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一,朋友圈摄影大赛改拼短视频

36氪的朋友们2021-05-03
旅行Vlog,是假期最赚钱的生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作者:开菠萝财经团队,36氪经授权发布。

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原创

作者 | 吴娇颖

编辑 | 金玙璠

车票难抢、酒店暴涨,这个“五一”假期的火爆程度,前所未有。 

交通运输部表示,今年“五一”假期,全国客流量预计达2.65亿人次。可以预见,各种高速堵车、景区爆满、“看花看草看人山人海”的小视频,即将填满社交网络。 

以前,“上车睡觉,下车拍照”,被调侃是中老年人旅游的固定套路。如今,举起手机随手拍个短视频,已经成为所有人的旅行标配。年轻人用视频记录旅行,老年人用视频打卡景点,在抖音,#旅行#话题下的短视频已有超600亿次播放。 

究其原因,一方面,疫情之后,旅行愈显珍贵,记录和分享的欲望被放大;另一方面,短视频平台的助推、各种傻瓜式拍摄和剪辑工具的普及,极大地降低了视频制作、发布与分享的门槛,让流量迅速聚集。 

因创作门槛低、流量集中、变现途径多样,在线上,年轻人爱玩的旅行Vlog也逐渐成为一个专门的视频领域,旅游博主不断涌现。不过,在网红打卡经济盛行的短视频时代,一边收割在手机里看风景的人,一边玩坏线下旅行目的地,越来越同质化的旅行Vlog,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 

旅游不拍短视频,等于没玩?

从涠洲岛回家以后,高程暗暗决定,以后出门旅游一定要多拍视频。 

想法转变的原因很简单。有一天在下班的地铁上,她掏出手机,偶然翻到相册里自己拍的一个视频,反复看了好几遍。那是她在涠洲岛拍下的海边日出,海浪拍打礁石,金色的阳光在水里荡漾,风从海面吹过来。“我都能闻到那天海的气息。” 

涠洲岛海边日出 / 受访者供图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在旅途中打开手机拍视频。 

从去年8月到现在,小婉在B站的Vlog已经更新了六期。头两期,她记录了生活中一些琐碎的片段,看展、K歌、咖啡馆测评。现在,她的Vlog内容基本都与旅行有关。 

小婉的本职工作是一名摄影记者,但出门旅行的时候,她基本上不带相机。她觉得,拍摄旅行视频,一部手机足矣。“画质够用,收音尚可,还轻便,旅行不想给自己太多负担,太正儿八经好像和我释放压力的出发点相悖。” 

她有自己的一套拍摄技巧。“首先手要稳,现在很多手机都有防抖功能,稍微上点心就行。其次要注意画面构图、色彩,这就靠个人审美了。然后,拍风景一类空镜头,要考虑给自己留起幅、落幅时间,给后期剪辑提供空间。”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多拍有意义、有趣的瞬间,“旅行本身就是生活的调味剂,值得回忆。视频能连贯表达旅行过程中的氛围和心情,画面展现也很全面,加上可以记录声音,为回忆提供了更多鲜活的素材。”小婉说。 

这也是大多数年轻人想要用视频记录旅行的原因。 

为了拍摄旅行Vlog,涂涂特意购买了三脚架、手持稳定器和有线麦克风。 

出发时的天空,飞机上的风景,目的地的美食、街道和人群,都是她记录的内容。即便不出远门旅行,涂涂也会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游走,摸索一些美食小店,拍试吃或者测评。每一个Vlog里,涂涂都会认真配上解说与感想,“希望让在意我的朋友和家人,看到我在认真生活。” 

涂涂的旅行Vlog截图 

与想要用视频记录“无聊生活日常之外”的年轻人比起来,旅途中的中老年人,似乎更不在意旅行的实际体验,举起手机拍短视频成为他们景点打卡的方式。 

4月的一个周末,小丰去了一趟张家界。“原本是想着避开五一,游客没那么多,没想到见识到了此生见过最多的中老年旅游团,以及,切身体会到了现在短视频对老年人的影响有多大。”她感慨。 

在张家界,小丰发现,几乎所有的老年人,全程都在用手机拍视频,有的发抖音,有的发朋友圈,有的分享到微信家族群。“尤其是在一些标志性景点,我感觉他们都没什么看风景的时间,全程都在拍摄和分享。” 

这一幕幕让小丰想起了自己的舅妈,“她出去玩,根本不在乎景色怎么样,甚至可以不进景区,她在乎的是此时此刻我在这里,我想告诉别人我在这里,所以就不停地拍短视频,发给亲朋好友。” 

阿姨们正在景区用手机拍视频 / 受访者供图 

更让她哭笑不得的是,一些老年人似乎已经抓住了流量的喜好,变着花样拍旅游视频,比如“戏精附体”。 

“在张家界大峡谷景区的玻璃桥上,我亲眼见到一个阿姨走到玻璃区域,突然倒下,然后躺在地上开始‘哎呀呀,我好害怕啊,快救我’,旁边她的同伴拿着手机全程拍摄她的表演。”小丰当时心想,这个视频大概率会出现在抖音上。 

是什么改变了我们的旅行?

旅行中,从重体验到重记录,很多人的变化是从去年开始的。 

疫情期间,出境受限,国内各地防控措施调整不断。当远行受限,旅行就变得愈发难得,关于旅行的回忆也就更值得被记录。 

疫情对出游的限制,北京的筱筱深有体会。 

去年,筱筱买了某家航空公司推出的随心飞套餐,在规定时间和次数内,可以乘坐该航司往返国内任意城市之间的航班。由于工作时间比较自由,国内疫情逐渐被控制住后,筱筱以为,这是一笔很划算的消费。 

但事实并不如她所愿,因为疫情防控政策的调整,6月,她退掉了和朋友前往重庆的机票,11月,去上海迪士尼的计划也泡汤了,直到今年元旦假期,这趟旅行依然未能成行。据筱筱统计,去年因为疫情,自己一共退掉了12张机票,“太难了。” 

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她愈发感觉到,能出门旅行,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从去年开始,她有意识地在旅途中拍摄一些视频片段,记录旅途中的风景和自己的感受。“太长时间不能出去,又快被日常生活逼疯的时候,就会翻看以前的这些视频记录,权当慰藉。” 

似乎到了这时候,很多人意识到,视频比照片更能精准记录当下的风景和状态,回头看,记忆也更加鲜活和真实。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伴随视频平台的快速崛起,视频剪辑工具类APP得以普及。 

开菠萝财经发现,在短视频平台上,不仅有许多博主分享视频拍摄教程、旅行Vlog片头、背景配乐等,甚至还有现成的视频模板可以直接套用。比如,在抖音搜索“旅行Vlog模板”,显示的视频下方即有“一键剪同款”功能,点击即可跳转至剪映APP进行同款创作。 

抖音旅行Vlog模板相关视频中的“一键剪同款”功能 

这对于视频剪辑“小白”,尤其是对手机操作不熟练的中老年人来说,非常友好。 

如今,中老年人逐渐成为短视频平台的主力军之一。根据QuestMobile2020银发经济洞察报告,截至2020年5月,银发人群移动活跃设备用户规模超过1亿,视频类APP是银发人群最主要的娱乐方式,其中短视频APP对银发人群的时间占有尤为突出。 

腾讯媒体研究院发布的2020“银发一族”短视频洞察报告显示,超过半数中老年用户对上传、制作视频有一定诉求,但目前使用率低,不知道如何操作是主要痛点。短视频小程序用户中,仅有15%的中老年用户会上传或制作短视频。 

视频制作、发布和分享的门槛大大降低,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入场。

辰辰的父母常年外出自驾游,辰辰爸爸喜欢用视频记录旅途中的风景,他最常发布视频的地方是彩视马蜂窝和微信视频号,“因为上传和发布都很容易,只需要剪辑一下就好。” 

到目前为止,他的小视频已经更新了30集,积累了3000多粉丝,观看量近10万人次。最近,辰辰准备建议爸爸尝试转战抖音,“上传发布同样很方便,配乐可选择性也很多,流量大,说不定还能成网红呢。”辰辰打趣道。 

你在手机里看风景 旅行博主在Vlog里恰饭

如今,拍视频、发Vlog、让手机去旅游,已经成为当代人一种新的旅游习惯。不过,大多数人的目的不是拍给别人看,而是记录和有限范围内的分享。“我把它当作是平凡日常里的一份向往,在旅途中,哪怕路边拍朵花,也是脱离无聊生活的最美的花。”高程说。 

但当短视频成为大势所趋,越来越深刻地与每个人的生活连接在一起,旅行视频这个创作门槛不高、流量易扩大和集中、变现途径多样的领域,在过去一年多里,也逐渐发展成为一门火热的自媒体生意。 

目前,抖音上#旅行#话题已有超600亿次播放,除了旅行社、景区、媒体等官方机构账号发布的目的地推荐、攻略,和普通游客随手拍摄上传的旅游短视频,流量最集中的,就是经过精心策划和制作的旅行Vlog,它们大多出自有一定粉丝体量的旅游博主之手。 

抖音网红旅游博主@房琪kiki 曾在2020新榜大会上坦言,从事短视频行业一年多以来,她得到了三个数字:硬盘里10个TB以上的素材,星图后台100家以上的商务合作,和全网1000万+的粉丝。在一条视频文案中,她写道,“两个人,一台摄像机,一年三百多天奔波在路上,靠着用心的内容,陆续接到广告,今年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 

小红书上一位旅游博主透露,旅游博主们的变现途径很多,比如,在抖音或者小红书发布短视频和笔记,粉丝超过1000,就有机会和品牌合作,按粉丝量算每条价格200-5000元不等;直播带货或者与景区、旅游局合作进行推广,每场可获得200-2000元不等的收入;此外,还可以向杂志社投稿游记、运营公众号等自媒体获得打赏、向图片网站售卖照片版权等。 

抱着“边玩边赚钱”的期待,不少年轻人开始有意识地在视频和社交平台创作、发布旅行Vlog。

另一位旅游博主在小红书笔记中谈到,旅游博主的养成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需要自费旅游,收集素材,为后期产出优质内容做铺垫;第二个阶段,有了一定粉丝量之后,会收到一些来自商家的邀请,这一阶段因为粉丝量较少,更多是一些免费的旅行体验机会,包括和景区、酒店、旅行社、餐厅等合作;第三个阶段,才能真正实现靠旅行赚钱,比如,可以在OTA旅游平台通过产出旅行Vlog完成任务,获得相应收益;在短视频平台,通过旅行Vlog吸引商务合作,还可以通过直播获得收益。 

开菠萝财经在B站搜索#旅行Vlog#和#Vlog旅行日记#标签发现,大部分发布Vlog的UP主并非专业的旅游博主,有的是分享生活日常的UP主,有的是摄影UP主,还有穿搭、美妆、学习等领域的UP主。这些博主深谙视频剪辑的技巧与套路,且本身拥有一定的粉丝体量,于他们而言,拍旅行Vlog更像是流量变现的一次新尝试。 

但像房琪一样的网红旅游博主的养成,靠的不仅仅是旅行的体验与记录。

“我们是非常难以被取悦的一代,我们的泪点和嗨点都太高了,能吸引我们出发的那个目的地,它必须要填满我们生活当中被亏欠的那个部分。”房琪对旅行达人的注解是,给作为“诗和远方”的旅行目的地注入“三魂七魄”:我给了它文艺,你给了它优雅;我给了它神秘,你给了它冒险,诸如此类等等。 

房琪在抖音发布的关于长白山的旅行视频 

的确,这些旅行达人和他们的视频,成全了那些想出门没时间或者想看风景却懒得动身的一部分人。他们可以通过旅行达人的视频和直播,在手机里看风景,衍生出了互联网时代的另一种“旅行”。 

不过,在流量变现的推动下,事情也不可避免地走向另一个极端。 

正是因为旅游博主深谙当代年轻人对旅行视频内容的需求,许多旅行视频被打造成一个精心策划的“剧本故事”,怎样的画面最有美感、怎样的文案最撩拨人心、怎样的音乐最烘托气氛,都是在算法的基础之上精准设计的。 

当旅行视频成了过度包装的网红爆款,并在线下不断被如法炮制,对普通旅行者来说,未尝不是一场“灾难”。

小丰想起有一次在丽江旅游,自己在民宿晒太阳听歌,就看到对面阳台上有人穿浴袍、戴墨镜,拿着一本书在摆拍,拍好以后迅速离开,“就觉得挺无奈的。” 

像小丰一样的旅行者,苦“网红”旅游博主久矣。“我自己没有太多的分享欲,还是希望好好欣赏风景,用心感受旅途。看着身边所有人都在不停地拍照拍视频,还要在同一个地方拍同一种姿势,多少会影响旅行体验。” 

在短视频时代,因为网红爆款的涌现和打卡经济的流行,这样的“旅行真实”可能短期内还无法改变。收割的是线上流量,买单的是被玩坏的线下景点、景区和无辜旅客,不可否认,这就是旅行Vlog的“生意经”。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高程、小婉、涂涂、小丰、筱筱、辰辰均为化名。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浪潮褪却,视频会议的出路是什么?

2021-05-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