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三万新中产,这些秘密只敢匿名说

硬核看板2021-04-26
人要有出世的精神,才可以做入世的事业。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槽值”(ID:caozhi163),作者:槽值小妹,36氪经授权发布。

前几天,小妹和大家聊了聊三十岁想退休的年轻人。

没想到的是,后台涌入了一些声音:相比较那些工作稳定,决意辛苦十年等待退休的“新中产”,更多年轻人,在行业转型中被顶上风口浪尖,无处抉择,却又必须奔跑。

他们有的是从小镇步向大城市的"外卖运营师",在大数据里规划人们的一日三餐;

有的是饭圈里的神秘"站姐",上天下海入地无所不能,个个自带八倍镜属性;

我们和这些年轻人聊了聊,发现在新兴职业的有趣之外,彷徨与迷茫,远比快乐更多。

赚不到钱、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可能很快被淘汰……这些艰难的步履停放在每一个年轻人的故事里,我们无法再空谈缥缈的未来,只能静静聆听,他们焦灼的现在。

01 @萧山在逃女明星

"永远年轻,永远现场追星。"

我是个站姐,嗯,就是常上热搜的那种。

“站姐的镜头能拍到多远?站姐是不是私生?站姐修图有多牛?......”

诸如此类的问题,我自己都看腻了,有时候看到热搜我们同圈朋友还会互相开玩笑:“你提海景房了吗?”“没呢,我赔进去一套了都。”

当上站姐是个稀里糊涂的巧合,但想想也是命中注定。

我从初中就开始追星,各种周边海报贴一房间,从韩团追到国内小鲜肉,大学里养成系男团选秀偶像乃至不少顶流,都短暂地成为过我的老公或儿子。

但也因此,我成绩一直不好,最后浑浑噩噩去了个大城市读不太好的专业和学校。

死活要选大城市的原因是,好追星。

也是到了大学,才感受到站姐这个职业不仅能追星,还能赚钱,可不就是为我量身定制么。

从生活费里,我抠出人生第一台相机。

先是蹲机场,后来去一些小的活动,慢慢我课业越来越少,大家都忙着实习考研的时候,我更新了设备,一头钻进跟拍现场。

从横店到萧山,从东北到海南,基本上,有爱豆的地方,就有我的踪影。每年选秀开始前都是押宝时间,总之,押中了,自然能赚到盆满钵满,要是压错了,可能机酒生活费回本都成问题。

为了拍到第一手照片,我们必须时刻紧盯艺人行程,一天一夜不睡觉都是常有的事儿。跟活动还好,起码有个地方挡风遮雨,但如果是跟剧组就惨了,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上下班,去到剧组还有可能会被工作人员赶,最惨的是碰到外景恶劣天气,那简直是身心双重折磨。

说到被赶,我也觉得很好笑,剧组时期到处赶人的是他们,拍完戏之后靠各种找路透营销的也是他们。

现在还记得追其中一个剧组的时候,我淋了一整夜的雨,报废了两个镜头,还差点从山上摔下来。

那天我被保安到处追赶,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我干了什么不道德的事儿。

可能这个行业真的很不受理解吧,我们不止一次听到酒店工作人员或者是保安什么的,在背后嘀咕,觉得我们不务正业。还有在机场口蹲守被狙说是私生的时候,真的很委屈。

这两年我亏损很严重,一开始押宝的艺人被爆出了两三次……算是舆论事件吧,很难回血。

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在这个圈子,年纪已经不算小。现在唯一支撑我的就是热爱吧,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职业,每天也很快乐,迷茫什么的,过两年再说吧,我也不知道前方等待的到底是什么。

这样蹲守一晚上是常有的事儿

02 羹拾

硕士毕业的第三年,我逃离了电影剧本工作室,去了个MCN机构。到现在也不敢和当年的导师提这件事儿,一方面的确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么多年学的专业,另一方面也是不服气,想先做出一点成绩来,再向老师证明自己。

其实离开那个工作室,我也很挣扎。

三年前我刚毕业进入那里时,也是踌躇满志,有很多想法和憧憬的。如今三年过去,我还是在写一些无脑甜宠剧,没别的原因,就是:能挣钱。

我的电影梦一点一点地被磨没了,那些大制作有深度的电视剧,往往也轮不上我。

相反是我的大学室友,他当年成绩没我好,本科毕业兜兜转转去了个MCN机构,但最近他们在准备拍小成本的泡面番,我看了剧本,很有意思,至少反映了一部分现实生活吧,比那些悬浮的网剧真实多了。

也是那个时候,我有了跳槽的想法。

有了工作室履历,我进入这个MCN机构很容易,但是进来后才发现,完全不是我之前想的那么简单。

大学的编剧概论教我要人物先行,教我要有定性动作,但这些理论在这里完全用不上。因为是短视频,所以必须在第一秒就抓住观众眼球,leader甚至提出了一分钟内制造三次反转的“基本要求”。

老实说,我几乎崩溃了。更焦虑的是,我曾经引以为傲的学历优势,在这里也不复存在。

比我小几岁的实习生,00后,在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里读完全不对口的专业,但因为熟悉互联网生态,年轻有想法,几乎每次头脑风暴都能提出让人眼前一新的选题。

我很挫败,甚至无数次考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了,可能我根本不适合这样新兴的产业,但我还是不想轻易服输。

当然,也有可能是无路可退了吧。

我已经逃跑一次了,再逃避,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高铁上还在琢磨短视频模式

03 @小雷罐头

我今年二十七岁,如果没和前女友分手的话,大概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我们那儿普遍结婚早,当然也和受教育程度有关,我自己读完初中就去厂子里打工了,同学有的比我还早。

大家的想法都很简单,打工攒几年钱,家里贴补一部分买房,然后相亲结婚生孩子。我原本也浑浑噩噩地跟着一块儿走,通过介绍谈了个对象,对未来规划按部就班,不敌对方父母一次又一次追加彩礼数字。

我看着那个始终躲在父母后面沉默的"未婚妻",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很没意思。

婚事告吹,我却像是卸下了点什么,开始想“换个活法”。听人说大城市送外卖赚钱,想着来试一试,反正婚不结了,先多赚点钱。

一开始肯定不适应啊,动不动就被骂,而且送外卖门道可多,反正干了两三个月吧,没怎么赚钱还老被扣钱。

后来我想想不能这样了,开始琢磨到底怎么把事儿做好。我在的那一片学校很多,学生们习惯提前点外卖然后放学了来拿。这造成一个问题,某个时间段人非常多,但这之前的时间打学生们电话,他们也没办法接。

我后面就请那些学生们搞了份学校的时间表给我,把每个学校不同的放学时间都记住,然后再根据时间来安排我送外卖的顺序,虽然前期很折腾,但折腾完之后,效果特别好,我每一单都能把时间卡得很准。

后来我又发现,有的商家东西做得好吃,好评率也高,但是因为门牌特别不显眼,摆出来的图也一般,所以生意并不好。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鼓起勇气建议一个商家改变一下销售模式,还给他算了满减份额,让他在价钱不变的基础上,让消费者有更实惠的感觉。

在这些小巧思下,我也被上层注意到,他主动地给了我尝试的机会,让我参与学习外卖规划。

我这才知道,原来一份小小的外卖,背后有那么多人在运营规划。我学得很用功,也拿到了比之前高得多的工资。

现在我唯一的苦恼大概就是,我的工作并不被家人所理解,在老家人眼里,我依然是那个“给不起彩礼结不了婚的送外卖的”。

但无所谓了,工作就够让我焦头烂额的了哈哈,哪有时间管那么远的流言蜚语。

04 ADA熊觅食

拍美食视频是个小小的意外,虽然我从小就喜欢捣鼓各种吃的,但绝对没想到自己有天能成为UP主。

先是朋友们开玩笑说我做饭太好吃了一定要送我出道,到某次整理了个食谱发上网居然收到一些点赞,从那个时候开始觉得,要不试试自己做UP主。

有了这个心思后,我还是犹豫了很久。刚考上国企没多久,为了进这里,我在家整整复习了一年,爸妈对我现在的生活也很满意。大家都说国企铁饭碗,但对于身处其中的我来说,这个铁饭碗却没那么好端。

领导每天拉着我们有开不完的会,会上讲的很多都是家长里短。

我有种被稳定绑架的焦虑感,但也做不到轻易辞职,可能还是胆小吧。

现在才刚开始,我每天固定少睡两小时,一边学着剪视频,一边摸索自己的风格。做UP主确实不稳定,作息也不规律,经常熬到半夜甚至通宵,并不像以前做顿饭就能完事。

之前有一次熬了个通宵,那个视频里出现的菜都凉透了,我当早餐随便扒拉了两口就去上班,浑浑噩噩在工作上出了不少问题,被领导好一顿批评。

但也不能拖更,隔了一点时间没更,粉丝总会掉几个。

数据总是最无情。

最近粉丝刚破万,也算是一点小的证明吧,但这对我来说远远不够。现在同质化的美食视频越来越多,我得要做出和别人不一样的风格才能吸引粉丝,出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难题很多,姑且慢慢解决吧。

为了做一个菠萝甜品,我在视频里削了十个菠萝

05 @FOFO如吝

“好好一个学生,怎么干了这个。”

这是我多年来最常听到的话,我不置可否。本来就对自己的学业没多大认可,志愿是我当年亲自填上去的,但这个专业说到底不是我的选择。

不过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如果不是成为一个留学生,我或许也不会接触到代购这一行。在帮国内客户买买买的同时,我也打开了新世界大门,那些曾经想都没想过的商品在手中流通,我也在其中找到了另一个自己。

毕业后,我成了职业买手,拖着空行李箱在全世界到处买买买。

有次我在专柜血拼满载而归,在扶梯上松开手回了个顾客消息,“砰”的撞击声,我猛地往前一看:

行李箱正躺在下面,一直移动的扶梯还在摩擦着箱轮。

我半天才缓过神,打开行李箱,里面的瓶瓶罐罐成了碎片,各种布料也被液体浸湿,混杂着护肤品的化学香气。

我打开计算机,对照刚才的账单一通计算,心底一沉。这是我代购生涯最惨痛的一次失误。

后来,我在B站开了账号,分享自己这些买手日常,想借此吸引一波粉丝照顾生意,但也迎来一部分质疑,很多人觉得,“职业买手”只是个包装说辞,我终究只是赚差价的小代购。

包括我妈也一直想不通,花大价钱送女儿去留学,怎么最后还是个“跑单帮的”。

我也不打算去解释什么,现在就是想快点赚到钱,可以开一个属于自己的买手店。

当然,职业买手也是做生意,生意就有赚有亏。在选择货品上有时像押宝,之前有过入手小众产品大火价格飞涨的经历,那段时间可以说是闭眼赚钱, 扣掉相关税款之后月入3万只是基本线。但今年也有失手,囤积的产品因为后期质检问题无人敢买,一直积压,看来只能等过期了……

四处飞买来买去是常事

end

在这些年轻人分享的新职业故事里,小妹看见更多可能,也看见更多风雨。

在职业之间更替的试错成本不断上涨,这一代年轻人,顾虑和迷茫也越来越多。

他们并非没有从头再来的勇气,只是在人生转型的阵痛期,需要在毅力之外,考察更多,成长更久。

最近,B站也关注到这群迷茫的年轻人,联合DT财经,发布了"新360行2021年青年新职业指南",对于这些尚属新兴的神秘职业,年轻人们还在冷静围观——

朱光潜在《谈美》里写:"人要有出世的精神,才可以做入世的事业。"

年轻人们热爱与焦虑并存,在新旧行业的两难中寻求突破;而始终立足于年轻人视角的B站,也深刻洞察这一现状,在入世和出世之间,平衡生活的节点。

愿今天见证这些新职业故事的你,也能鼓起勇气冲破焦虑,寻找到更多热爱的可能。

+1
1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