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美国上市了,就不是骗子了?

凤凰WEEKLY财经2021-04-22
超前起步,却整成这个样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财经”(ID:fhzkzk),作者 | 司雯雯,编辑|王毕强 ,36氪经授权发布。

乐视股民们或许很难理解,为什么还有人愿意相信贾跃亭的造车梦想,依旧押上真金白银,赌能从股市中拿到高额回报。

贾跃亭创立的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将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类似于国内的借壳上市)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NASDAQ交易代码:PSAC,以下简称“PSAC”)合并上市的消息传出后,PSAC的多日平静被打破,换手率自15.19%飙升至54.14%,PSAC股价连续两日上涨18.69%、19.57%。无数新人涌来,揣着对FF上市后股价走高的期待。

1月28日,FF官方微博宣布将通过合并上市,PSAC股价连续两日大幅上涨。

这种疯狂,乐视股民们并不陌生。

造车的故事也曾让他们激动,在自创的“生态化反”口号下,贾跃亭将乐视网的故事从视频、电视讲到体育、手机、汽车,“蒙眼狂奔”。

所谓“生态化反”,生态,是指乐视旗下覆盖多领域的多元化业务,如电视、手机、乐视网等;化反,则是“化学反应”的简称,合起来就是 “生态化学反应”。也就是,各个生态业务被糅合到一起产生化学反应,释放出巨大能量的意思。

一名乐视股民记得当时的辉煌,“作为创业板前排龙头股,曾经那么的故事满满,那么的产品不断,那么多的新闻发布会,那么多的概念!”“我甚至也满怀希望,等待它的超级汽车。”

结果却等来了一场长达十年的骗局。

中国证监会4月2日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市场禁入决定书显示,乐视网存在在2007年至2016年财务造假、欺诈发行等违法行为,乐视网被罚款2.406亿元,时任董事长贾跃亭被罚款2.412亿元,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一切化为乌有。”这位老股民选择承受亏损,在股价低点“割肉”离场,“要记住股市永远的训词: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但“骗子”的标签并没有击碎人们对贾跃亭造车的支持,一面高额罚款、声名狼藉,一面又风光无限。

PSAC股票讨论区内,不乏股民分析FF的融资消息、招聘岗位,猜测其第一款车型FF91什么时候可以量产,推理上市进展,声称“老贾的希望是车,我们作为偏理性的投资者也只能看车”。也有人更加笃定,在贾跃亭处罚决定公布后,连发了十几条帖子表示支持,“天才都是疯子,也许也像个骗子”。

证监会处罚决定公布后,有股民在PSAC讨论区表示看好FF。

撇不开的原因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处火热,资本力捧下,贾跃亭的造车梦想也被重新评估。2020年末以来,互联网巨头们以各种姿态冲入这一行业,百度小米、滴滴先后宣布以整车制造商身份加入,阿里、苹果、华为以供应商身份与传统车企合作。

智能电动汽车成了新的财富密码,贾跃亭讲了七年的造车梦可能终于等来了风口,变成现实。相较近来的科技企业造车浪潮,贾跃亭入局更早,第二拨入场者不免被拿来比较,“人人都是贾布斯”和“起个大早,赶了晚集”的声音都有。FF在招股书中表示,预计2022年开始交付第一批FF91电动汽车。

“先上市,后量产”,贾跃亭能借此翻身吗?证监会的罚单在拉低市场情绪的同时,买入PSAC的股民们仍充满期待。

“第一款车实现量产,不能说是成功了。在行业内,第一款量产车通常带有试水的功能,并不能代表品牌的正常水准。”一位智能电动汽车业内人士告诉《凤凰WEEKLY财经》,“同时,也不能下判断FF91在2022年交付就已经晚了。智能电动汽车这条赛道很长,空间很大,每家都可以说是刚起步”。

01 十年骗局:谁为造车梦买单?

乐视股民和支持者们见识过贾跃亭对造车的狂热。

贾跃亭擅于造词,用“全新的物种”“完全颠覆人类对车的认知”形容这款至今尚未真正交付的电动汽车,认为其将完成“变革百年汽车产业的梦想”。

2017年,辞任乐视网CEO时,贾跃亭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恳请大家给乐视和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此后四年,写有“FF91”标识的图片是他社交平台唯一的头像,没再更换过。

为了这场造车梦,上市公司乐视网资金崩盘,最终在2020年退市的故事讲过许多遍,但乐视股民和供应商们究竟参与了一盘什么样的棋局,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或许在证监会4月公布的处罚决定书中有了更明确的答案。

原本的结论是股民们被迫为经营策略失误买单。汽车项目烧钱,FF在2014年成立后几乎没有过“饱日子”,始终被缺钱问题缠绕

乐视体系内,在“生态化反”充分利用已经铺开的产品线扩大业务范围策略下,业务涉及互联网、内容、手机、汽车、体育七大生态,摊子铺得太大,资金危机加剧,其他业务的资金被挪借到造车项目。

2016年开始,贾跃亭自曝资金紧张,多项业务崩盘,当年亏损高达138.8亿元,抹平上市以来所有利润。因触及连续三年未盈利规则,2020年5月,乐视被深交所终止交易,7月摘牌,股价仅为每股0.18元

贾跃亭在回应《北京证监局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通告》中复盘,表示乐视倒塌的原因之一是“在同一时间布局产业过多,公司管理能力没有及时跟上”。他表示,乐视汽车及FF两个项目整体共需400亿至500亿元,他一共投资上百亿元,乐视整个体系已近乎崩溃。

乐视股民们损失惨重。截至2020年7月乐视网正式摘牌,仍有28万名股东。一名乐视投资者在社交平台讲述,其所在的乐视网投资爆仓群中,有人赔掉近两千万元,有人被迫卖掉房子、公司还债

也有股民还对贾跃亭保持着信心和期待。一名乐视股民看到乐视摘牌的消息后,坚信“贾跃亭只是失败了而已,我依然无法相信他是骗子”。

2021年4月,中国证监会公布对乐视网、贾跃亭等15名责任主体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但投资者们的真金白银可能砸进了一场精心布置的梦想骗局

2021年4月,中国证监会在对乐视网、贾跃亭等15名责任主体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指出,乐视网在2007年至2016年财务造假,其报送、披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IPO)相关文件及2010年至2016年年报存在虚假记录,虚增收入合计18.72亿元,虚增利润17.37亿元;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未披露为乐视控股等公司提供担保事项;未如实披露贾某芳、贾跃亭向上市公司履行借款承诺等情况;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行为构成欺诈发行。

贾跃亭承诺向乐视网借款的真相,也首次被官方详细披露。2015年,乐视网陷入资金危机,贾跃亭两次公告称将部分减持股票,并承诺将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借款期限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

但证监会调查发现,贾跃亭短暂地将部分减持资金借给上市公司使用,就抽回相关借款,违背减持及借款承诺:2015年6月,贾跃亭减持资金26亿元,其中的6.3亿元留在乐视网;2015年6月至2017年5月,乐视网借款共计113.44亿元,偿还113.44亿元;2017年,乐视网多次提醒并要求继续借款,但贾跃亭、贾某芳称已无力履行承诺。

证监会在《处罚决定书》中表示,时任董事长贾跃亭、财务总监杨丽杰在推动乐视网发行事项及涉及的财务造假事项中发挥了组织、策划、领导、实施作用,在财务造假中,采取隐瞒、编造重要事实等特别恶劣的手段,造假金额巨大,未勤勉尽责,在报送、披露的发行申请文件上签字并保证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违法情节特别严重,是乐视网欺诈发行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因劣迹斑斑,贾跃亭受到了惩处。证监会对乐视网和贾跃亭分别罚款约2.4亿元,罚款金额为乐视网定增募集资金的5%。与此同时,组织策划造假的贾跃亭被判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但乐视的投资者想要挽回损失,却没那么容易。

赔付能力是一大考验,江苏振泽律师事务所张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贾跃亭在美国的个人破产程序中,承诺在债权人信托中预留了不超过10%的比例用于乐视网股民的或有补偿。因此投资者索赔的希望是有的,但可以预见,过程将是非常漫长和曲折的。从目前报道来看,乐视网已经对外有上百亿元的债务,投资者胜诉后能否获赔难以确定。

02 FF上市:贾跃亭的最后一张牌

证监会高额罚单落地,FF很大程度上已是贾跃亭手中的最后一张牌,能否翻身全看FF的上市进展。

终身禁入证券市场的处罚,断绝了贾跃亭在国内资本市场腾挪的可能。证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贾跃亭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选择借壳在美上市的FF,受中国政策的影响有限,但作为FF“首席产品及用户生态官”的贾跃亭被查明“十年造假”,仍旧可能波及投资者和市场对FF的评价。

在S4上市文件中,FF提醒,“创始人贾跃亭与FF的形象、品牌密切相关,媒体对负面报道的关注可能对法拉第未来的估值和投资者信心产生重大负面影响。此类负面报道还可能导致法拉第未来开展业务的相关辖区证券监管机构向其提出质询。”

另一重影响是,FF的生产和销售市场将难以避免地与国内产生联系。FF在路演材料中透露,FF将在美国、中国和韩国设立生产基地,受益于吉利控股和“某国内一线城市”的支持,国内生产基地预计从2025年开始每年供货10万至25万台,此外,中国也是FF三大目标市场之一。

不过,相较于贾跃亭声誉对FF未来产生的影响,其眼下面临的问题更加迫切——FF缺钱

FF在上市文件中展现了美好规划:2022年,开始交付第一批FF91,当年销量2400辆,2024年三款车销量11.3万辆,到2025年,四款车型共销售30.2万辆。销量迅速增加,拉动营收大幅上涨,FF预期2022年营收为5.04亿美元,2025年跃至214.45亿美元,增幅约41.5倍。这也是FF说服特殊目的收购公司PSAC合作的一项重要原因。

S4上市文件显示,FF预计2025年营收可达214.45亿元。

愿景美好,但现实窘迫。

2014年创立后,FF量产道路曲折,拥有42辆原型车及FF91的预生产资产,但目前尚未实现量产,因而没有营收入账,运营资金压力明显。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累计亏损为23.9亿美元,营运资金赤字约为6.89亿美元。而FF同期账面现金为112.4万美元,缺口巨大。

如果能顺利上市,FF的资金压力将得到缓解。上市文件显示,FF合并上市预计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

但借壳上市的预期融资,依旧无法满足FF的资金需求。4月7日,FF与PSAC举行的线上投资人说明会上,PSAC的CEO表示,首先可预计的是,未来12个月,最多需要3.77亿美元维持位于汉福德工厂的运转及其他测试、验证、认证等成本。

“一旦我们证明了我们的执行能力,人们体验了这辆车,资本成本就会大幅下降。我们的计划是,再次证明(这一)模型的执行力,然后在未来几年内筹集更多的资金。”他表示。

03 造车新势力,人人都学贾跃亭?

在百度、小米、滴滴等科技公司掀起的第二波造车浪潮中,有人为贾跃亭的造车梦想抱屈,认为他失败的一大问题是“眼光太过超前”,后来者们在生态构建上“人人都学贾跃亭”

把国内造车势力按入场时间排辈,贾跃亭无疑是最早的那一批。FF成立于2014年,如今已成功上市的“造车新势力”中,其与蔚来汽车及小鹏汽车同年成立,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当时还未进入这一行业。

作为乐视体系下的汽车项目,FF诞生于贾跃亭的“生态”策略,与互联网、内容、手机、体育等归于“生态化反”概念下。

贾跃亭的“生态化反”与当下一众科技企业造车时强调“完善生态”“增强协同性”的论调似乎颇为相似。

百度CEO李彦宏在2020年财报信中表态,百度作为AI生态型公司,将抓住云服务、智能交通、智能驾驶及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大市场机遇。小米CEO雷军在4月6日的米粉活动中称,智能生态是个整体,包括智能手环、智能手机、智能家电和智能汽车在内是一个闭环。

一位智能电动汽车业内人士对《凤凰WEEKLY财经》表示,2020年开始的科技企业造车浪潮,开始更强调“生态“视角。相较于将智能电动汽车简单理解为新的智能终端,用以获取庞大用户流量入口的角度,新一波造车势力希望将智能电动汽车纳入生态体系中,作为与其他业务相互联系的一环。

但他提醒,贾跃亭的生态观念是一个具有启发性的概念,但不能简单地说科技企业造车就是在学贾跃亭。生态构建不是空中楼阁,一个生态中,起码要先有一个优势物种,而在乐视生态中,包括汽车在内,并没有一个能够为生态提供支撑的业务。

这是科技企业入场造车与乐视投入汽车项目的差异之一。乐视进军汽车领域时,除乐视网外,其余业务均在亏损,各个系统都未能在行业内占据领先的市场地位。

更大的区别在于,国内智能电动汽车的生产和市场有了较大改变。产业政策的暖风下,相较FF成立初期,智能电动汽车的供应链及代工模式更加成熟,生产制造门槛降低。

市场对电动汽车的接受程度也在提高。经过特斯拉、蔚来、小鹏等第一波造车新势力的探索,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认可程度得到提高。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显示,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136.7万辆,增速11%,预计未来几年销量增长更加迅速,至2025年可达542.4万辆。

电动智能汽车正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与FF同期出发的造车新势力已作出证明,蔚来股价曾跌至每股1.19美元,不到两年时间实现逆转,每股最高拉升至66.99美元,暴涨超过60倍,市值超过宝马、戴姆勒等众多老牌车企。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的最高位股价,分别是发行价的4.9和4.1倍。

相较之下,FF的步伐落后许多。其上市文件显示,FF的第一款量产车将在其成立8年后交付

但上述智能电动汽车业内人士表示,如能顺利交付,FF的加入也不算晚。“智能电动汽车赛道还处于发展初期,没有到市场稳固的时期,类似于HTC、金立等主导手机市场的阶段,现在的手机巨头华为、小米等在当时还没有崛起。对各个玩家来说,智能电动汽车的市场空间都还很大”。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在这里读懂全球经济,掌握财富密码。
特邀作者

在这里读懂全球经济,掌握财富密码。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如果没有特斯拉维权事件,华为必然是车展的重要主角之一。

2021-04-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