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了,德云社还讲相声吗?

互联网那些事2021-04-21
德云社确实变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那些事”(ID:hlw0823),作者:小马哥,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了。德云社还讲相声吗?

讲!

只是,现在的德云社已经不仅仅只是讲相声了,2021年3月17日,德云社又捯饬出来一档全新节目《国粹研习社》,这是一档关于京剧的综艺,为了造势,郭德纲让自己的干儿子陶阳现场唱了一段“萧何月下追韩信”。

这是继郭德纲在《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等喜剧综艺之后又一跨界,除此之外,郭德纲领衔的德云社还将手伸向了各个领域,进军餐饮界的“郭家菜”、进军电影界自己当导演又出演的《祖宗十九代》等影视作品,早在几年前就搞出了自家服装店“德云华服”,电商平台“德云商城”,线下地产“山东德云广场”……

德云社不仅商业版图越来越宽,旗下艺人也不断“饭圈化”,前有“小辫儿”张云雷名声在外,后有“赘婿”郭麒麟圈粉无数,更不必说成名已久的“钢丝”、“德云女孩”,追逐流量的德云社还能火多久?跨界不断的德云社还能算得上相声的传承者吗?其背后又有什么样的资本游戏?

且看本文一一分解!

德云的进击:从小众到超级IP

1979年,方才六岁的郭德纲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后面的五十来年与相声“事业”紧紧的绑定在了一起

郭德纲先是师从评书前辈高庆海,后又随相声名家常宝丰,紧接着师承侯耀文,在这期间又学了京剧、评剧,辗转戏曲戏剧舞台多年。

实事求是的说,即使有马三立等相声大师,但相声依旧是一个较为小众的娱乐项目。1996年,在繁华的北京城(宣武区)的一个茶馆里,才有相声的容身之所。值得一提的是,在1994年春晚上,相声大师侯宝林的儿子侯耀文与黄宏表演小品《打扑克》,黄宏还说着“相声干不过小品”的台词。

在那个时候,小品这种看上去灵活并且能兼具多种形式的表演,远远超过相声的欢迎程度。

而就在冥冥之中,郭德纲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走进这个茶馆,并且听着听着自己也上台说起了相声,这才开启了他的相声之路。

1996年,郭德纲在北京创办早期德云社,可以理解为“北京相声大会”,初创时期的德云社仅仅只有十几个人,而且此时的“德云社”演员并不固定,工资也不固定,演多少拿多少,就是这样一个“草台班子”,在之后的六年中,跑遍了北京城大大小小的茶馆、小剧场,最终小有名气。

2003年,“德云社”正式成立。如果说此前的“德云社”还仅仅是一个抱团的戏班子,那么从此开始,这个以“说相声”为主业的德云社也逐渐融入了更多的商业思维。

德云社不仅仅是成立专门的公司用于运营,还仔细梳理了德云社的IP打造之路,总结出以相声为主,多品类剧种多元发展,重点打造个人IP,进军影视业并拓展演艺周边服务的大IP养成计划。

之后的十年中,德云社就是凭着这个方针在全国各地落地巡演。

但2013年,是德云社的关键一年。

在这一年,网红经济、粉丝经济、互联网经济等新型流量经济呈现出爆发式增长,德云社的衍生产品也层出不穷。《今夜有戏》、《笑傲江湖》、《我为喜剧狂》等都是郭德纲的舞台,在此之后的2016-2021年郭德纲担任《欢乐喜剧人》的喜剧观察员,并且在这些舞台上不断的力捧德云社成员。

岳云鹏、秦霄贤、张云雷、烧饼等逐渐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演员成为名气不小的流量担当,更不必说相声顶流岳云鹏不仅多次登上春晚舞台,各地商演代言也是层出不穷。

德云社靠的就是不断捧红“名人”抬高身价,并通过广告代言、综艺演艺实现营收。在这个过程中,德云社逐渐成为一个超级大IP,各地的德云社相声门票一秒售罄,一张100元的“钢丝节”门票被黄牛炒到四千,仍然是一票难求。

2019年,德云社一年的流水就破三亿,而早在2016年,就有投资机构给德云社估值15亿,可风光无两的德云社,也在迎来转型阵痛期。

德云社的转型:如何实现利益最大化?

如果仅仅是依靠相声作为演出名类,通过不断捧红新人以此实现IP溢价,虽然回报丰厚,但个人IP的隐患在于其不稳定性,早年的名角曹云金被捧红后出走德云社,并创办“听云轩”,与老东家德云社抢生意。

个人IP的不稳定性让郭德纲明白,德云社想要做强,必须从一个“红人”孵化公司转型成为一个文娱投资公司,发挥德云社的最大价值,增加自身稳定性。

于是,从2014年之后,德云社的商业项目遍地开花。

在北京东五环,郭德纲、于谦和红事会(餐饮)共同打造品牌“德云红事会馆”,人均消费高达1000元,而在此前,郭德纲就曾在三里屯剧院开过一家专注天津菜的“郭家菜”。据数据显示,德云社的餐饮项目不仅为德云社带来了一定的人气,也在营收上提供了除票务之外的1/3左右的营收。

除了餐饮,德云社还开出了服装店,德云社的成员的演出服装均来自自家品牌“德云华服”,并且德云社旗下还有着一家专注高端定制传统服饰的“德云制衣坊”,经天眼查数据显示,该公司法人为郭德纲妻子王惠。

不仅如此,德云社还筹划了“德云商城”,业务涵盖电商以及票务运营,除此之外,德云社还涉足红酒、面膜等衍生品。即使是在多面开发的情况下,德云商城和德云制衣坊依旧只是德云社的副业,并没有触及到德云社的营收核心,而其营收核心依旧来源于德云社的文化IP运营。

但德云社的核心依旧在影视文娱领域,从十年前的《三笑才子佳人》开始,郭德纲先是担任演员,后来更是直接当起了导演,手上的综艺更是数不胜数。《欢乐喜剧人》、《相声有新人》、《笑傲江湖》、《坑王驾到》。

仅在2020年,德云社成员参演的综艺就高达20余部,最近更是推出火爆全网的电视剧《赘婿》,综艺和影视的大卖让德云社积攒了人气,也带来了丰厚的营收,赚的是盆满钵满。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德云社实现年流水3.66亿,实现营收超2500万,这还不算德云社成员个人的IP收入。

不过,德云社的风光之下,也迎来了人们的质疑和反思。

德云社的迷雾:相声的传承与变革

德云社是从什么时候摆脱“相声社团”设定的呢?

从他成为一门生意开始,从他拥抱流量开始。

实事求是的说,如今的德云社确实已经做到了像郭德纲所说的“让相声重回大众舞台”的愿景,相声总算从式微的状态之下扳回了一些人气,拥有了一大批铁杆粉丝,在全国各地甚至在海外的墨尔本都有德云社的分社。

相声发展至今,其创作模式、幽默机制,表演形式都在发生变化,在相声诞生的年代,受限于技术,国人的娱乐相对落后,一段相声百听不厌。

而到如今,娱乐方式多如牛毛,相声行业也不得不拥抱流量,逐渐饭圈化,相声演员张云雷的破圈并不是因为其相声功底,反而是其长相与包装更胜一筹。

在第一期《德云斗笑社》中,秦霄贤获得观众评分第一名之后,郭德纲曾意味深长的对他说:“这就看出来了,小姑娘眼中的,和艺术没关系。”

紧随其后的《德云斗笑社》第二期开始,秦霄贤的曝光量增加了一倍,远高于其他成员。

德云社拥抱饭圈的流量,它也需要饭圈的流量。

相声演员张云雷的一张专辑《牵挂》,上线五分钟,在QQ音乐、酷狗音乐等平台的销量就已经超过114万张,销售额超过600万元,成为2020年10月内单曲销量冠军。

德云社确实变了。

在此之前,张云雷将地震灾民实例用于包袱素材最终道歉闹上热搜,几年前,德云社还闹出殴打记者事件,诸如此类的成员管理规范问题时不时发生,不论是对德云社还是当事人都存在着风险。

一旦该IP出现负面事件,必然受到流量的反噬,这对德云社来说,是不愿意看到的。

回过头来看相声三十年,德云社的出现是相声行业的一大幸事,但无奈的是,想要将大众的眼睛从短视频等娱乐形式中拉回相声舞台之下,德云社还需要更多巧思。

相声本质上还是一门手艺,一门艺术,一个没有硬功底的相声演员,捧红以后,待到流量褪去,恐怕遭殃的还是相声本身。

更不必说,脱口秀的崛起,吐槽大会、线下脱口秀剧场的风行,以其更为随意的形式,更为广泛的议题,更为大胆的段子,将相声逼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

未来如何走好相声之路,对德云社来说或许任重道远!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有态度 够深度,微信号mawen011
特邀作者

有态度 够深度,微信号mawen011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脑起搏器有望解决吸毒成瘾后高复吸率这一世界性难题

2021-04-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