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博士解析“人类鄙视链”:你在释放哪种社会信号?

神译局2021-04-21
让你有策略地选择自己的语言和行为。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只能说,当你凝视“鄙视链”的时候,“鄙视链”也在凝视着你。本文编译自Psychology Today,原文作者为剑桥大学在读博士生Rob Henderson,原文标题:What Your Social Signals Reveal

图片来源:Pexels

本文要点:

  • 人们通过符合社会期待的衣着或行为来展现其社会地位,但是,这种社交信号的接收受情景影响。

  • 如果此前的高社会地位社交信号(比如大学学位)变得普通,刻意透露这一点只会适得其反。

  • 有些人会通过释放相反的信号——故意对他们的社会地位轻描淡写——从而占上风。

尼尔·斯特劳斯(Neil Strauss)在其2005年度畅销书《把妹达人》(The Game: Penetrating the Secret Society of Pick-Up Artists)中描述了一位玩家是如何在约会节目上使自己脱颖而出的。

大多数竞争者都吹嘘自己是多么地成功,但是斯特劳斯的朋友声称他只是“一次性打火机修理工”。

这就是释放相反信号的一个例子。

信号会透露信息——能力、习惯、行为等等——刻意地或非刻意地。我们不可能总是在观察一个人的性格。但是我们可以观察行为,而行为可以较可信地透露相关性格特征。

社交信号随时间推移而失去效力

大学学位通常被当作能力的象征,表明一个人思考、学习和遵守规则的能力。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只有13%的美国人拥有学士学位。今天,有超过30%的美国人是大学毕业生。这带来了教育背景上的攀比。 

The Case Against Education一书中,经济学家布莱恩·凯普兰(Bryan Caplan)写道,“你拿到一份工作所需的教育已经超出了实际工作所需的教育。酒保、收银员、厨师、门卫、保安、服务员现在都是大学毕业生在做。”

因为教育过剩,44%的年轻大学毕业生现在所做的工作根本不需要大学学位。

每个人都有学位的时候,这个信号就失去了它的威力。正如凯普兰所写,教育的发展自动地引起了学历通胀;学历通胀后,你就必须学更努力,学更久,让你的雇主愿意雇用你。每个人都有学士学位的时候,门卫可能都需要硕士学位才能得到工作。

外表方面也有这样的“军备竞赛”。

达尔文在《人类起源》(The Descent of Man)一书中写道,如果所有的女人都像维纳斯一样美丽,我们会很开心;但很快,我们想要不同;等我们有了不同,我们就会想要女人们比现行的普通标准多一点的个性。”

不同寻常变成寻常之后,我们就会习惯它。我们会习惯化。如果周围的每个人都变得更加性感,我们的主观标准就会随之提高。

马特·里德利(Matt Ridley)曾写过一本《红色皇后:性与人性的演化》(The Red Queen: Sex and the Evolution of Human Nature)。标题中的红色皇后指涉《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的红色皇后。

在故事中,红色皇后对爱丽丝说,“看吧,你必须竭尽全力地跑,才能呆在原地。”

雇主之前都想要高中毕业生,现在都想要大学毕业生。之后它们会要求申请者都具备硕士学位。

有的人想要一个高颜值的伴侣,但如果每个追求者都是高颜值,他们就想要更加有魅力的人。但如果每个追求者都很有魅力,他们就想要他们可以得到的最有魅力的那个人。

教育和颜值都是在比较中评定的。我们并不采用客观的标准衡量。

如果有机会每年增加5000美元的收入,大多数人乐于接受。但如果你能够得到5000美元,而你所有的朋友和同事能得到20000美元,很少有人愿意接受。他们从绝对的角度更富有了,但是从相对的角度,跟同龄人对比,他们变穷了。

为何释放相反信号是有效的

再次回到斯特劳斯和他的朋友的例子中。他的朋友正是通过不在节目中向女人炫耀从使自己从男性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的。他正是通过假装不想让她印象深刻从而使她印象深刻。

Nicholas Feltovich和Richmond Harbaugh在名为《自以为很酷?释放信号与释放相反信号》(Too Cool for School? Signaling and Countersignaling)的论文中写道,新富炫耀他们的财富而老钱看不起这种行为。小头头通过展示权威来证明他的地位,而大佬则通过宽宏大量的态度来彰显他们的力量。学历一般的人炫耀他们工整的字迹,而教育良好的人常常写字潦潦草草。平庸的学生抢答教师简单的提问,而最好学生则会因为需要证明他们知道细枝末节而感到尴尬。普通朋友通过礼貌和无视缺点来展现善意,而好朋友则通过强调缺点来展示亲密。能力一般的人追求正式的资格证书,以便给雇主和社会留下好印象,但是有天赋的人通常对他们的资格证书轻描淡写,就算得到的过程也并不轻松。口碑一般的人通常会防御性地反驳对他性格的指责,而深受尊敬的人则认为回应指责是件有失体面的事情。

换言之,最强大的信号就是拒绝去玩释放信号游戏。这本身也发出一个信号。我们无法逃避信号。

语言学研究表明,与上层和下层相比,中层对他们讲话的方式更加在意,也更精确。他们说话会更加清晰——语言学家称之为“矫枉过正”(hypercorrection)。

中层对地位更焦虑,因此更加注意他们说话的方式。上层可以通过不必好好说话来释放相反信号。

经济学教授泰勒·考文(Tyler Cowen)在《发现你内心的经济学家》(Discover Your Inner Economist)一书中从书本封面入手,讨论了释放相反信号。他写道,“如果一本书在作者的名字后面加上了“博士”,你要当心了。这位作者需要这两个字来显示他的重要性。这通常表明,作者不善于跟同龄人互动,吸引容易上当受骗的人,或者提出可疑的主张。斯蒂芬·金(Stephen Hawking)可不需要博士这两个字。”

另一些研究发现,地位还跟术语的使用有关。最近,哥伦比亚大学研究者Zachariah Brown发现,排名较低的大学与排名较高的学校相比,博士论文中的语言更复杂。

这一部分是因为作者担心读者的评价,而不是因为担心表达不够清晰——他们更在意让学术同行印象深刻,而不是表达清晰。这种学术圈的焦虑远远超出博士生的范围。《数学经济学报》(Journal of Mathematical Economics)上一篇名为《假谦卑:当披露好消息看起来很糟糕时》(False Modesty: When Disclosing Good News Looks Bad)发现,声望更高的大学的教职人员在其语音信箱和课程大纲中更少使用正式的头衔。

这篇论文的主要观点是,在一些情况下,披露好消息使人看起来很不行。比如,如果某件事情可以轻松完成,那么说你已经做完了就会让你看起来很不行,没有安全感,或者很蠢。

即使你的地位本身较高,披露好消息仍可能不太好。如果你做得好,你的好消息只是完成了别人期待你做成的事情,你看起来一般。你可以通过不发布消息来释放相反信号。或者让别人替你发布。

作家第一次登上畅销榜单的时候,写一篇长长的社交媒体推文表达自己的惊讶、谦卑与感激,或许能拉近人心。但是如果他已经十登榜单,同样的长文就可能被看成是为人天真了。

释放相反信号的一个极好的例子是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的推特介绍“加拿大瘦子”。多数人读过他的书或者身边有人读过他的书。他不需要释放信号;他可以释放相反信号。

释放相反信号如何影响地位?

但是,大多数人不能释放相反信号。如果你已经是一个深受尊敬的人,释放相反信号会带来积极效果。但如果你不是,则可能会反噬。

比如,进化心理学家Gil Greengross和Geoffrey Miller的研究表明,当人使用自嘲幽默时——释放相反信号的一种形式——人们会觉得他们更有魅力。

但前提是,那个人地位比较高。如果地位较低的人使用自嘲幽默(释放相反信号)似乎会反噬。

研究人员写道,地位较高的个体“更能承受自嘲”,“地位较低的个体使用自嘲幽默则会适得其反,暗示他们的抑郁、失败、地位低下、自尊低下,和/或较低的婚配价值。另一方面,如果个人取得了较高的社会地位,他们不太可能真的责任心低下、特别内向或者情绪不稳定,他们必须展现一定程度的亲和力才能交到朋友、赢得支持。”

简言之,地位较低的人如果释放相反信号,只会使他们的地位更低。但如果地位较高的人释放相反信号,则会提升他们的地位。

果尔达·梅厄(Golda Meir)的一句话说得很对,“别那么谦虚——你可没那么了不起。”

图片来源:Pexels

译者:沈晨烨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