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血本无归到疯狂加码,芯片投资是否会重蹈覆辙?

36氪的朋友们2021-04-20
这个市场周期下,如今芯片投资已经到了不做尽调就直接砸钱的疯狂局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ID:iebrun),作者:张田甜,编辑:赵健凯 大成,36氪经授权发布。

蔚来因为“缺芯”停产5天,成为国内首家因缺芯被迫暂停生产的新能源车企。

在美国,通用汽车4月初宣布因为芯片短缺,暂停3家美国工厂生产,这些工厂多生产通用汽车的SUV车型。在通用之前,福特、丰田、大众、本田等都因为芯片短缺减产。

通用汽车表示,由于芯片短缺导致全球减产,今年税前利润可能减少10—25亿美元。

一枚小小的芯片,已经被广泛应用在汽车上。从控制刹车系统到车内的触摸屏,一部汽车里大概有数十种芯片。随着更多具有自动驾驶辅助技术或电动汽车的出现,数量只会不断增加。

摩根士丹利分析,汽车电气化是推动芯片需求激增的关键因素之一,其他还包括云计算、可穿戴设备和电子游戏。德勤预计,到2022年,每辆汽车将拥有价值约600美元的芯片,约为2013年312美元的两倍。

“芯片荒”减产、停产事件频出,让资本既焦虑又兴奋。“无人不看半导体”,现如今众VC狂热追逐下,芯片产业的泡沫被越吹越大。

与芯片荒形成对比的,是资本追逐下芯片制造业的景气大好。据彭博社、麦肯锡的数据,包括台积电(TSMC)、三星电子英伟达在内的全球上市半导体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最高总市值超过4万亿美元,大约是五年的四倍左右。包括大型芯片制造商和供应商在内的PHLX Semiconductor指数在今年上涨了17%。芯片市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预计,今年芯片总出货量将增长13%,达到创纪录的1.13万亿个。而2020年出货量仅增长3%。

芯片为什么这么缺?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全球产能不足;另一方面,中国芯片严重依赖进口,自给率较低,净进口的集成电路全球占比高达56.45%。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集成电路进口数量为5435亿个,进口总额为2.42万亿元。高通有近70%的销售额来自中国市场。

相比之下,2020年我国石油原油进口总额约1.22万亿,意味着国内芯片进口规模超过了石油一倍。中国进口芯片所花的代价,已经连续数年远超排名第二的原油进口额。但是,在全球销售额最高的15家半导体公司,却没有一家是中国本土企业。

全球芯片产能不足,背后的一个关键原因是芯片制造业自身所面临的瓶颈。如今,芯片集成度越来越大,已经快达到物理极限,以前的摩尔定律开始渐渐失效。现在的芯片制程升级一次所用的时间由以前的最多两年,延长到了如今的接近三年(目前最先进的是5纳米制程)。

这就导致了芯片代工厂的成本水涨船高。大概20年前,建造一座尖端代工厂的成本在10亿美元左右。而在2011年,麦肯锡的一份报告指出,一座工厂的成本平均维持在30亿~40亿美元。2020年,台积电建成的一座3纳米工厂,花费了195亿美元。2017年,台积电占据全球芯片代工市场56%的份额。

在各种因素影响下,中国芯片正面临一场生死竞速。在过去这些年里,中国芯片尝试过“以买代造”、“市场换技术”,也尝试过用资本的力量吸收消化新技术,但是结果却差强人意。

中国制定了总额1.4万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力求在2025年前实现关键技术自给自足。这些技术中,半导体占据了核心地位(规模在数百亿美元)。

“十年千亿美元是基本数字。”紫光集团创始人赵伟国说。芯片产业就像一个吸金黑洞,让众投资人长久处于望洋兴叹的尴尬局面。

这个市场周期下,如今芯片投资已经到了不做尽调就直接砸钱的疯狂局面。

上一个周期内

投资人血本无归

经济和市场从来不是走一条直线,过去不走直线,未来肯定也不走直线。“这意味着投资人若能理解周期,就能找到赚钱的良机。”橡树资本联合董事长及创始人霍德华马克斯曾说。每个周期都会产生新技术、新业态、新企业,蕴藏大量的投资机会,但是在上个周期内,投资人却几乎血本无归。

2018年,被众多投资人评价为“创投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就在这年,曾投资了滴滴、饿了么、ofo等风口企业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说:“中国VC不是不投芯片,之前我们投了好几个都血本无归。”

按理说,芯片产业具有非常高的天花板,又顺应国家大势,为何VC集体“撞墙”,投资人扼腕而叹?

“数字化+全球化”时代背景下,数据的战略资源价值凸显。科技部战略研究院专家介绍,随着数据等战略性资源重要性提升,全球大约50%的服务贸易已经数字化,约12%的货物贸易通过国际电子商务完成,以芯片为代表的高科技竞争越来越激烈。

芯片制造投入成本高、门槛高、周期长,让一众投资人看不到盈利希望。芯片产业养团队需要巨额投入,回报却是众多行业中的倒数。“利润和卖肥皂差不多,原本是一项高科技项目,却做到毛利20%,这是很可悲的事。”2020年华登国际合伙人王林在一次半导体创业投资论坛上感叹。

产业互联网是一门慢生意,芯片产业并不能像互联网一样快速崛起。目前很多腰部中等的芯片元器件,国内已经很普及,而且市场占有率也很高。但是一些高端芯片产品可能需要近10年时间来弥补。短期内,对于投资人来说,芯片产业门槛高、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的特点似乎并没有改变。

峰回路转

资本开始疯狂地追捧

据中国半导体行业测算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集成电路销售收入8848亿元,平均增长率达20%,为同期全球产业增速的3倍。投资人也从芯片分销市场看到了新的机会。

2020年12月,成为资本领投硬之城B2轮融资,跟投B3轮融资,两轮融资金额达到亿元级。“这个赛道有不少玩家,每家切入点都有所不同,有从PCB打样切入的、贸易差价切入的、工程师社区等等,但是之前我们总觉得应该有一些提升的空间。”成为资本合伙人顾璇对亿邦动力说。

因此,近两年时间里,成为资本对于电子元器件行业一直处于观望态度,为何决定在这个时间点出手?

从产业链上游来看,中美摩擦让国产电子元器件发展出现很大的利好;而且国产替代的订单活跃度比往年要高很多,对整个流通环节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海外一些传统玩家也在重新思考流通环节和代理商体系调整,希望能够适应新的环境。

从产业链下游来看,消费者对电子产品的需求变得更加个性化,年轻人对国内外大品牌的忠诚度和认知在下降。小熊、石头、云鲸、小牛、擎朗等有产品力的新兴“国潮”品牌快速崛起,这些新品牌都有共同的特点:产品快速迭代、注重产品和营销,这意味着这些品牌对于供应链的响应速度和一站式服务的需求要远高于传统的电子产品厂商,这些客户的需求也是传统的单品卖货导向的元器件供应商很难服务好的。

在产业互联网的大背景下,怎么能够更好地借助技术,帮助上下游来应对时代变革,这将是整个产业的发展机会。

“我们和硬之城接触下来,感觉这个平台有很强的技术驱动,而且可以落实到实际运作里,综合评估下来‍‍就做了投资决定。”成为资本合伙人顾璇说。

2021年3月31日,PCB柔性制造在线交易平台嘉立创完成与电子元器件现货交易平台立创商城、PCB厂商中信华的合并,整合为嘉立创集团。钟鼎资本继2019年投资立创商城后,再度携手红杉资本,共同投资5亿元人民币参与嘉立创集团重组,这也是嘉立创集团10年来首次吸纳资本方的投资。

对比美国、中国台湾、日韩等国家地区的半导体历史,会发现芯片原厂的兴起和本土供应链流通端企业的兴起在时间上是吻合的,未来10年是中国芯片原厂崛起和大放异彩的10年。“随着芯片原厂端的技术和定价权回归,中国本土供应链端一定会有新的系统性机会诞生。”顾璇说。

京东入局,

补足电子元器件采购需求

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在产业赛道上攻城略地,是为了在新一轮技术革命中继续掌握话语权。而在芯片领域,一方面发力自研AI芯片,为国产芯片崛起贡献力量;另一方面也将投资目光看向了流通领域。

2021年3月15日,猎芯宣布获得京东工业品战略投资,完成近1亿美元C轮融资,刷新中国电子元器件B2B民营企业最大规模的单笔融资纪录。

京东工业品致力于通过技术,实现工业制造业产业链上下游无缝连接,为企业客户提供智能采购平台和供应链解决方案。猎芯则从电子元器件现货交易切入,以一站式元器件电商服务为载体,推动电子供应链进行数字化、智能化改造。双方对于供应链数字化这一行业趋势,有着共同判断。

“推动供应链数字化的实践路径也‘不谋而合’,价值理念+实践路径的相似性,为双方协同发展提供了较大的空间。”京东工业品相关负责人对亿邦动力说。

京东工业品服务的大量电子制造业企业客户存在对于电子元器件的采购需求;另一方面,电子元器件领域门槛较高,需要较高专业技术储备和供应链能力。双方合作后,京东工业品可借助猎芯快速切入元器件分销市场,与国内电子制造厂商建立和加深合作,服务国内电子制造业企业。京东在企业业务领域与自身业务具备战略协同的企业开展合作,整合市场优势资源,共同为企业客户提供更具价值的长链服务。

在众多玩家看来,现在为数不多的几家平台还没有到竞争的时候,京东工业品的入局说明产业互联网平台的供应链价值得到了认可,对行业来说是利好消息。

 “在上下游的快速变化趋势下,我们相信国内的整条电子产业链都会被重塑,一定会有新的大公司在这个势能中诞生。顾璇说。

上市企业迎来高光时刻

资本回归产业价值

截至2021年2月,科通芯城(00400)股价创2年新高,今年迄今累计涨幅达128%,总市值49亿港元。科通芯城过去数年积极布局国内芯片产业的策略,终于迎来了发力期。

科通芯城二级市场上的表现,一定程度上受到港股流动性影响,也有timing的问题。当然商业模式上,它对部分海外原厂代理权的依赖也会导致二级市场对其业务不确定性的担忧。

但是从去年疫情结束到现在,二级市场开始意识到这个公司的真正价值,未来会诞生越来越多数字化的本土上市公司。

不仅是VC、PE方面加码入局,产业资本也加倍关注流通端。据天眼查显示,云汉芯城自成立以来获得多轮融资,其最新一轮融资中,国内知名的电容器制造商火炬电子成为云汉芯城的产业战略股东。目前,云汉芯城正在拟A股IPO。

产业互联网的创业者应该从终端客户的需求出发考虑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现在电子产业的终端客户越来越需要一站式的供应链服务。因此,制造端和流通端会成为越来越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投资上也应该将两者结合起来去思考。

硬之城CEO李六七表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离不开产业资本,发展到一定规模,商业模式相对成熟,寻找产业协同度高的产业资本合作,是最佳时机。”

产业投资和财务投资应该是协同关系,在顾璇看来,“原来两部分被割裂,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数据和信息流在产业链条上没有标准化和线上化。所以如果有公司能够依靠自己的技术、数据能力以及对客户需求的理解,去整合和赋能整条产业链,我们觉得才能成为新时代的数字化供应链公司。”

投资市场形成了摆钟一样的摆动,从相信未来的价值,到坚持现在要有实实在在的价值;快慢是个相对的概念,跟消费互联网相比,企业服务和产业互联网肯定整体是会慢一些的。投资人的内心需要保持清醒冷静,而不是乐观看涨。

“因为这是个需要know how、数据积累和建立组织体系打法的生意。但我们相信,成功的产业互联网公司都会经历一个先慢后快的过程,前期的积累会在之后的业务发展过程中不断形成正向循环和业务壁垒。”顾璇对亿邦动力说。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京东

云汉芯城

台积电

硬之城

立创商城

麦肯

天眼查

腾讯

饿了么

德勤

得到

贸易通

微信

福特

英伟达

三星电子

一条

大众

下一篇

插播广告蓬勃发展;名人代言成为增长新推手;新 IDFA 影响下,营销商应寻求新出路

2021-04-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