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O”来袭:疫情之下千禧一代的职业选择

胡小颖2021-04-30
千禧一代职场人走出舒适区、拥抱新生活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老一辈人总是告诫年轻人要着眼于未来,避免耽搁于眼前的享乐。然而,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既使人类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与沉重,也让千禧一代职场人士明白了“你只能活一次(YOLO)”的真正含义——于是,他们充分发挥冒险精神,以YOLO之名,告别过去按部就班、平淡乏味的之长生涯,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自己真正热爱的价值和事物中。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作者Kevin Roose,原文标题Welcome to the YOLO Economy,希望给您带来启发。

 

美国各行各业的千禧一代正在悄然经历变化:过去整整一年时间里,他们曾在MacBook前伏案高强度工作,忍受着无休无止的Zoom会议;而现在,他们决心走出舒适区,开启人生全新的篇章。有些人辞去了轻松稳定的工作,把以往的副业变成了全职事业;有些人对上司重返办公室的要求不屑一顾,并表示除非老板允许他们随时随地工作,否则将提出辞职。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和经济回暖,千禧一代的胆子越来越大;而过去一年里由于居家隔离政策和固定资产上涨而日益提升的身价,也增加了他们的风险偏好。

如果这个趋势有什么口号的话,那就是“YOLO”(You Only Live Once,你只能活一次)。十年前,说唱歌手德雷克(Drake)让这个词语一度爆红,成为了冒险爱好者的标语。近几个月来,“YOLO”更是成为了美国千禧一代办公室职员的精神态度象征。

尽管新冠疫情大流行尚未结束,数百万美国人仍在为失去工作和亲人而悲伤,但对越来越多具有一定经济水平和职业技能的人而言,疫情带来的恐惧和焦虑催生了一种职场选择上的无畏精神。

疫情不仅改变了他们生命中不同东西的优先级排序,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

33岁的Brett Williams是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一名律师,今年2月在一场Zoom会议中,YOLO的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当意识到自己这辈子每天都要在桌子前坐上10个小时,我感觉很痛苦,”他说,“我当时就想,我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毕竟明天我们可能就会死去。’”

于是他辞去了待遇优渥的法律合伙人的职位,在邻居的小公司找到了一份更加轻松的工作,这样他就能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妻子和宠物狗。

“我仍是一名律师,”Williams说,“但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为工作感到兴奋了。”

曾供职于《每日野兽》(DailyBeast)的记者Olivia Messer也于今年2月辞职,长达一年的疫情报道让她身心俱疲:“我精疲力竭,感觉自己无所适从。”29岁的Messer下定决心离开工作岗位,从纽约的布鲁克林搬回到了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的父母身边,开始从事自由写作工作,也重拾起绘画和皮划艇等兴趣爱好。

尽管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如此轻易地放弃职业生涯,但Messer认为这个选择深刻治愈了她。“我对自己可以过一种怎样的生活、这种生活有多幸福有了全新的认识,”她说。

如果说“煎熬”是2021年的主流情绪,那么“YOLO”可能成为一种压倒性的职场趋势。微软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全球超过40%的员工正在考虑今年辞职。在科技工作者中广受欢迎的匿名社交网站Blind最近发现,49%的用户计划在今年找份新工作。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高级讲师Christina Wallace说:“我们有整整一年的时间来思考现在的生活是否是自己想要的生活,特别是对于那些被告知要努力工作、还清贷款、延迟享受生活的年轻人来说,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质疑这种论调——如果我们现在就想要过得快乐呢?”

由于担心员工流失,全球各地的雇主们都正试图鼓舞士气。LinkedIn最近给大多数雇员放了一周带薪假;Twitter也发起了“#DayofRest”活动,每月多放一天假;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为初级职员提供了2万美元的“生活津贴”;华利安投行(Houlihan Lokey)也为许多员工提供了带薪假期。

加薪和休假可能会说服一些员工继续奋斗,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停滞不前才是问题所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彻底改变。

29岁的Nate Moseley是一家大型服装零售商的采购员,他最近决定在6月1日前辞去这份年薪13万美元的工作——6月1日正是公司要求员工返回线下办公室的日子。

Moseley新建了一个名为“20年代后期危机”(Late 20s Crisis)的Excel表格,在里面填满了各种可能的未来选择:从上一门编码课到去以太坊挖矿,从参加2022年的竞选到去加勒比地区开一家旅游公司。他说,自己会定期查看这张表格,仔细考虑每个选项的优缺点。

Moseley认为:“回到疫情爆发之前的世界对我毫无吸引力——如果不是因为疫情,也许我这辈子都不会迈出第一步。”

逃离职场似乎一直是年轻人的时尚选择,一旦把积蓄花光或是新事业惨遭失败,他们可能会回到原先的稳定工作。疫情之下,YOLO的精神似乎也在感染着那些不愿冒险、按部就班的成功人士。

Indeed.com(一家招聘网站)首席经济学家Jed Kolko说:“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很多东西都被搁置一旁——某种程度上,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人做出改变人生的决断。”

除了经济繁荣时期可能出现的跳槽现象外,疫情还创造了更多远程工作岗位,并扩大了愿意在沿海大城市以外雇佣员工的公司的数量,这使科技和金融等“远程友好型”行业的员工有了更高的话语权。

“在未来的18到48个月里,员工将拥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谈判能力,”管理培训公司Raw Signal Group的联合创始人、作家Johnathan Nightingale说,“如果对目前的工作不满意,人们有比以前更多的选择。”

个人的“YOLO”决策可能与很多因素有关:银行的低利率;炒币、炒股等一夜暴富的途径增多;等等;但背后似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千禧一代不无幻灭地发现,全球经济正在走上一条奖励勇敢者、惩罚谨慎者的疯狂道路。

而疫情彻底摧毁了年轻人对传统职业道路的信心。这些人大多毕业于顶尖名校,在金融、法律等高收入行业工作,他们亲眼目睹有独立思想的同行通过加入初创公司或押注加密货币而致富;与此同时,他们被淹没在平凡琐碎的日常工作中,并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缺乏来自公司的支持。

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职业教练Latesha Byrd说:“过去的一年已经证明了真正重视员工的公司是怎么做的……我们的生活在一夜之间天翻地覆,而对此置若罔闻的公司像往常一样经营,继续在这样的公司上班成了一种负担。”

Byrd主要在科技、金融和媒体等领域为有色人种女性提供指导,她指出,少数族裔员工除了遭受新冠疫情带来的痛苦之外,还对雇主对种族公正的肤浅承诺深 感失望。“多样性、公平和包容的价值现在显得弥足珍贵。员工们想知道,公司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吗?”

当然,并不是每个失望的员工都会辞职。对一些人来说,延长假期或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可能会抑制他们离开的冲动,甚至可能发现回到办公室更有助于恢复生活的平衡。

但对于许多认可“YOLO”的价值、有能力进行冒险的人来说,一切只在一念之间。

一名任职于某大型科技公司的高管表示,最近几周,她和丈夫都在讨论辞职的事(由于未被授权接受媒体采访,她要求匿名)。她说,是新冠疫情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人生选择过于谨慎,错过了宝贵的家庭时光。

“世事无常”,这本是佛陀的名言,而今却成为了他们的生活信条——换而言之,“你只能活一次”。

 

译者:胡颖

+1
2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游戏巨头与视频巨头都加快了对游戏公司投资并购的步伐。

2021-04-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