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男主”辛巴的B面

首席商业评论2021-04-26
到底是昙花一现,还是真能成为电商行业的重要人物?一切只能交给时间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七月,36氪经授权发布。

01 不太平的辛巴

辛巴最近又不太平了。

先是在直播间,辛巴当着一众观众的面,对着自己妻子就是一顿脚踹,一共是连踹五脚,甚至在直播间还直接将妻子锁喉放倒在地。辛巴这个举动很明显是涉嫌违法了。

随后不久,辛巴又被徒弟安若溪起诉。起因是辛巴的前徒弟、在快手拥有962万粉丝的安若溪就辛选公司“拖欠自己应得款项”发函,没想到反被辛选告上法庭,随后安若溪进行了反诉,称辛选公司拖欠其应得收入2650余万元,索赔包括工作收入款项、滞纳金及赔偿共近6700万元。

安若溪曾在直播间里就离开辛巴公司做出解释,说公司让自己销售的都是利润比较低的产品,和当时签约描述的不一样,所以才会离开。

从安若溪的民事反诉状来看,不到一年,她参与电商合作活动23场,总时长202.8小时,获得支付金额约5.34亿元,净支付金额超3.81亿元。

有媒体爆料,安若溪加入辛巴团队前,本身就是一名网红主播,有颜值有能力,嘴巴还能说会道,人气不低,但是因为性格过于耿直,人缘不是很好,未能进入辛巴核心团队。

在2020年8月份,安若溪让男友借用自己的直播间销售与辛选无关的产品,很快安若溪的“窜货行为”就被辛巴发现,在直播间点名批评,并给予安若溪警告处分。

在今年1月8日之后,安若溪就离开了辛巴公司,但有合同牵制,员工不能说走就走,随后辛巴公司将安若溪起诉,并提出索要近千万违约赔偿。

安若溪不是唯一一个与辛巴反目成仇的人。和辛巴同在快手平台的网红“二子爷”,在直播中晒出自己和安若溪的聊天记录,安若溪还爆猛料表示辛巴带头引导公司艺人和徒弟赌博,不少人都因此欠债。“徒弟和艺人都欠他(辛巴)不少钱,拉着徒弟和艺人赌博州扑克”。

更早以前,辛巴的徒弟韩佩泉和邹小琴,也被广州巴伽娱乐传媒有限公司相继起诉,当时辛巴还曾隔空喊话韩佩泉:“这辈子你都不会再是我徒弟”。

辛巴虽然复播了,2021年才过去4个月,相关的负面消息就已经层出不穷。

近半年来,辛巴频频引发舆论风暴:复播封路、退网闹剧……接连不断的风波,让辛巴的口碑始终未曾得到逆转。

今年3月27日复出当天,因高调“封路”被人民网点名批判,4月7日辛巴突然称“内心被资本、流量、某些平台打败了”要退网,但隔天其公司就公开否认辛巴退网的消息,辛巴亦将此推说为自己“喝了酒,记得不太清楚。

02 辛巴的徒弟家族变迁简史

第一阶段,也是家族组建阶段,辛巴从2019年开始收徒弟拓展团队,包括猫妹妹、时大漂亮等,通过自己的人气带动,让他们都成为人气网红、带货达人。

数十位“徒弟”和“签约主播”,有着共同的家长——辛巴,也从辛巴这里得到了不少经验与收获。

比如时大漂亮,2019年双12,时大漂亮在辛巴直播间亮相,一场直播涨粉180万,后面又取得了过亿的直播成绩;另一位徒弟蛋蛋,年仅24岁有着强大的带货能力,来到辛巴团队以后,同样做出了破亿销量的直播,22岁就买了一辆宾利。

尽管90年的辛巴并没有比他们大多少,但父亲、师父的称号还是落在辛巴的身上,辛巴在整个团队无疑起着灵魂核心作用,拥有至高无上的话语权。

自己孩子全靠家人们照应”,是辛巴的口头禅。辛巴的主播们常常互刷礼物,大号扶持小号。去年一个徒弟“拜师一周年”,还曾出现过徒弟感恩辛巴,在直播间给“师父”下跪的场景。

这也就来到了第二阶段的高潮期。

去年双11,辛巴家族总销售额破88亿,其中,辛有志个人销售额为32.93亿,可谓是辛巴家族的巅峰时刻。

但好景不长。辛巴家族不会想到,去年年末就遭遇了意想不到的黑天鹅:辛巴旗下主播的直播间,所售卖的燕窝遭遇王海打假。

虽然辛巴此前也遭遇过产品质量诉讼,但没有一次诉讼比这一次更要命,燕窝事件爆出后,辛巴被监管层约谈、打压,被迫沉寂,连带着整个家族的势力也在不断下降,很长一段时间都必须要低调,大众也很少再听到相关的大动作。

当时快手对辛巴家族的处罚是:对和翊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旗下猫妹妹、初瑞雪等27名电商主播封停账号15天,要求该公司组织旗下电商主播进行相关培训与学习。

这一阶段,辛巴家族在蛰伏,与此同时,辛巴家族内部也出现了一些分裂。毕竟一旦牵扯到利益分配问题,再多的情分也阻止不了师徒反目成仇。

人物》曾在《辛巴与他的“危险家族”》中写道:“那几个徒弟甚至相互都不是很熟悉,直到今年一起参与了几次团建才慢慢认识。因为徒弟之间有太强的利益关系,谁资源好,谁更讨辛巴喜欢,谁就对粉丝更有把控力。”

一些苗头早有显现。除了产品质量事件发生以后,粉丝对其的信任不断降低,辛巴家族直播带货的实力也就不断下降。

尤其是随着国家对直播电商的管控不断加强,去年11月23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辛巴再想放出以往的豪言,恐怕也要思量一番,辛巴的徒弟们也是一样,谁也不知道那些无比疯狂的头部主播会不会在第二天就被封禁。

可见,辛巴团队人员互称家人的背后,依然还是利益的互搏,彼此的关系并未像向外界宣传那样的紧密团结。

03 辛巴想成为爽文男主,但世界却不是玛丽苏

从入行以来,辛有志最爱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但表现出来的,却与自己标榜的形象完全不符。

在外界看来,辛巴做人做事,一定要展现出的一个特点,那就是霸道又豪爽,这也是一众网文男主最常见的风格套路。

给粉丝送手机、在直播间送金条、宣布复出时的下跪……说白了就是拿粉丝当娇妻宠爱,种种网文作者想得出来但做不到的东西,在辛巴身上都可以成为现实。

早在直播电商草莽生长的时期,辛巴就是靠这一套,在快手直播间快速吸引一批忠实粉丝,非常粗暴有效,那就是:交朋友不怕花钱,动辄在直播间里发红包、送礼物。

当辛巴复播时,他将一条与团队所有主播站在一起的小视频置顶,视频中,辛巴高呼:“接所有用户回家。”不论是辛巴的团队,还是忠实粉丝,他们都自称一家人。

在辛巴最强大的时候,连快手都敢叫板。

毕竟在快手商业化早期阶段,辛巴这样的头部主播(家族)确实支撑起了快手绝大部分收入。举个例子,2019年辛巴团队全年电商直播的GMV为133亿元,大概占到当年快手全平台的三分之一。

辛巴的野心也如网文男主一般狂妄。和互联网巨头平起平坐,而不是仅仅依附于快手的一个电商家族,他是辛选平台未来的构想。

但现实还是现实,即使辛巴有成为男主的野心,世界却不是玛丽苏小说。

据此前《人物》相关报道显示,辛巴曾有过带着粉丝出走的想法,彼时他的目标是淘宝。他表示,如果他去(淘宝),可以在一个月之内把自己干到头部主播位置。当然,方式和其在快手崛起的过程一样就是撒钱。据称辛巴表示可以拿一个亿出来,每场直播发两千万红包,连发5场。但最终,这些提议被淘宝拒绝,双方也不欢而散。

如今的快手也不再忌惮辛巴家族。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2020年,辛巴及其家族在快手电商的GMV占比出现断崖式下跌。“辛巴家族在快手电商GMV的占比只有6%。”

在去家族化的快手上,辛巴的话语权明显被削弱,正如他那句“臣退了”,或许是基于各种压力之下的真实吐露。

越红越黑,越黑越红。爽文男主辛巴,到底是昙花一现,还是真能成为电商行业的重要人物?

一切只能交给时间了。

参考资料:

《辛巴被告了,女徒弟索赔6700万》,天下网商;

《翻车后的辛巴家族,已成立两家供应链公司》,掌链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等待上市的哈啰不只是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的飞轮模型,更重要的是在这个飞轮的背后,哈啰还有足够长久的动能支撑这个飞轮的以更高的速度运转。

2021-04-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