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损失超60亿,网络文学如何翻过“盗版”这座山?

IP价值官2021-04-29
网络文学苦盗版已久。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P价值官”(ID:IP-Valuer),作者:左小柚,36氪经授权发布。

可以说,自网络文学诞生之日起,盗版问题也随之产生,像一座大山一样,横亘在网络文学发展的道路上。

一位网友在讨论网络文学盗版问题时曾说,盗版就像小强一样,人人喊打,却打不死、灭不了。

如今,盗版问题依然严重,且呈现反弹的趋势。

根据易观分析最近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整体市场规模288.4亿元,盗版损失规模达60.28亿元,同比上升6.9%。

85.4%的作者表示有过作品被侵权的经历,其中全职创业者的被侵权比例高达94.2%,频繁侵权比例占据53.8%。

在盗版如此猖獗的情况下,作者们深受其害。代表作品为《帝王业》(改编为《上阳赋》)的作者寐语者告诉IP价值官:“被侵权是一直在遭遇的问题,比如无授权发布现象,旗下工作室会直接联系,甚至发律师函要求对方下架,但网络之大,盗文的多如牛毛,很难做到一一追究。”

此外,有一位作者表示,为了避免被抄袭盗版,她宁可不放在网上进行传播,只上传部分片段。一部作品在完成之后,放弃借助网络这个平台进行传播并与读者互动,无疑是个无奈之举。

网络文学平台从业者,面对盗版问题,对笔者发出了“没有办法”“避无可避”的无奈感慨。

可见,网络文学的盗版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对于以版权运营构建商业模式的网络文学来说,损害了作者、平台的权益,更阻碍了整个行业良性发展的道路。

从“付费阅读”到“盗版横行”,网文生态遭破坏

网络文学发展之初,大多作者都是为爱发电,直到起点中文网建立了付费机制,网络文学运营平台、作者以及读者才得以形成一个良性的商业互动关系。

读者为内容氪金,作者及平台获得一定收益,这也是后来很多正版网站重要的商业模式,这让围绕网络文学版权的运营进入良性发展状态。

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6亿,占网民整体的46.5%,几乎包含了社会各个阶层和年龄段。

随着网络文学内容影响力的增大,网络文学读者群体的增多,在正规的网络文学平台进行网文的版权运营之外,嗅到巨大商业潜力的盗版网站就崛起了。

盗版商为了取悦读者抢夺流量,往往会在正版内容更新的第一时间,将之抓取到自己的网站之中,有时候甚至正版内容都还没显示出来,盗文网站就已经全盘显示了。

面对盗文情况的频发与盗文网站的泛滥,一度有网文作者在网上自嘲,称既希望在笔趣阁等盗版网站上看到自己的文章,又不希望在笔趣阁上看到自己的文章。

作者的这一矛盾心理,其实普遍存在。对于网络文学作品来说,似乎盗版的越多,越能证明这个IP价值。

曾任深圳市盐田区作协主席,写了《湿地》《逐浪计划》《珠翠密码》等作品的作者林小染告诉IP价值官,自己的第一本书,也就是《湿地》出版时就有盗版书,之后的几本也都有,网站转载的更是不计其数。

“因为精力有限,加上版权意识薄弱,当时还觉得但凡转载时署名了,就是一种良性传播。”

然而,这一现象正说明了盗版横行,对于正版内容的挤压。在表面获得广泛传播的背后,作者的劳动成果被无情窃取,也严重破坏了网文行业的生态。

这些盗版网站或者通过低廉的价格出售作品,或者以免费的形式发布内容,却通过无处不在的广告投放,来获得收益。

原本需要付费的章节被秒速免费贴出,原本需要几十块钱元购买的百万字小说被以几块钱价格打包售卖。

既然有渠道通过极低的价格,甚至免费或许内容,那么读者何须氪金?这无疑极大的损害了作者和正版平台的权益。

虽然惠利了广大的读者,但辛辛苦苦创作的内容有市场却没收益,网络文学平台付出运营成本却收效甚微,这并不利于一个良性市场的建立。

 网络文学苦“盗版”久矣,却为何屡禁不止?

相比音乐、影视作品,盗版网文视乎更为泛滥。并且屡禁不止,为何网络文学盗版如何猖狂呢?

01,侵权成本低

侵权成本低,是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技术上说,文字作品的存储介质占用空间小,基本没有服务器带宽的压力,这让新的盗版站点和APP不断出现。

再者,即使举报了,侵权方只要微调作品章节页面的链接参数,甚至都不需要改变域名,这个章节的页面链接还是能出现在搜索结果里。

我们从一位平台负责人那里了解到,虽然现在网都会在技术上,防止内容被复制。比如用户不能在网页上直接复制文字,平台能够追踪到盗版账号并封号等。

但仍然有其他办法获取内容,比如人肉输入,或者通过将作品内容更换为形似的名称等形式,来截获大量用户流量。

作者林小染就告诉我们,曾遇到作者名字都和书名都被改之后进行发布的情况,如果作者不是非常有方法都搜索不到。

甚至连喜马拉雅这样的音频平台都有这种情况,比如其作品《湿地》改成了《职场女人》,在没有其授权的情况下,一直在播出。

还有一些盗版网站将服务器放在境外,用以逃避国内监管与打击。这无疑增加了取证、维权的难度。

侵权成本低,获益却颇丰,这就导致即使笔趣阁倒下,但千千万万的笔趣阁又站了起来。

02,维权难度大

此外,网络文学抄袭、融梗等侵权界定难度大,也成为了作者们维权的障碍。

作者林小染告诉IP价值官,作品的扒梗、改名抄袭等,鉴定和追责难度都是非常大的,大部分被侵权的作者没有精力也没有财力去追究到底。

作家寐语者分享自己的经历:“作品被抄袭、融梗、侵用之类情况遇到太多了。影响较大的情况我会发律师函,对方一般接到警告会私下道歉删除。但曾有一例性质恶劣的抄袭,拒不道歉,找营销号洗地,那次就直接起诉了。最后我胜诉,对方被强制执行了赔偿和登报道歉,但过程历时两三年,并不轻松,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人力。”

其实,整体网文侵权案件的赔偿数额,很难弥补权利人的损失,加之诉讼周期漫长,耗时耗力,被侵权者很难耗得起。

这导致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被抄袭者很难得到真正意义的维权,大多都是网文作家在网上声讨,最终也未走法定程序判定。

唐七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曾被指抄袭“大风刮过”的作品《桃花债》, 大风刮过就曾表示,“为什么我不打官司?我写文这么多年,抄过我文的文章,估计能组个文学网站。抄完了卖版权拍影视的,也不止这一部。如果我一个个全部告,我得睡在朝阳区人民法院的大门口,一边要饭,一边攒钱,天天上庭都上不过来。” 

网文维权打了胜仗的也不是没有,从2015年琼瑶诉于正案,也即指控于正电视剧《宫锁连城》抄袭文学作品《梅花烙》,到2019年《锦绣未央》侵权案,都大获成功。

但胜诉的代价和付出的成本也肉眼可见。就《锦绣未央》侵权案来说,百名热心网友花了2年时间对比,认定《锦绣未央》一共抄了209本书,全书270万字294章,仅9章未抄。

在形成了舆论之后,汪海林、余飞所在的中国电影文学学会鼎力支持,并为这个案件四处奔走,募集资金,并寻求法律援助,而后进入复杂且漫长的司法界定和维权阶段。最终才有了这一场里程碑式的胜利。

维权难度大,加之漫长的诉讼周期,整体上难以给侵权人造成实质压力,这让很多作者望而却步。

 撬起整个产业链,版权保护刻不容缓

内容的根本在于版权,对于网络文学来说,版权运营更是其价值实现的基础。

尤其近几年网文IP成为影视改编重要源头,自2015年开始,网文IP改编作品大量出现,也使得版权交易价格水涨船高,IP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都在围绕网文IP实现利益最大化。

而盗版已经严重的蚕食了正版网文IP的份额,也严重影响了内容产业的发展。

《哈利波特》的作者英国作家K·罗琳一本小说能够获得超过10亿的收入,在2017年荣登全球收入最高作家榜的榜首,在其系列作品版权的基础上实现财富自由;迪士尼能够在内容版权的基础上,通过衍生品、乐园等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相比较,中国的网络文学作家呢,能够依靠版权获得较好收益的却少之又少。

在网络文学业界有一句话:100个网络写手,至少90个没有收入,剩下10个人,也许只有1个人能赚到令人羡慕的财富。

在这样的梯队分布下,还要遭受盗版的侵蚀,如果不能得到正向的反馈,那么网络文学作家的创作动力何在呢?

因此,IP价值官认为,网络文学盗版等侵权问题需要引起各方的重视,就目前来看,从政策到网文市场,都在积极创建一个良性的网文运营环境。

在政策和法律法规方面,正在不断完善。针对版权保护,IP价值官咨询了北京韬安律师事务所李景健律师,韬安律师事务所曾是“琼瑶诉于正案”中琼瑶的代理方。

从李景健律师那里我们了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第三次修订,将于今年6月1日实行。这次修订历时十年讨论,触及著作权法领域诸多“疑难杂症”,例如作品定义不明晰、维权举证难、侵权成本低等。

其中,李景健律师介绍到:“随着新著作权法对法定赔偿金额上限的提高,可能使得法官有更多的自由裁量权对侵权行为给与更高的判赔金额。此外,新著作权法对于侵犯著作权构成对公共利益损害的情况下的行政责任进行了细化及强化,对于构成侵犯公共利益的著作权侵权行为,可能承担更高的行政处罚责任。”

平台方面,引导付费与免费阅读两手抓。其实付费阅读的习惯需要不断培养,经过了阅文集团、晋江文学等付费网站的培养,读者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形成了付费的习惯。

我们了解到,2020 年上半年,阅文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MAU)同比增加7.5%至2.33 亿,每名付费用户月均收入(ARPU)同比增加51.6%至34.1 元。这些增长,最终都将反馈给在键盘前日夜敲打的内容创作者们。

另一方面,这几年,在盗版网站的运营模式上,很多平台直接放弃了中规中矩购买内容流量变现模式,而是采用“免费小白文+广告”的模式进行运营,这也是番茄小说、米读小说崛起的原因。

一定程度上,这些免费阅读平台,补充了付费阅读模式,拓展了网文的用户,也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盗版网站的发展。

对于作者来说,也需要有一定的维权意识。作者林小染告诉IP价值官:“被侵权很难防范,现在创作时我会提前进行版权注册,留存充足证据,如果被侵权,可以有效证明自己的版权归属,一旦发生诉讼,不会有取证的困难。”

在政策和法律法规完善的前提下,平台制定行之有效的版权保护机制,作者做好侵权防范,读者养成付费的习惯,这样一个围绕网络文学版权运营的良性市场才可以实现。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得到

悦读

学网

易观

阅文集团

爱发电

番茄小说

微信

喜马拉雅

下一篇

不怕空降、不怕挤压,必要时刻提升信心

2021-04-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