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几次心理治疗师,这将是对自己最好的投资之一

神译局2021-04-26
我们至少应该有过几次这样的尝试,看看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很多人觉得去看心理医生,接受心理治疗是很奇怪的事情。但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心理上的疑惑,去看心理治疗师是对自己最好的投资之一。我们至少应该有过几次这样的尝试,看看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本文译自Medium,作者Karolina Wilde,原标题为" 7 Liberating Life Lessons I Gained From My Therapist",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我第一次去看心理医生大概是在我11、12岁的时候。倒不是说我是个问题儿童,只是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带我去看了一位专家。

从那次交谈以后,我发现我对心理学和她的工作很感兴趣。我想让她告诉我关于我的一切——为什么我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即使在那个年纪,我就已经喜欢上谈论我自己了。在谈论自己这件事情上,还有比心理治疗更好的地方吗?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想去接受适当的心理治疗,作为一个有行为问题的荷尔蒙青少年,我总是在脑海中记下所有我将来可能需要讨论的问题。

但直到我24岁长大成人时,我才终于决定,也许是时候再去看心理医生了。你可以想象,那时我的笔记已经满了。2019年12月,我预约了第一次心理治疗,那时候我已经意识到晚了。想去接受治疗,知道自己需要有人倾诉,这很容易,但预约治疗并告诉自己是时候开始了,这就不同了。

在我的第一次心理治疗开始的十分钟里,我像个婴儿一样啜泣着,我立刻意识到我的行动来得太迟了。我们所能承受的是有限的,将情绪和感受藏在内心深处,在我们需要释放它们之前将它们推到灵魂最黑暗的角落,这样它就不会让我们窒息。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这一年的治疗教会了我什么。

第一课:他人对你的评论不是关于你自己的。

我去年去看了心理医生,因为我极度焦虑,而且伴随身体的疼痛,而且我很难离开我的家。每当我要去任何地方,我都会感到害怕,因为我总觉得我可能会生病或心脏病发作。

在和我的心理医生交谈,花了很长时间理清我的情绪之后,我们发现我的极度焦虑与人有关。

事实证明,因为我觉得自己是生活中的失败者,对自己没有信心,我害怕人们会评判我。我很害怕人们会因为我失败的事业、体重的增加以及其他许多事情来评判我。甚至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是在评判别人的环境中长大的。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大约12岁,穿着我那件很酷的破洞牛仔裤步行去上学,从街上的人们那里得到了各种刻薄的评论。那时候,我并不在乎——我是一个叛逆的青少年。但这些记忆一直陪伴着我,直到在我24岁的时候压垮了我。

不知怎么的,我有个想法,一旦我离开我的家,我在街上遇到的每个人都会看着我,评价我。就好像我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我的心理医生,那个非常聪明的女人,解释说这和我无关。当有人批评你或评论你的生活选择时,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他们的问题。或者当他们给你关于你应该如何生活的建议时,那也不是关于你自己,而是关于他们和他们的内心问题的。

人们都是自私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他们不会关心你,不会为你批评你的行为。大多数时候,你收到的所有负面反馈都是关于他们的问题和不安全感,因为他们不敢正视自己。

所以下次当你听到有人对你施加评论时,不要太往心里去,他们可能只是对他们自己的现状不满而已。

第二课:没有所谓的“正常”。

在我治疗的前六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我总是问我的治疗师我做的或想要的事情是否正常,我是否正常。

我会告诉她我的感受和我不切实际的职业目标,每次我都想从她那里寻求安慰。但她一直没给我,我觉得这是件好事,但有一段时间我确实被逼疯了。

她告诉我,没有什么东西是普遍“正常”的。

如果你想搬到农场,过一种与世隔绝的生活,种植一个有机菜园,养鸡度过余生,没关系。如果你不想上大学,想一辈子在时尚咖啡店里当咖啡师,那也没关系。

社会让我们要么走传统的路,要么走高速的路,如果你拒绝做正常的人,你的生活就注定了会掉进沟里,或者更糟。

我的很多沮丧和焦虑都来自于我“失败的事业”,尽管我才24岁,还只是事业的起步阶段。

我想成为一名作家,但我只允许自己把这作为自己的梦想,因为这在大众眼里不是一个真正的工作。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寻找另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我相信唯一的生活方式就是拥有一份传统的朝九晚五的工作,攀登陡峭的职业阶梯,然后安定下来,买个房子,找个丈夫。

事实证明,当一名作家是一份工作,而且报酬很高——我从2020年初开始就一直是一名全职自由撰稿人。事实也证明,我也不需要丈夫,保持单身和谈恋爱一样正常。

你要为你的生活制定规则,选择你的生活如何发展。只要这个规则让你生活得更好,并且你很高兴,那么它与别人的生活是否不同并不重要。

第三课:有时候,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

我的另外两个密友也开始同时去看心理医生,所以我们会分享治疗过程中的见解,以及每次喝咖啡时学到的东西。

在一次治疗过程中,我朋友的治疗师告诉她,她之所以对工作如此痴迷,工作时间如此之长,是因为她想弥补生活中缺乏浪漫关系的缺陷。

我认为这是人身攻击,我很担心我的精神状态和我对工作的热爱会对我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在我的脑海里,我在寻找另一种不良关系的解释。但当我告诉我的治疗师我的担忧后,她问了我一些问题,并解释说问题并不总是那么严重。在你生活的这一阶段,你可能爱你的工作,对你的工作充满激情,这并不总是意味着你缺乏人际关系或有什么其他问题。

我不是说创伤不重要。我只是说有时候这不能证明你的性格有问题。并不是每个性格特征和怪癖都是过去创伤的结果,即使你很容易这么想。

第四课:你有权利不喜欢你的家人。

我总是告诉人们,我不喜欢我的家人,为了保持理智,我不得不搬到千里之外的国家生活。有些人会嘲笑我,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有些人会同情地看我一眼,然后像往常一样。

不喜欢自己的家庭可能会成为一个巨大的负担。

在我们的社会,我们有一个强烈的观念,家庭高于一切,它是神圣的,血浓于水,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我们应该心存感激,因为我们有一个足够爱我们的家庭来抚养我们,给我们提供食物和栖身之所。

听着,我不是说我不感激我的家人,也不是说你应该粗鲁地对待你爱的人,因为他们是笨蛋。但仅仅因为我感激他们给我的一切,爱他们,并不意味着我必须喜欢他们。这并不意味着我必须生活在对我弊大于利的环境中,仅仅因为他们在我小时候给我穿衣服,为我支付生活费。

我知道更多像我这样的人的家庭环境是有害的。你要知道,一个人“有毒”并不意味着他就是坏人,也许你们只是不适合彼此。

所以,不想参加家庭活动是可以的。退后一步,保持距离是可以的。有时候,如果事情真的很糟糕,完全断绝关系,分道扬镳是可以的。

当我们对家人有矛盾的感觉时,事情会变得更加复杂。我们不喜欢他们,但我们渴望得到他们的认可。我就是这样,我是家里的害群之马,但我尽我所能去得到他们的认可。

它温柔地折磨着我的内心。

我的治疗师解释说,我们很自然地会寻求父母的认可和爱,因为在我们小时候,是他们对我们的生存负责,所以我们很自然地希望他们喜欢我们。

但她也说,不喜欢自己的家庭,不想成为家庭的一份子,这是可以的。

我必须理解认同的需求从何而来,并决定我是否要关注这种需求,或者如果没有它,我是否会过得更好。

你有同样的决定要做,不管结果如何,这并不意味着你就是坏人。

第五课:你拥有的东西并不能决定你的成熟水平。

当我去年12月开始看心理医生时,我搬回来和我妈妈住已经快一年了。当时我失业了,情绪低落,无法振作起来。

与此同时,我最亲密的朋友们在公司升职,拿到学位,订婚,买房。和我住在我妈沙发上的现实状况完全不同。

我为他们感到高兴,一路上为他们欢呼,但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是失败的,我为自己感到羞愧。不知何故,在我看来,别人的成功等同于我的失败,而在现实中,这两者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当我和我的治疗师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我承认我感觉自己仍然是那个叛逆的16岁少年,但我如今是身处在成人的世界里。

在我看来,成为一个成年人是一种地位的体现。直到你有了自己一席之地,有了一份成功的工作,有了稳定的成人关系,你才算成年人。因为我没有这些东西,所以我觉得自己不是个成年人,尽管我只有24岁,而且在那之前我已经独自生活了5年,然后搬回家乡。

我的治疗师问我,我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什么让我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成年人。我们已经谈了六个月了,当她问我这个问题时,我审视了我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我脑海中建立的理想,我顿悟了。

我有一份工作,不是公司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我从来不想要在公司工作。我在赚钱。我没有付房租,但我帮忙做家务,为家人做饭。我像成年人一样照顾自己的身体健康。我已经准备好重新开始我的生活,这一次,以正确的方式。

当我把这些告诉我的心理医生时,她说那正是成年人该做的。成年不是指住在纽约市很酷的公寓里,开着特斯拉,每周五晚上和朋友喝鸡尾酒。

作为一个成年人是一种精神状态,而不是身份的象征,也不是你周围那些花哨的成年人的东西。

第六课:我们不知道时间是如何流逝的。

在第二次或第三次治疗中,我的治疗师首先问我的问题是我如何理解时间。

在那次谈话中,我告诉她,我有一个想在未来三个月内实现的目标,但我已经努力了两年。

我们都有一两个这样的目标,对吧?她问我,在我目前的情况下,如果我现实地看待这个目标,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实现。我哼了一声,皱了皱眉头,说实际上我要花一年的时间。

我有一个想要在三个月内完成的目标,实际上要花我一年的时间。我告诉她,一年太长了,我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我需要现在就做。

看着我的情绪化和可笑的反应,她让我回头看看,看看我的最近一年过得有多快或多慢。是感觉拖了很长时间,还是过得飞快?

我坐在那里,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承认,感觉好像是瞬间就过去了。这就是秘密。我们不擅长评估时间和事情需要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记得我的治疗师现在给我的解释,但意识到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

时间是个骗子,当我们在做痛苦的事情时,它走得很慢,当我们在做我们喜欢的事情时,它走得很快。但在现实中,它是以相同的速度移动的。

我们对它的感知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应该优先关注改变它,让时间为我们服务。顺便说一下,一年后,我仍然没有实现我的目标。但我已经走了一半进程了,可能还需要6个月才能到达终点。但现实一点感觉很好。

第七课:心理健康是一个范围,并非非黑即白。

这是我学到的最后一课,有一天我问我的治疗师她是否认为我是一个自恋者。

作为一个一直喜欢成为关注焦点的人,我想要一份涉及很多我自己的事业,这让我很担心。如果我是个自恋的人怎么办?在问了几个常规问题后,她告诉我,我没有临床自恋表现。但她也解释说,心理健康问题是一个广泛的范围,每个人都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影响。

当涉及到心理健康时,大多数时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你可能没有临床自恋,但你可能有一些自恋倾向,属于这个范围内。

我认为所有的创意人士多多少少都属于自恋的范畴,不然你为什么要让所有人都看到自己呢?别跟我胡扯说我这辈子想要做好事。你可以在生活中做得很好,而不必让自己取悦于所有人。

我的好朋友度过了忙碌而紧张的一年,几个月前,她问我她是否有焦虑症。她说她会因为压力而感到身体不适,紧张到随时都可能晕倒。

因为她知道我身体上的焦虑症状,她想知道她是不是得了这种病。当然,我不是医生,所以我没有给她诊断。但我告诉她,你的身体不需要焦虑才会对压力做出这样的反应。有些人更敏感,我们的身体会以这种方式反应,而有些人则不太容易受到身体反应的影响。这完全取决于你在这个范围内的位置。

我相信这是一个非常自由的想法。人们喜欢假设,如果你有心理健康问题,你就会崩溃。但那不是真的。我们都是类似的人,没有人例外,对心理健康问题有免疫力。如果真有这样的人,我想生活会无聊得多。

最后我想说,心理治疗有很多好处。老实说,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强制接受心理治疗,至少尝试几次,看看自己的生活能发生什么变化。

决定去看治疗师是困难的,但它也为你的敏感部分打开了大门,一旦你戳中它,它就会用爪子和牙齿与你搏斗。我在2020年11月停止了治疗,我不确定我是否还会回到这个问题上。但我知道这永远是我对自己最好的投资。

译者:Jane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顺丰没有回头路。

2021-04-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