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江西人,研究了近一个月,我来说说江西彩礼为什么这么高?

蚂蚁虫2021-04-18
适婚男女比例失衡、人口外流严重的落后地区典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蚂蚁虫”(ID:miniant-cn),作者:蚂蚁虫,36氪经授权发布。

在网络上,江西或是中国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份,甚至没有之一。当西部一些地方借短视频之风成为网红城市,很多人却连江西省会是南昌都不知道,以至于被戏称为阿卡林省。

不过江西也不是毫无流量关注点,比如当大家讨论到彩礼的话,很多人就是第一时间想起江西。因为在互联网的都市传说中,江西是中国彩礼最高的省份,堪称跨省爱情的绝情谷、断魂崖,让不少外省男青年黯然神伤乃至出离愤怒。

作为一个江西人,我对本省高价彩礼现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花了近一个月时间进行了调查,根据获得的信息和数据,展开研究、分析,最终写出了本文。江西的彩礼为什么会这么高?本文应该可以提供一个比较全面、准确的答案。

正文开始前先行声明:1、本文中的交易、市场、供需等均为经济学名词,无道德或价值观属性,没有物化女性和婚姻之意,请勿展开联想。2、所有图片均源自网络,来源详见图中ID,谢谢UP主们。

01 不得不说,江西彩礼确实最贵

前些年就有人发现了一个规律,一个地方的彩礼金额往往和其经济发展水平呈负相关关系。即:经济越发达的地区彩礼更低;而越是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彩礼反而越贵。

比如:作为国内经济最发达的大城市,上海就没有彩礼这么一说,以至于被人编成了上海第一怪的段子里。北京的情况也和上海相似,只要一方能提供房子即可。而云南、贵州、河南、河北等经济欠发达省份,则和江西一样存在着彩礼习俗,而且有些地方金额也不低。

只是和江西相比,其他欠发达省份的彩礼金额整体低了一大截。世纪佳缘发布的2016—2017年中国男女婚恋观调研报告中,江西便与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发达省份列为起步价最高档。请注意,上图反映的是四五年前情况,现在西北、华北一些地方的行情或已反超华东。

在2018年,网络上有人收集总结了江西11地级市的彩礼行情。其中赣州最高,在10万以上,南昌10万元上下,而其他地市多5-10万之间。

对比现在的行情,这份排名显然已经过时,因为10万元上下的彩礼在江西基本绝迹。回头看这份清单上的价格很低,但在当时却是国内最高。要知道,时至今日,在与江西人均GDP相近的广东欠发达地区,如阳江等地的彩礼也不超过5万元。

现在江西彩礼是多少呢?今年春节期间,一个江西相亲的短视频在网上广为传播。一对大学毕业的男女青年在一起相亲,女方向男方开出了50万彩礼的要求,而男方亲友(或媒人)则一直夸赞男方的潜力,试图说服女方免去彩礼。

50万元!江西彩礼随着这个视频的流传再次刷新了纪录,加剧了省外对江西彩礼的负面看法。因为天价彩礼与江西女友分手的帖子,屡屡见诸网络,一次又一次地强化了江西人“贪财、拿女儿卖钱”的刻板印象。

除了金额高和收入低的强烈反差外,江西彩礼容易在网上形成传播热度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江西风俗习惯于当众展示彩礼,用百元现金在定亲仪式摆放出来,然后顺手还晒个朋友圈。

于是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这样简单粗暴的场景,数十捆百元大钞以各种方式铺放在桌子上,给人造成的视觉冲击力非常强烈。以上面两个视频为例,目测其彩礼都在30万元以上。

动辄三五十万元,江西的彩礼真的都如此天价吗?我花费近1个月的时间,在微信好友间作了一次小范围的访谈调查(以下简称小调查,声明:由于样本偏小存在较大误差,只能简单定性),汇总得到的部分结果如下图。

不难看出,江西各市县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整体基准在20万上下;较高的市县20万元起跳,通常在20-30万元之间;而较低的市县则普遍在15万元起跳,通常不超过20万元。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市县内的城乡差距很小,彩礼价格基本统一;甚至可能出现乡镇农村略高于城区的现象,比如南昌市区的彩礼就明显低于南昌县、进贤县等郊区,而鹰潭农村也比鹰潭市区高10万元左右。

这些是大多数市县的主流行情,不排除出现金额更低或更高的彩礼。从反馈来看,超过主流行情的彩礼的出现概率,明显比低于行情的要高得多;同时像50万元这样的天价彩礼确实存在,但属于个例比较少见。

视频上传者往往出于对彩礼金额感到吃惊而拍摄,这就使得在网上传播的视频基本是超过平均水平的天价彩礼。在一定程度上,江西彩礼金额被这些选择性偏差的天价视频放大了。

与此同时,我也调查了一下其他省市的彩礼情况。果然基本合乎出了地区越穷彩礼越高的规律: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几乎没有彩礼这个概念,广东增城、河南郑州等较发达城市的彩礼基本属于象征意义,而河南太康、河北邢台、河南商丘等一些经济落后市县的标准普遍较高。

但即使与江西经济水平相仿的河北、河南、山西等省市,它们的彩礼也往往不超过20万。而网上有资料显示,经济水平、男女比例与江西非常接近的广西,彩礼金额往往才5万元左右。或许(之所以说或许,是因为我得到的数据反馈太少,只有厦门一地),除了财大气粗又遵循传统习俗的福建外,江西彩礼在国内基本上找不出对手。网上称江西彩礼全国最高,倒也基本属实。

02 适婚男女比例4:1,难度超过高考本科

问起江西彩礼高的原因,几乎每个江西人都会提到男女比例失调这个客观现实。外省人或许还是不太理解,男多女少的现象并非江西独有,多数省市都普遍存在。为何偏偏江西的彩礼高出一截,近几年飙升至20万以上的天价?

这是因为江西的男女比例失调问题异常严峻。其实绝大多数江西人都知道比例失调,但失调严重到什么程度并不清楚,包括我在写本文之前。

江西省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制度多年,女孩就学率已经与男孩一样达到近乎100%。于是我问了几个当初中老师的亲友(分别涉及上饶、鹰潭和宜春的3个市县),他们表示在校男生普遍多过女生两成左右。其中上饶市横峰县某初中的周老师称,他带的一个班,男女比例接近高达2:1。这些反馈表明,江西省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非常严重。

个人感觉只能参考,还是用数据说话更有说服力。

早在2000年的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时就发现,江西男女比例为108.31。这是包括所有年龄段在内的数据,由于女性预期寿命长于男性,且男性意外死亡率高于女性,适婚年龄段的男女比例要远远大于108.31。更能准确反映适婚年龄现状的数据,是出生人口性别比。

2015年江西省统计局发布的《跳出江西看江西:人口发展喜忧并存》一文中,提到两个关键数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江西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22.95,而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为130.44。而据龙文武、龙元珠2004年发表在《中国卫生》的《江西省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原因及对策》文章显示,江西2000年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高达138:100,为全国最高,同样依据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

这样一来,2000年江西出生人口性别比出现了两个相差较大的数据。从权威性而言,江西省统计局的130.44更高一些。但无论哪个数据,都远远超出了新生婴儿性别比102~107的正常范围,江西男多女少的人口危机可谓由来已久。

《跳出江西看江西:人口发展喜忧并存》还披露了性别比偏高的原因是人为选择干涉,“当年出生人口中,一孩性别比为113.89,二孩性别比接近140,三孩及以上性别比则超过了160”。而众所周知,人为选择因素是源于计生政策实施后的激励所致,在讲究传统的南方省份更为突出。“五普”后,江西省加强了相应监管和打击,所以到2010年“六普”时出生人口性别比较10年前有所下降。

2012年大江网报道,据江西省人口变动情况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全年,全省出生人口60.33万,其中,男性32.81万人,女性27.52万人,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9.25,比上年下降3.7,出生人口性别比自2006年以来已连续五年出现下降。这表明,江西省出生人口性别比在2006年曾达到了一个顶峰(具体数据未能查到,不确定是否超过2000年),此前一直处于增长的态势。

没能搜到再往后的江西省出生人口性别比,但找到了辖下鹰潭市2018年的数据。2019年9月12日澎湃新闻报道,鹰潭市统计局官网发布的《2018年鹰潭市妇女儿童两纲监测统计分析》显示,2018年该市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3.2,同比下降0.03;而此前最高峰是2008年的133.4。以此看来,近年来江西省的出生性别比有所缓解,但仍然处于超标状态。

量变不断积累,终于形成质变,使得江西省成为适婚青年男女比例最为悬殊的省份。下图引自吴晓波频道,显示江西省90后人口的性别比全国最高,达到惊人的120.79。

按上面的性别比,如果简单地以为6个江西男生追求5个江西女生,那就大错特错!因为忽略了历年积存剩男,江西适龄男青年娶亲的实际难度远超于此。

以每年新生男性超过女性5万人计,自2005年(虽然《江西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正式出台于1990年,但江西省计生全面实施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最早一批出生人口在2005前后达到适婚年龄)以来,江西剩男累计人数至少80万。他们普遍不到40岁,仍然处于婚配主力年龄段。每年江西省新出生人口在60万左右,其中男性占比超过一半;历年剩男+新适龄男青年超过了110万,而每年新长成的适龄女青年不到30万人。

这意味着,在江西,4个适龄男青年追求1个女青年,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其他省市也存在着男多女少的问题,但适婚男女比例如此失调的或许只有江西一家。

如果我们将江西的适龄婚姻看成一个市场,适婚男性为需求方,适婚女性为供给方,这是一个严重供给小于需求的不均衡市场。由于婚姻属于刚需,同时供给也缺乏弹性,于是适婚女性在婚姻市场上获得了绝对的话语权,或者说掌握了彩礼的定价权。由于根本不愁嫁不出去,女方对男方条件提出的要求越来越高,彩礼金额正在这种情况下水涨船高。

2000年前后出生性别比最大的那批人口,正在进入法定结婚年龄。适龄男性的婚姻需求迎来了高峰期,这也解释了为何江西彩礼近三四年会呈现出明显快速上涨的势头。

江西男青年娶亲有多难呢,不妨与高考对比下。众所周知,江西是高考最难的省市之一,其本科录取率一直处于国内较低水平。2020年江西省本科录取率约为35.22%,而当前适龄男青年娶亲成功率不到25%。也就是说,在江西,男青年娶媳妇的难度,比高考本科录取还要高50%。

有个同学回乡当上了村主任,对此最有发言权。他们村子有4700多人,适龄未婚女青年几乎没有,而适龄未婚男青年至少在160人以上。如何帮助剩男们娶亲,成为这个村主任面前最棘手的难题。另一个朋友趣称他们村的剩男不多只有一桌(意思是10人),而他们村仅四十多户,比例同样惊人。

面对男多女少的困局,有些剩男将眼光瞄向国外。2014年前后,江西剩男迎娶越南新娘达到一个高峰期,江西晨报曾报道,三年注册达到2000人。原因无它就是成本低,当时不用买房买车,只要花费4-8万元的中介和彩礼费即可,非常简单高效。

后来随着中介骗子增多,利用剩男们结婚急切的心理屡屡得手,外国新娘骗婚跑路的情况时有发生。不少剩男本以为低成本抱得美人归,却最终落得人财两全。涉外婚姻的风险变得越来越不可控,这一现象后来便逐渐减少,毕竟迎娶外国新娘的钱在剩男们眼中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随着年龄增长而竞争力下降,越来越多无奈的剩男们,将注意力转向了二婚女性和身有残疾的女性。小调查中发现,全国各地二婚女性身价日益水涨船高,特别是离异后身边没有孩子的,其身价与适婚女青年基本相当。

我认识的一个干电机维修的小伙,由于家庭条件一般,迟迟娶不上媳妇。直到30多岁自己有所积蓄时,才在2019年成功娶到了一个离异少妇,条件一样不少:城里买房+10万元彩礼。今年春节南昌郊区一位35岁剩男在网上吐槽,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带着3岁孩子的28岁离婚女性,彩礼居然也开价28.8万。听朋友说,一个家境不佳的同村男子为了传宗接代,花了十多万迎娶了一个智障姑娘为妻,而这个姑娘连生活自理能力都不具备。

江西适婚青年男女比例全国最高,催生出全国最贵彩礼行情,很难不让人将二者联系在一起: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是造成江西彩礼逐渐攀升的根本因素。

03 人口外流、集中相亲,进过大观园的刘姥姥不一般

性别比例严重失调是江西彩礼高的客观因素,但将原因完全归结于它并不全面。因为类似的情况并非江西一家,其他省市并没有出现普遍这么高彩礼的现象。

2013年3月14日,全国首个针对剩男人群的婚恋状况调查报告――《“剩男”的自白书》发布。报告显示,剩男比例最高的三个省份是广西、江西和广东,江西剩男占比33.4%,仅次于34.9%的广西,与广东并列排全国第二。

广东剩男多或许存在人们观念转变、现代城市节奏快压力大等多方面原因。而广西的情况与江西类似,彩礼通常只在5万元左右,远低于后者。这意味着因为江西有着一些与众不同的其他因素。

03.1 适龄女性外流加剧比例失调

提起打工大省,很多人会想到河南、四川这样的人口大省,但论比例的话最高是江西省。据报道,江西省外出务工人员占总人口7.25%,为全国第一,按比例折算约为350万人。

实际的数据可能比这个更高。上饶某县前两年的摸底调查显示,该县75%农村适龄劳动力外出务工,目的地基本都是省外;这种现象在江西很多地方较常见。有数据显示,仅深圳一地的江西人便超过了100万。最新的2020年江西省统计公报也显示,全省外出农民工人数达到817万人。

落后地区人员到发达地区务工,是缩小地区经济差异的有效办法之一。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副作用,那就是流出地女性外嫁的比例和数量,超过了男性外娶(经济发达地区的男性在婚恋市场上更有竞争优势,而条件相对差一些的江西外出男青年大多数还得回乡娶亲)。我没能在网上搜到相关数据,可能因无人研究而缺失,但在小调查中得到多数人的证实。

这意味着,在广东、浙江等性别比失衡流入地受益的同时,江西原本男多女少的情况反而因此加剧了。对于江西适龄男青年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03.2 集中式相亲的拍卖效应

小调查显示,江西各地青年结婚以相亲为主,自由恋爱的反而占比较小。在移动互联网的21世纪,的确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看来技术只是工具,它的进步,并不一定就能打破信息不对等和人们的社交生活圈,甚至还可能形成信息茧房。

虽然全年都可以进行相亲,但江西唯一的相高峰期是在农历春节前后。因为前面说过江西外出务工经商人员比例很高,只有这个时段外出男女青年才能齐聚。类似于电商双11一样,积攒了一年的需求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释放,使得男女比例失调的现象凸显放大。

江西有些地方的农村,相亲甚至直接安排在女方家进行。由于时间紧迫,众多追求者像应聘工作一样,在漂亮或能干的优秀姑娘家门口排队等候。

如果说平常时间的相亲还类似于一对一的自由交易,那么春节前的相亲季就好比一对多的拍卖。通常拍卖模式下,商品成交价格会高过市场价30%左右。众多年轻小伙追求一个姑娘,使得竞争气氛格外紧张,部分经济能力较强的家庭愿意拿出更高的彩礼来争取,导致彩礼行情不断上涨。天价彩礼现象往往多发生于这个期间,像前面50万元彩礼视频就是在今年春节前后拍摄传到网上的。

03.3 进过大观园的“刘姥姥”眼光更高

在全国,江西的经济水平处于中等,去年GDP排名第15位,算是中规中矩。但与周边省份相比,江西显得非常寒酸,无论经济总量还是人均GDP都是最低的。从上图不难看出,江西是周边省市中最穷的一个。论总量,广东、江苏、浙江进入了四强;论人均GDP,江苏、福建、浙江和广东都挤入了前6名,仅次北京、上海。

江西省的地理环境比较独特,素有八省通衢的说法,与外界的交流素来比较频繁。相对于贵州、云南、甘肃等经济落后省区,江西如同被顶级富豪亲戚包围的穷人家。好比进过大观园后的刘姥姥一样,江西人虽然家境贫穷,但却早就见识了周边亲戚家的富足。心心向往之下,江西家长希望自己女儿过上更好的婚后生活,不自觉地在一些方面开始向富亲戚的高标准靠拢,彩礼就是其中之一。

同样5万元的彩礼在贵州、云南等省人看来价值不低,但却入不了见过世面的江西人法眼。之前福建、浙江人在彩礼上的阔绰被江西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学得有样学样的它甚至反超过了部分富亲戚。

有人因此抱怨,江西彩礼高被隔壁的浙江福建土豪带偏了。实际不然,准确地说是进过大观园的“刘姥姥”眼光更高,欲望更为强烈。这并非什么坏事,人类的进步就是不断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取得,江西高价彩礼只是其中的一个副产品而已。

03.4 传统农业社会的习俗影响

近年来,江西和全国一样都在快速地城镇化。稍有不同的是,江西以中小城市为主。全省只有南昌和赣州两个城市的城区人口超过了百万。其他20个市(9个地级市和11县市),10万人以下为4个,10-30万人的为7个,30-50万人的为5个,50-80万人的为4个,80-100万人的一个都没有。

江西省11个地级市和11个县级市的城区人口为1060万,再加61个县的县城人口(以10万/个较高值估计),全省城区人口在1670万左右,仅占4666万人口的35%。从人口比例而言,江西整体还是一个农村为主的社会结构。

由于外来人口占比极小,加上城市规模以中小为主,普遍人的社交环境和农村相差不大,仍然是亲戚熟人圈子为主;同时城市生活的人们还和农村保持着千丝万缕的紧密联系(彩礼的城乡差距比较小或与此相关)。换言之,江西很多市县披着现代化城市的皮,骨子里却还是传统农业社会结构。

不少人的习俗、观念和思维,仍停留在过去的小农社会阶段(再次强调是中性词)。因此,江西人不但更看重家庭和传承、重视子女教育,还像福建、广东人那样热衷于花大钱复建祠堂、撰修家谱。

这其中还包括了爱攀比的风气,江西农村建设能以中等收入水平排在国内前三,便与攀比之风息息相关。同样,别人家姑娘出嫁收了18.8万元彩礼,那自己家女儿也不能比她少,最好是压过一头,否则就会觉得在亲友之间没面子。

因此,只要一个中等条件的姑娘彩礼上去了,就可能带动同一片地段的彩礼上涨。而适龄女青年资源稀缺,又极易快速夯实新的彩礼标准,形成螺旋式上升的势头。

这些因素中,人口外流是最重要的一个,它不但直接造成了大量女性外嫁加剧比例失调,还是年底集中式相亲的背后推手,同时也让更多江西人走进繁华的“大观园”开阔了眼界。种种因素作用之下,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江西,就这样一步步地走向了全国彩礼金额的高地。

04 江西高价彩礼不是特例而是典型

这篇文章只是分析了江西高价彩礼产生的客观因素,并没有继续深入探讨。简言之,江西高价彩礼是:在一个需求远大于供给的婚恋市场环境中,经济欠发达传统农业社会的父母出于期盼自己女儿过上更好婚后生活的朴素愿望,在数倍男青年的狂热追求下彩礼行情不断加码的过程。

事实上江西并非特例,无论是小调查结果还是网上信息显示,河南、河北、甘肃等省份的一些市县也显示出与江西相近的高彩礼行情。这些市县,与江西有着类似的经济相对落后、男女比例失调等客观因素。确切地说,江西高价彩礼是适婚男女比例失衡、人口外流严重的落后地区的一个典型。如果不利因素继续下去,下一个高价彩礼省份将不出意外地在上述几个省中产生。

至于经济落后地区高彩礼产生的根本原因有哪些,彩礼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它在婚姻市场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是否如外界所批评的那样全是危害,应不应该打击高价彩礼行为,高价彩礼何时才会消失等等,限于篇幅本文没有展开讨论。我正在着手另外写一篇文章进行分析,请保持关注。提前剧透下,续篇很可能会颠覆很多人甚至是大多数人的直觉。

另外,我觉得有必要为江西彩礼正个名,江西彩礼其实并没有传说中那么高,也不存在“卖女儿”的普遍现象。

小调查显示,除了个别乡镇片区彩礼全额不退(为了避免争议不透露地名),江西绝大多数市县的女方父母收到彩礼后,都会返还给小两口作为新家庭的启动资金。只是返还比例的多少,与当地风俗和家庭条件、父母观念等因素息息相关。

从小调查数据来看,多数市县的女方家长返还全部或大部分(鹰潭等地会从中扣留部分作为女儿对父母养育多年的感恩礼),少数地方(主要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如赣南,或彩礼金额较低的城市如南昌市区)或家有未婚兄弟家庭(就是传说中的伏弟魔)的返还比例较小。全额照收的父母在大部分市县都是个别现象;相反,独生女或富裕家庭超额返还的现象越来越多。即,扣除返还之后江西彩礼的实付金额要少得多,一些幸运的男方甚至还小有赚头。

省外网友并不了解这个情况,导致不少人抨击江西人高彩礼如同卖女儿一般,让江西姑娘蒙受了“一切向钱看”的不白之冤。希望有江西女友的省外男青年看到本文后,能对自己的女友多几分理解,她和你相爱并不是冲着彩礼去的。

最后,衷心感谢这一个月来被我频繁骚扰的各位亲友,没有你们提供宝贵信息,就不可能有这篇8000字的长文。谢谢!

蚂蚁虫——科技自媒体、企业战略分析师,虎嗅、钛媒体、艾瑞等多家科技网站认证作者,2015年100位科技自媒体作者、2016年钛媒体10大年度作者、2016年品途网10大年度作者、2018年砍柴网年度作者、2019年驱动号年度作者、2020年商业新知年度作者。

+1
6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生鲜电商的最优解会是·什么?

2021-04-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