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去媒体工作,她在汉服中重新找回自己的人生

显微故事2021-04-28
“我愿重回汉唐,再奏角徵宫商,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

过去10年,汉服从不被理解,到成为新生代的心头好;从小众的“汉服圈”,成为大众的“汉服热”。

它伴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成为文化传承的一个注脚。

汉服是历史最悠久的民族服饰之一,文化底蕴深厚,影响范围也非常大。这两年,汉服成功“破圈”,发展成为一个新兴产业。

天眼查的数据统计,截至2021年4月,全国共有汉服相关企业3000余家,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新增超过1800家。

我们今天想讲的,正是央视新闻纪录片《中国底色——奋斗的中小微企业》里呈现的一位汉服创业者的故事。

她叫绿珠儿,2007年,她辞去电视台的稳定工作,凭着对汉服的一腔热爱开了线下汉服店——重回汉唐

三年亏损却从不放弃,在古典与现代之间寻求当代汉服的平衡,以汉服产业的发展,提升汉服被人们所接受的速度。

而在经营的过程中,绿珠儿也发现:仅有热情并不足以支撑一个生意健康、稳定的持续下去。

她使用天眼查、得到、36Kr等各种平台,帮自己恶补知识,以此寻求现代商业社会和她心中的传统文化美感的最优解,把中国之美继续传承下去。

以下是她的真实故事:

文 | 小北

编辑 | 一一

复兴汉服,从开店开始

2007年,一位老人走进了位于成都文殊坊的一家汉服店。店面不大,30来平,里面只挂着不到20件汉服。

但老人显得很激动,他听店里的导购讲汉服的历史,忍不住感慨:

“我活了快90年了,还没有穿过汉服呢。马上就是我90岁生日了,我能穿一穿汉服吗?”

当时在店中做导购的正是绿珠儿,她说:“当然可以。”她给老人选好了一套1000多元的汉服,只用了15块租给他。

当老人换上汉服后,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得不同了,慈祥的面容,白花花的长胡子,一身广袖衫衣,仙风道骨。

老人对这一套装束爱不释手,他兴高采烈地请绿珠儿给他拍照,忍不住摆出各种造型。

绿珠儿用相机为他记录下了这一幕,而这一幕,同样也留在了她的心里。

图 | 央视新闻纪录片《中国底色——奋斗的中小微企业》

这距离绿珠儿开启这家汉服店,不过数月。而她最开始开汉服店,也是因为她心中有强烈的使命感:她想把汉服复兴起来。

时间回到2004年,绿珠儿在先生的推荐下了解到汉网,那是一个传播传统文化的网站。

在那里,绿珠儿对衣袂飘飘的汉服一见钟情,同时她也了解到:汉服不是自然消亡,而是因清朝的剃发易服政策而退出历史舞台。

那时,绿珠儿心里有了一点朦胧的想法:汉族有自己的民族服饰,她想把汉服复兴起来。

绿珠儿既在线上参与大家对汉服的讨论,又在线下参与汉服复兴活动,宣传汉服,在这个过程中,她发现:尽管大家逐渐接受了汉服,却没有可以购买汉服的渠道。

在她接触汉服的早期,汉服只是一个小众圈层,没有专门的工厂或企业制作汉服。即使是他们“圈内人”,也必须自己去买面料,找裁缝缝制,而缝制的参考图则来自于网络。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讲:找汉服图、找裁缝、提要求,都极有门槛,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要做哪种汉服,怎么告诉裁缝制作,以及那种汉服适不适合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绿珠儿提出:要有大家买得起、穿得上、看得见、摸得着的汉服出现,汉服的真正复兴才有可能到来。

正是这一个想法,让绿珠儿决定了:我要做汉服商业。

开店亏三年,全因梦想坚持

绿珠儿想辞去了电视台的记者工作,家人却很不理解。

在他们看来:电视台的工作稳定、收入好、社会地位高,为什么要辞去这样好的工作去开汉服店,过朝不保夕的生活?

何况,绿珠儿此前从未接触过商业,可能挣不到钱。

绿珠儿有过犹豫,但在2006年,喜爱汉服的她和先生一起穿上汉服去民政局领证,民政局的人觉得他们穿着汉服,很美,主动提出为他们拍照,还在公司内网上进行宣传。

在那个时刻,绿珠儿看见了汉服之美的魅力:

从未了解过汉服的人看见汉服,都会欣赏它的美丽,为什么汉服不可以做?

这最终成为绿珠儿坚持开店的契机。

图 | 重回汉唐创始人绿珠儿

但店铺却不好找。绿珠儿最初想选在人流密集的锦里或春熙路,却因为高昂的房租和转让费而望而却步。

锦里还要求写一份商业计划书,绿珠儿不会,后来好不容易写完,投去也并无音讯

走街串巷之后,绿珠儿最终在房租、转让费低廉的文殊坊(当时文殊坊刚开不久,房租尚可支付)开了她的第一家店——重回汉唐。

开店初期,绿珠儿从汉网一位做汉服的人那里定汉服,但对方交付时间不稳定。她尝试自己找工厂,但许多工厂不懂汉服面料和工艺,绿珠儿碰了很多壁。

几经周折,她才找到一家做演出服的团队,要分别给团队队长和裁缝钱,才能做汉服,供应才有了保障。

但新的问题随之而来。绿珠儿没有止损概念,不会算成本,第一个月她连卖带租挣了4000块钱,她高兴得不得了,说:快能抵消房租了。

结果,她先生跟她说,你还没算人工和衣服的成本。所以还是亏钱。

她对汉服的热爱支持她把这件事做了下去。

钱不够,她不敢招人,店里便只有她和父亲轮流看着,也没工资;亏了钱,就跟自己的姐姐,和先生的哥哥借钱;也不设定止损线,卯足了一口气往下走,能走多远走多远。

较为幸运的是,之后几年,大家对汉服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也有汉网和线下汉服社推动的原因)。

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裁缝和他太太直接跟绿珠儿签合同说单干,减少团队的支出,增加服饰供应,在开店3年后(即2009年),绿珠儿终于实现了收支平衡。

大众对汉服的热情并未停止,绿珠儿接的成衣定制订单越来越多,裁缝昼夜赶工也忙不过来,绿珠儿重新思考找工厂这件事。

和之前相似,普通的工厂不懂面料和工艺,加之她订单太少,没有工厂愿意接单。找了半年,她在帽子厂上班的妹妹跟她推荐了一个做旗袍的工厂,且那家工厂生意不是很好,可能有戏。

在实体店时代,一家店里的一种汉服款式,通常来说,卖个几十件就一件非常不错了,绿珠儿想谈100件的单,工厂直接怼她:“你在开玩笑!”

就算是生意不好的旗袍工厂,也不肯接她这100单的小额订单,绿珠儿一狠心,定了1000套中衣,对方才接。

货到手后,绿珠儿为了不压库存,便宜卖出,没想到1年就卖完了。

这给了绿珠儿新的思路:将畅销的版式交给工厂大量做,进一步压低了成本。

渐渐地,绿珠儿开始想方设法弥补自己在商业领域的不足,特意上天眼查查看汉服行业的相关信息,并研究各个不同规模汉服公司的股权结构、营销方式及行业动态。

在持续学习中,绿珠儿摸清楚了做生意的窍门,她在2015年正式成立公司,汉服的运营才算上了正轨。

现在,他们的制作逐渐标准化,汉服制作所涉及工艺(包括面料):定染、装花、印金、填彩等,他们都会找专门的工厂提前沟通,确保出品。

绿珠儿感受到,汉服近几年的相关企业和工厂快速增长。

根据天眼查专业版的数据,目前,我国有超3,000家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汉服相关企业。其中,73%为个体工商户,23%为有限责任公司。

图 | 汉服相关企业年注册量

但即便如此,汉服行业的产业链仍存在不完善的地方,许多工作需要设计师亲力亲为,比如找钮扣厂、布料厂等。

但即便如此,汉服行业的产业链仍存在不完善的地方,许多工作需要设计师亲力亲为,比如找钮扣厂、布料厂等。

绿珠儿还记得有一次,朋友推荐了之前合作过的纽扣厂,电话沟通都很好,推进合同细节过程中,绿珠儿出于保险,在天眼查上搜了搜,发现这家公司之前因交付质量不过关,被合作方起诉过,还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当时,绿珠儿紧急叫停了合作,转找其他合作伙伴。

后来,绿珠儿也越来越习惯找公司和工厂之前,都天眼查一下,初筛合作伙伴的实力大小、是否有信用问题,然后再通过实地考察、打样等确定是否合作。

天眼查在整个过程中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行业内较为优秀的设计师也开始通过天眼查上的联系方式,主动找到重回汉唐进行合作。设计师通过高级搜索锁定行业进行查找,就能在天眼查上快速、准确、高效地找到靠谱的合作公司,促进了汉服行业的良性发展。

在现代商业中找寻古典与美的平衡

事实上,在绿珠儿推广汉服的早期,曾遇到一些人说闲话。

她都会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和对方说:这是我们汉族的传统服饰,它只是曾在历史的长河里消失过一段时间,但不应该被忘记。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汉服,喜欢汉服,汉服在大众圈层的舆论才得以修正。

而绿珠儿,也在大众对汉服更热切的喜爱里,把汉服成衣的精致度在原来的基础上,向前更进一步。

成立公司以后,绿珠儿请了行业内的专家指导汉服版型,同时开始提前预缩面料,整体制衣进一步专业化、标准化。

在制作汉服时,绿珠儿会遵照传统汉服版型制衣。

东方的曲线有别于西方,如绿珠儿本人便是溜肩膀,身形并不纤细,腿型也不够长而美,她穿西方服饰时常常因尺寸不适而显得矮胖,泯然于众人矣。但当她换上汉服时,不论怎样穿,都非常好看。

“大部分人的身材都是不完美的,我们的脸部和身体线条往往会比西方更柔和,搭配柔和线条的衣服(汉服)才能相得益彰”,对服饰带给人的整体气质的改变,绿珠儿深有所感。

在花样上,重回汉唐有些服饰的纹样会完全贴合古制:汉代、战国的花纹、敦煌壁画上的图样,都会融入他们服饰的设计中,并在商品详情页标注来源。

店里有一款“尔雅”,是根据马王堆出土服饰所制作,还原了当时的曲裾长襦和曲裾素纱蝉衣,襦裙的下摆增加了硬衬,穿起来带有汉陶俑所着服饰的效果。

在传统复原的同时,绿珠儿也会有一些创新:保持传统版型,但在图案上融入一些西方元素,如4月上新的波普少女系列,就是用波点进行设计,还有一些服饰加入了格子菱形、条纹、蕾丝等西方设计。

多元的设计扩充了汉服所能穿着的场景的边界,让更多的人能在日常生活中穿上汉服,对绿珠儿来说,再没有这种愿景更让她感到快乐了。

她身处其中,以自己的力量将汉服复兴的步伐向前推进一点点,都让她感到一场骄傲。

图 | 重回汉唐成都王府井总府路店

渐渐地,绿珠儿的生意上了轨道。

有人特意从海外来信定汉服,他们会使用中国古代写信的方式:使用尊称、问好、拜谢、落款。

当他们拿到衣服之后,第一件事是洗手、焚香,祭拜祖先,然后再双手恭敬地去领自己的衣服。

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传统服装,值得被郑重对待,值得被传承下去。

这种来自儒家的、对礼的遵守,和他们对失传又再现的传统服饰的郑重,让绿珠儿觉得非常感动。

这是作为一个文明古国,从服饰上呈现的,长久传承的其中一个注解。

早年时,绿珠儿的先生孙异,在见到复兴汉服在各个城市遭遇挫折时,曾写下一首歌。

这首歌后来成为“重回汉唐”这一品牌的主打曲,里面写着:

“我愿重回汉唐,再奏角徵宫商,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

在品牌越来越大后,这一愿望依然没有变,他们希望把这个汉服品牌经营100年,他们希望汉服在未来,能更好地融入中国人的生活里,能在世界服饰之中占据一席之地。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无人驾驶,一张驶入万物互联时代的门票。

2021-04-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