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音乐布局解析:老牌版权巨头的“攻守兼备”

东西文娱2021-04-20
年轻化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作者:杨晶 陈昕,36氪经授权发布。

过去数年,以国内流媒体音乐平台大战为代表,音乐流媒体平台在全球范围内上演了版权与用户的双重出击,对原有老牌音乐集团带来了冲击,形成了唱衰“旧势力”的局面。

但实际上,所谓”旧势力”也未闲着,在市场喧嚣之际,国际三大老牌音乐集团都在全球范围内攻城略地,寻找自己未来新的增长点。作为三大音乐集团中、被认为拥有音乐版权数量最多的索尼音乐娱乐(以下简称:SME),动作高频且“跨界”。

在过去数年,看SME业务发展的关键词,“收购”、“投资”、“战略合作”等合纵捭阖没一刻停歇;“独立音乐”、“虚拟偶像”、“游戏发行”等年轻人喜爱的新鲜事物没一个漏下;“上线高品质流媒体服务”、“将音乐搬上视频平台”,又将内容版权与发行运营、以及多元化音乐消费紧密结合,SME的战略发展思路跃然纸上。

在今年2月初,索尼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中,索尼音乐事业板块营业利润为597亿日元(合35.8亿人民币),同比大增234亿日元(合14亿人民币),录得销售收入达2645亿日元(合158.6亿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22%。

全球布局,重视独立音乐

作为国际三大音乐集团之一,SME的舞台自然是全球化的。今年以来,SME在音乐的全球版图上接连出手,抢占市场。

2月,SME宣布与有全球五大版权商之称的Kobalt音乐集团(简称:Kobalt)达成最终协议,SME将收购Kobalt旗下的唱片音乐运营业务,包括领先的独立音乐艺术家服务提供商AWAL,和全球领先的艺术家和独立厂牌的表演权益集合机构Kobalt Neighboring Rights。

AWAL和Neighboring Rights将合并成为SME独立艺术家和音乐厂牌服务业务中的一个新部门,并将得到SME独立音乐发行公司The Orchard的技术和网络支持,以服务艺术家们的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Kobalt音乐集团由瑞典人Willard Ahdritz创立于伦敦。到2015年时, Kobalt手里就代理着超过8000艺人和创作者,管理的曲库高达60万首歌,合作的出版公司超过500家,英美两国的TOP100金曲中平均40%跟Kobalt有关系。

而AWAL的使命是为具有独立思想的艺术家提供全球服务,AWAL为签约艺术家们提供独特而灵活的合作协议,以更好地推进艺术家的签约,培养和宣传推广工作。AWAL的服务包括全球营销、创意、品牌合作与同步、电台打榜宣传和发行、以及获取实时全面的音乐分析。

SME通过收购Kobalt旗下的唱片运营业务,无疑将能发挥SME的全球网络和资源,通过运营Kobalt旗下的艺术家,覆盖到新的人群,获得更好的作品,找到新的音乐事业增长点。

到了4月初,SME再下一城。

4月7日,SME宣布与Globo Comunica o E Participa es S.A.(简称:Globo)达成最终协议,收购巴西独立音乐公司Som Livre,交易的价格为14.38亿雷亚尔(约合2.55亿美元)。

Som Livre官网截图

Som Livre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开发巴西的主流音乐,旗下拥有巴西最受欢迎的艺术家包括Marilia Mendon a、Jorge & Mateus、Wesley Safad o以及后起新秀Israel & Rodolffo、Dudu MC等,同时该公司还负责巴西多个音乐节的策划和举办,包括巴西最大的Sertanejo音乐节Festeja。它同时也是巴西独立厂牌和艺术家服务的音乐发行平台Fluve的运营商。

此次收购后,Som Livre将成为索尼音乐内部一个新的独立创意中心,将继续签约、开发和推广自己的艺术人才库,并为巴西音乐界提供丰富的厂牌资源和多样化的服务。

从年初的这两次大规模收购中,可以看到SME的全球投资视野,以及当中对独立音乐公司、独立音乐、独立音乐人的垂青。这背后有SME对全球音乐版图的思考。

据Midia Research报告显示:在2019年整个录制音乐市场中,三大唱片曲库数量占据全球录制音乐曲库版权数量的89.1%,同时公司收入占67.5%的份额。

有分析人士观点认为,在全球歌曲曲库都被三大音乐集团近乎瓜分的前提下,如果想要寻找新的增长点,挖掘新的艺人和作品,独立音乐/独立音乐人是重要的板块。

随着视频网站和音乐流媒体的发展,所有有才华的音乐人、特别是还没被唱片公司签下的独立音乐人,都能将自己优秀的作品po上网,从而可能被粉丝听见,他们是音乐界的新生力量,极有可能从中诞生新的巨星,而这直接关系着音乐圈的增长。所以在存量市场被三大音乐集团瓜分的情况下,独立音乐人自然意味着未来增长的“增量”。

这一点,索尼音乐集团董事长Rob Stringer看得清。他就曾表示:“我们持续对AWAL加大投资,这使我们能够为独立音乐社区提供更高水平的服务。通过他们灵活的艺术家职业发展解决方案,我们将共同为创作者提供更多激动人心的选择,让他们与全世界的观众建立联系。”

事实上,在过去六、七年间,纵观SME在全球音乐版图投资上也是两条腿走路。一个是重视对既有唱片公司的收购,一个就是重视对独立音乐的投资。可见下图:

进军虚拟偶像与流媒体, 拥抱年轻人

除了在音乐供给端上游深耕全球外,SME这几年也在探索新的领域,竭尽所能接近年轻群体。

在2020年4月15日,日本虚拟偶像运营公司Ichikara宣布获得约1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5亿元)B轮融资,此轮融资来自于四个投资方,包括:Legend Capital、SME、京阪奈科技城ATR Venture NVCC Investment和伊藤忠商事。

Ichikara称,本轮融资将投入到人力资源(扩大包括设计师和工程师等人员团队)和国内外新业务拓展上,以及发展虚拟偶像VTuber业务“Nisanji”,为VTuber业务拓展全新的功能和服务。

虚拟偶像是发端于日本的二次元文化。许多公司对虚拟偶像的运营,都包括为其出单曲,举行虚拟演唱会等。可见音乐是虚拟偶像的重要“业务能力”和目标,这是SME能够发挥自己力量的场域。

况且近年来,粉丝对虚拟偶像的狂热和打赏,又让SME看到了这一块市场的潜力。在YouTube发布的2020打赏收入前十名榜单中,有8位都是虚拟偶像,可见其在年轻御宅族中的能量。

实际上,早在2017年,在日本的索尼音乐就联合日本AKB48系列制作人秋元康、以及日本索尼音乐旗下的、以动画作品企划知名的Aniplex株式会社联合推出了8人虚拟偶像团22/7。截至目前,共发布了6张单曲CD,2019年还在北京的BICAF国际动漫展上举行了首次海外公演,2020年还进行了动画化,这为SME涉足虚拟偶像市场无疑打了前站。

22/7

除了在内容端努力接近年轻人外,SME在音乐流媒体服务上也有布局。

早在2018年8月,索尼精选就正式上线了Hi-Res流媒体音乐服务,它最高可支持96kHz/24bit制式音频流媒体包月畅听,号称亚洲领先,也是中国大陆地区首家Hi-Res流媒体音乐服务提供商。

到了2020年,索尼精选Hi-Res音乐又官宣,正式推出市场期待的192kHz/24bit制式的流媒体音乐服务。这当中,包含了诸多SME提供版权的音乐作品。

从上可见,SME在触达年轻人趣味、跟进听觉革命上,有自己的布局和步调。毕竟谁能拿下年轻人,谁就掌握了未来增长的密匙。

拥抱B站 深耕中国市场 

近几年,中国内容消费市场快速发展,形成了一套自己的逻辑。如何在中国市场,抓住年轻用户,抓住他们的时间和兴趣,成为SME布局中国市场的关键。

2020年4月,B站官宣获得索尼4亿美元战略投资。对用户而言最大的一个变化是,B站与SME确认合作,用户在B站上可以看到SME旗下曲库MV了。

这背后的一个音乐消费市场变化背景是,随着中国短视频/视频平台的快速发展,用户们的音乐消费时间有相当一部分逐渐被视频平台夺取,消费方式也从单纯在流媒体平台上听,转向在视频平台上直接欣赏音乐视频或音乐者直播。

在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中就指出,截至2020年6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01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18亿,日均使用时长110分钟。

在中国,拥有2亿多Z世代月活用户的B站自然是索尼一个好的战略投资标的,且事实上B站与索尼从2014年起开展的在游戏等各方面的合作,已经让索尼见证了B站所拥有的能量。

单从音乐角度而言,自B站成立以来,音乐区就是B站的一个重要内容板块。

在2019年11月,B站上线了“音乐星计划”,称将大力发展音乐向内容,扶持优秀音乐内容创作者。

当时B站就公布,2019年,B站音乐区的日均播放量同比增长达89%,B站音乐区创作者规模超过50万人,UP主原创的《达拉崩吧》《普通DISCO》《芒种》等歌曲,从B站实现破圈。一批专业歌手也将MV首发放在B站,比如蔡依林近期代表作《怪美的》MV。

与B站合作,无疑SME旗下的艺人和作品,就有了直接触达中国Z世代年轻人的渠道,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同时,B站与SME在音乐人开发和运营上,也会有广大的想象空间。

除了与B站这次合作引人注目外,实际上在几年前,SME就开展了在中国的深耕。

早在2018年1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就宣布与SME在香港推出了电子舞曲音乐品牌Liquid State,旨在成为亚洲地区首屈一指的舞蹈及电子社区和生活品牌,同时融合现场巡演、俱乐部活动及独特体验。2年来,Liquid State在圈内发现了一批电子音乐人才。

索尼中国董事长兼总裁高桥洋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在线娱乐有5000亿元市场规模,而索尼拥有丰富的动漫、音乐、影视,游戏等内容。两者携手,无疑将会迸发出更大的能量。

从以上可以看到,SME一方面通过全球布局,寻找优秀的歌曲创作者,找到年轻人新的喜爱的音乐消费产品,充实了上游供给端,另一方面通过布局流媒体,与视频平台合作,增加了触达音乐发烧友的切口,构筑了自己在新时代的发展基础。SME的这一套平台化夯实策略,或许值得国内音乐平台借鉴。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全球视野的文娱行研机构。“Glocal”视角的文娱观察,“价
特邀作者

全球视野的文娱行研机构。“Glocal”视角的文娱观察,“价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上线了

腾讯

次元文化

得到

乐艺

美的

人力资源

新生力

微信

下一篇

作为一个蔚来车主,我应该在车里,不应该在车顶。

2021-04-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