,幸福蓝海净利润同比减少6011.81%。

为幸福蓝海带来营业收入的项目主要有电视剧、电影及衍生品、院线发行及放映收入、影城卖品收入几个方面,但这些营业收入项目在去年都产生了33%-83%的同期亏损。尤其是受疫情冲击,其电影及衍生小计和影院发行及放映收入均同比亏损80%以上。好在影视剧制作及发行业务的进账加以平衡,公司总营收有一半来自于此,其中,《冰糖炖雪梨》《石头花开》《幸福还会来敲门》《铁家伙》和《误杀》五部作品带来收入共计2.46亿。

业绩大幅度下降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疫情影响之下,电影院从2020年1月底到7月中旬一直处于关闭状态,其院线及所属影城暂停营业;二是子公司笛女传媒部分影视剧项目已到结算期,但未完成发行目标,导致亏损8691万。

值得注意的还有慈文传媒。2020年,慈文传媒总营收约6.74亿,亏损约3.52亿。而其主要营业收入还是来源于影视剧,占总营收的97.91%。

但影视营收却同比下跌了41.65%。这主要是因为2020年慈文传媒的确认收入较少,主要来自多轮发行和联合出品的项目《三叉戟》《重启之极海听雷》《胜算》,综艺节目《舞者》《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以及及平台定制剧《一片冰心在玉壶》《山河令》。而随着慈文传媒发布2021Q1财报,显示Q1其实现营业收入0.122亿,同比增长761.64%,亏损0.165亿,较上年同期减少7.1%。但今年开年一部《山河令》大爆,积压两年的《风暴舞》也于近日上线,接连的好消息能否让慈文扭亏为盈,则要下一季财报见。

盈亏背后,谁在掌控着市场?

纵观已经露面的各大影视公司财报,有喜有忧。喜的是即便受到疫情影响,也有能够保持盈利的公司,忧的是大部分影视公司依旧未能逃离开亏损状态,且亏损幅度不小。而且无论是盈利还是亏损,较相较于2019年,2020年影视公司总体上都出现了营收、利润降低的情况。

降低的原因大多数是项目品相不被看好,要么继续积压,要么以低价卖给平台,应收账款、坏账、商誉减值都不同程度出现,最终导致盈利不如预期。而且即便拥有一部爆款剧也不能保持公司的一路向好,就像欢瑞一样,虽然在2020年它拥有一部爆款剧《琉璃》但依旧未能摆脱亏损的命运。

如今,影视公司的盈利模式相较于以往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时代已然不再。这两年随着媒介环境的改变,视频平台取代电视台,视频平台不断缩减内容投入,重视自制内容,天价版权剧也越来越少,因此影视公司的暴利时代已经过去,进入了现在的微利时代。

再加上市场的高更新迭代率,观众追剧口味也不断发生变化,像原来那样,影视公司企图复制原有大女主剧、偶像剧的路子,找大IP+大流量,策划、剧本、制作、发行自己一手抓,从而就能博取资本与市场青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赶不上趟的内容已经不被观众和平台接受。

而受到疫情影响和短视频平台冲击的长视频平台,无疑还会继续压缩内容成本,缩减对版权剧的购买,加大自制力度,对于影视公司制作的要求也变成了,打造一部剧既要讲究质量也要追求效率,同时还要把成本把控做到位。如长信传媒在2020年就制作、出品了6部电视剧、7部网络电影系列7部,以及在制作中的2部电视剧和系列短视频剧集,这样的速度不可谓不快,而郭靖宇对于成本把控的精细度也在业内是出了名的。

精品化和极致化是当下的大方向。因此,这些曾经享受过电视台辉煌的老牌影视公司,还没有完全脱离原有那套制作思路,造成了财报上的主要亏损,此刻它们对自身业务转型的需求已经箭在弦上,同时也都在控制成本,谁能把成本控制做到最好谁就更容易盈利。

如今电视剧第一股的华策已经开始压缩成本,继续保持着盈利姿态;慈文传媒也十分看好分账剧、网络电影这样的TOC内容,开始大规模投入,2021年Q1慈文营收同比增长761.64%,主要就在于网络电影《麒麟幻镇》和艺人经纪收入的增加;稻草熊背靠爱奇艺,合作定制剧、多赚取承制费用,如今该项业务已经成为稻草熊的重要盈利点;长信传媒则是一边控制成本,一边将视线放到海外。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瞩目

极海

华录百纳

唐德影视

幸福蓝海

慈文传媒

爱奇艺

芒果超媒

东方明珠

美的

锦衣

还会来

光云动漫

微信

江苏广电

荣耀

下一篇

中国的电竞经纪市场与美国截然不同,背后的主力资本还是腾讯。

2021-05-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