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亿单身“后浪”,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Tech星球2021-05-05
单身经济的新风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王慧莹,36氪经授权发布。

知乎中,搜索“单身狗一词的由来”,有一个回答是,或许是来自于电影《大话西游》,电影最后一幕是,男女主角相拥站在城楼上,看到孙悟空,说“他好像一条狗啊”。

近日,“我国有超2.4亿的单身群体”的话题引发热议。这意味着,每5个中国人里,就有一个是单身。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数字,相当于英国、法国和德国的人口总和。

正如克里南伯格在《单身社会》一书中所说:单身社会正在成为一次空前强大、无可避免的社会变革。一人住、一人食、一人游,庞大的单身群体聚合成一股神秘的力量,撬动了新的千亿消费市场。没有了伴侣和家庭的牵绊,单身群体更喜欢花时间和金钱自我享受。据全球尼尔森数据报告显示,42%的单身消费者毫不吝啬地为“悦己”消费,而非单身消费者这一占比只有27%。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主动或被动,单身已经在成为很多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单身经济背后的花钱买开心、买自由,或是他们自我安慰的出口,或是他们不委曲求全的选择。

半年挤生活费氪金8万,游戏使“肥宅”快乐

广州,24岁,互联网行业,工作两年

2014年我还在读高一,那时正是痴迷游戏的年纪。

当时「剑灵」刚公测不久,这是一款PVE/PVP模式的全新世界观游戏,很多人在玩。主要的内容是刷副本、野外PK,打怪升级等,有点像当年的「传奇」。

最开始,这款游戏并不怎么氪金。一个普通的装备是500元,顶配要上万元,我就花“重金”500元买了个装备,毕竟当时一个月生活费只有800元。但此后,每个月都要买,不然升级会很慢。

有时候中午我就随便吃点,挤出午休时间去网吧打副本。二十分钟可以打完一个副本,然后升级,这二十分钟的快乐让我很满足。此外,我和其他游戏上的玩家通宵刷副本获得材料,然后再卖掉,获得的游戏币再去买装备,形成了一个闭环。

“很多游戏中很厉害的大神,现实中就是一个屌丝”,所以游戏世界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我的队友有开修车店的,有厨师,有富二代,还有刚工作不久的大学生。我年纪最小,但级别最高。

后来,临近高考,学业压力变大,我觉得还是不能耽误学习,就弃坑了。

“游戏世界是一个精神乌托邦,让我着迷。”顺利考上大学后,没什么游戏玩,我又和之前的队友相约回到了「剑灵」,再次回坑。

但是我发现,一年多的时间,游戏更新速度太快了,我原来的装备明显跟不上现在的游戏进度,不花钱买装备就跟不上游戏副本的配置。这也就意味着,装备不好的玩家是没有资格和头部玩家组队的,我必须要短时间内花钱买装备,才有可能跟上进度。

我从主动氪金,变成被迫氪金,并逐渐一发不可收拾。

为了追求高伤害,以及武器特效,重新回坑的半年,我前前后后在“剑灵”里花了8万多。有时一个月可能就要砸1万多。这些钱大部分是原来玩比特币和灰产赚的,以及自己的生活费,大学生活费是1500。

那时候,下课在宿舍打游戏,是我最快乐的事。自己一个人很自由,没人规定我打游戏的时间。

“低质量的恋爱,不如高质量的追星”

北京,23岁,国企,工作1个月

追星女孩“十女九穷”,我就是其中之一。

看到我的收入就知道,我是不敢负债追星的。毕竟每个月房租2000块,算上其他的开销,我能留给追星的钱是有限的,但也会占到80%。

有人说,追星的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时间,但我不这么认为。现实生活中,我看到追星无压力的人还是少数。大多数都像我一样,省吃俭用,为爱发电

“只要不白嫖,一分也是爱”。

从高一到现在,我一直是精打细算来追星。我追过韩国的演员、乐队,中国的演员、歌手、男团选秀节目等。在追星圈子中,全网追星300人,会发现几乎永远是同一拨人。

举例来说,作为易烊千玺的粉丝,他的生日11月28 日,当月会举办生日会。为了买到入场券,我三四月份就要开始攒钱。按着我的工资,一下子拿出五六千,我需要攒半年。在这期间,缩减其他开支,能省一分绝不浪费一毫。

一场流量明星的生日会对于粉丝来说是很重要的,也是联络明星和粉丝感情的一种方式。这种生日会一般是以演唱会的方式呈现,一方面粉丝需要买门票进场,另一方面粉丝需要给明星增加曝光率,比如上海外滩大屏、无人机等,后援会需要集资生日应援,还要算上酒店、机票的钱,我一共花了5000块钱。

还有一次,我为了赢得和我喜欢的泰国明星视频一分钟的机会,在他们代言的店铺里,几小时内买了七八千的商品。因为规则是,消费数额达到前三名的粉丝,有机会和偶像视频一分钟。

平时的话,每个月都会给自己喜欢的明星打榜,花个五百左右。这个钱是不会回头的,花出去了其实什么实际性的都得不到。

不追的人这辈子都不追,追的人能在不同领域一直追,有的时候追星的情感,会填满另一部分恋爱的情感。我周围的追星女孩也都是单身,并且很享受单身,可以尽情为爱发电。

 换句话说,追星女孩就是把给男朋友花钱的心思放在了给明星,所谓的“哥哥、弟弟、儿子身上了”。

我用我自己的钱,让一个“平凡”人有梦可做,实现梦想,是一件很棒的事。

报班学调酒、插花、烹饪……,解锁技能和社交新方式

上海,30岁,互联网,工作五年半

我不是一个宅的人,除了日常工作,我会让自己忙起来。

去年,经朋友介绍,我接触到了调酒课,一个看似冷门又常见的课程。一方面,自己平时很喜欢喝鸡尾酒,另一方面,我觉得调酒是件很酷的事。

伏特加、朗姆酒、金酒、龙舌兰酒、白薄荷酒,再加上柠檬汁和冰块,混合在杯子里,被调酒师摇摇晃晃,就能成为一杯“长岛冰茶”。

在我看来,这种课程属于悦己消费的一种。课程并不贵,一节课二三百左右,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足够了。每期有八节课,差不多2400块钱,在我的能力范围内。

更吸引我的一点是,班级都是小班课。6个年纪相仿的人一起调酒,一起品酒,一起试喝,一起交流。这其中,有的是像我一样的白领,有的是打算学习调酒自己做酒吧生意。和大家一起度过这样一个下午,是非常充实的,一点也不孤单。

一期课程的结束,会举行一个毕业派对。既是结业考试,也是社交酒会。我们六个人会带各自的朋友过来,邀请大家一起感受鸡尾酒的魅力。比如,我在这个派对上,认识了一些潜在客户和几个好朋友,我也因此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社交方式。

 我并不想成为调酒大师,只是想在特定的场合里,对这些知识略懂一二。

总的来说,调酒课也是一种餐桌礼仪的基础,就像“红酒礼仪”一样,逐渐被90后接受,也已经成为90后的社交新方式。

除了调酒课,我还报名了插花课、烹饪课、画画课......我会保证每个月2、3节课,八九百块钱的支出,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来做这些事情,让自己开心。

抑郁症铲屎官:被养育的是它,被治愈的是我

深圳,26岁,互联网,工作一年

去年,我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铲屎官。

那时,正值我焦虑症和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整晚睡不着,白天一直发呆,不敢出门不敢运动,简单的起身动作就一身冷汗。

有一次,被我妈强行带去医院,附近的商场里有一家连锁猫舍。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小小一只,试图把那只比它大的猫从架子上揍下来,这一幕让我鬼迷心窍把它带回家。

它是一只纯种金渐层,五千块钱左右。回到家,养猫的生活才正式开始。

每个月猫咪的固定支出有五六百块钱,猫粮300,冻干加罐头200,内外驱虫六七十,还会给猫买一些鸡零狗碎的玩具。比如买冻干罐头,我他试了十几种口味,花了好几百块,结果也没试出几个它爱吃的,舔几口就走了。剩下的全都打包送给朋友了。

花了一千八百块给它做绝育,我从前一周就开始焦虑。术前检查需要的所有项目都做了,包括像待宰的猪一样被按在床上检查心超。因为,心情跟“兵荒马乱”一样,我丢了AirPods。

“舍不得花钱就不要养猫,要给就给最好的”。它既是我的爱宠,也是我的家人,更是我的朋友。

 比起花钱,其实花费的精力才是更多的。

三四个月的时候,猫猫得了猫癣,开的药没什么用处,我自己查经验贴,买了胶囊分装,每天晚上打着手电筒从胶囊里数小颗粒给他喂药。

最开始养它的那一周小心翼翼。我总会后悔,我这么不健康的人不应该把另一个生命和自己捆绑起来。但后来发现,被养育的是它,被治愈的是我。

为了带猫出门看病,克服坐车的恐惧,克服身体的各种症状,每晚睡前都告诉自己明天一定能会比今天更好,因为我的小猫咪又健健康康的度过了一天。

记得有一次,我崩溃大哭,它竟然来安慰我,虽然它只会喵喵叫,但我仿佛可以听懂他的语言,觉得很心安。

养猫给了我必须前进的理由,哪怕没有任何一盏灯是为我亮的,但是永远有另一个生命与我同在。对我付出百分百的信任和依赖,面对我的时候,会翻出软乎乎的肚皮。

现在,我搬到了新家,正在考虑新买只小猫,和它作伴。

3万徒步6个地区,享受“世外桃源”

北京,27岁,互联网,工作5年

2016年本科毕业后,我爱上了徒步。

最初,我先从北京周边走起。“香八拉”路线、东北灵山、海坨山、黄草梁、乌兰察布火山群、京郊“秋名山”红井路,我都相继打卡。后来,随着自己徒步能力的提升,我又打卡了新疆喀纳斯、塞班、日本、尼泊尔、英国。现在,我正在湖北恩施,开启我的第六次徒步之旅。

和徒步的装备党不一样,我是一个极简主义者。60升的背囊,我一般背30升就足够了,再带一些水和干粮等必需品。登山服、登山靴、速干衣、羽绒服、护目镜等也是刚需,但我会选择最低配,费用在一两千左右。

除了极简,我还是个穷游党。在徒步过程中,我最大的花销,通常都是交通费。因为适合徒步的地方,一般都是山区,很偏远。住宿上,我很随意,走到哪睡哪。山上会有当地居民改造的客栈,看到有光亮的地方,我就知道可以住了。

总体算下来,我徒步的费用控制在了两三万左右,每年会挑长假期,进行1-2次,每天12小时,为期一周的徒步。

很多人惊讶,我一个女生,会选择独自徒步这项运动。事实上,一人、一包,轻装上阵的感觉,让我从北京的工作状态中抽离出来,十分难得。我并不感觉孤单、害怕。

我的一个观点是,所有的危险都来源于准备得不充分。

有时在路上,我也会偶遇徒步的“驴友”,通常情况下,我会拒绝和他们同行。工作原因,平时经常需要和人沟通,所以徒步的时候我只享受独处的时光,不想有聒噪的环境。

所以,与其说是爱上徒步,不如说是爱上徒步带给我的“世外桃源”。

这次徒步,我只买了往返恩施的车票,计划把恩施的野外走遍。但如果风景重复的话,我会考虑换一个地区。

+1
6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最热”五一,争议的五一。

2021-05-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