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在音综里的「三种角色」

犀牛娱乐2021-04-20
音综的主持人被低估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方正,编辑:夏添,36氪经授权发布。

“华语音乐丰富得真的超过你的想象。”

最近在某综艺里,新生代歌手刘柏辛的演唱遭到质疑,点评者们一番唇枪舌战后,华少说出了上面这句鼓励的话,恍惚间,我们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暖心的、擅于救场的华少。

你有多久没留意过综艺主持人了?

多年来,随“无主持”模式的真人秀崛起、明星跨界做主持之风刮起,传统的“专职”综艺主持人正渐被市场抛弃。何炅、撒贝宁、张绍刚等人,他们越发频繁地在综艺里沦为MC之一,鲜少回归主持大业。

但反过来看,主持人对于一些类型综艺又是绝不可或缺的主心骨,比如说话类综艺、访谈综艺,以及常被人忽视的音乐综艺。

当下是全民大社交时代,音综既是竞演场,又是社交场,节目里“乐评”的部分比“演唱”环节还要受欢迎。前有丁太升凭《天赐的声音》犀利点评爆红,后有《为歌而赞》百赞团上演音乐界“奇葩说”,你爱听的汝之蜜糖,可能是我耳中的彼之砒霜。

音乐审美是很主观的,将摇滚奉若珍宝的人与嫌它吵闹的人,要如何共处?听伤心情歌落泪的人与斥之口水的人,怎能相互欣赏?在双方都说服不了对方之时,夹在中间的那个第三方就尤为关键。

无论《天赐的声音》还是《为歌而赞》,在这类冲突性音综里,主持人往往扮演的就是那个关键第三方。据犀牛君观察,长久以来,音综主持人都被我们严重低估了。

搭桥的人

主持人是音综里搭桥的人。

音乐动听,却不易懂。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谓世间再无知音,一个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背后,说的也是“好音乐难被听懂”的困境。

在音综里,音乐人的个人表达未必能被听众全然接收到,这时候就需要一座桥梁。主持人就是在歌者与听者间搭那座“沟通之桥”的人。

《为歌而赞》第二期,马思唯改编宝石老舅的《爱的恰恰》,一曲听毕,现场很多人都对歌名《不会说谎的恰恰》表示不理解。而主持人华少一句“真正不爱的人是跳不出和谐的双人舞步的”,瞬间让大家恍然大悟:恰恰不会说谎,只因跳出和谐舞步的必是相爱之人。

别小看音乐,你说音乐不就是听得开心就好,这没错,但如果你能更进一步感悟到歌者的思想表达、经历投射,才能进一步领略一首歌的全部魅力。

在听完胡彦斌剖析自我的新歌《半生出走》后,年龄相仿的华少分享了他的感悟,“少年时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当人生有更多经历后,会欲说还休;而胡彦斌说,我跟岁月成了对手。”一段话戳中胡彦斌的心声,帮助观众真正走入老胡的内心。

好的歌者未必是好的表达者,当音乐人无法用言语表达其作品更多的“言外之意”时,主持人便成了那个帮助他们进一步传递音乐理念的“翻译官”,铺设那座让听众走进歌手世界的“沟通之桥”。

另一个层面上,这座“沟通之桥”亦能在音乐人、乐评人、短视频创作者等各圈层人群之间架起,促成他们之间的破次元交流。不过,为了保证这座桥梁的顺利“通车”,还要提及音综主持人必备的另一项重要能力。

共情能力者

主持人还是音综里的共情能力者。

音乐动人,多以情动人。听者唯有透过音乐感知歌者的情绪波澜,达致双方内心的同频共振,方才能感受音乐的极致魔力。

在音综里,主持人不仅需要强大的共情能力感知歌曲,与歌手进行有效的信息沟通,还要带领听众挖掘歌手创作歌曲的心路历程,沉浸式进入歌者的内心世界,

从《我爱记歌词》初涉音综,与朱丹携手打造一代人经典音乐节目记忆,到《中国好声音》凭口播打响国民知名度,华少一次次证明了其主持功力的卓越。但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华少一直是一名共情能力强大的主持人。

当年的《中国好声音》,除了大家津津乐道于他的快嘴口播外,他既是选手表演完第一个送上掌声的人,也是选手淘汰时第一个送上安慰鼓励的人,亦是在观战间陪在选手家人身边一起为选手加油的人。

想当年,在李健战队选手高睿因忘词泪洒现场时,他会及时送上安慰,“在这个节目里除了广告词不能错,其它词都能错哈”。

想当年,在看完钟伟强和毕夏“巅峰摇滚对决”后,他直言,“这是唯一一次学员唱完歌我不愿意上台,我觉得没有任何东西应该让音乐终止”,但在不得不进行的淘汰后,他又呼吁全场起立呼喊钟伟强的名字,并给予了他暖心的拥抱。

另一个名场面来自同样他主持的《梦想的声音》。“几年以前我们听《短发》时,我们可以爱得疯狂;几年以后当你唱这首歌时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些年我们学会爱得忍让,原来忍让比疯狂更近于爱,所以才会故意装傻”,他仅仅几句对歌曲《短发》的点评,便让张靓颖感动落泪。

那时的张靓颖剪去长发,在演唱的《短发》里融入了自己十多年来真实的情感经历,唱出了比超女时期更多的情感厚度,华少能够在点评里很快戳中她内心的柔软面,足见他共情能力的过人。

正是多年来积累的对音乐的共情力,最新的《为歌而赞》里,他能在张信哲唱完《你啊你啊》后,用“看上去的从容不迫,内心往往是千疮百孔”的神评参透中年人的无奈;也能充分体悟到“每个艺人都在尝试走出舒适圈,却还得满足别人对他们标签表演的期待”这种The9成员们的挣扎心态。

多年来,我们常常对著名主持人在关键场合化解危机的“神级救场”津津乐道,但音综主持人与音乐人共情后给予的每一次鼓励、安慰何尝不是一次次成功的“救场”,在润物细无声之中令音乐人与观众达致共鸣。

“润滑剂”

主持人更是音综的“润滑剂”。

一方面,数字时代让我们能轻易聆听五花八门的音乐类型,这就造成大家音乐品味的千差万别,“玩古典的看不起玩爵士的,玩爵士的看不起玩摇滚的,玩摇滚的看不起玩流行的”,如这样荒唐的音乐鄙视链,折射出当下听众音乐观的撕裂。

反映在音综里,当音乐人与乐评人、其它创作者之间存在音乐理念的根本冲突时,主持人就得在各方之间充当缓和冲突的“润滑剂”角色。

以《为歌而赞》为例,胡彦斌说,“心脏够强大的人才会来这个舞台”,张信哲说,“在他们面前唱歌我真的很紧张”。这档节目邀请106位音乐爱好者、音乐人、乐评人、短视频创作者齐聚一堂,一度造就了KOL与歌手因观念不和几度剑拨弩张的时刻。

比如,以唱跳能力见长的女团The9,却在两期节目中都放弃跳舞而仅献唱了两首慢歌,这样的选择遭到大批百赞团成员的不理解;而马思唯第一期带去了一首硬核说唱《豆瓣酱》,也招致短视频创作者的质疑,认为这样的技术流歌曲不符合大众审美。

这时候,华少就以第三方姿态发声,表达对百赞团想看女团唱跳的理解的同时,也对The9勇于跳出舒适区、尝试撕下标签的赞赏。

对于不认同马思唯的短视频创作者,他先鼓励他们坚持自己的观点、对歌曲进行另一面的场景化演绎,然后也肯定了马思唯作为说唱歌手的自我表达态度,为他的独立思考点赞。

从上面的案例都可看到,主持人在促成不同类型音乐人间的破壁交流方面贡献良多,虽然大家的理念不同,但亦可在坚持自己的基础上去交流看法、去碰撞出音乐火花。

另一方面,作为“润滑剂”的主持人,更肩负着助推各类型音乐人被更多人看到、更多元音乐被更多人听到的使命。

无论是邓紫棋所代表的主流流行乐,还是马思唯代言的硬核说唱,不管是刘柏辛主张的未来感氛围音乐,还是短视频创作者们最推崇的节奏音乐,都在《为歌而赞》的舞台上被尊重、被包容,而反复倡导“乐无正解”的华少就是捍卫那个舞台音乐平权的守护者。

从当下的音综大环境来看,观众常常爱用猎奇眼光看音综,爱看节目里音乐人互怼、乐评人与歌手互呛的冲突戏码,而偏离了看音综是为了享受音乐的初心。

事实上,冲突类音综的内核并不是宣扬对立,而是希望透过不同音乐观的碰撞,去带领大家欣赏更多元的音乐、帮助我们去探索“好音乐”的更多可能性。

在这其中,那个动用强大共情力、帮助歌者与听者搭起沟通之桥、扮演“润滑剂”角色的音综主持人,值得我们更多的关注与褒奖。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现在出门,可以直接说我是互联网营销师李佳琦了。”

2021-04-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