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刻风光,柳甄不得志,从Uber中国走出的精英们

36氪的朋友们2021-04-25
精英四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李亦儒,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怪兽充电和悦刻的上市,让当年Uber上市时未能享受其荣光的Uber中国年轻人重新回到了大众视野中心。

2019年5月Uber在纽交所上市,有700多名前Uber中国员工手中的期权得以兑现。“其实股票价值并不是很多,象征性的吧。但是全员持股且一直持有,可以说是细节致胜了。”当时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Uber中国前员工说。

比起Uber坎坷的上市历程,及首日破发的惨状,Uber前员工汪莹创立的电子烟公司悦刻(主体公司雾芯科技)今年1月在纽交所上市的情况更喜人些。

汪莹

悦刻当日暴涨145.92%,市值达458亿美元。Uber上市当日市值797亿美元,但悦刻仅仅成立了3年,算得上是一家跑步上市的初创公司。虽然悦刻解释其创始人汪莹帮员工代持了股份,但这也不妨碍汪莹当天在福布斯富豪榜上的排名就超过了刘强东和王健林。

汪莹在创立悦刻前,是Uber中国的杭州总经理、中区总经理,Uber中国被收购后汪莹进入滴滴,职位是中国区的负责人,据媒体报道她在Uber和滴滴工作时,会抽电子烟来减压。

和很多当年Uber中国的骨干成员一样,汪莹也是那种学历背景都不错的精英。她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加入Uber前任职过宝洁和贝恩咨询。

悦刻团队里也有Uber其它的前员工,比如毕业于清华和中科院的联合创始人蒋龙毕。媒体形容悦刻是Uber、华为的前员工一起做了家“很年轻很世界”的公司。

“培养出了一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团队,训练有素,撩起袖子能干活,能够撑得起大规模的成长速度。”柳甄2015年加入Uber,作为中国区战略负责人,她曾这么评价自己带出的中国团队。也正是在柳甄任职期间,汪莹从杭州城市经理升职到华中区负责人。

柳甄应该是对Uber有较深的感情,要不然也不会在Uber中国被滴滴收购后远赴雪山度假,留下员工自己跟柳青交接。

Uber是柳甄离开律师行业后任职的第一家公司,她把自己的工作称为“开荒”。她处理跟官方的关系,搭建法律与公关团队,筹建各地分公司,为Uber引进了海航、广汽、中国人寿太平洋保险万科等中方资本,跟滴滴总裁堂姐柳青在各个市场都争得寸步不让。

直到2016年8月1日,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发出了那封致Uber中国全体员工的邮件:“团队们,我希望让你们知道,我们已达成协议,将Uber中国与滴滴出行合并。Uber中国将占合并后实体的20%股份,而Uber将成为滴滴最大的股东。”

柳甄

度假之后的柳甄回到已经被滴滴收购的Uber,说出了那句“合并是插曲,不是结局”,“山河湖海,都是我们造梦的地方。”

但柳甄很快就结束了自己的Uber之旅,加入了字节跳动,然后又在迪士尼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出任Tik Tok全球CEO后离开字节跳动。现在,柳甄是元气森林的员工,负责其海外业务。

百度确认造车后,一个叫罗岗的人加入了百度的集度汽车,媒体评价,百度出行真的是不甘心。

罗岗

罗岗是曾经Uber中国的深圳城市经理、南区总经理,Uber中国被滴滴收购后罗岗短暂任职于滴滴的后市场部,之后去空客中国做了中国创新中心首席执行官。

罗岗管理南区期间,广、深两个城市的订单量进入了Uber全球城市订单量排名前十,其中广州的订单量曾长期保持这个榜单中全球第一的位置,30倍的用户增长在一年内完成。

罗岗曾在演讲中分享,Uber中国的员工一度希望能有一套在全球范围内行之有效的模式方便大家复制,但这种模式根本不存在,只能本地化运营,因为连北京跟深圳的车型都不尽相同,所以Uber中国采取的开展业务的方式,是3个人启动一个城市。

可能这也是曾经Uber的年轻人之后创业能独当一面的原因之一。另外,罗岗还提到在具体事务的决策上,远在海外的卡兰尼克不仅非常支持本土团队决定,还会协调各方资源帮助推进。而柳甄管理Uber中国团队的方式也被媒体称为“放养”,即扁平化架构,鼓励员工尝试,哪怕犯错。汪莹也曾在接受采访时侧面印证了这一点:“Uber极大的放权程度是其他企业学不来的。”

作为共享经济的领头企业,Uber中国也算为本土共享经济的分支培养了不少高管和创业者。

Uber中国北区西区总经理张严琪在离开Uber后成为了ofo的COO,上海总经理王晓峰离开Uber后出任了摩拜单车的CEO,华南区市场效率总监胡宇沸后来是小蓝单车的高级副总裁,产品副总裁杨毓杰离开Uber后担任了摩拜单车的产品负责人,Uber总部中国产品负责人陈为后来出任了ofo的首席产品官,另有Uber上海最后一位总经理蔡光渊后来创立了共享充电宝公司怪兽充电。

王晓峰

卡兰尼克那封通知Uber中国被收购的邮件里,张严琪是感谢名单的第一位。在张严琪开拓的城市成都,他曾经把单量做到了上海和北京的总和,让成都成为了Uber为数不多的市场份额超过滴滴的城市。

投行出身的张严琪曾将Uber成都的三人团队称为“狼群”,2015年,80后张严琪得到了卡兰尼克的亲自嘉奖,二人应该是建立了友谊,后来等张严琪离开ofo,卡兰尼克也不再是UberCEO时,二人还合作了创业项目“云厨房”。

张严琪曾解释他所理解的共享经济:“有的时候我们不用创造出更多新的东西,我们现在已有的资源也可以实现经济的增长。”

ofo 2016年开始做海外市场,以及张严琪在任的2017年都是ofo最风光的时期,张严琪帮助ofo完成了出海计划,把小黄车放进了全球20个国家。

张严琪为ofo出力不小。图为张严琪老搭档戴威。

当时张严琪还输出了一套小黄车的出海逻辑,其中提到,每个公司出海都有各自的逻辑,有的选择从发展中国家开始,有的选择从发达国家开始,“ofo共享单车在中国非常领先,而且是我们原创的模式,在全球市场对于我们来说没有竞争对手上的障碍,我们在选择出海的路径时,没有去考虑这个国家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

可惜到2018年,ofo的“20国计划”就变成了海外大撤退。张严琪在海外的排兵布阵,也被评价为仅是投放几百辆车就打上了“进军海外”的噱头。

在Uber中国展示了自己实力的张严琪,在ofo的职业履历,可以被评价为一场配合作秀,成绩单仅仅是投资人们去发达国家时,发在朋友圈的小黄车照片。

选择了摩拜的王晓峰在Uber中国时是前几号员工之一,他的团队当年为Uber做了一键呼叫佟大为、一键呼叫直升机等几个营销活动。

王晓峰有一套“1990法则”,即任何事情都会有1%的潮流引领者,引领9%的人追随,然后90%的大众跟风。“1%的人一定是在一定领域有影响力的,你要试图找到这1%,然后用1%撬动9%,再撬动最后90%。”

所以王晓峰在Uber中国还未被收购时就离开了Uber,选择了去做共享单车的潮流引领者。直到2018年4月摩拜被美团收购,王晓峰CEO的位置由胡玮炜接替,他以摩拜单车顾问的身份离开了摩拜。

跟从共享汽车进入到共享单车领域不同,蔡光渊在共享领域独辟蹊径。

2017年,王思聪说共享充电宝如果能成他直播吃翔的那年,蔡光渊成为怪兽充电CEO,之后他又邀请Uber前同事张耀榆任怪兽充电COO。作为后来者,当时已经成立的来电、小电、街电是怪兽充电的主要竞争者。

蔡光渊

之后,怪兽充电共完成了总额约25亿元的6轮融资,阿里巴巴、顺为资本、高瓴资本、软银亚洲、高盛中国、清流资本等等都是其投资方。怪兽充电是怎么在重重竞争中活下来,还活成了共享充电宝第一股?

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的市场营销费用分别是13.6亿元和21.2亿元,但充电宝公司是几乎不做广告的,其中大部分都花在了地区合作伙伴和加盟商的佣金与入场费上。

今年4月1日怪兽充电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当天市值21.29亿美元,蔡光渊接受采访时开始输出成功鸡汤:其实很多投资人都会问我们,作为行业的后期布局者,后来居上成为行业第一,有没有什么杀手锏?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很关注细节,把细节做到了极致……

但比起怪兽充电的上市,上市之前蔡光渊被起诉事件受到的关注更多。3月24日,原子创投的冯一名发文称,他已在中美两地起诉蔡光渊,希望其兑现此前承诺的3%怪兽股份。

冯一名还称他与另一个合伙人作为怪兽充电的早期成员,最先提出了共享充电宝的商业计划,出钱出力,连怪兽这个名字都是他们起的,而当时的蔡光渊刚刚从Uber离职。后来大家分道扬镳,蔡光渊作为怪兽CEO承诺了三个点的股份,冯一名有微信聊天截图为证,并且后悔没有早日把蔡的口头承诺落实到纸面上。

目前案件还未有进一步结论,但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蔡光渊也仅持股6.6%,大股东尽数为机构股东。

蔡光渊曾经谈过Uber:“共享充电宝是很传统的事,是Uber教会我如何把传统的事情用互联网的形式做出来。当然,Uber烧钱很严重,这让我意识到,自己创业不能过分烧钱,要回归商业本质,要精耕细作。”

但看看怪兽充电连年增长的营销费用,蔡光渊自己应该也明白,如果当年Uber烧钱烧过了滴滴,那也许后来他们的故事又是另一番模样了。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怪兽充电

百度

摩拜单车

字节跳动

微信

大众

阿里巴巴

万科

华为

中国人寿

宝洁

滴滴出行

得到

太平洋保...

海计

下一篇

看似热闹却经营惨淡?

2021-04-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