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芒果TV签订3亿合同的华录百纳,开始逐渐从泥潭脱身

镜像娱乐2021-04-23
告别“电视+综艺+体育”路线的华录百纳,重回主赛道电视剧业务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梁嘉烈,编辑:于华东,36氪经授权发布。

华录百纳这家影视公司上一次被业界普遍关注,还是2018年被美的集团少帅接盘时,此后,这家公司一度淡出行业视野。

但日前,华录百纳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喀什华录百纳影视、东阳华录百纳影视以及控股子公司东阳缤纷异彩影视,连续十二个月内与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芒果tv)签订了影视剧版权售卖合同、影视剧独家联合开发合同,累计金额为3.21亿元人民币。

公告表示,与芒果TV的四笔交易累计金额超过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的50%,且绝对金额超过1亿元人民币。

这无疑是华录百纳易主以来首个比较重大的动作,不然华录百纳也不会将这一公告归于重大事项分类下。从华录百纳2020年Q4开始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回暖的情况来看,与芒果TV的合作对其业绩的提振是不容忽视的,但这也仅是短期利好。

经历过2018年前后的“至暗时刻”后,曾经《王贵与安娜》《媳妇的美好时代》《永不磨灭的番号》等经典作品带来的光环正在离这家老牌影视公司越来越远。虽然,美的集团少帅接盘后,将华录百纳的发展主线从“电视+综艺+体育”重新拉回了电视剧这一赛道,但想要重建竞争力、重塑品牌度,华录百纳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授权芒果TV三部剧集独家版权,双方联合开发华录百纳IP剧

华录百纳旗下两家全资子公司与一家控股子公司与芒果TV签订的合约,共涉及A、B、C、D四部影视项目。其中A、B项目的签约主体皆为喀什百纳,A项目协议签订于2019年11月,B项目协议签订于2020年8月27日,两部协议内容都是“向芒果TV授权该影视剧独播权”。

从合约签订时间,以及公告中提及的“本次披露的部分合同的履行情况已经体现在公司2020年度经营成果中”、“付款方式根据影视剧物料交付、影视剧播出进度等分期付款”来看,华录百纳向芒果TV卖出的A、B影视剧中应该至少有一部已经播出。

2020年半年报中,华录百纳公布的处于投资拍摄、筹备阶段、发行阶段的项目一共包含了16部作品,截止目前已播出的作品中仅《黑色灯塔》满足芒果TV独播,且主要出品方中包含喀什百纳的条件。由此来看,《黑色灯塔》大概率为A、B影视剧中的一部。

除《黑色灯塔》外,华录百纳下半年至今播出的《亲爱的,你在哪里》《爱的厘米》《暗恋·橘生淮南》都非芒果TV独播剧,A、B影视剧中的另一部或仍未播出。

公告显示,影视项目C的合作签订于2020年12月,为独家联合开发协议。协议提出,东阳百纳负责对影视项目C进行开发创作(包括但不限于故事大纲或分集梗概、人物小传、前六集剧本),而芒果TV需要向东阳百纳支付投资开发费用。

影视项目C协议中提到,“公司(华录百纳)享有该项目原著小说的影视改编权、摄制权等基于该剧改编、拍摄、复制、发行、传播所需要的全部权力。”也就是说,华录百纳与芒果TV合作的影视项目C由小说IP改编。

华录百纳2020年半年报中显示,当时公司处于筹备阶段的剧集有六部,分别为《同龄人》《曙光之裔》《狂猎》《恶毒女配》《金太郎的幸福生活》《缉毒英雄》。其中《狂猎》虽为芒果TV定制剧,但主制作公司为同旭文化,并不满足条件。

剩余几部作品中,《曙光之裔》的备案方为重庆鲲池文化传媒,《恶毒女配》《金太郎的幸福生活》《缉毒英雄》《同龄人》四部由华录百纳主控的作品,多数都没有原著。如此来看,影视项目C很有可能是华录百纳仅在2021年Q1财报中提及过的《火星孤儿》《君九龄》《我是至尊》《寂静证词》等项目中的一部。

在影视剧D的合作上,华录百纳旗下的缤纷异彩与芒果TV签订的是全媒体独占专有许可使用协议。协议指出,缤纷异彩不仅将授权芒果TV影视剧D及该剧衍生纪录片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全媒体版权,也将向芒果TV授权影视剧D中全部音乐作品在全球范围内的词曲作品的完整著作权以及录音制作者权、表演者权。

从权限范围来看,影视剧D应该为华录百纳主控的剧集,而一般能推出衍生纪录片的剧集,多数为头部作品或重大题材作品。根据华录百纳财报中公布的影视项目来看,影视剧D有可能为华录百纳主控的近代革命题材《光辉的旗帜》(原名《建国大业》)。

3.2亿“提振士气”,曾巨亏34亿的华录百纳业绩回暖

两部剧集独播权、一部剧集全媒体独家版权加一部剧集的联合开发投资,累计金额达到3.21亿,在行业中并不算一个高额数字。毕竟近两三年,不少腰部剧集单部版权费就能达到3亿元左右,头部剧集单部版权费价格更是在10亿上下。

但对华录百纳而言,此次与芒果TV的合作仍是“提振士气”的重要存在。

2017年,华录百纳“电视剧+综艺+体育”三大业务并驾齐驱的发展战略迈入下坡路,公司当年市值蒸发88.8亿元,一年之内缩水了近50%,主控的《深夜食堂》《秦时丽人明月心》等项目也接连失利。当时正值影视行业调整期到来,陷入困境的华录百纳试水“混改”,将公司转手给民企,最终美的集团的少帅何剑锋接盘。

华录百纳易主前后,公司的重大事项公告基本被诉讼及仲裁情况、下属公司银行账号被冻结进展、委托贷款、限制性股票激烈计划、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等公告占据。此次,“签订日常经营重大合同”的公告出现在重大事项公告一栏,还是第一次,可见其对华录百纳的重要性。

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Q1,华录百纳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29亿、6.11亿、2.83亿、2.1亿-2.2亿(预计),净利润分别为-34亿、1.14亿、1.14亿、1900万-2000万(预计)。这意味经历了至暗时刻后,华录百纳的经营状况正在逐渐回暖,起码从2020年业绩预告来看,同行竞争伙伴唐德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等还处于亏损状态中。

与芒果TV签订的重大合同能为华录百纳带来多少助力,虽没有具体数字,但要注意的是,华录百纳2020年前三个季度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363万和3509万,以此推算,公司2020年Q4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达到了2.1亿和7888万。而2021年Q1,华录百纳的营业收入几乎与2020年Q4持平。

不排除2020年Q3播出的《青青子衿》《亲爱的,你在哪里》及华录百纳老剧的多轮发行都将对Q4的业绩产生影响,但在Q4,为华录百纳贡献主力营收的应该是当季播出的《黑色灯塔》《爱的厘米》。

而在2021年Q1,华录百纳参投的《我们的西南联大》《冰雨火》都在等待排播,那有可能对业绩产生影响的,只能是Q1播出的《暗恋·橘生淮南》以及影视项目C。

但当季华录百纳营收虽与2020年Q4持平,净利润却只有上年Q4的四分之一,可见为Q1贡献主要收入的很有可能是影视剧C的投资开发款。

从华录百纳2020年上半年财报中提及的影视项目来看,10部非主控作品中有3部是与芒果系合作的,其中《青青子衿》《冰雨火》为参投的芒果娱乐的主控作品,《狂猎》为芒果TV的定制剧。由此来看,华录百纳与芒果系公司的合作关系匪浅,此次与芒果TV签订重大合同,或正是建立在双方长期合作的基础上。

当初,华录百纳被盈峰集团接盘时,市场曾评价国资委下属的央企中国华录集团及时止损,而何剑锋实控的盈峰集团被套牢了。从2018年前后华录百纳的发展来看,盈峰集团面对的确实是一滩烂泥,但从目前回暖的业绩和业内合作关系的铺开来看,华录百纳似乎正在从这摊烂泥中逐渐脱身。

告别“电视+综艺+体育”路线,重回主赛道电视剧业务

但是,华录百纳要完全恢复元气,仍是难事。

华录百纳被盈峰集团接盘时,有业内人士曾预测盈峰集团背后的“何氏父子”完成对华录百纳的控股后,盈峰集团持股的另一家影视公司海润影视或许会借机与华录百纳整合,借壳上市。但从目前的发展来看,“何氏父子”并没有选择对华录百纳进行资本运作,而是将重点放在了华录百纳的业务整合上。

接手华录百纳后,盈峰集团就迅速处理掉了华录百纳旗下的不良资产,即曾经是华录百纳现金流支柱,后来令华录百纳大失血的子公司喀什蓝火及北京蓝火。虽华录百纳并未公开声明转型,但从后续公司的布局与动作来看,原本“电视剧+综艺+体育”三大业务并行的战略最终只剩下了影视业务。

对曾出品过《汉武大帝》《王贵与安娜》《媳妇的美好时代》《永不磨灭的番号》等一系列精品剧的华录百纳而言,将重心回归电视剧业务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在2021年Q1财报中,华录百纳将公司营业收入大幅增长、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扭亏为盈的原因,归功于精细化制片管理保障项目有序推进、年轻化剧集团队带来的优质产能陆续释放。由此推测,盈峰集团接盘华录百纳之后,大概率也对华录百纳的创作团队进行了洗牌。

或许是因为年轻化团队的加入,此前主要停留在家庭剧、都市剧、抗战剧等传统题材制作的华录百纳,如今的影视项目涉猎确实更为多元了,如后续华录百纳的作品便包含了未来科幻题材《火星孤儿》、悬疑题材《失心探》《寂静证词》、女性励志题材《黑天鹅》、甜宠题材《全世界都叫我小可爱》等,这都是近一两年市场上较为走俏的剧集类型。

加大对年轻化、类型化作品的探索,是华录百纳在剧集业务上的一次转型,这种转型如果能成功,那不仅能丰富华录百纳的产品类型,也能让其拥有更强的市场适配能力。只是转型结果具体如何,还是要视项目的质量而定。

此前,华录百纳走得一直都是主控路线,但在元气尚未恢复前,如今的华录百纳只能暂时以“参投为主,主控为辅”。从目前已有具体筹备信息的作品来看,华录百纳的主控项目中头部大剧数量较少,除了《光辉的旗帜》外,如《同龄人》《恶毒女配》《金太郎的幸福生活》《缉毒英雄》等主控作品都为中小体量。

对华录百纳来说,易主之后能否“一战翻身”的希望本被寄托在《暗恋·橘生淮南》上,但这部剧最终在热度与口碑上的市场反馈并不是特别理想。未来,除了坚持多元化制作路线外,华录百纳的重心仍要放在头部精品化内容上,因为能否孵化出一部主控爆款,才是华录百纳提升行业地位的关键。

在电视剧业务之外,盈峰集团接手后,电影业务也成为了华录百纳发力的新赛道,公司2021年Q1的财报中就提到,已经加大了电影业务布局和团队建设。

自成立以来,华录百纳参与的电影项目并不多,头部项目更是少之又少。如今,华录百纳重拾电影业务,但要在短期内做出成绩绝非易事,2020年上映的《我和我的家乡》中,华录百纳旗下子公司东方美之影业也只是以“联合发行”的身份参与其中,尚未加入到“内容舞台”。

总体而言,“削肉剔骨”后,围绕在华录百纳周遭的阴霾确实散开了不少,只是新的道路能否走通,仍是未知数。在新生势力不断涌入的电视剧行业,华录百纳只有重新建立自己在剧集领域的独家竞争力,才能重回巅峰。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华录百纳

芒果TV

美的

慈文传媒

叫我

深夜食堂

华录集团

口碑

东方美

唐德影视

重拾

微信

人物

下一篇

台积电三大关键战役:兄弟阋墙、机构臃肿、巨人砸门。

2021-04-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