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改名“高途”,市值一夜蒸发7亿美元

张栋伟2021-04-24
高途的求生之路,将是个长途。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张栋伟”(ID:zhangdongwei19750613),作者:张栋伟,36氪经授权发布。

国家会议中心,对于陈向东的“跟谁学”是个吉祥福地。

2015年3月30日,陈向东在这里宣布了“跟谁学”获得A轮融资,开启了寻找在线教育业务方向的摸索。

6 年以后的4月22日,陈向东还是在这里,宣布了弃用“跟谁学”品牌,启用“高途集团”(借力“高途课堂”)为公司品牌。

和 6 年前一样的是,陈向东再次开始了寻找业务方向的摸索。

一、“跟谁学”摸着石头过河

2015年的那天,陈向东用精彩的演讲发布了跟谁学的产品体系:

这是一个由PC端网站和移动端APP共同组成的O2O找好老师学习服务电商平台。

不同于其他在线教育项目,跟谁学从创业一开始就搭建一个教育行业的全品类生态系统。从功能上类似天猫、聚划算、美团、大众点评、河狸家的教育培训集合体,能够为入驻机构、个体老师和学生同时创造价值。

“跟谁学”的课程版图包罗万象,从出国考试、K12辅导、大学英语四六级等应试类培训到钢琴、声乐、街舞、绘画、太极拳、武术等艺术体育类课程,甚至学魔术、学开飞机都能在平台上找到对应的资深教师。

上课方式更是灵活多样,包括老师上门、学生上门、远程授课、一对一、一对多等多种形式。

这种包罗万象的产品模式,陈向东表达为:

“就像人们想买东西就想到淘宝,想到搜索就想到百度,想到沟通就想到微信一样,未来人们想到学习就一定会想到跟谁学”。

不过更真实的一面,恐怕是“跟谁学”和陈向东当时都没想好怎么做。

2015年是中国资本泡沫最后的一年,满街都是热钱在寻找可投资的项目,新东方出身的陈向东,加在线教育概念的风口,拿点儿投资不难。

但是陈向东和“跟谁学”运气不错,经过一番试错,最终逐步筛除掉各种不靠谱的课程,以“K12辅导+双十大班课”完成了盈利。

只是,这种靠“先发”获得的优势,完全没有壁垒,在猿辅导作业帮等后来者重压下,“跟谁学”不得不陷入烧钱竞争,且逐步凋落到第三梯队。

第一次过河摸出来的石头,已经成了别人家的路。

“跟谁学”和陈向东,需要新的石头。

二、陈向东二次过河

4月22日,“跟谁学”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品牌升级发布会。

在这次发布会上,陈向东宣布集团名由“跟谁学”更为“高途”,原跟谁学旗下成人业务“跟谁学”更名为“高途学院”。自此,高途集团旗下将拥有K12大班课品牌“高途课堂”及成人业务品牌“高途学院”两个核心子品牌。

高途方面强调,“此次公司将‘高途’作为统一的公司品牌,可以给予学生和家长更加清晰的品牌体验,能够使公司更好地形成更大的品牌合力。未来,如果后续有扩展to B业务的需要,公司可能会继续采用“跟谁学”品牌。”

但是,业内已经早有分析:淡化掉过去“跟谁学”的品牌名,将高途作为母品牌,并将旗下子品牌进行以“高途”为前缀的品牌名统一。

而背后原因,则是“跟谁学”三个字则因为2020年被股市做空超过15次,在舆论以及资本市场,都已经不再有品牌美誉度。

由此,也就能理解为什么“跟谁学”的CFO沈楠一边表示,“跟谁学没有付费做过任何路牌广告、灯箱广告和电视广告,在广告端投入比行业头部少很多”,而另一边又大力密集的投放“高途课堂”的广告。

也就是说,陈向东和“跟谁学”在早在2020年面对密集的业绩质疑时,就已经开始思考“丢车保帅”“腾笼换鸟”的安排了。

新的“高途集团”画出了三条过河的道路:

1、改个名

2、K12 辅导“高途课堂”;

3、成人教育“高途学院”;

改名转运这种事情,在中国还是很有市场。

更值得关注的是,高途给自己加了几场戏。

三、“高途”的加戏

文艺圈的人都知道,“剧情不够,歌舞来凑”的经典解决方案。

科技圈的玩法,也同样不能只靠租个大会议厅和大背景墙讲牌面,需要故事来凑。

1、“本地化网校”是什么鬼?

高途在发布会上提出了自己对“本地网课”的定义:本地化招生,本地化产品,本地化教学,本地化服务。

具体而言,用本地的教材和辅导书,按照本地考试要求的重点和难度,根据当地的具体政策,对学生进行辅导。

目前,高途课堂已经在全国各地城市建立了14个城市运营中心。

“高途”这和当地的培训机构有什么区别呢?就是学费更贵吗?

这个故事能不能讲圆还不确定,但至少不用雇佣那么多大城市的员工,节省不少成本。

2、“终身教育”的剩饭

“高途学院”将为成人提供终身教育,包括考研考公、语言培训之类的课程。

考虑到一提到“终身教育”“终身学习”,就免不了要提诸如罗振宇之流的名字,所以本节略过,读者自行脑补。

3、科技赋能教育

除了上述调整之外,高途还推出了“高途奇点研究院”,发布“奇点教室”、“奇点课本”与“奇点辅导”三大AI战略,用5G、AR、VR等先进科技赋能传统教育行业,打造沉浸式教学,并通过算法、AI和办公协同平台等,实现教学内容持续迭代、优化。

这是高途“科技教育集团”基因的又一体现。

全是黑科技,我已经晕了。

尾声:

在发布会上,陈向东喊出以后要“All in 高途一条路”。

几小时后,“跟谁学”股价大幅下跌至26.9美元,跌幅达9.27%,一夜之间市值蒸发7.01亿美元。

高途的求生之路,看来将是个长途。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滴滴、小米、大疆、华为扎堆下场造车,各家的宣传是一浪高过一浪,那么动真格造车的又是谁呢?

2021-04-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